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三临天残岛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三临天残岛

  刘君怀深深意识到,非乃自己一人在战斗,更有各等级势力在关注着自己。

  一旦通道问题解决完美,他相信自身威望会有无限提升,至少仙界万象宗更无人可胆敢招惹。

  能给整个仙界带来蒙荫之泽,从此仙界福不盈眦,祸溢于世状态消弭,仙人寿限无限延长,已不再有所屏蔽,岂不要念及他好处?

  即便具体谁人修复通道,初时普通仙人会有些认知懵怔之时,但对于各个较大势力极高层面,却心中另有定数。

  随着刘君怀于神界进一步发展起来,+猪+猪+岛+小说确切讯息也会就此流传开来,这些他已经无心念及,万象宗现时人员往来熙熙攘攘,他总要前往接待一番。

  在第十四重天出得,黎明仙帝已是悄然返回向三十六重天,那一处才是仙界原有飞升之地。

  而他所假装万象半神身份,便由承泽仙帝暂时替代,好在他仅是偶尔公开现身片刻,他之存在越是神秘,旁人也愈加不好轻言提及。

  更多时候,他便是与众位夫人厮守在一起,孩子们也被刻意留在身边,以便多与他们父亲做些交流。

  万象宗内,刘君怀专属内宅足够宽阔有巨大禁制存在,内里环境也相对安静些。

  如此过得两月有余,刘君怀终于踏上飞升之路,亲人间也早作交代,乾元境内众仙人也一并自炼心岛现身。

  关于那些位神界来人,除开安邦仙帝、茂彦仙帝、承泽仙帝三人,会一直跟随他进入星象塔第八层空间,向笛先生则又有离开之法。

  黎明仙帝则会在第三十六重天,自行招引来飞升祥云,浦和、翰林二人却是要等待门下弟子一同飞升。

  毕竟刘君怀进入神界初期,会有一段相当受人关注阶段,自身安全堪忧,自不会再行招引雷门中人,一脚踏入无尽是非当中。

  因此浦和、翰林二人也不急着就此前往,他们门下主要弟子均已进入仙帝后期至少千年,进入半神境界也仅是时间而已。

  况且有刘君怀诸般手段扶持,十年、二十年飞升亦非难事。

  刘君怀此次飞升,将引来神界巨大波动,福倚祸伏,皆不尽知,此等飞升方式,实乃刘君怀所特意提出。

  乐圣仙师怕是会紧随着黎明仙帝后尘飞升,不过神界一切早有向笛先生等人给他安置稳妥。

  即使他那时不方便与刘君怀公然汇合,也早有势力会前往迎接与他。

  在向笛先生详尽知会下,卫道者势力,可是对乐圣仙师身上所修贤良方正之道,极为感兴趣,早就升起诚心接纳之念。

  贤良方正之道,喻意才能德行高人一等,广开直言为一生秉持,匡正过失乃无二职责,教化于人以贤良为重、以孝廉为多,却正是与卫道者势力所缺乏。

  有这般犹若圣贤般王道信仰之人,自不会因他人意志轻易被施加影响,即便是修为上有甚大差距,其超凡才智与高尚品德,均可尽数弥补。

  而君昊仙帝这一次并非跟随前来,他已然进入古战场遗址,闭关冲击半神境界。

  极尚楼大楼主良畴仙帝,早在月前便已晋升半神境地,随着日后两界通道修复,此等大范围半神出现情形会接连不断。

  实际上如今仙界,大批仙帝后期中,就有至少一成早已触摸到半神瓶颈。

  在不能飞升前提下,出于各种考虑,这些仙帝后期大多选择暂时停滞在当前境界。

  一旦飞升禁制被破解开,众人修炼积极性会顷刻间暴涨,选择黎明仙帝在通道修复第一时间飞升,也有激励仙界修炼激情部分原因。

  总之仙界大势正向良好轨迹运转势头,修炼秩序稳定,三大势力统管有力,万象宗存在便至少有数百年平定时期。

  因此这一次离去,刘君怀心内颇为淡定,与众夫人间也早各有交代,在足足数千人注目凝视下,他才有些恋恋不舍飞至半空。

  那处天虚秘境地处上一仙域第八重天,具体何种飞升方式与地理位置,依旧尚属机密,此刻他身边还存留寥寥几十人,便是圣光社一干相关仙人。

  仙人队伍里同样有乐圣仙师与数位万象宗、天海府中人,刘君怀八位夫人却是未一同前来送行。

  不同于修真界飞升,刘君怀日后有无数机会暗自潜回仙界,他可是不需要任何特殊来往凭证。

  便是飞升通道,均由他一人亲手修复,其中预留给自己某种往来手段,实在是简单之极。

  半日后,天虚秘境终在眼前呈现,守望者组织有规避天虚秘境重重禁制之法,可以无视天虚秘境固定开启时间,刘君怀进入其中并不需要何等指令性物件。

  与众人告别,究极影尘盾开启,刘君怀头也不回,消失于一片虚空乱流之中。

  天虚秘境来自于凶星天虚星球其中一角陨落,天虚属土,主耗败与空亡,可见其凶名可怖之处。

  实际上在他自身境界突破至半神境,天虚秘境内禁制已对他造不成多甚威胁,之所以施出究极影尘盾,仅是为屏蔽无尽怨灵感知,来保护安邦仙帝等人而已。

  只是全身进入其内,几人心内便是急促恐甚之感生出,刘君怀也仿佛感知,此时天虚秘境内恐怖天际,相比之前又有凶险添加。

  在征得几人意见后,将安邦、茂彦、承泽三人送入松印小世界,他还是只身前往。

  整个空间世界充满血腥之色,虚空内亦呈血色天际生得,所有物质均由上古时期断肢残骸所组成,无尽怨灵飘荡在其中,为他探识力所及范围内,唯一生机所在。

  混为一体天与地,给人一种时空错乱之感,满目疮痍地面,沟壑遍布各处,深不见底。

  在血光照耀下,那道道恍如剑痕切割沟壑抑或裂隙,里外被涂抹一层殷红血迹一般,诡异恐怖之极。

  此等比之世界末日还要可怖几分至戾凶蛮之地,几欲毁灭可怕气息横贯当空,竟是令整个血色天际贯穿阵阵颤动。

  因自然灾害与兵连祸结,而遗留尸骸满天遍地铺展下,无尽冤魂痛于幽冥,随悲怆气息摇动这片天地,任由乱风肆意,夹裹凄寒怨戾未瘳,扑簌簌席卷在通天血色里。

  日月早被血云遮蔽不再彰显垂衍,整个空间被一层森寒邪气所笼罩,在寒风凛冽、血雾漫天之中,化作邪光肆虐,如同瘟疫一般整片天地铺就。

  这是一片被天道所遗弃之地,虽有天地元气偶尔缭绕,也均被森寒至邪气息所掺杂,浑绕在斑驳陆离之中,色彩杂乱不堪,溷浊而不分。

  光怪陆离天地间,却是有着纷乱时空法则纹路盘桓,虽有邪光肆虐到处垂悬游走,那犹如死气缠身一般污秽气息,却是丝毫耐不得刘君怀自其间自由来去。

  他并不觊觎此间纷乱时空法则纹路,试想无形多色呈现死寂之气横亘之地,时空法则纹路再是清晰可辨,总有诸般驳杂气息沾染。

  此等法则纹路,他于某一神秘虚空空间有足够获取,那般精纯存在,绝非此间斑驳所能比较。

  况且此地时空法则气息,是由时空扭曲后生得,为天地间万般质量趋于零之物质中,所形成空间错乱而导致。

  无尽时空扭曲之力,便是由此间生成,它们聚拢在空间裂痕周围,而后呈能量辐射显现,随之空间之间重力出现,即是空间裂痕之间相互压迫,从而形成束缚之力。

  刘君怀本身所具有时空法则极深感知,但一样在此间受到极大牵绊,那道道时空法则之力,便是脱离束缚之力借力方式,恍如空间瞬移。

  他便是有些意动这些时空法则之力完整摄取,才情愿受到此地束缚之力密织之处。

  相比于之前那纯粹纷乱时空法则纹路,由脱离束缚之力而集束而成时空法则之力,已是此片空际里时空法则最精粹存在。

  虽然束缚之力,对于他前行势态有不小影响施加,好在血色天际里,还有无尽邪光勾林倒错,源源不绝吞吐着死气缭绕,在无数空间裂痕层叠间沉浮撺纵,倒是为他分散出大部分牵绊能量。

  借着空间裂痕层叠间飞纵力量,也耽搁不了他更多路程耗费时间。

  此等凭空摄取之举,断断非他前次进入时仙尊后期实力所能驾驭,眼下半神境界施为,也要依靠他自身瞬移加持,方可借由邪光吞吐之势。

  即便是这样,原本半日路程,也足足耗费他两日时间。

  不过在他抵达天虚秘境亿里范围另一端,一路摄取也足以令他体内时空法则之力,有了数倍添加。

  此地便是守望者组织所建立通道隐秘入口,隐在无尽浩瀚莫名气息当中,缕缕空间法则气息于此间升腾,将一方隐晦之处衬托得如同徐徐星辉闪耀。

  身形稍作修养,刘君怀掐念口诀进入无尽浩瀚里,道道法则奇异符文才渐渐清晰可辨。

  那符文自表至内皆透发出难以形容之奥妙,玄而又玄气息其间缭绕,磅礴精神思维能量穿梭其中。

  取出向笛先生所赠奇异金属令牌,滴上精血便有一缕斯道隐远玄秘气息溢出,千沟万壑般纵横交错纹路,在其上勾勒出流影光幕半隐半显,随他神念探入,渐有股涓涓神威显现。

  快速念动咒诀,紧跟着无数手印打出,涓涓神威渐做澎湃之势升腾,手印所带动虚影在半空连接为一片光影之时,神威身处霍然喷射出五彩光华。

  须臾间五彩光华便幻做多色光影,将他身形笼罩其中,只是一次涌动,便激荡起冲天五彩光焰。

  光焰流转间瞬息幻作无形白凛炙光,倏然闪烁起耀眼极光,须臾之间便在原地消失不见,刘君怀身形也在极光乍现里失去影踪。

  头脑同样一阵剧烈晕眩传起,消失之际,刘君怀身形出现在如泰山压顶威压之下,瀚威压不波及己身,却是在自身周边百丈里,隔绝出一处独立空间。

  此间空际延绵百万里之外,才渐有漫天煞气布满,低空处依旧散发出那股混浊气体,其中充满腐蚀味道与凶戾煞气肆意铺展,夹裹着浩荡恐怖威压,泛延达至一千三百万里处。

  现下他所处空间,即是深隐在千万里凶煞之地里,那漫天煞气竟是将虚空压迫出道道细微裂缝,狂暴煞气骤然潮起潮落,不知停息,时而像是怒海狂涛般凭空掀起巨浪,时而转作缕缕细风,舒缓般汩汩晕荡。

  半空中散发着的血红色光芒,挥洒于无尽戾嚣之中,那铺天盖地血红,与千万里凶煞,令他所相隔百万里之遥,依旧心中惊惧不已,不觉间漫身惊栗在满身与心头耸立。

  刘君怀周身仙元鼓噪,环绕出道道环形冲击波纹,换做能量涟漪震荡,瞬间遍及满身,令自身气息越发强盛,护身金芒骤然绽放。

  满身气机自然流转,激荡得所经之处天地元气一阵鼓荡,意念转动,佛义光辉施出体内,他闭目全身心沉浸在阴阳相交里,任神智在自然法则完美铺展,那种与天地共鸣般通彻感渐趋明晰,识海一片清明。

  任由着自己意识,渐趋在那片漫天煞气布满浓郁里自由飘荡,绚烂流光与天地元气滚滚而至,四面八方聚涌各色气息扑面。

  此时刘君怀古井无波,心境愈加平和,与天地融会的那种玄奥境界,令他痴迷,感悟周而复始,不断循环,那一刻他好像看到了天地之初,浓郁本源之气渐在他周身缭绕。

  随着一种恍如可撕裂虚空之感愈加强烈,他铺展开空间领域,那一方空间纹路霎时在他识海显现而出,纹路刻画走向在他感知里渐趋明晰,缓缓降落,只是几步迈出,身形已出现在空间之外。

  任由阴森毁灭气息扑面而至,有自身前两侧滑移,夹杂其中浓郁杀戮气息,对他也无半点伤及。

  释放出一缕神念探识,笼罩千万里凶煞之地,那漫天煞气依旧将虚空压迫出道道细微裂缝,狂暴煞气不时涌荡出戾嚣凶煞起伏,与铺天盖地血红交织出一片至煞凶险景象。

  神念探识穿越过这一片千万里凶煞之地,便是滔天生机盎然景色显露,已有仙人影迹出现,动辄仙尊中后期修为,更有无数仙帝各阶穿梭其中。

  略作观察,未发现与他上次借此离开之时,有多少形势变化,这才一展身形,瞬间穿越千万里凶煞,来至仙人密集之地不远处。

  意念所达,就此召唤出安邦仙帝三人,安邦仙帝略作观察,然后笑道:“此间倒是与神界有些相似!不过,神界乃是神、妖、魔三族汇聚之地,但多以人类模样显化。

  “三族之间争斗不断,虽有缔约限制,但此等缔约在低阶神人中有所放开,毕竟修炼生灵需要不断战斗才能飞速成长。此间便是像极了低阶神人久集之地,虽然境界上有犹甚不如,但天地间气息具有颇多相合!”

  茂彦仙帝点点头,“天残岛之名在神界名气颇具,几乎每一位神界所当升神人后代,均需要进入此地历练!不同于仙界后代繁生,神界所降生之人,婴儿体内虽有神元天生,但未呈完全激活之前,也仅与仙元等同。

  “神元激活,便需要神界天道威压禁制勾连,每每神人后代体内气息迫近仙尊气息,便是需要招引天威临至,才可就此激活体内神元禁锢。虽然神界中同样可迎来此类天劫,但那一地为神、妖、魔三族汇聚之地,对于此类人族,存在着巨大风险!

  “而且那一地哪里有忒多近似境界者存在,进入此地加以历练,再由此迎来天劫降临,便是件两全其美之事。进入此地名额有限,却是仅控制在各大势力手中,若想换取此间一份名额也是艰难至极。”

  刘君怀笑道:“我前次进入其间,已是体会到此地仙人多属气焰嚣张之辈,动辄便是欲加性命相取,目中自视极高!”

  安邦仙帝点头乐道:“这也是必然情形,大多数前来此地者,身后皆有足够分量势力依仗。而且各个大型势力,均在此地建立有门户看护,对于此地诞生后代,具有极大威慑力!”

  此时刘君怀已将传讯玉符传将出去,与三人飞掠空中,缓缓而行,口中依旧交流不断。

  “此行未有多少时日闲置,接下来便是正式进入通道修复状态,诸位前辈可曾有何额外交代?”

  望着刘君怀脸上凝重之色,安邦仙帝说道:“你体内境界达成神兵实力之后,便是我等飞升之时!我三人本就神皇之体,依靠守望者势力中独有遮掩法术,一样会招引飞升天劫降临。

  “势力早有交代,嘱咐我等三人迅速抵达神界飞升台,那里已有相关人等暗中留守,两处飞升台各有看护,由此才可将大部分暗中势力关注目光引至那里。

  “而你飞升之地,为那等势力绝少人知晓通道出入位置,即便是有人暗中隐藏,却也仅知布控,具体何为定不尽知!我三人便是迅疾赶往那一地,尽量惊扰神将神皇境界者远远躲避。

  “你将两界通道修复后,按照之前约定,尚需有十二个时辰修复体力。通道修复,仙界相关位置空际会有体现,那时黎明仙帝便绽放满身气息招引天劫感应。”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