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意造本无法寻,点画信手推求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意造本无法寻,点画信手推求

  方到此时,刘君怀才窥得上古战傀体内具体构造,单是它体内一种诸般法则形成独立运转空间,便令他甚是惊憾。

  独立空间类似他体内灵魂空间,但多出能量供输与汲取效用,空间拓展方式极清晰显露天地之力气息,所借用自然寓意,万万不是刘君怀体内灵魂空间所能相较。

  那种能力运转方式,更接近于自然法则流动轨迹,似乎可随时随地吸收天地间诸般能量,就等同于一座永不知停息动力源,所施发威势,当然只会愈加圆润与极难防御。

  天地自然之力,缺少修炼者能力外施中那等棱角分明、轨迹张显,同等质量威势,前者更具隐秘性与无从捉摸之感,相比后者更贴合自然气息,法则纹理定明晰程度差异巨大。

  这种已无限接近于天地之力存在,再次提升便是天地本源蕴意日渐浓郁,也只有那三尊法力与生之力,要强过单纯天地本源力量。

  足足半日,十二具上古战傀,才一一炼化收取,望到伺机到来翰林仙帝,刘君怀将战傀内具体构造细细表述。

  翰林仙帝痴迷于炼器,对于十二具上古战傀早起探究之念,无奈何十二具上古战傀形同一体,且未能掌握自如操控手段,能听闻刘君怀讲解已是巨大收益。

  他不由得惊叹道:“战傀炼制者,对于天地之力掌控能力,怕是已无限与天道气息相当接近,怕是修为不会低于普通半圣之体!通过寻常炼器手法塑就而得,也仅为战傀躯体而已。

  “其体内构造与表层秘制阵法排列,全部出自于自然感悟意造生得,相信已是天地间炼器极致状态!意造本无法寻,皆为点画信手推求,已属自然法则意念自律性调控,其自然积淀元素,所促成无极思维织就,已至匪夷所思境界!”

  望其面上俨然骇极神态,刘君怀深以为然,他虽然不曾将自身意念与战傀无限契合,战傀具体组成原理尚不透彻,但目前仅见各式浩繁深邃刻画,以他依然极深法则理会,竟是不能探究其中一二。

  天地自然感悟至极致,从而造就意到气到,以意领气境地,其意就是生命场及生命信息流体,通过与人识海意念沟通,对气化物质过程及其五行易变属性,直接进行定向引导与加工。

  这种苦修精神力量与天地间最真实法则精髓,两相结合后所产生真实、自然天地义理,幽婉深邃,韵味悠长,且具有阴阳五行属性自行演变能力。

  不需要刻意去渲染,那份生命绿意,足以让所触及万物,一切归于纯朴,流露出大自然特有灵气。

  崇高自然之力,充满智慧,蕴含哲理,富有灵性,是对生命悟领与心灵静化,于自然中升华之极致洗礼。

  由它所演变出各式属性能量生变,才是一切器具所借助最佳加持手段,十二具上古战傀,便是符合此等加持后物件,其存在品阶之高,已是圣器之下绝无仅有般存在。

  这时,其他人等也均结束各自手下任务,汇聚在刘君怀身旁,眼神中光亮显而易见。

  十三件上古神器一一摆放面前,同是神器,上古与近代神器品级之间威力相差极大,顶尖上古神器,其存在价值已是具有一般圣器品质。

  两者间最大差异,便是之前所讲自然之力加持原因,由于上古神通秘术传承大部分遗失,使得后代仙人实际境界要比同境界先人低许多。

  由此而塑就天地感知,自然也就有甚大差异,神器炼制也是如此。

  这十三件上古神器,虽然均未达到极品层面,却是相比仙神两界同阶位神器,显然要珍贵不少。

  现如今即便是最普通神器,在神界也有相当价值,神器在各神域可不是大白菜,便是翰林仙帝原来所在雷门,满打满算也不过几十件中品以上神器。

  要知道那可是雷门万年积攒而得,眼下这十几件上古神器价值,已是相当接近于曾经的雷门了。

  细细探讨过那些神器,五方仙帝取出一块火玉,引起刘君怀极大兴趣。

  这块火玉一经露面,便将十丈内地面都映得一片火红颜色,其表面晶莹剔透,隐隐有红光闪烁,仿佛有炽热烈火在玉质里燃烧一般。

  这些跳动火焰所散发出,那种无比浓郁火系灵元气,而这诸多火系灵元气,竟是隐隐在空中形成一道又一道火属性法则纹理。

  虽然只是火属性法则雏形,但仅凭浓郁能量,没有任何外力加持,即就能凝结到法则纹理自行演化而出,足以证明此类火玉火系灵元气品质之高。

  这种火玉乃天然矿物微粒,历经亿年甚至数亿年凝实为火属性能量晶石,不仅可提供修炼者汲取,足够外力施加,还可漫生实质火焰,极高燃点,可令火炎昆冈,玉石俱焚。

  而其中所衍烟燎之毒,沾之不熄,甩之不灭,瞬间入骨三分,却仅存在于实质火焰之内。

  此等烟燎之毒,即使圣者大能也称之为具有过恶之德,其伤害天下甚於火之害玉,猛火烈矣,又烈於火。

  有些类似于神器中凶器之名,乃是诸般火焰中最具恶名之物,虽不堪天火或真阳之火那般生生不息,其中至炽烟毒,却是具有极其凶戾腐蚀煞气。

  虽有能量隔绝只手触碰,五方仙帝面色依旧显露谨慎之色,“此类火玉发现,足有数千块之多,大小与此件仿佛,今后用场或是分配却是要谨小慎微!一旦无意识令其自外间扩散流失,可是会带来巨大危害!”

  翰林仙帝点点头,“单纯火属性能量吸收也要小心,不排除五万年之上变异火玉,已有少许灵智生出,有高温与烟燎之毒加以遮掩,此等灵智存在极易隐藏,断需严加控制才是!”

  刘君怀却是从未听闻有此等恶毒火玉存在,面上颜色剧烈变换,他可知道万年秽气之恐怖,这火玉也同样具有惊栗煞威。

  五方仙帝道:“虽说火玉同样为炼器绝佳材料,但因其炼化之凶险,真正利用也是极少,不过有此类火玉加持神器,其巨骇威慑力可是极为罕有!”

  翰林仙帝接道:“我倒是曾炼化指甲般大小一块,将之炼入一爆裂丸当中,因此而引起骇人火意凶甚毒性风暴,至今仍深深铭刻于心!”

  心念急速转动,刘君怀下意识便取出嗜血三星,众人相见也均知其意,其位列三大凶器之悍名,各人皆为熟知。

  翰林仙帝一脸凝重道:“嗜血三星本就为极其凶煞恶物,若再有火玉添加其中,怕是恶甚愈加。不过,三大凶器任何一件炼化已是极为艰难,而它体内器灵业已认主,恐怕我将之再行炼化怕是不易!”

  刘君怀摇摇头,“应该不会有这般复杂,翰林师伯可察知其体内另有他物存在?”

  翰林仙帝小心接过,细细打量后,骇然道:“剑身之内巨然有魔衍石生得?”

  感知身旁天狼投来疑问眼神,刘君怀道:“魔衍石为魔尊一缕神念化身,其贪得无厌嗜血本质,几乎可称得讨命恶魔!与嗜血三星原本嗜血秉性,两相叠加后吞噬能力已是惊人,便是那初具魔性魔气也能吞噬。

  “我已探听到另两件凶器存在位置,以我自身能力,仅是将之炼化便是极大难题,若是将嗜血三星凶性再次提升,利用其来压制它们,或许成功率会极大增加!”

  众人这才面显恍然,翰林仙帝稍作思虑说道:“君怀,你之心念,莫非是有两位器灵存在,由嗜血三星自行汲取火玉?”

  刘君怀点头回道,“嗜血三星本身已晋阶下品神器,两器灵有有极高灵智,方才我已与它们做过意念连通,自行吸收不成问题!”

  翰林仙帝语速舒缓道,“若是此凶物交由他人之手,势必会令我心中不安,也仅有你一人持有才可放心!我认为此举可行,但日后使用要多加小心!”

  嗜血三星与魔衍石,已被他完整炼化,刘君怀自然对它们有足够信心,旁人看来却是心下各有惶恐,毕竟天地间三大凶器存在,其中凶煞,不可预知。

  相比于其他人心内担忧,五方仙帝却是抱有巨大信任。

  他将一枚储物戒递过,口中称道:“全部火玉尽在此间,如何安置,日后便由你自行掌控即是!”

  他虽然心内对于此等罕有之物也是极为看重,却忌讳其中隐匿凶甚,实际上拥有它,并非具有多少使用价值。

  交代过火玉,五方仙帝另有一方玉匣取出,“此为一部五行大遁神通秘术,衍自于道家最高法力天罡三十六法其中之一,乃是神界早已失传之物,仍然具有着斡旋天地,玄堪造化之能。

  “不过你自身拥有更高等级瞬移神通,五行大遁秘术,对于你个人倒无甚多用场,不过对于旁人而言,却是在自身瞬移生成之前,将之修得,用处极大,你看该如何使用?”

  刘君怀乐道:“师伯,你与在场之人,均为小子我长辈,而且此物为你亲手寻得之物,有师伯来自行处理便是了!”

  无形中,刘君怀其人早已成为众人下意识里无可替代存在,以他为核心而形成小范围势力日趋彰显。

  这是因为刘君怀无所不在诸般神奇能力使然,抛去他另有身份,单凭围绕在他身边之人,受益范围极广,已是令他具有无可争议极高地位。

  熟识如五方仙帝者,心下早有决断,也不再言语上多做争辩,他说道:“那就多刻绘几块玉简,交由我等百多人先行演练,对于旁人却是要严加掌控!”

  刘君怀笑道,“此举甚是要得,这等神奇法术,还是我方人士独有,才可更加稳固势力威慑!”

  翰林仙帝伸手接过,神念探过,说道:“玉简刻绘方式并不足取。此秘法就交由我来炼制神通符文,日后未有符文摄入识海,便是强行神念搜及亦是不可得,这样才可有效提防旁人强取豪夺威胁!”

  “秘法不至外流,为我方势力长久之本,想来有师伯这般安排,方可有此意愿达成!”

  对于翰林仙帝建议,刘君怀颇为恍然,他曾见识过力行仙帝符箓灵根,对于此等符文种植手法才会有详实认知。

  整个灵魂升天图范围内,如此地下空间还有几处,刘君怀却是不着急一一前往,取过那一株半扎长嫩绿青藤,将众人送入松印小世界,他一人再行返回,首要之事便是令嗜血三星尽快吸收火玉。

  飞升仙界迫在眉睫,与此时他在仙界地位高绝不同,神界一旦进入,势必会招引来憾大腥风血雨。

  只有尽可能提升自身战力,才可迅速在神界站稳脚跟,嗜血三星能够再次进化,与他日后安危有巨大帮助,况且经由它所精化后火系灵元气,刘君怀还另有他用。

  他手中还有千万之数金晶巽蛇,这个金晶巽蛇大军对他今后会有巨大用场,火系灵元气却是将之整体进化最有效能量提供。

  相比如此能量,蛇族圣祖龙息更具进化威势,只可惜刘君怀自身所具有龙息实在有限,千万条金晶巽蛇,可是需要巨量能量供给,才可保证大面积进化可能。

  现下金晶巽蛇大军,便被刘君怀安置在混沌空间独立范围内,他打算将嗜血三星也放置其内,以方便精化后火系灵元气源源不断提供。

  只是在此之前,他需要先行演练此等火系灵元气提取,毕竟火玉本身烟燎之毒实在过于恐怖,更有五万年变异火玉灵智生出隐患,他需要确认嗜血三星那种吸收方式是否可行。

  随着他第一块火玉取出,嗜血三星自身浓郁血腥气息越来越清晰,一丝丝不知名强悍能量滚滚而至,极其缓慢将那火玉笼罩。

  良久后,在第一缕火玉跳动火焰被吞噬,嗜血三星吞噬行为才开始疯狂起来。

  它似乎根本意识不到饱,无时无刻不在狼吞虎咽,一股肉眼可见血意红光渐盛,也与魔衍石恐极吞噬意志急速升起。

  嗜血三星那通体赤红开始忽明忽暗,一阵微弱悸动在魔衍石血雾之气传出之后,不多时变得渐趋势大。

  似有一股不甘情绪在火玉之上挣扎,怎奈得嗜血三星身上浓郁至极杀戮气息蓬勃迸发,更有巨大吸力,与魔衍石那贪得无厌吞噬欲望,好像拥有了生命一般,疯狂倾扑不绝。

  不多时,整个地下空间里就满映出通红血色,火玉之上法则纹理演化轨迹不断被血意所熏染,继而浓郁火系灵元气,也被通红血色所侵蚀,一道道血剑,为嗜血三星所吞噬。

  感受到嗜血三星那铺天盖地吞噬力,剩余火玉犹如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周身气息流转再也动弹不得,那两股吞噬力量让它感受到颤悚。

  如此吞噬情形足有两日,一股巨大威压凛然显现,四处飞溅血滴霎那间被聚集起来,汇入道道血剑涌向嗜血三星体内之势骤然加剧。

  嗜血三星周身,也在不断释放着阵阵威能,突然间剑身狠狠一颤,就像是完成了一个可怕涅盘过程,仿佛在发生着一种未知恐怖蜕变,一股越来越震撼人心海啸怒涛声从剑体内传出。

  剑身之上血液流淌声音巨大,仿佛有千军万马在奔腾,一股可怕天威散发升腾,极度震荡后漫天血红,便是刘君怀感知其内,也同样给他带来不寒而栗之感。

  铺天盖地血红里,阴冷而诡异的残暴气息充斥其中,夹杂着凛厉强悍凶蛮戾煞气息,浓郁死亡与血腥气息弥漫。

  残酷狠毒到极点万恶凶残,犹如凶煞屠刀悬立脖颈,奇诡而狂暴凶残力量,摇曳出无尽狂霸叫嚣凶戾,竟连那震动而出嗡嗡铮鸣里,也尽裹庞然魔尊气息瞬间勃发。

  由此而生得浩瀚力量,如无数锋芒倾刮,转瞬切割得空间内道道裂纹缝隙,当空悬立垂挂,一方天地震动中,暴烈能量鼓动,震涨间轰然爆裂开来。

  其中杀伐之气越发彰显,凶残戾嚣气势如光晕缭绕,眨眼间与空间上空晕荡出巨大涟漪,狂暴煞气骤然自其内爆裂而出,夹裹着浩荡恐怖威压,扑簌簌摧毁空间内一切实质存在。

  此处空间也被一股浩瀚气势所笼罩,这股气势实在是太过于雄厚与强大,竟使得刘君怀意念出现片刻溃散迹象。

  略与嗜血三星意念相连,立时稳固住那一缕意念紊乱,才渐感它剑身之上,原有火属性斑驳繁杂,已是换做极致精纯火红血热溢出,嗜血三星遍体流传过滔天意志力,其中强悍,竟是有数倍提升。

  一时间,空间之内火属性灵元气翻腾,澎湃汹涌,虚空中无上威力肆意纵横,令这片狭小虚空气浪翻滚,处处爆裂。

  刘君怀即使召唤出数条金晶巽蛇,不及向刘君怀这位它们心目中高高在上倾拜,便即被精纯火属性灵元气所吸引,已是下意识倾扑而上,疯狂大口汲取。

  心下一喜,便知自己之前猜想果成现实,待得空间内火属性灵元气渐趋稀薄,张手收起嗜血三星与金晶巽蛇,刘君怀身形于原地消失。

  混沌空间之内某一处,那千万条金晶巽蛇,忽然感知刘君怀到来,便是齐齐俯卧在地,身躯瑟瑟抖动里,口中已是声声喜极呼颂传起。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