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乾坤之易知简能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乾坤之易知简能

  神界相关势力,还是很给刘君怀颜面,这般看重下界且未曾谋面之人,断然与他将要以及未来从事,密切关联。

  内中隐秘,丹山谷中人均心知肚明,因此当晚酒宴,众人也极为珍惜杯中点滴。

  要说仙酒实乃刘君怀性命所换,无人心存疑虑,便是孤身进往虚空深处,已是将自身交由无尽未知。

  看似他诸般好处纷涌而至,所付出也是想象不到之凶诐,旁人只见到他翻手转天地、覆手斩轮回之威凛,却有几人深悉暗隐凶甚?

  一如从前,此等酒香四溢之地,少不得杜平其人身影,在修真界大号酒神之此中翘楚,来至仙界,早失去他那赖以声赫之擅长。

  不过他丝毫不以为忤,能够深谙此道,主要在于自身兴趣,他是那种闻之酒香气,便趋之若鹜个中专擅,将其中妙趣精妙嫁接至自身修炼,才是他师父阗殛老祖未多横加干涉之因。

  他与大多爱好与此旁人有本质不同,不过此等玄机他人却是在侧看不明晰,只是见得他频频出没于酒香横溢之地,口中初醮未醉谐语碎念不停。

  那种酒酣耳热,攘袂持杯状态,也时常可见,却是仅有几人明知,他贪杯表象之下,本心丝毫未曾被酒精所麻痹。

  只是眼下面对着无数代酒类传承,均奉为珍宝之极品仙酿,虽仅是勾兑而得,仍令杜平此时心境难以平息。

  实际上他手中有刘君怀暗自递与真品,但此刻那种顷刻花开独有造化同功气息,却是令他瞬间荡胸生层云,其中钟灵毓秀之灵气,使得他心念感知徒然通畅。

  与他有类似感受之人不在少数,但四种极品仙酒所带去感受各不相同,像是莫思彤便独对瑶池清露有巨甚感应。

  酒液入体,顿化作怡神养性默参势态,于她遍身漫处四浸,令之传心通神宜爽,如清心霁雾流转,其中清澈如瑶池深潭,明亮如清夜寒星,使得她瞬感体内仙气渐趋通灵,其势虽微,但也久潺不止。

  乐圣仙师一旁向刘君怀低语,“极品仙酒果然非同小可,这还仅是勾兑之物!你观各人均有不同心神感知,想必精纯仙酒所带来更甚灵动导引,足以令众人有极大收益!”

  刘君怀连声称是,“徒儿在之前曾偷尝一滴桂花馨溢,心头感知便瞬间满溢,犹如铺陈十里夭夭桃林近在眼前,枝头花灼灼叶蓁蓁之处,凭空浮起层层温融水汽,忽地便化作一片舒暖和气,转眼便游走满身。”

  乐圣仙师眉头一挑,他尚不曾饮用四种珍品,对其具有何种效用并不尽知,此刻闻听刘君怀所言,心下也是难耐平日里那一份淡然。

  两界通道修复在即,他一样面临飞升神界关口,虽然自身境界已至半神巅峰,但他体内神元转换,尚不达七成基准。

  他不像刘君怀体内另有空间储备神元,这许多年来极力压制神元转化,便是因通道问题不得善就。

  因此而造就体内神元生得,转变得异常缓慢,若就此恢复之前那种体内功法自然流转,就必须自半神初期重新练起。

  改造后功法,与神元转换方面有禁锢之用,也仅有无限制与天地自然连通,随法则感知不断提升,方可避过功法之中禁制。

  虽然有刘君怀所赠与天灵印记,之前于那处隐秘虚空也有无数法则感知获取,但距离自身需求还有一段距离。

  眼见得四年之内,通道问题就将解决,体内神元转换速度达不到,面对神界中渴望,也只能空望深叹。

  如今面对可使心神感知突破良机,他心内怎能再无动于衷。

  刘君怀对于乐圣仙师心内纠结了知颇深,此刻他笑道:“师傅,尚有三四年时日,您老体内神元问题并非难解冗繁,删繁就简便是最直接解决方式!您看,您所面对问题,即如进阶瓶颈一般看似坚实,实则仅欠一线契机。

  “对于法则感悟实际上早已足够,但近千年来所铸就神元转换迟滞,已使得您老体内功法心诀产生懈怠本意,也只有突破至神界,此等懈怠才可就此消弭。

  “而如何突破并不急于一时,毕竟两界通道尚处封闭状态,师父仅需尽可能多的天地感知累积即可。无论那一类仙酒,均具备明悟、通境效用,无限天地气息摄取,一样可引来天道感知降临。

  “这余下三年时间内,您老就进入混沌空间,那处先天真一之气环境内修炼,就此胚炼出天地之胎,于体内自成一方天地,即相当于重新开辟出一方空间,用以单独神元置换,并可就地储备。

  “师父本就体驻真阳之火,可幻化为任何有形物质存在,天地之胎初始塑就仅需时间而已。一旦得成天地之胎初始状态,可令得从此修炼出体内仙元蜕变开始,与那之前体内神元转化同时进行便是了!”

  乐圣仙师眼前猛然一亮,他虽早知天地之胎具体情

  (本章未完,请翻页)形,但天地感知过于淡薄,他总觉就此生出,具有着根基阳浮之嫌。

  阳浮不敛所致浅浮于外,阳得阴升而不继,阴阳调和不达,抱阳冲气之势绝嚣尘上,其后果等同于拔苗助长。

  眼下已有无数自然法则感知,即使未有多少完整法则塑就,体内阴阳偏盛或偏衰之势,却是已协调至合和。

  就此得成天地之胎初始状态,亢阳自平,扶阳或益阴之法从此得以互济,共同维持体内阴平阳秘生理状态,那种根基阳浮之忧便不再显化。

  他心潮略有波澜,努力压抑道:“君怀,你小子是否早就有如此打算?却是在今日突兀提及,所为又是哪般?”

  刘君怀轻笑:“未有这四种极品仙酒之前,我打算再拖些时日,毕竟体内天地感知愈加浓郁,所塑就天地之胎本质愈加浑实,虽然我那八位夫人如此低下境界,同样可塑就天地之胎生得。

  “但她们属于修为进阶由浅入深,逐次递增,您老却是厚积薄发喷涌之势,两者间有本质不同。既然厚积,就需要博观而约取,玉瑕共存、精粗混杂势态,对您而言并非兼收并蓄那般简单。

  “广获天地感知同时,分清优劣,去粗取精,弃伪存真乃是必须,因此之前徒儿考量您老需要进一步与自然融汇交集,但此时有了造化境地所酿就仙酒,其中天地精气纯实非常,其中能量汲取如德厚流光,憾精之极。

  “这就直接导致玉瑕共存之态被无限压缩,几近消弭,此时塑就天地之胎本正是当时!如此紧密与精纯天地气息所勾连,体内神元转换便不再是问题,甚至令体内悟得出大道真种几率愈加变为可能,徒儿才会有这般打算!”

  乐圣仙师颇以为然,“你口中所涉之前担忧,也正是为师心中一直所虑,既然你认为时机成熟,那自明日起,为师便就此进入闭关状态!”

  刘君怀摇头说道:“不必急于一时,恩师可曾记得之前所得天辰金晶精髓晶体?其中精髓晶体仅需一滴炼化汲取,便会有颇多空间法则领悟。天然空间法则与感悟所得之间,具有着天崭般差距。

  “而下一步师父所要开辟出一方空间,有其天然空间法则纹理事先刻绘,怕是之后所得空间至少呈几十倍添加!空间法则纹理所深蕴事物演化轨迹,远比单纯法则理解更为深刻,自此再行感悟法则,岂不是事半功倍之举?

  “况且浦和师伯已有八级仙丹涤魂丹炼制出来,涤魂丹对灵魂之海扩宽、精炼有奇效,对于体内神元蕴养、精粹同样极佳。您老先行将精髓晶体与涤魂丹逐一炼化,再行天地之胎初始塑就,体内自成天地则更有精妙添加!”

  稍作思虑,乐圣仙师便将刘君怀心中所念悟得,不由感叹道:“事关体内修炼体质改造,为师还是与你有甚大差距!你这般大胆组合,细细考量,却是绝佳修行理念尽数挈持,其中构思之精巧,堪称不拘奇效!”

  实际上乐圣仙师所言,并非妄自浮夸与刘君怀,就像是浦和仙帝善于炼丹,翰林仙帝长于炼器,向笛先生精于谋略,乐圣仙师本人专擅穷究实理,教化于人。

  刘君怀专长便在于一切修炼条件塑就,无论天灵印记,天地之胎,符箓灵根,真阳之火,或培植或塑造,均与修炼体质改造密切相关。

  而且他利用自身天命气运加持,敛集无数修炼资源,惠及所有身边人。

  像方才所言精髓晶体与涤魂丹二者利用上面,换做旁人也仅作单独吸取考虑,但刘君怀便能将其与体质改造大胆堪用,且能使之完美契合,却是旁人所不能料及之能。

  刘君怀却是颇有些不以为然,在他看来自身修为提升乃是修炼之本,相关体质改造,无非是更多条件加以添加。

  他们疏忽此般形式,仅是出于各式条件缺失,他本人已是习惯于诸般手段加持,换作旁人有同等气运护身,一样会有各等大胆组合思维。

  这时候,他见到浦和仙帝向着这一侧观来,便即传音与他,于须臾后便是来到。

  将涤魂丹问题提及,浦和仙帝点头道:“天香藤药引前段时间寻得,我便利用三日时间炼得。不过在炼制之时我忽有明悟,若是再添加少许万载寒冰玉石,所得涤魂丹,是否会有凛清冰灵之根塑就可能?

  “虽说单一仙丹炼制,其丹方均有严苛药理规绘,但我自炼制过程中,却是偶得引药归经之气所熏染,识海中便即有如此感知徒生,却是不知具体炼制会有何等差异存在,近几日我便在苦苦思虑此类问题!”

  见乐圣仙师眼神中有一缕迷惑之意流露,他虽对于仙丹炼制境界仅限于浅显认知,却是知晓丹药炼制需要各式丹方,像是浦和仙帝这般随性添加,他还是尚属首次听闻。

  刘君怀笑着解释道:“还是因为天地感知原因!浦和师伯近段时间对于自然法则有极明显提升,导致八级仙丹炼制时本需体内神元蕴养,

  (本章未完,请翻页)由此却是直接省却此一环节,不然也不会有八级涤魂丹炼制出来。

  “各式丹方均有严苛药理搭配调和是不假,但并非寓意着未有其他新品种,不会于原有丹药基础上再有所变异。师伯此言,便是一种新丹药种类开掘由始,若是此等举措得以有所成就,浦和师伯本身八级仙丹师境地,会有蜕变般升华!

  “一名伟大仙丹师,并非在于自身仙丹炼制水准高低,而是在于新品类仙丹开创!袭冶承弓造诣高深与否,固然无上首要,但若无新品开发能力,炼制境界再是精湛,也无非是单纯境界上晋升。

  “殊不知一味承先启后并非修行之真正寓意,承启之余再有品相突破才是修行之本,标新创异方为敢于人上之举,才会有超乎前人之一往无忌,才是圣义所达之根本!”

  浦和仙帝猛然间呼的一声站起,向着刘君怀微施一礼:“君怀,你堪当老人家如此一礼!多日来我苦苦思寻其中道理,却是始终恍惚不明,闻听你一番言语,才恍知我胸中隐存那一缕对上谨从敬畏。

  “却是不知承启后品相突破之理,立异与创异之间根本尚不明确,你一番解读却是令师伯我心神大开,眼界目力所及范围如雷霆惊耳,瞬间有所广及,尚不及穷高厚,览山川那般深远,却一样具有警醒之效!”

  乐圣仙师瞬间也是明白过来,他呵呵乐道:“怕是我之前心态,也与浦和兄前日相类似。窗中缟练舒眼界,枕上雷霆惊耳门,还是你我眼中所容过于浅狭原因,还是年轻人见闻觉知活泛,敢想身心久锢之外他念原因!”

  浦和仙帝莫名一声轻叹,“老而弥坚一词我看就此舍弃也无不可,改至少而弥坚,老而弥纯或许更有警示之理!你我二人所缺乏,便是其中单纯!这种单纯,应该包容于丰富情感,体验与思想。

  “更超脱于它们之上所流露出来之心智,实乃超越自然之单纯,为一种极高深境界,彻底摒弃老人精神被生活经验改变之贫乏,剔除厚重认知后傲娇所带来悲哀与可耻,犹若心灵再生!”

  “讲得好!”闻声赶来安邦仙帝,却是不由自主高声插言道,“老而弥坚并非仅仅喻意心态更加坚强或是秉持,也同样暗喻陈腐观念更加深醇。以耽沉之利欲,役老朽之筋骸,便是大多未及圣人境地者通病。年岁增长,还要与文义粲然、礼义兼重兼同,再加上天马行空之思维无羁,方可有晋升可能!”

  乐圣仙师点头道,“还需心怀愈加宽宏,不固守着旧规戒律,方可达蕙心兰质之本质!日月所相避隐为光明,其上更有憾大道理圣义笼及四方,穷究实理寻真义,与实际年龄履历无甚关联,却需求一颗一往无前之心灵!”

  随后跟来茂彦仙帝乐道:“未曾想到,今日里,我等一干老家伙,却是由君怀这位年仅几十岁轻壮所教化!不过,年轻人对于勇于创新,却是远超我等久浸传承规例之辈,其中鲜活灵气,却是我等早已失却之物!”

  刘君怀笑道:“诸位老人家轮番称道,小子我就暂当做夸念承接了!实际上,并非诸位失却年轻心态,而是越加浅显道理越是容易被疏忽,就如窗纸一般往往纸张相隔薄薄一层,越是高深造诣,却是想着利用意念去破除视觉屏障,反而忽略了一指捅透之便!”

  众人闻之一愣,转瞬皆是哈哈大笑,连称此喻甚是契合,一念之差,有时便是如千里之遥,越是接触诸般深晦日久,越是容易走入迷顿。

  刘君怀口中比喻,无疑最是贴切,无谓何等高深,仅是视觉角度不同罢了。

  但就是这等看似浅显道理,却是愈加令人恍而不觉,大道从简至理,便是从简单中得来。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正是道之进行运用、表述与化简,但其中道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自另一角度观来,却又是太过玄妙高深。

  回到最简单自然中去融道、品道、悟道,即使自己不曾悟及,但也才会有旁人所一语道破。

  大的道理与规则,均是由简单组合而成,或由简单事物中所发掘,一切幻想或事物之表像,皆是由内心所形成。

  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便是极高深理悟才可讲述得出。

  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人人皆知其意,却是少有人在极高深修行后,再行回首感念道家基础由始,乾以易知,坤以简能,方是其中根本来由。

  当然,大道至简则是修为博大精深后才可看穿实质,但博大精深有个明显悖论,就是广博与高深是一对矛盾体。

  其根本就是没有认清实质、没有抓住关键,反而陶醉在自我制造之纷繁复杂中不能自拔。

  也只有将此等博大精深,逐次将多而广,精化为少而精,方才有大道至简至理勘透一刻。

  显然刘君怀相比有若天地之遥,他之所以能有上述道理明辨,便是年轻人心态所促就果决之心。

  (本章完)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