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归墟地传说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归墟地传说

  将众蛇妖情绪稳定下来,另行开辟出一处空间,放任嗜血三星自行游走在一小堆火玉上方。

  他可是不敢将火玉尽数取出,即便如此,也在那堆火玉之上布下简单禁制,仅供一角破绽流露。

  提特意交代嗜血三星不再巨量吞噬吸收,尽可能释放出精纯火属性灵元气,用以通过一道缝隙溢往千万条金晶巽蛇所在空间。

  留滞与那地半日,观得具体流程一如他心内所期盼,才在金晶巽蛇声势浩大汲取声音里,返身回往。

  再耗得半日,将另几处秘地逐一寻多,略有所获,却未发现与乾祖参天有同样华美壮丽陵阙殿之处。

  两者间更不见略语片言留存,相关来处依旧令他茫然无解,但两处墓穴间气息颇为相近,甚至石人石兽雕刻纹路也多具相似意味。

  几处秘地相比前者,人工机关便是显得庞大无比,对于禁制刻画相对简单些,多运用机械力量,巧妙地控制整体空间运动趋势。

  其中某些机械装置微小而极为隐秘所在,内里直接就空悬各等神通符箓,其外有法则阵法禁制略加遮掩。

  这些神通符箓,均是些造化神通所衍化一抹法力加持,虽不甚高深,却也有数枚片刻可令天地失其序、日月失其常,法力神通颇为凝实存在。

  诸如可令黑夜可瞬间变为白昼之回天返日符;可起风、落雨之唤雨呼风符;瞬间击败大型仙兽,猛禽手段之降龙伏虎符

  刘君怀虽不曾演练,却也知其持续时间,不会超过十息,必定他对于符箓术已有相当深刻认知。

  这些符箓之上气息,要比前一处空间内要古意浓郁甚多,显然之前地下空间建制,为此处星象图修炼环境放弃前最后建筑。

  仅是由机关禁制与后来法则禁制相异,便可推测出所建立年代有巨大变化,施用手段有愈加高深之嫌,但其中古意却是更淡薄一些。

  那聚敛而来百余枚神通符箓,显然为更古远时期颇为高级之物,能像是如高祖圣义遗留般高高奉供之物,必定为当时了不得氏族依仗。

  只是想必各等神通符箓,绘制手段极为秘要,流传至后来,像是已然有其中宗义流失迹象,以至于刘君怀之前所进入地下空间内,已经未有丝毫相关痕迹。

  神通符箓尽管只有百余枚,却是他自六处位置搜得,仿佛是此间氏族内不同派系先人遗留,其上古意却是颇为相近,应该为某一时期统一遗留下来,有不同人等手中分执。

  其中还是有数种,令得刘君怀生起极大兴趣,像是可在水中自如活动,可缩地脉,将千里之物犹驻眼前之潜渊缩地符;可火与风齐发回风返火法术;身体可随意变大变小,力量等随变化而变之如意变幻图等。

  像是其他如燎原烈火,靡坚不摧,隔垣洞见,寻幽入微,草木皆兵,调虎离山,璞玉浑金,飞身托迹等等字义符箓不尽相同,也均是些法力、幻术之类加持之物。

  刘君怀却是独对其中一种纵地金光符箓格外重视,此等自身能化成金光,瞬间移动可至数千里之陆上神行法术符箓,显然与之前所获那一部五行大遁神通秘术,有极深渊源。

  若是将五行大遁神通秘术再有深研,由此反向推演出纵地金光符箓刻绘方法,或许会令自己手中完整符箓术修习,自其间有所领悟。

  必定他自己对于符箓术研修时日尚短,像是此间符箓便是需要极深绘制造诣,对于其中某一种单有深研,应该不会具有拔苗助长之嫌。

  刘君怀本意无非是尽速提升符箓刻绘境界,但仅有五行大遁神通秘术详尽法理描述,也只能单独对纵地金光符箓额外关注。

  他自身瞬移神通,远比纵地金光高级太多,他本人并不需要此等符箓有所利用,无非是想着于万端深涩术法中,寻得一线讨巧契机而已。

  诸如莫思彤等诸女,现已有五行大遁神通秘术开始研修,对于此类符箓并非特别需求,刘君怀也不希望她们终身依仗于此。

  即使如此,这些符箓出现也是了不得之事,每一枚几可换得一次死里逃生机会,却是相比任何神器、仙丹更具有实际作用。

  符箓乃天神文字所绘录,更似传达天神意旨符信,如此丹书符劾,一旦完美绘制完成,犹若天上神明显化,这般玄奇之物,用作生命换取才是关键。

  两月之后,众人终于抵达第三十六重天,虽之前有所听闻,但见得泷漩偃月炉鼎炉模样丹山谷,已然令一众仙人面露讶异之色。

  外间秋气劲切,甚则肃杀,谷内却是一片磅礴生机喷薄吞吐,绿意苍萌织结出无尽绿丝绦,五色云气疏密有致,贯穿于空中楼阁周身四处,好一个仙山琼阁般虚无缥缈之美奇幻妙境。

  而且山谷内清气缭绕里深蕴高深义理,绿山峰矗立于丹山谷三壁,一股股庞然仙气化为五色云霞,自塔顶处汩汩晕荡而来,幻作亿万毫光凭空显现。

  由此而生得出瑶池阆苑般烟云氤氲一片,气与光混合动荡下,轻盈飘忽宛如天庭,阖目细细品味,恍有洗去凡尘俗意之禅音深邃近善隐似传来,立有通悟感丝缕缭绕于心间。

  安邦仙帝赞道:“翰林兄匠心独具,浦和兄几位弟子孝思不匮,才有了这般化境般穷究剖判之作生得,却是相比古战场遗址内无极境还要淳实,于此间久滞,益处良多!”

  君昊仙帝笑道:“在君怀还未曾飞升仙界之前,圣光社几位与浦和大人相熟之人,平日里短不了寻籍口常来此地,为得便是此间绝佳修养身心环境。”

  浦和仙帝乐道:“怕是还惦记着龙五手艺才是真,不过那时候圣光社尚属韬光隐晦阶段,此际再次前来,心境却是具有了天翻地覆般变化!”

  “还真是如此”,天道轩掌门正初仙帝感喟道,“今次前来只觉体态轻灵,心态平顺犹若新生,仿佛此间清气嗅来也格外通爽!”

  乐圣仙师道,“翰林大人八级炼器师境界,已为神将境界显化,对于天地法则感悟已然颇有心得,如此独具匠心精雕细作,所包含天地寓意有成,再有此时众人顺和心境加以秉持,我对于此地修身很是期待!”

  说话间众人已是来至山谷内,眼望着迷离于整个山谷内,氤氲酝和绚丽交织雾气,刘君怀几位夫人面色也是相当愉悦。

  怀抱着幼婴之莫思彤,向刘君怀低声言道:“你看我家宝宝,一路上两眼紧闭,困意缭绕,却是在嗅到此间气息后瞬间醒觉,此间气息也确实已精化至极致!”

  一旁梅母笑道:“也的确如此,君怀你有事情要办,却是自管离去,我等这些妇孺便留与此地便是!对于孩子来讲,也需要一处相对稳定环境,毕竟这五个宝贝学步已有征兆,这时候也是轻忽不得!”

  她怀中刘煜泽仿似对于此间气息颇为喜悦,此际嘴角突兀绽开一抹笑意,两只胖呼呼小手舞动不停,口中咿咿呀呀欢叫出声。

  刘君怀一时间心中喜怜之意大起,伸手接过刘煜泽,却是见得她那红嘟嘟地脸蛋闪着光亮,像九月里熟透地苹果一样,望着刘君怀忽然噗哧一声笑了,露出两排碎玉似的洁白牙齿。

  沈多多立时围将上来,伸手轻抚小丫头脸上稚嫩,口中乐道:“小五这是感知到父爱,平日里若想引她一笑却是极难!”

  浦和仙帝门下大师兄开霁仙帝来到,“为兄也是不忍打扰诸位喜乐融融温馨之意,不过早早将各位夫人留居之所安定下来才是要事!现下各式门房均已安置妥当,君怀,你且引领诸位弟妹一一前往查看!”

  待得百多人安排稳妥,众人才三两结伙于丹山谷见四处游览,圣光社一干人等,与乐圣仙师一同来至厅堂就坐,良久后刘君怀才与安邦仙帝等几位神界来人来到。

  向笛先生开口道:“既然决定于此间久滞一段时日,圣光社以及极尚楼,君怀你却是要亲往一行!于此间返回下界万象宗,怕是距离你飞升已是临及,这时候各处也好早作交代!”

  乐圣仙师笑道:“前往极尚楼就不必了,华容、文成二人明日里便是前往,之后会有极尚楼相关人等来此!今后数年间,此丹山谷就作为各方势力齐聚之地。

  “圣光社如今已是仙界独一无二存在,各个新加入势力,也需要亲自前来圣光社基地拜望,此等隶属还是不可免。通道修复在即,君怀一旦离开,与家人再聚之日遥遥无期,我等也要顾及一下他此时心情!”

  没有诸位夫人在此,他讲此等感喟之语也是毫无顾虑,旁人心内怎般以为他并不在意,只是一心虑及自己爱徒心念。

  实际上众人也是理会其中,毕竟刚刚有新生儿诞生,刘君怀其他四位夫人,也需要一段稳定日子得以成功受孕。

  此时刘君怀已无他意再行四处奔波,好好尽享一段儿女情多,风云气少平稳时日,也是他心内执念。

  短短不到二十年时间,刘君怀于仙界近乎只身打下一片天地,便始终处于奔波良苦状态,也是时候令他做些喘息修养。

  仙界大势已定,未来发展如何,也与之有紧密相连,关乎于每个人生死存亡所趋之势,却是急乎不得。

  就如同浮生若梦,虚幻而华美,当繁华过尽,一切犹如过眼云烟,去掉外饰,还其本质,给刘君怀留出一段相对稳定真实生活,才是与他劳苦功高后最大奖赏。

  茂彦仙帝此时笑道:“这一段游历时日可是收获极大,其中种种即使神界也少有机会获取,好好消化一番,与我等这几位外来者,也是一次绝佳机会!”

  翰林仙帝听闻于此,面上表情登时有了些生气:“君怀,两月前你所交由我几枚神通符箓,前几日我终有所悟。正如你所讲,将那五行大遁神通秘术有所修得,以此类推,来反向推衍纵地金光符箓果然可行。

  “神通符既与纵地金光符出于一地,两者间或多或少终会有些关联,如今看来若然如此!两者均为同一瞬间移动义理,皆是连续性空间跳跃般状态显化形式。

  “其中识海精神力与空间法则利用纹路大体类似,若未有此等五行遁术理念加以借助,若想将纵地金光符有所了悟本是极难,那需要符箓术极深造诣才可生得。

  “如此反向推衍之后,便如同某一机关拆卸零散后再行组装,已是变得有迹可循,虽对于其中更深至理仍有不明之处,但依葫芦画瓢,勉强绘制纵地金光符,已是成为可能!”

  他生性痴迷于专业,言谈思路往往出其不意,接触时间长了,众人也多有体会,不过心下却是对他此等执著也颇为钦佩。

  此时听闻众人本就不感奇怪,何况翰林仙帝所研究纵地金光符,可是极高深神通符箓,对于任何人也是一种巨大诱惑,因此众人顿时提起极大兴趣。

  刘君怀回道:“怕是也只有师伯您这种心无旁鹫之人,才可于短短两月间便有深悟!”

  乐圣仙师也是叹道,“对于翰林与浦和二位兄长,这等仿似执迷不悟专研态度,便是大统领日间也常有称颂。很是庆幸现如今纷乱修炼环境里,还有二位这般淡定心理!”

  显然翰林仙帝对于旁人口中称道恍若无知,他又取出那一株半扎长嫩绿青藤,交由刘君怀:“师兄已将此物辨识出来!它叫做炫金紫藤,乃是玄天青藤万年进化生得,其韧性,灵性要比普通玄天青藤强很多。

  “三千年以上玄天青藤已生出精气,因机缘巧合孕育出与众不同炫金紫藤,已是树妖般存在,其体内集蕴无数株玄天青藤数万年精气凝结,炼制而成玄天丹可是具有重塑肉身神奇功效!”

  心下一动,刘君怀不禁开言问道:“炫金紫藤?它与紫金藤有何关联?”

  一侧浦和仙帝笑道:“两者实际上同为一物,仅是仙神两界不同称谓罢了!它是一种天地灵根性质存在,即先天之初诞生灵根,天地开辟之前它是汲取混沌之气。

  “天地开辟之后,则是依靠吞噬各种灵根属性气血生存,所以存活在当世已经是凤毛麟角。不过即使存在,天地灵根气机也处于休眠状态,其体内集蕴数万年精气凝结,需要无尽生机孕育才可重新激活。

  “但也仅有混沌之气才能将它返本还源,彻底恢复!除却它可炼制玄天丹之外,还是传说中归虚下某一通灵地独有植物。归虚为神界传说海中无底之谷,谓众水汇聚之处。

  “根据上古神话说法,世界上、宇宙间各条河流,甚至连天上银河中之水,最后都汇集到这原始而神秘无底之洞里。但归墟里神奇之水,并不因此而有一丝一毫增减,因为传说它是汇通宇宙之水。

  “也只有此等神水,才可令炫金紫藤真正成长起来,而此等状态下炫金紫藤,可不仅仅是参天高耸可以形容,相传他于无形中可连接天地,虽同样与神奇之水一般有夸张成分,待其中不凡之处定然另有解读。

  “只是归虚相关各等传说,似乎为某种忌讳之力所笼及,每每有古籍记载,但均至关键之处便截然而至,仿似有朦胧雾气遮掩一般,只会不再被提及,便如有种无形禁制力将之屏蔽。”

  刘君怀恍似神识有些模糊,他渐渐发觉,越是接触多了,所遇到未知存在也是越多,此时又有甚归虚之地出现,近阶段他可是数番闻之不曾认知存在,今日里又有此地听闻,怎不令他心生无力感。

  乐圣仙师好似看穿他心中所念想,于是笑着解释道:“天地之大,已是包存无尽广远,天地越加深刻,所接触到未知之物越是深奥难解!或许待你身临圣人之境时候,或愈加接触到更巨甚玄奇。

  “只是在座等人修为所限,无人可解答你胸中疑虑,但你胸怀也要更襟容博大广远,才可容得日后愈加繁多未知事物!夫临大事可否,当自决胸怀,乃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方可有更无限之未来!”

  浦和仙帝也是笑道;“莫要高估我等存在,与你唯一不同之处,仅仅是比你多活万年有余。你身踏仙界不过二十年不到,已有这般极深奥玄接触已属不易,早些做好心理准备才是。

  “我方才所言也不过间接听闻,具体何如也是不尽详知,还待留日后听闻你来详读其中隐秘。你日后发展定然要走在我等身前,今日里我等却是不敢有半点扯呼,也仅仅具有一知半解模糊听闻罢了!”

  乐圣仙师道,“传说在远古之先,有五座仙山相互独立,各个没有根底它们飘浮在汪洋之上,常随波潮上下往返,而此等汪洋,便是那等归墟里神奇之水所托衬。

  “或许此株炫金紫藤,便是日后寻得那处归墟所在或是存在与否凭据,今日里你且好生收藏,混沌空间便是它极佳存身之所,或许某一日你与他之间会有某种神念上勾连之处,由它来给你答案便是了!”

  老管家一旁进一步解读:“那五座仙山名为岱舆、员峤、方壶、瀛洲与蓬莱。相关仙山则另有十五只巨大神龟守护一说,这一下可就牵扯得愈加遥远,还待日后闲暇之时再做详解。

  “今日里诸位前辈所言,也仅是要你自此时此刻,要无限扩展胸襟所能容纳,才可有日后更多未知与深邃纳接,各人良苦用心,旨在刻意醒觉与你,你且要往心内用心记存!”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