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顽劣之另番解读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顽劣之另番解读

  刘君怀心下暗惊之余,老管家笑道:“万象奇志录上对归墟有更详尽、也更富原始神话色彩记载,闲时你且一观便是,不过这些倒也不急,却是那一株炫金紫藤,你要好生看护!”

  上述几人一番讲述,充满戏剧性神话痕迹,与其说摇曳着古史传闻影子,不如说是在刻意提醒他收敛心神,处之坦然。

  这段时间刘君怀收益颇具,又有后代初生,未免心中沟壑丛生,心性偃蹇连蜷,必会有些枝节相缭,飞升之日渐近,保持良好心态方为首要。

  往往意得满志状态之下,极易落下心境参差斑驳起伏阴影,待得久集深浸,一如峭楞如鬼密织,却是再也不好剥炼。

  天地间未知事物太过繁驳,数不尽玄奇莫测、微妙无形,过于高妙且晦切,也最易令心性受到波及,众人这般累述,可谓用心堪苦。

  刘君怀面色凝重道:“世界之大,大无奇不有,各种奇闻怪诞,尽显其中。诸位前辈所言小子我也已意识到,秘闻轶事不能只是听听罢了,眼见足够震撼灵魂事物临前,不至于心态变化太过突兀!”

  乐圣仙师点点头,“欲取精金品绝心境,定从烈火中煅来;思立掀天揭地事功,须向薄冰上履过一念错!万念俱全,始得一生无愧,我等假众木予你撑持,便不希凌云宝树毁于一念之差。

  “过举自稀,动时念想,你且要时刻牢记在心,期间生不得半点怠忽!心性衰乱最易横出杂念,清净心绪在于平日里点滴绵孜凝聚,容不得丁点驳杂弥散!”

  较之任何人,刘君怀身份特立独行性质,注定他所作所为备受关注。

  也由此使得身旁之人,十分在意他身上点滴变化,无不以为刘君怀能以本心固守下之道义秉持始终如一,最终成就大道。

  相反诸如两界通道修复问题能否得成,极少有人报以怀疑态度。

  便是此等巨大期望值使然,令得大多熟知之人,对于他施加过于严苛瞩目。

  至于刘君怀,对于旁人尊尊教诲已是耳中听至靡费,怎奈得哪一人也均为他心内极是敬崇之人。

  况且正是这些人带给他最佳发展环境,甚至他无法顾及之事,均早早做出合理安置。

  像是老管家这般,即使修为与刘君怀有颇多不如,但其阅历却是刘君怀怎地也无法企及之处。

  似这等老而弥坚说道,无不沾染数千、上万年心血历程,只是刘君怀资质聪睿如斯,过多累牍已使他胸中早有疲累。

  哪怕是其中诸般未知事物提及,以刘君怀此时对于天地自然感悟,心境与常人自不可再有相较意义。

  对天地感知越是深厚,内里法则自然规律越是熟谙,再是未知事物,也均为自然产生法理现象,属天之作为。

  即使诸如五座仙山或是归墟之类玄秘存在,也仅会有初闻时几缕惊异,不会对他心境造成直接影响。

  话虽如此,刘君怀也没必要刻意在意此等反复,旁人所言是非错对并不重要,没有人会对自家长辈累述碎叨,真正心生怨念。

  何况像是茂彦仙帝这类相知较晚之人,多是向他提及某些未知存在而已,也只有乐圣仙师、老管家、浦和仙帝等有极深渊源之人,才口出明言喻世教诲之语。

  此类言辞皆是众人无数年沉心悟得,无人以为刘君怀能在一念之间便有相同认知,因此操揉、磨治之语,才出现的这般频繁。

  对于这番涵泳玩索意味言辞,刘君怀均报以虚心接承心态,必定他们淬砺自己心智目的,乃是出自于无限关念。

  随后时日便是在无尽日常琐碎间渡过,当然此等琐碎仅相对于刘君怀而言。

  仙界诸般事物,旁人也约定好,不对他行加影响,因为地处圣光社大本营原因,相比往常,圣光社一干人等反而要忙碌许多。

  其间,沈多多、吴碧妮、千雪滢与梦玥怡四人也先后受孕得成,最激动者则是沈一桓,得到消息那一日,他竟是偷偷躲至一旁垂泪良久。

  令他与梅母更喜悦非常的是,沈芊芊竟是与她妹妹一般,也是在那段时间得以兰梦之征,掐算起来,与沈多多相隔竟是不出几日,使得梅秉义像是疯魔一般到处宣扬,羞得沈芊芊几日里躲避不出。

  那五位小公子、小公主,也在临至丹山谷两月后,全部学写了行走。

  更是在一周岁后,已是由老大刘煜山带领下四处疯跑,眼望得五位二女近乎一日一变,刘君怀望在眼里,心中喜悦已是近乎令得他不远再做他想,只希望多几日这般与家人惬意生活。

  只是在孩子们两周岁之后,他此等舒爽心情却是再也难见,那刘煜山带领下几位小祖宗,居然于某一日开始,在整个丹山谷干起了拆掘游戏。

  仅仅数个时辰间,便将一座龙五所刻意打造精致灶厨间,给破坏得七零八落,却是因几位小家伙贪恋龙五美食,但龙五不可能放下修行,每日里后厨久候。

  (本章未完,请翻页)于是便讨得众位小家伙大感不满,便是悄悄联合起大宝小宝,乘着夜色将那处位置进行野蛮拆卸,美名其曰为龙五伯伯重新打造一座更高级灶间。

  他们身边自然时刻有人看护,怎料得只要不是自己父母亲在身边,旁人均将他们当做自家儿孙,万端宠爱还唯恐不及,哪里又舍得几位小家伙哭闹。

  那一日却是梅母两口与一干万象宗弟子看护,由大宝小宝布下禁制令他们不得与外界传讯。

  便是平日里最娇气的老五刘煜泽,也是两只娇小嫩手频频挥出。

  五位小家伙出生便身具天仙实力,且血脉中具有一缕神兽精纯血脉气息,真阳之体更是于胎内便已形成,体内修为会于不觉间自然提升,两年下来早已二级天仙境界。

  遥遥挥出一掌,既有数百斤之力,这还是在不借用任何技法情形之下。

  可怜龙五那耗费几年光景打造存在,在他们不知疲累疯狂施虐下,轰然一声倒塌。

  进入短暂闭关状态的刘君怀,这才发觉震动之势由来,神念探知,顿时哭笑不得,闪身便是临及,抬起手就要挥向老大刘煜山。

  有沈一桓两口子在,自然不会令他手掌劈下,这时候便有多人前来,望及此事无不哈哈大笑,哪里有一丝责备之意。

  便是龙五本人,也仅是嘴角撇过一抹不舍,转瞬便即生得怜爱之色,这五位小家伙也的确是聪睿得讨喜,为着口中贪欲,居然想出此等令人哭笑不得方式。

  他们可是仅有两岁年龄,虽然仙人后代,绝非凡俗子弟所能相提并论,但其心智毕竟尚属稚童,终日里顽淘乃是必然,但此等富有心计举措,却是能够足以引起旁人重视。

  乐圣仙师来到后,笑意便从未曾消失过,“龙五,这几个孩子在向你示威,以后再拿修炼当籍口,怕是不容易躲过去了!”

  浦和仙帝也是呵呵乐道:“这哪里是两岁顽童寻常念想?尤其是老大煜山,分明看出平日里大人们口中敷衍之语,行此举措,看你日后还要不要躲避不出!”

  梅母将老大揽在怀里,颇有些痛惜地道:“孩子们贪恋龙五那一手绝佳手艺,断奶虽有些时日,刚刚接触到日常饮食,自然有些馋涎?”

  刘君怀不由得气恼道:“伯母大人,他们才刚刚两岁,已是断奶一年半有余,又哪里缺乏日常饮食?我看就是顽劣在作祟!”

  梅母脸色一板,厉声道:“你既已知他们才两岁年纪,与一群稚童讲授道理,他们怎能完全理会得清?”

  吴耀汉也是来到,他一样对刘君怀面露不悦之色:“顽童,顽童,便意味着愚钝无知、童稚顽嚣,即使亲谄谀而疏正直也理属应当,你要求两岁顽劣等同于六、七岁少年么?”

  练超胜一家人也是来到,毛修竹口中语气却舒缓了许多:“君怀,他们这般年纪正是恶角犀丰盈之时,顽童穷固也正是当时,像这般并非一味妄自擅行举措,显然乃是脑中有清晰形式思路,你理当惊喜才是。

  “必定这般年纪便具有细致行事条理,殊为难得!而且小家伙们目的,并非出自于完全破坏,口舌之欲在这般年纪再是正常不过,他们只不过想着大人们不再敷衍了之,龙五虽已闭关多日,你手下厨艺也是不错,平日了多费些功夫也是应当!”

  刘君怀苦笑道:“这处灶屋乃是龙五兄耗费多年打造,平日里便是绝少容许旁人进入,今日里却是令这些不孝儿女败坏殆尽,要我怎般向龙五兄交代!”

  仙界灶屋均颇为讲究,尤其是大门大户,整个灶屋与餐厅功能无限接近,门前迎宾、安座问候、提壶献茶、介绍菜品、斟酒上菜、结算帐目、送客出门、清席检场等劳务,一一具备。

  甚至送菜上门、代客办事、摆台、安席、布菜、斟酒、结算、清场等方面皆有涉及,更讲究者,头堂二柜三炉四墩之说也一应俱全。

  龙五为专修烹饪之道者,对于此等厨间传统仪礼更为诸种,上述诸般功用均是面面俱到,刘君怀这才会有如此盛大恼怒。

  龙五却是闻听后哈哈大笑道:“君怀,你我既然交称兄弟,你这一番二女我也视同己出,但以我之见,你此言颇有差误!在为兄看来,几位贤侄女能够贪恋我手中厨艺,已是殊为幸甚之事。

  “他们这般年纪,尚属顽童不假,但也正是不曾有妄言之时。口中所企及所谓馋涎,实乃心中最真实感受,皆为美玉无瑕般客观事实感应,能够不惜后果做出此等举措,正是说明为兄所修之道,颇为他们所赏识,我岂有不悦之理?”

  浦和仙帝也是乐道:“君怀,你确实有些过了!两岁孩童而已,难得煜山有如此精妙算计,却是果然引起我等这些长辈重视起来,岂不是相比平日里苦苦哀求更见效果?”

  翰林仙帝一旁接道:“今日晚间,我便炼制更精致厨灶,便是扩及几倍也是简单!但凡身外之物便是有价值可淘换,公子这般聪颖却更值得大赞特赞!”

  (本章未完,请翻页)莫思彤笑道,“君怀,你也莫要再纠结于此,家中有长辈在,怎地也不容你对孩子那般严苛!况且有师父他老人家在,自是不会误了教导后辈们短了孝理义教化,只是此时尚早而已!”

  乐圣仙师点头称是,“两岁孩童皆昧暗穷陋,不识德义之时,你切莫矫枉过正,无妄羁绊了此间年岁正该有活泼秉性!”

  刘君怀此时也是无奈,不过仍狠狠瞪了几个小家伙数眼。

  那老大刘煜山再是心智灵巧,也只不过两岁孩子,眼神中也是撇过一抹惧意。

  此等情形却是登时恼了乐圣仙师,仙师高声怒斥道:“君怀,莫要这般依着自己性子,就此给孩子心间种下一缕阴影,可是罪过大焉!我便是在这里给你制定个规矩,在孩子们四岁之前,任何事却是不能由你来亲行教诲,你可知其中道理!”

  刘君怀连忙唯诺连连,沈多多等女一旁捂嘴偷笑。

  便是老五刘煜泽这个丫头片子,也是从中看出自己父亲处在不利局面,小嘴轻撇出一句:

  “君怀,师祖爷爷这么老长白胡子,你再不听师祖爷爷的话,可是不孝顺哦!”

  众人大笑,刘君怀却是眼望练羽尘:“这丫头却是连声父亲也不称呼了,君怀是她叫的吗?”

  练羽尘连忙低头呵斥道:“小五,怎么称呼父亲的?你这是讨打不成?”

  小丫头立时躲至毛修竹身后:“这要看他今后表现了,只要不再招惹我师祖爷爷,还是可以考虑的!”

  沈多多、吴碧妮已是笑得频抚腹部,一旁梅母轻手拍打着她们:“莫要忘记腹中胎儿,还是一副小姑娘脾性,哪里有半点做母亲的样子!”

  有这许多位长辈护着,接下来一段时日,便是令五个小家伙愈加肆无忌惮起来。

  仅仅数日后,便是祸害了丹山谷多番景物,且五人手下动作熟谙,相互间配合默契,身法灵巧之极。

  不论是山谷间各式令他们看不过花花草草,还是某一处建筑、山石碍着他们行事,一律摧毁没有二话。

  谷中众仙人先是目瞪口呆,渐渐也就习惯下来,令得刘君怀甚是无语。

  小家伙们倒不是无礼妄为,更多时候却是几人间商议着,哪里建筑格局不甚理想,亦或是草木长势与色调不相吻合,才会有所行事。

  但各人间修炼场所却从不涉及,更不会惊扰众人闭关修炼。

  到得后来,居然令得翰林仙帝眼巴巴跟随在他们身后,一旦他们出手行事,这边厢便要及时炼制出符合他们心意建筑才肯罢休。

  每每小家伙们所到之处,便有幻作孩童模样大宝小宝紧紧跟随,它们俨然将自己当做五位小家伙无所替代看护,实不然一旦有老大刘煜山再行提出改造计划,最首先响应的便是它们。

  此等横行乡里行举,足足持续一年,方才在刘君怀苦思冥想之下,将他们注意力集中到其他方面。

  其实也是丹山谷再无可以轻易改造之地,又有众人出谋划策,于一处圈化之地,为他们倾心打造出一处各式游乐场地,这才令顽童们心内另有牵挂。

  又是半年过去,两月时间里,沈多多等四女也接连诞下麟儿。

  最先是梦玥怡生下一女,取名为刘煜曦。

  接下来便是沈多多、吴碧妮、千雪滢各有一男童生得,分别叫做刘煜承、刘煜安、刘煜逸。

  眼望得沈多多怀抱婴儿喂食,一脸慈爱模样,最是使得刘君怀感慨不已,这位他眼中最鬼灵精怪小丫头,转眼便做人母,令他心内总有种不真实般恍惚感。

  此时老大他们已是三岁半年纪,却是知道自己家族再添弟妹,于是那一段时日,竟是收起玩闹之心,每日里紧跟在母亲、姨娘身后,偶尔手忙脚乱的掺乎上一把。

  将一切望在眼里,老管家不由得感叹道:“君怀,别看老大他们平日里一副嚣张模样,却是相互间极为和谐,便是亲生兄妹间,也绝少这般始终长幼有序下团结!尤其是老五脾性骄纵,却也极少无故招怒与他人。

  “现下又有小于他们弟妹出现,愈加有了一副大哥哥、大姐姐姿态,莫要再讲他们平日里少有管教,实际上大人间平和真挚交往,方是他们最直接感受!”

  阗殛老祖笑道:“仙师眼中最是清楚不过!相比我等这些宠溺之嫌举动,他老人家实际上心下最为敏锐,没见得煜山五人在诸位长辈面前再是顽劣,面对仙师也是一副敬崇神态。

  “仙师所修之道更倾向与寓教于乐,他本心意志恩泽广施寄予在寻道路途当中,认为远要比塑就他个人成就要有意义得多。此等忘私举措,特意专注于弘扬道心秉义之中,无形中对于孩童心理接收也有极大作用。

  “仙师才学德行广阔如渊,教化于身边人也多处于潜移默化,看似他面对五位小辈不曾表露绝大兴趣,实际上他那番完全由自他人心生,任由其自行发展表面之下,乃是他所刻意营造之举。”

  (本章完)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