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顷刻花开 造化醇酿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顷刻花开 造化醇酿

  果然老管家忍不住讲道,“这四种仙酒均为酒中极品,便是传说中天庭琼浆也不过如此!相比后两种,瑶池清露自不必讲,它即为天庭固有之物。而桂花馨溢传自神话中月宫特有桂花酒之酒头酿制。

  “真正桂花酒,仅有那一株‘福高桂树碧,寿高满树花’月宫桂树,方可有纯正天下第一美酒酿成。这桂花馨溢虽然仍出自满院香甜桂花树所酿制,但未有寂寞广寒宫中仙乐飘飘,与无尽清冷,即便是有酒头作为酒引,也酿不出那般精纯。

  “不过,桂花馨溢也仅仅缺少其中那一抹清冽秋凉而已,于仙界中也算是上上品,其原因便是那数万年酒引所造就。而顷刻花开、造化醇酿两种仙酒,实则出自同一种上古绝方,只因酿造环境不同,才具有眼下两种口味。”

  浦和仙帝此时插言道,“智秋的确对酒类有极深考究,你且讲讲顷刻花开与造化醇酿,既然出自一方,何来两种截然不同?”

  老管家摇摇头,“我所知皆为古籍中记载,与诸位神界前辈认知,获取渠道定然是狭窄太多,能讲出四种酒具体名谓已是侥幸,哪里敢轻言缪误!”

  安邦仙帝笑道:“实际上神界大多人也均各星域下界飞升而至,便是神界原有驻民,对于来自上古典藏,反倒不如飞升者更有广积!这些仙酒来处,仅有某一神秘禁地有所流出,却是相比某些神术传承更加难得!”

  拍了拍老管家肩头,黎明仙帝说道:“见到此等仙酒之际,守望者势力中,能够完整将四种仙酒辨识之人寥寥,你且讲些心中仅知无妨!”

  刘君怀心下却是暗自好笑,万象楼真正主人,他已无限认定为神界绝高存在,怕是今日里告知他乃是圣人身份,刘君怀也不会多有疑惑。

  万象楼内所藏存之物,无不是仙神两界难见物件,便是等阶极低存在,亦为上古遗留,老管家能自其中获知,便是于神界,也绝非寻常势力所能触及。

  其中万象奇志录,更为上古流传集大成典藏,据他所知,修真界与仙界诸般绝版善本仅存,所登载内容,万象奇志录均多有涉及。

  自万象楼中所获知讯息,皆来自于上古典籍,对于同时期仙酒来处,自然要比如今各式传说要切实太多。

  只听老管家讲道,“无论哪一界面,均认可极品酒类,皆为神仙所赐给绝妙饮品,尤其对于修行各有益处仙酒,无不出自于仙神两界大能神通所衍化!

  “绝品佳酿传说多来自于远古神神农氏,这顷刻花开、造化醇酿两类仙品,便是出自于远古五氏最后一位神祇之手,大概为有酒类记载由始最古老遗留之一。

  “此五氏最后一位神祇,他结束了一个饥荒时代,因以农业为主,他的部落称神农部落,种植五谷、豢养家畜,使农业社会结构完成,其后才有各种伟大神祇人物应运而生。

  “神农氏肚皮是透明的,可以看见各种植物在肚子里反应。因此他亲尝百草,以辨别药物作用。并以此撰写了人类最早著作《神农本草经》,其中便有酒类酿制起源。

  “顷刻花开与造化醇酿,原名叫做造化神液,则是神农后裔添加。其人时为氏族一部落小头领,有一年,天下大旱,族长命其到远郊龙王庙里去祈雨雪,如果祈不来雨雪,就要罢官就首。

  “路途中逢一老者,自路边竖起一块极大招牌,在上面书写四大个字‘出卖雨雪’。上前细问,方知此人善于登坛作法,随许下重诺,将其邀至回来,那时道教之名还未有多少人听闻,族中人多予质疑。

  “在小头领执意之下,简单搭起法坛,一经做法,天空果然就阴云密布,不多久就纷纷扬扬降下一场雨雪来。那族长心头大喜之余,却是心疼小头领之前所应允巨量报酬。

  “遂手指法坛周边跪拜一片佃农,问道:‘这雨雪是你求来,还是他们求来’老者回道,‘当然是我求来’。问有何为证,老者答平地雪厚三尺。族长马上命人前去测量,果然正好就是三尺。

  “族长听后,反而不高兴地道:‘你说话也忒过狂妄,竟敢自吹能夺造化之工。’随即命众人将之抓取。小头领拼了命般上前阻拦,却是被五花大绑,丢置一旁。

  “老者不怒反笑,遥遥挥出一掌,大片黑云,便从远处天边浩浩荡荡压来,顷刻间天空乌云密布,夹杂着闪电雷声滚滚而来,伴着雷声大雨倾盆而下。

  “奇怪的是,雨水沾地即消,未见半点湿意,却是令围将上来人群与那满地三尺厚雪蚀之一空,便是那远远躲避族长及其手下,也是于瞬间消失不见。

  “下一刻,老者挥袖卷起小头领哈哈大笑而去,只留得一地跪拜佃农,兀自伏地瑟瑟生抖!于某一山林密极处,小头领惊骇昏厥后醒转,连忙匍匐着爬向老者。

  “老者问:何为造化。小头领摇头不知所谓,老者自答:造化乃事物变化发展之自然规律,由此而构成万物出生、生长、变化、发展与消亡,之

  (本章未完,请翻页)前所发生之时便是造化弄人,乃个人意志强过自身承受力,从而被自然界外力捉弄。

  “这般造化弄人之力,便是道义准则缺失后上天责惩,为道义下规范、规矩一种约束维系与调整,你可愿将此等造化广播天下?”

  老管家讲到此处,乐圣仙师眼中精芒忽闪,忍不住插言道:“那名小头领莫非就是真龙始祖?”

  众人闻听大是惊异,神农氏族崇拜神龙,即因其血脉中有一缕神龙血脉气息。

  而乐圣仙师口中真龙始祖,便是将远古神龙后裔发展为霸绝天下之人,由此而化身为真龙,真龙一族从此而称霸天地。

  老管家点点头,凝重道:“那人从此接受老者一缕造化之力,继而踏入修行之路,于万年里成就圣人之体,由此而使得体内那一缕远古神龙血脉,凝结为真龙血脉。

  “此人便是后来之真龙始祖,所衍后代铸就真龙一族!至于之后真龙一族如何兴衰,诸位早有所知,暂且不言,单说老者那一缕造化之力赠予后,留下一只葫芦。

  “临别赠言曰:终日餐云液,清晨落霞;一瓢藏造化,三尺斩妖邪;解造醇酿酒,能开顷刻花!旋即消失不见,葫芦内便是一种可令饮用者修为大增之酒液,便是那种造化神液最原始状态。

  “后来真龙始祖根据葫芦上所刻绘酿制方法,才有顷刻花开与造化醇酿之别。顷刻花开,顾名思义,便是一种奇异草木花开时,晨时叶瓣露珠所酿制;造化醇酿,则是一种名曰‘神龙首现’神通法施后,诸般添加而酿得。

  “前者可深明造化、洞晓阴阳,乃是天地感知循序深造自得之集萃增发;后者为单纯能量汲取,其中能量颇具天地义理理细研精,积德立行寓意可德服鬼神、品超庸俗。

  “我想,现下所酿制两类极品仙酒,即使与上古酒液有甚大不如,但之内极其精纯气息不会多有改变,尤其后者其中真龙气息加持才是关键,这也是后人便是觅得古方也酿制不出最根本道理!”

  众人听闻,神情几致呆滞,他们于神界早有略知,却是远未见此等详尽阐述,所知不及老管家所讲其中一二。

  刘君怀忽然出声相询:“管家,想必您老乃是自某一部上古典藏中知会,我有两个疑惑之处:一是,您是由何得来现下所酿制之物不及从前;再是真龙一族消失数万年,造化醇酿需要真龙一族神通法施,其中真龙气息加持又是何来?”

  老管家笑道:“楼主这两种疑问,实则乃是一个问题!便是因为真龙一族早已湮灭,莫要忘记酒引一说。据我猜测,某一地定然仍有上古造化醇酿原浆存留。

  “既有原浆,其中丝缕真龙气息残存也是应当。现下造化醇酿再有酿成,必然为原浆所勾兑,这便是我认为所酿制之物不及从前之理由!”

  刘君怀恍然大悟,“也就是讲,原浆勾兑得成,虽有浓郁不及之处,但其中能力气息寓意理细研精之处,却是仍旧存留。”

  老管家颌首笑而不答,旁人却是再望向老管家之时,眼中神情依然多出一抹敬佩。

  神界众人尚不能详知之事,由他嘴中可是有数次解读,莫要看老管家其人修为尚属低下,在博学方面却有惊人造诣。

  良久后黎明仙帝才道:“临来之前,我也曾闻知,后两种酒类,相比前两种要更难寻觅到,那时心下还略有不尽信猜疑,瑶池清露与桂花馨溢,可是传说中天庭贡物,哪里会不及后两者来历不明所能比拟?

  “闻听如此详尽讲解,才知顷刻花开与造化醇酿,居然有这般骇人古远来历,即便是再行勾兑之物,也要比前者更富蕴深刻!真龙在远古存在之时,便是需要仰望最为强大族类,龙息有所加持之物,无异于丝缕圣气添加!”

  老管家微点其首,凝声言道:“这便是我之前闻之酒香,心生骇然之处!古籍记载,无论顷刻花开亦或造化醇酿,仅是其中一滴,便足以令感知瞬间有所明悟、修为瓶颈为之破绽而裂,此处却是各有四坛之巨,足可见守望者势力对楼主盛极厚望之处!”

  向笛先生也是叹道:“想必是势力中已将家底不吝相赠,君怀呐,莫要辜负守望者一番厚重寄予!”

  刘君怀正色言道:“诸位前辈,小子我定当竭力付出,哪怕需用及自身性命来置换胜果,也心存在所不惜之决绝!”

  乐圣仙师呵呵乐道:“一旦危及你生命,又哪里来胜果一说?你之存在,为和光同尘、积功累行所直接衍化,欲希圣必先希贤,若欲成道必先积德,修道有尽而积德无穷。

  “只有道德两用,内外相济,倘离德以言道,便如异端邪说,旁门外道,又何来应劫之说?由此生成之下,才会有天意所接引添持,偶有天运垂衍,仅为上天意志间或略示端倪,以便徐观其后。

  “有鉴於此,方有后遂命理再行显化,以用来应对假道法摄义妄为者,继而令各式魔障不敢轻露圭角,是必会影响末法末劫

  (本章未完,请翻页)再行扩及。其间过程断有骇然杀戮广施,那种欲成道必先积德之举,才会降以福荫,庇护与你!”

  刘君怀恭声回道:“恩师所言,徒儿必当久会于心!其中珠玑充斥于字隙行间,一丝一粒俱义极道理,一饮一啄皆语重心长,为徒莫敢相忘!”

  乐圣仙师摆手笑道,“你口中这些信誓旦旦之词不提也罢,有天命垂化便寓意着你本心早有定夺,省下誓词之狠绝,用之于实际举措才是!现下可是有这许多极品仙酒,便是为师也垂涎三尺,你却是作何处理?”

  刘君怀笑道:“一坛百斤,分作斤装玉瓶,每人每类三瓶,仙帝以下每人一瓶,再有需求,前来索取便是了!待得我飞升之际,若有盈余,再行分配,诸位以为如何?”

  如此极致精纯酒酿,一次饮用也仅是数滴而已,一斤之数,足以堪得一年之用,况且此处有四类之多。

  若是单纯当做饮酒乐趣,用数滴足可勾兑出数斤之量,这般计算下来,众人心下均是满意之极。

  刘君怀又道:“趁此时便利,我等尽数亲手参与分装,期间仅是嗅其酒香气,便是万中无一绝佳良机,一丝一缕吸入也是难得奖赏!”

  众人闻之兴致顿生,均是目不转睛地盯住酒坛,眼巴巴望着刘君怀弯身拍开第一坛封泥。

  封泥噗绽,一股极致香气便是扑鼻而来,众人只觉只觉得醇香甘凉,纯净而细致、柔和,香溢所在丰满而无丝毫欠缺之感,令人顿感回味无穷。

  陈酒固有香气,回香余韵悠长,又不失清雅细腻,香韵与同类酒不尽相同,细辨又有独特风韵深藏其中。

  酒香溢来之际,竟是令痴迷仙酒之浦和、老管家,眼中皆是有所润湿。

  香溢来处呈孱弱黄色光芒静静流淌,浓郁几致凝结,流势极为缓慢,深深吸一口气,气力牵引之下,居然轻轻悬浮起来,依托吸来之势,化作甘爽如饴青烟,其中馥郁绵长如亿万斯年。

  谨慎导入玉瓶,更清纯幽香溢出,透彻犹如明镜,浑身舒适感便是接踵而来,那种极度爽宜,仿佛漫身披上柔软轻纱,又恍若置身于铺锦流霞桃花源仙境之中。

  味醇色美,妙不可言,细细品之,既如一幕日月轮回四季俱全、跌宕起伏戏剧,犹如人生诸般精致蕴怡采集,所勾连出意境,便似眼前呈现参天碧竹一片连着一片,竹海深处鸟语蝉鸣。

  山上到处长着五颜六色野花,在争奇斗艳,芬芳四溢;常年流动不停山涧溪水,清澈见底,溪水里鱼儿永远不知疲倦,在自由自在畅游。

  没有人此时口吐惊言骇语,只闻得粗重喘息之音,与喉咙间不时传来笨重吞咽声响。

  直到一整坛顷刻花开,换做一百只玉瓶,那空坛却是被浦和仙帝一把抢过。

  手指自其间抹过,呡在嘴中之时,早有沈醉之意流转,面上香苦酸醇尽融后极度舒适感,扭曲出一副颇为喜感陶醉状。

  乐圣仙师不由得笑骂道:“看你那副痴馋模样,哪里还有半点脸面顾及!”

  却不知老管家紧接着也是探出手指,抢在旁人反应之前抹过,竟是令刘君怀一时看呆。

  他不禁苦笑道:“何来这般亟不可待,莫要忘记,一切贪图享乐皆如梦幻泡影,一经沉沦,便犹若神智皆失!”

  眼望二人恍若无知无觉状态,乐圣仙师乐道:“由得他去吧,你我倒是快些将酒坛空出,怕是不及空坛被舔干抹净,这几人却是要醉倒了!”

  如此过得数个时辰,十几坛仙酒才尽数导入满地玉瓶当中,余下空坛,自然不会有人再有那等贪婪之色流露,但却颇为抢手,皆为几人分别讨要过去。

  在场众人均分得十六只玉瓶,小心翼翼收取,便是商议着今日晚间酒宴饮用。

  刘君怀向浦和仙帝讨过数坛银瓮璚浆液,黎明仙帝所带回真品此类酒水,却是令刘君怀不舍得今日晚间之用。

  好在每一坛均有数滴极品仙界掺入,一经勾兑完成,便是有几人伸手讨要。

  便是乐圣仙师,也是分得一斤,仅是一小口呡入,众人神情便是展开诸般精彩,引诱得刘君怀也是禁不住品尝。

  在那酒液入口一霎那,一道奇异白光当即闪耀而起,瞬间随酒液流入肺腑当中。

  刘君怀只觉一股强大纯净能量,自那酒液中散发出来,更有浑新生命气息,于顷刻间在体内升腾。

  自身精气神倏然间一阵震荡,眨眼间便化作精纯灵魂之力,随强大纯净能量,流转于全身经脉血液当中。

  一旁老管家轻叹道:“此类银瓮璚浆液,并未失之前入口香甜辛辣,但又圆润无比味道,令人身心舒泰之余,又多出一种天地元气与自然感知两相蕴含!”

  却是无人理会他口中所言,均是呈现一副痴迷享受般神态,鼻端依旧在瓶口处贪婪嗅吸着,两眸里闪亮着一抹陶醉光晕。

  (本章完)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