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飞升前准备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飞升前准备

  一方神域域主身份,在当地已是极受尊崇地位,他口中所言不过资格参与之事,烨梁神皇自然心中已是了然。

  他们所行之事,也仅为身后势力牵马坠镫而已,具体是何等憾大目的,令其一经想及,不由得已然隐感遍身凉意。

  封闭两界通道,在他们级别已知内中隐情,能够相比此等事干一方星域之未来还要晦秘存在,烨梁神皇仅是念及,心生恐慌,也是必然。

  他知道五域主康宜年定然另有所知,修为境界虽然二人相同,但神界统共只割据成五个神域,即便非是全面掌控神界修炼秩序势力,一方神域之主,总会多多少少接触到神界更深层讯息。

  但烨梁神皇并无怪罪五域主心念,某些时候,了解太多隐秘,只会为自己带来不安定隐患。

  他于神界所求不多,只希望能少费些破折,换取更多修炼资源,来支撑他不断晋升修为,对于未来末法末劫将临之际,再多些防身手段罢了。

  每一名修炼者,能够令自身境界进入神界层面,均会奔着最终证道超脱而去。

  但此等胸中美好祈愿,似乎要比躲过末法末劫还要艰难,虽然那等天地大劫相关传说中,并没有人可逃过记载。

  不过此时神界中存在,亦均是具有翻天覆地般神通掌控之人,对于天地异变,皆自感本身能力,定然会借助于某一神奇空间,侥幸成为仅有几名逃生者。

  此类原因,一方面与神界强人动辄意念转动,即可惊天动地之强悍心理有关,再就是无人真正见识过天地大劫来临时情景。

  这就是为何安邦仙帝等数位神界中人,在亲眼见识到刘君怀所幻化出大劫场面,神智顿时间陷入无边恐惧之根本原因。

  黑暗,阴冷,死寂,天地崩塌,煞云罩空,魔患无处不在,肆意践踏天地间一切存在。

  整个世界彻底四分五裂,自然生态消弭殆尽,各种毒菌虫害遍地出现,噉肉杀生贪味已成铺天盖地之势。

  众生杂类不问豪贱,进阶没溺浮漂鱼鳖食噉,道法佛义沉沦丧失,五逆浊世魔道兴盛,魔作沙门坏乱,无有道德淫劮浊乱乃至男女不别。

  疫气流行,魔气吞噬,天灾灭度,强毒下种泛滥,地狱相现无尽恐怖之中。

  空间坍塌,引带出恐怖吸力充斥,黑暗虚空裂开无数裂隙,无相罡风从裂缝中狂泻而出,巨大束缚力量将出现裂缝虚空禁锢,便是星域已被逼迫得脱离了运行轨迹。

  在见到刘君怀所挥斥灭世大劫画面那一刻,所有人均浑身陷入彻骨冰凉,心头所泛生恐极骇然感知,几乎可瞬间摧毁自身修为。

  那种空间壁垒全面撕裂下之万物陨落情形,有水晶球刻录下来,通过向笛先生之手,传递给卫道者势力之时,那等绝望肆虐气息,瞬间便弥漫于卫道者所处神秘空间。

  那一刻共同观看之人中,不乏半圣层面绝强者存在,便是那几位圣人之下至高无上位崇者,一样遍生无以为继神魂皆冒颤栗,此等劫数下,圣人之下,已无任何神通可保得自身安然逃离。

  卫道者与守望者势力中,绝强者无数,同样也有不同政见者存留,但所有见到那枚水晶球所记录景象,两方势力中原有理念分歧,转瞬间消失不见,顿时呈现和合融洽氛围。

  这也是刘君怀将仙酒获得意念传递后,会有数位天师,会同立人天师,将自家家底甘于奉出之根本原因。

  此一切,即使向笛先生、安邦仙帝等人也一无所知,至于那枚水晶球,最终会被卫道者传递至哪一层面,更是无人得知。

  烨梁神皇当然不会有此等讯息获得,在他意念里认知里,如同神界绝大部分神人一般,始终对自身所具有超乎神通寄予厚望。

  便是他身后庞然大物般隐晦势力,一样对这一切半点无以获得,世间乱象泛延之态,已被无尽贪欲所蒙蔽,丝毫未感应到天地崩塌与自然消弭气息,已是处在蓄势待发状态。

  一晃便是两年过去,待得乐圣仙师出关之时,众人望到他身上气息,已是相比之前,有近乎截然般相异。

  他此时已是神元气息浓郁至几成氤氲雾气,不需要刻意运转体内能量流转,即可见天地自然气息晕荡漫身,更有厚德载物般凝淳充盈。

  用心感知,可觉其周身隐然澄神离形状态,刘君怀更能自其中感知,法则纹理越加照映得浑体透彻。

  乐圣仙师略作探识笼及,嘴角一抹笑意泛生:“呵呵,老六他们四位也是满地乱跑了!”

  沈多多四女所生一女三男,早在一年前便已蹒跚学步,现下早不是那种腿脚不灵便,走路缓慢摇摆模样,已然能跟随在兄姐身后满山谷乱窜了。

  两月前,老大至老五,已开始进入正式修炼状态,这五个小家伙极为聪慧,再有刘君怀早早将天灵印记栽植,仅是两月之后,五兄妹便齐齐进阶四级天仙境界。

  堪堪六岁不到年纪,便具有着这般实力,使得莫思彤等一同飞升者压力巨大,没有人怀疑,五兄妹在八岁之前,便会进阶金仙层面。

  几乎每次见到这一群孩子,便令伏羲仙帝等人满腔叹谓,他们与仙界最少也有千年履历,何曾见识过八岁年纪仅限存在?

  便是阗殛老祖那一批飞升者,也暗地里乍舌不已,这些人已是完全融入于仙界,可是依然清晰记得自己飞升之际,需要通过怎般艰苦,才可踏入金仙这个仙界首个关键进阶层面。

  便如乐圣仙之前所断言,五个小家伙小时候顽劣,并非预示着未来修炼不能踏实秉性。

  实际上也正是如此,在老大刘煜山引领之下,他们每到修炼时,均严格遵守特定规划,而修炼计划则是出自于乐圣仙师统领大纲,伏羲仙帝、五方仙帝、阗殛老祖、昆吾掸等等十数人所共同拟定。

  而五兄妹当中,进步神速之人却是老四老五双胞姐妹,二人均为金水双属性灵根,有凤凰之体天生,相互间有拼了命般较着劲,便是这两个小姑娘提前半月进阶四级天仙。

  老六刘煜曦,则是另四人中大姐身份,引带着刘煜承、刘煜安、刘煜逸三位弟弟,在五兄妹修炼之时,俨然成为丹山谷又一代破坏者小团体。

  显然上面哥哥姐姐一番作为,极大影响到四姐弟今后成长历程,闲暇时又有哥姐一番暗中教诲,却是令丹山谷刮起又一轮强行改造之风。

  相比于哥哥姐姐们六岁将到年纪,三岁不到的他们,明显个性愈加骄横张狂,当然此等描述其中褒义更多些,幼儿能够有这般主见性与执拗感,更多展现在大胆行事上,而这些在万般宠爱长辈眼里,却是更加可爱表现。

  至于刘君怀已是懒得参与到孩子们教养之中,他更大乐趣,便是将诸位夫人召集在一起,哪怕只是闲聊或是四下里乱走,也终日乐此不疲。

  人人均知刘君怀飞升在即,内心难舍好不容易相逢诸位夫人,仿佛只有尽可能形影不离,方可稍缓心中隐痛。

  众夫人也均心知肚明,颇有默契的不轻易谈及未来之事,各个方面也皆顺许刘君怀意愿,即使已生育后代依旧活泼玩闹的沈多多,也终日里俨然一副贤妻良母温顺状。

  在后代生育之后,莫思彤等四女果然修为进阶异常迅速,在沈多多四女恢复修炼之前,利用三年时间,已是除文秋柔之外,齐齐进阶大乙仙后期。

  近两年半时日,更是纷纷抵达大至仙后期,相比于同一批飞升之人,也仅有已触及仙王瓶颈的佘无敌高高在前。

  而文秋柔个人,却是已突破仙王中期层面,这一次返回下界,便是她前往封王碑获取赐号之时。

  本来丹山谷极为适宜修炼,但两批飞升者,接下来会有越来越多需要前往封王碑,即使上界万象宗业已初建成型,他们也需先行回往下界。

  此次游历历经九年,大范围整体性修为提升,即便是刘君怀之前早有预料,但提升幅度如此之大,也依然超乎他心中想象。

  只是刘君怀所要面对飞升问题,极大影响到众仙人本该一片火热激奋情绪。

  飞升前两界通道修复,又关乎仙界之未来,那等不舍之中,更有一股紧张气氛沉积已久,好在修行道行越是深刻,对于那种内心情绪压制也越是自如。

  终于在乐圣仙师出关七日之后,一行百余人终于踏上返回下界行程。

  随行近六年之久,如君昊仙帝等一众仙帝后期,也纷纷各有境界进展,其中君昊仙帝与天道轩掌门正初仙帝,刚刚在半月前成功进阶半神之境。

  此次回程,浦和、翰林两方势力,也尽数跟随前往,一来,松印小世界内乾元境初元之气,更适于高阶仙人感悟万物气息。

  万物气息呈初元之气彰显,且法则之力显不差于古战场遗址那般存在,即使其中凝实程度稍显不如,却仍是初元之气新生,其间苏醒与再创造过程,均充斥着崭新生命体滋生精纯。

  而且乾元境内剑阁存在,对于单纯剑意感悟已是颇深之人,存在着巨大诱惑力。

  刘君怀飞升之际要带走剑阁,这仅剩不足一年时日,使得那些人心急如焚,毕竟遇到如此剑意密集之地,怕是天地间仅有此间,此等近乎于剑意直接摄取神奇宝坻,放弃机遇如同多耗费几十年修行岁月。

  再者,浦和、翰林一行,有心给刘君怀特意送行,说不得再见面之时,已是身在神界,况且刘君怀此行实在是干系过于广甚,能够亲历有可能改变整处星域未来命运之行伊始,这份机缘可是万载难逢。

  众人依旧尽数进入松印小世界,便是圣光社等三方势力最高层之人,也均一同随行前往,他们最终目的便是恭送刘君怀。

  刘君怀今次里修复,依然需要前往第八重天天虚秘境,由那一地进入天残岛,再由此进入星象塔。

  星象塔第八层,便是进入隐秘通道入口,进入其中才可见两界通道封印之地,而在这之前,他需要提早进入星象塔第九层乾坤大地。

  乾坤大地才是他正式突破进阶瓶颈之地,一旦他进阶神兵境地条件具备,却是于星象塔之内,招引不来飞升祥云。

  天残岛正式飞升之地,还是那处陀罗海、归元岛,也是岛内唯一一处天道感应笼及所在。

  刘君怀依旧只身踏上回程之路,一路行来心内再有未有半点他念,便是那两只猛禽,此际也收取小世界,以免误得行程。

  月余后,于第二十九重天耽搁一日,他需要与一众故人一一道别,再有万象宗上界新址也建于那一方仙域,他也需要前往一探。

  翌日清晨,他一路行得将近四月之久,终是抵达第十七重天,来到此地却是要接纳陨体坞兴贤仙帝等人,他们之间早有商议,会一同随刘君怀回往下界。

  再者,同一重天偏北极地,那处龙吸水存在位置,还有涂钦家族一干人等在等候。

  涂钦天和祖辈涂钦清隽等八人何去何从,也有待刘君怀来一一安置。

  来至陨体坞,早有大坞主兴贤仙帝、二坞主光耀仙帝,亲率一干人等,等候在山门外,未及踏入山门外百丈内,刘君怀便觉出滚滚压迫之力涌荡而来,隐约可见一种奇异无形雾气笼罩临至。

  那便是陨体坞山门内凭虚真仙阵气息,再一次体味到直指重力本质之磁极倒转势头无形鼓胀,他心内感触颇深。

  自己万象宗内阵法设置,便是根据此等虚空黑洞才具有磁极倒转力量流势,几乎全套照搬而建立。

  便是于此地,刘君怀将陨体坞最神奇术法九玄锻体术修炼得成,离开之后便迎来众亲朋故交飞升齐至,因此他对于此地感念,不低于第二十九重天太乙楼。

  在此耽搁一日,第二日午时已是与涂钦家族众人相聚。

  经由涂钦天和详尽告知,刘君怀也知晓涂钦清隽等人,也有意愿加入万象宗,但对于离开中界颇有疑虑。

  在获知刘君怀有意,将一干人等派往万象宗上界新址,众人心内再无半点迟疑,毕竟能够攀得如此巨大靠山,对于涂钦家族可是一个巨大安定保障。

  尤其闻及万象宗拥有等同于圣光社一般庞然修炼资源,之前半点犹豫早已消失不见。

  而对于万象宗来讲,凭空多出三位仙帝后期强者,即便是未有圣光社三方势力刻意派遣人员加入,万象宗已是瞬间步入大型势力范畴。

  如今上界万象宗已是呈现如日中天攀升势头,这个突兀崛起大型势力,一经正式露面,便于中上两界掀起巨大波澜。

  所引来声势轰动之巨大,无异于当年仙帝联盟整体性覆灭。

  毕竟上界中,圣光社三方势力几乎齐头并进,呈三角之势统领整个仙界三方界面,如今万象宗之崛起,无疑对于三方势力带来极大冲击。

  但随着内部消息逐次扩散开来,仙人们也均知此时上界虽仍由三方势力一并管辖,但万象宗与之具有极为密切关联,将万象宗整体视为三方势力培养后继人才基地,似乎更契合它存在意义。

  何况万象宗加上涂钦清隽等三位仙帝后期,已是具有着九位后期强者,不依靠三方势力,同样不容人有所小觑。

  又是一月后,刘君怀已是回至炼心岛万象宗,期间在第十四重天做半日停留,由此刘君怀已将多数交往人员或势力,全部走遍。

  对于刘君怀未来将要行将之事,众人心中多有获知,也均是派遣人员纷纷前往万象宗,以便略作送行之礼仪。

  这过程里,刘君怀均将黎明仙帝所假装万象仙帝带在身旁,对外告知,却是他二人一同迎接飞升。

  对于两界通道修复问题,他们却是特意未做详尽解读,闻听之人,知晓内里详情者故作不知,皆全程默契配合。

  更多不了解内情者,面上所表露疑惑也均在刘君怀以及身后势力策划者意料之中。

  此间甚大漏洞也为刻意留出,一丝破绽未有,反倒是令神界有心人更心生警戒。

  于万象宗内,刘君怀还有将近两月留滞时日,其间不间断有仙人奔至,相互交谈中,或多或少,相关人等皆会不经意流出二人飞升之事实。

  倒是对于两界通道修复问题,各个方面均三缄其口,模模糊糊不做明言显语交代。

  此等暗地里戒备之举,不见得真的会流往神界,但多此一举不仅是故作迷障,更多在于刘君怀飞升之地,多出一分安然脱身几率。

  相对于刘君怀此行,仙神两界早在十年前,便各自做出相应举措,内里更多刘君怀也不甚了解。

  可见,通道修复早已被提升至,等同于未来天地大劫那般紧迫与敬小慎微,无轻此等憾事惟难,无安厥位惟危,慎终于始显然为两界所共同秉持。

  由此更可见神界隐藏暗中反对势力何等巨大,便是大势已定之仙界,相关措施已然安排到极致。

  其最终目的,便是虑及刘君怀接下来一切行事之便与,孰重孰轻,两界相关势力已是视为与自身安危等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