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神界之第五神域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神界之第五神域

  大道至简,衍化至繁,修道之路,便是将复杂冗繁表象层层剥离,之后即为事物最本质道理精髓。

  此等剥离过程,乃窃夺造化之道征途,大理不明各式冗繁中,窥阴阳、夺造化、转生杀、扭气机、先天而天弗违之道,鬼神不能测,蓍龟莫能占。

  其间步步有步步之玄机,变化多端,随时而行,方能有准。

  更不乏诈称有道者,以错引错,妄冀成真者,以盲诱盲,妄想一言半语之妙,即欲成道。

  有志之士,取古人之法言,细穷细究,求师一决,通前达后,毫无一点疑惑,方可行持,慎误自恃聪明,而有己无人。

  而此等故人法言指引,便令无数渐入臻境者沉迷其中,步步蹈规循矩,唯恐若差之毫发,便失之千里。

  便是此等小心翼翼举措,才令他们忽略复杂冗繁表象下,所隐藏真中之假,假中之真。

  浦和仙帝之前状态,便是过于刻意追寻古人法言,始终处于彻始彻终追究清白境地,却是忽略了天地感知渐浓之际自我存在。

  乐圣仙师道,“往往天机大露之时,太过专注于诸般精深,从而轻忽自身了悟真谛!何妨自其中拈出一二,作个悟头,朝参幕思,寻些本心终属,即便是大理不明,而知识渐开,与道相近,也是获得。

  “俗语常言中已有大道藏焉,特人未深思继而虑及,所悟者有时也需求细研一己之私见,贸然下手也是一种勇气张显。包括我个人在内,过于遵秉故人法言指引,极易错失本身道义突破良机。

  “诚然,性命之学,必有师传,非可妄猜私度而知,因而即得缘自悟那一刻,亦不敢自足轻涉它途,内心纠虑便是在考及岂能无师而晓。像是浦和兄明明窥得丹道一线蹊径,却是彷徨于自命独弦绝调之嫌,即是一次私见得以成就良机丧失。”

  浦和仙帝点头,“多亏君怀及时惊醒,才险些错过尝试机缘,我这就去寻一次本心使然,或许就此蜕变了悟也是有极大可能!”

  说罢便是站起身,旁人也不做劝解,反而眼神中流露出一抹艳慕神色,毕竟此等意外感知可遇而不可得,乘着识海偶有通明,及时加以深悟才是,便是再大事件也可暂时抛却一边。

  浦和仙帝离开之后,却是乐圣仙师也在催促着欲将进入混沌空间,方才在他讲授心内感知同时,自身也渐感体内神元之迫切。

  交代刘君怀备好精髓晶体与涤魂丹,略与众人告辞,便即随同刘君怀前往。

  刘君怀需要留滞混沌空间半晌,亲眼见得师父服用,毕竟诸般神物还是首次连番尝试,他心内总要有个详尽了知,方可将此等方式进一步推广。

  混沌空间内,仅有阿九夫妇留待,与之做短暂交流,二人才进入那处独立空间。

  待得身形坐定,刘君怀取出得自于远古真龙遗址之灵骨仙胎液,神液之上点点青色光电便是隐隐闪烁。

  青色光电,乃是真龙所天生俱有永恒之光,蕴含有一丝真龙之力所加持龙息意志,虽不具有丝毫灵动,但永恒之光却可分解出精神与能量特性之物,反射出如透明水晶般折射迷离色彩。

  “师父,此为远古真龙龙骨最为精华龙髓所凝实出灵骨仙胎液,一滴即为数百滴真龙精血精炼提纯,为纯阳之物中最为精髓存在,主要作用便是龙髓强骨与龙息塑成,您老此时服用,待得龙息生出,再行按部就班方可!”

  乐圣仙师面色显露一抹惊异,却也不作深究,他知晓龙息生得,便意味着体内一缕真龙气血,与本身具有神兽精血融汇出更高品阶血脉气息。

  由此大大改变修炼体质,其中诸多奥妙蕴含无上命运法则,即是真龙气息流转媒介显化,为真龙圣主洞察天地万物轮回走势后,一念间神通演化延伸。

  自身融合其间重重因果循环路线印记,几近于真龙圣主一抹元魂意志加持,暗合无尽大道形成轨迹之道蕴顺延铺就。

  所明晰刻画出法则之力,内中奥义愈加玄奇,自非现下外施相较之,仙师自然理会得其中含义。

  这天地间已是绝无仅有存在,将一浸体,便是令得乐圣仙师体内各大穴齐齐窍嗡鸣颤动。

  玄妙波动气息震荡开来,像暮鼓震钟一般,狠狠敲击在他心弦之上,所晕荡过来阵阵热浪里,有隐约龙息之气渐趋流转。

  随着龙息气韵层层累叠,隐晦繁琐纹路在其上刻画清晰,走势深邃且奥义寓意浓密,晦远纹路相互勾连轨迹,竟是形成古韵久远字符,自他本身气息里肆意冲撞。

  凛厉肃杀之气,蕴带真龙一抹不朽天威气息,源源不绝涌动出阵阵轰鸣,浩瀚无形之力内渐有一缕强大意志力,呈光影氤氲之势蔓延开来。

  圣威浩大,急速流转之中,化作璀璨光芒霎时间大放光华,其势犹如跨越空间限制,呈天威降临之势压迫而下,使得乐圣仙师周身泛延一阵仿似撕裂般剧痛。

  有无数道炙热光芒渐趋渐近,仿佛遥远又像是近在眼前,随璀

  (本章未完,请翻页)璨光芒席卷,激起他气血霎时涌动如煮沸。

  于体内所经之处,贯穿出极致灼烧狠厉,燃点之高绝,几乎连四周空气也被燃烧起来。

  乐圣仙师脸色瞬间扭曲到恐极,狰狞可怖,双目中充满了不可思议光亮,双股忍不住剧烈颤抖,在这般天地威压之下,有着一种跪拜冲动。

  一股惊世能量波动弥漫而出,飞速在经脉中四处游走,透着一股惊世气机,旺盛生命气机立时鼓荡在整个识海之间,转瞬流淌他周身四处。

  仙师顿觉体内精血,如河流般在经脉内窜动不已,生发出哗哗缭乱声响,任一抹浩荡圣威气息穿梭其中。

  他眼神中惊悸骇极,在良久后才化作道道气机涟漪,不断涌荡环晕而开,凌厉法则之气波动中蔓延。

  深邃双瞳渐趋平缓之际,体内气机蔓延波动更起,一股意外惊喜之意在其心头悄然泛起,便是那一抹真龙气息正在凝实当中。

  龙息渐成,仿佛包藏万有之机,密密麻麻玄妙法纹交织攥涌,便是奥妙非常大道法则丝缕具现,无数青色法纹,自那识海之中不断变化出奥秘气息,始终处在无穷演化之中。

  终于有一声脆裂气机爆响,强烈气息蜕变所引起的气势蓬勃鼓胀,随漫身气势升腾而起,那一方天地间法则气息,便是蜂拥而至。

  乐圣仙师渐觉无数驳杂法则气息,自虚空气流崩裂而出,眼前景象渐渐交错叠加出一蓬青色龙躯光影,形似迁徙游于云泽,虽不甚浑实,但也富蕴晦涩莫测真龙气息。

  龙身抽延,两骻骈骨呈弧,项上隆起,项有浮光撩掠,突兀仰首向天,一声龙啸凄厉刺破天际,挟带淡淡龙威乍起赤青磷火。

  磷火如随波逐流般趋势流转,其势风卷消弭紊乱不堪气息涌动,一道恐怖威势自他体内突兀冲出,冲宵直上疾如电,崩开空中密集天地元气,震散紊乱气息涌集。

  通天响彻旋即在他识海内如雷鸣倏显,即有无形淡雾化作是夕甘露降临,骤然浩瀚无匹气势挟裹,泛起无数涟漪四溢,龙息就此生得。

  浩瀚生命气息顿时扑面而来,丝丝缕缕崭新法则气息摇曳贯穿临至,幻作狂莽气势升腾,霎那间转瞬即逝,迅疾消弭在广袤天地之间,独留生命法则初理悟会久绕其身。

  这便是龙息所带来生命法则感悟,对于自身感悟其他法则,具有相当辅助作用,更有助于道德之力不间断生出。

  此种感悟绝非强行炼化,亦或是修炼而来,而是一抹龙息意志留驻心田,继而生发,接踵衍化出命运感悟,随命运感悟进而感知到一缕生命气机演化过程。

  这道崭新生命法则感悟,除开特别彰显属性特质,另有蕴含极广其义繁杂,所容纳信息之广,犹如精髓万里高远,其博大精深蕴意似乎能包容更多存在。

  刘君怀抱手相贺,乐圣仙师摆摆手笑道:“为师久过与你近两万年修行岁月,所给予你甚是有限,今日里却是承蒙徒弟,来成全为师此等修炼体质蜕变。”

  刘君怀忙恭声回道:“恩师所赐予徒儿,皆为无形道义感知怀化,心神汇达通彻,实乃天道地道,表里相谐教义感知,却是惊甚神通也置换不来!”

  乐圣仙师接着摆手示意,“乘此体内生机正是畅旺时,是否应该汲取天辰精髓晶体?”

  刘君怀却是首先取出磨盘大小紫阳霰石置于当面,此物乃苍茫无际诸境、诸天地,自然蕴意垂衍之存在,与三生石灵气可记录三世俗世人情不同,实为刻录有诸番天象与法则纹理图案。

  历经大自然无数年雕琢洗炼,记录有宇宙自然界诸般神奇多姿气息,由此而自天地自然之中,探索出天然妙趣与生命自然本质,用来巩固与坚实心境洗礼凝练有同等奇效。

  继而迅疾进入“天人合一,物我两忘”状态,已是天地间罕有之物,此般吸收日月精华后之灵性渐通神石,为绝佳悟道修身,默望静修之绝佳静念神物。

  再有天辰精髓晶体少许,交由乐圣仙师缓极炼化,距离得成天地之胎初始状态,尚有一段绵长过程,此处暂且不表。

  却说那遥遥神界第五神域,某一处苍翠浓密之地,尽裹在千峰万壑之间,一色水磨群墙十丈高处,赫然有“第五域府”四个金黄大字烁烁生光。

  那一方位置,远远观去,仙气与五蕴流光动荡出烟云氤氲一片,股股庞然仙气化为五色云霞,将周边笼罩。

  更有一凛清气彰显其中,流转为缓慢却气韵悠远绵长之势,无限接近于宇宙万物循环不已势态中,那奇幻阴消阳长过程,将阴阳平衡状态以五行形象来明显刻画。

  入得门来,白石台矶铺就曲折游廊两相伸延,阶下石子漫成甬路,与院中窄小通道相衔。

  虎皮石栏随势砌去,纵横拱立,尚有各式奇异石雕雕绘,或如鬼怪,或如猛兽,或天圆地方,或葵花蕉叶,或连环半璧。

  绕阶缘屋至前院,盘旋竹下而出,便是一道高达十丈影壁遮掩,上面苔藓成斑,藤萝

  (本章未完,请翻页)掩映,渐向南北边,平坦宽豁之处,便是进入二重院落入口。

  整个院落富丽堂皇,雍容华贵,花团锦簇,剔透玲珑,后院满架蔷薇、宝相,一带水池从花木深处,曲折泻于石隙之下。

  石隙之上高阶,延顺出几十丈高门大屋由五间抱厦而得,上悬“时觅本宗”匾额,其下四门大敞,开阔处几十丈厅堂敞亮恢弘。

  厅堂内两排古木桌椅呈一字伸延,居中澄亮条几两则,各有一人高座。

  客位之上,赫然便是刘君怀自那天残岛辟风岩地底秘地,所擒获神人分身本体,便是那位烨梁神皇本尊,气质清癯,风姿隽爽,湛然若神。

  此刻,他冰冷孤傲眼眸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眼底充满平静,乌黑头发散在耳边,全无半分散漫,周身却是缭绕着一股冰凉慑人气息。

  他所面向之人,俨然同为神皇后期老者,云烟似墨黑长发,垂落于正红色精美袍服之上,有棱有角脸如雕刻,五官分明,但眼眸里不经意流露出精光,隐蕴赫赫威凛,让人不敢小觑。

  只听那烨梁神皇言道:“近两月,已有数名天残岛进阶神兵者来至,与之前各神人分身所传消息类似,岛内八年前突兀出现那名大号万象之人,几可确定便是仙界潜往之人。

  “万象仙帝后期,在消失之际已成功进阶半神境地,却是在玄羽旗刻意布置下,前往陀罗海归元岛公然进阶!能够在仙神两界通道封闭情形下,遁入天残岛,必然为守望者或卫道者势力一力促就。

  “若是猜测成真,此名万象半神,显然便是那位传言中天命笼及之人。我那一具分身,大概便是此人所擒获,两年后被玄羽旗斩杀!罗王域在天残岛最隐秘基地所在,也就此湮灭。”

  那名老者面色凝重,久久思虑不语,烨梁神皇接着言道:“此人于天残岛留滞百年,没有人知晓他于哪一方位出现,又于哪一方位消失,但百年间我方相关势力损失惨重却是真实存在。

  “罗王域行事一向谨密,关键人物均为单线联系,数条网络各行其所,各有身责,互相间并无一丝一毫明显牵扯。此等局面下,却是被其清晰捋顺,进而逐次实施打击,却是上万年未曾发生之事。

  “此等战事进展,与仙界近些年相关势力覆灭颇为相似,由此可断定,那名自修真界带来两界通道封闭消息之人,极有可能与万象半神为同一人。五域主,两界通道修复传闻,怕是为时不远!”

  那名五域主缓极颌首回道:“你我消息来源大体相符,能够称之谓万象大号,显是仙界封王碑所赐,乃是两界通道封闭后才有显现,天残岛内万象半神,已可酌定为仙界潜往!

  “而我方所忌讳,并非罗王域在天残岛所遭受打击,其中另有隐晦,却是你我不曾闻及之秘事,或许与那两界通道修复密切相关,只是此等言谈,就此截止,你万万不可向外提及!

  “鉴于此类猜测,那么前段时间一、二神域来人之事,即可隐约有所猜及。如此看来,将你我二人圈化与某一范围之外,显然那些人具体来由,其中忌讳莫深,断非我等层面可接触!

  “此事非同小可,万象半神身后势力,相比神界诸般隐身势力愈加恐极,怕是神界玄羽旗也已惊动。今日里你返回之后,切记莫要再与手下人等谈及此事,你我双方,近段时间,谨慎听候指令行事便是了!”

  烨梁神皇此时表情甚为诡异,仿佛踌躇观望着,口中双唇夷犹颤动,仿似有话提及,却屡屡在神情游移间迟疑不绝。

  五域主望在眼中,深深叹道:“烨梁兄弟,你我二人交往已有数千年,心下有甚不解,但且明言,只是若涉及到更深层话题,也莫怪你宜年老哥另有苦衷!”

  五域主名谓康宜年,别号祺福神皇,乃是与神界飞升之地最为接近第五神域域主。

  烨梁神皇实际担承势力尚不明朗,便是五域主康宜年,也仅知他身份所涉颇杂,但暗中与那神界暗隐庞大势力有密切相关。

  烨梁神皇于神界久闻其名,算是位声名赫赫之人,原因在于他九绝屠夫大名,且与妖、魔二族间均有交往履历。

  此时他说道:“五域主,兄弟并未有涉及隐秘言谈欲念,只是我心内恨极了那位万象半神,那一具天残岛分身可是损耗我百年功力,这一口气实在是难以咽下!

  “我知五域主与一、二神域来人有直接往来渠道,不需要其他隐情与我告知,唯一希望,便是烦请宜年兄,若有机会获得那人飞升消息,势必要通知与我,在与大势不相影响之下,我不惜倾出半壁势力,也要将之斩于掌下!”

  五域主闻言呵呵生笑,“我以为何等机要大事!贤弟且请放宽心情,只要不涉及更深,我想你此等举措,便是某些势力明知之下,也均会不加干涉,甚至会暗中相协!

  “自己hi是你心内也早早做好心理准备,若是此人果然飞升,势必会与玄羽旗之间有紧密联系,便是玄羽旗遣派高人明里追随,或暗中相护,到时候对于你所欲行之事,恐是徒添万端艰辛!”

  (本章完)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