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道性真种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道性真种

  这等刻画空间便是那禁制所在,它根本不能将天道所垂衍接引之力就此拦截,而是巧妙地利用刻画空间,将之引入另一泼天巨大虚空黑洞之中。

  这种看似法则之力浑然一体空间禁制,仅仅借用那几乎有宽达千里巨大虚空黑洞,所泛生出滔天吞噬吸附之力。

  那等吸附力量,显然要超过天道意志衍生之力,便等同于飞升接引之力,被精巧引入泼天巨大之中。

  欲将此等之势加以破坏掉,仅需将被道纹意境被所刻画空间破解便是了。

  以刘君怀此时时空法则感悟,即使与刻绘之人法则理会相去甚远,但一刻不停感悟出其中一丝缝隙还是不甚艰深。

  仅需要一丝缝隙生得,便足以令手中九级阵法盘乘隙而入,不需要就此改变所刻画空间阵法具体流势,只是将其引带起一缕趋势波动,即可引发更庞然天地之力借势冲开原有流转轨迹。

  只要那等冲击势态源源不断,哪怕只是丝丝缕缕影响到刻画空间法则纹理,一丝法则流转纹理便即出现紊乱迹象。

  再有巨大能量徒然临至,那一处紊乱迹象就此产生短暂迟滞现象,即会引起强劲气浪立显狂势喷涌之相,刻画空间禁制自行流转,与之相接触,便会衍生更庞然巨大冲击。

  两相里剧烈冲撞之力,即为刻画空间禁制力破裂之时。

  而那等巨大能量徒然临至,便是刘君怀所持有阵法盘自爆之力,虽然损失一具九级阵法盘,由此带来两界通道再次开启,他心下未有丁不舍之意。

  唯一令刘君怀感到无以为力之地在于,半圣存在,对于天地之力引用,要远远超过与他。

  眼下那处刻画空间禁制,半圣存在可在遥遥之地控制放置禁制,而刘君怀此时境界远不能将此等外力施放,置于身外如此遥远距离。

  若是想着将那禁制所在,悟出其中一道缝隙,他需要将自身尽可能接近,这样刘君怀自身才更趋近于强横气息流转之地。

  况且之间虚空里,同样强横气息纵横交错,且有无数空间裂纹涌现,更有黑洞所衍生无形近似于虚无状态吞噬吸附气旋,几乎是呈铺天盖地之势,铺就虚空四处。

  极远虚空所喷吐巨撼能量,与无尽吞噬力所交织轰鸣之音,也是瞬息而近,虽是在空间禁制力有效牵引至他处,所颤动而来震动中,依旧有瞬间撕裂威势波及,于当空各处肆虐掠刮。

  也就是讲,此时虚空内贯穿遍及能量,均可危及他自身安全,即使有着诸般手段护持,在天道所演化直接能量面前,刘君怀存在只是一个蹒跚婴儿而已。

  索性能量交织中尚有缝隙存在,虽然在天地禁制之下,刘君怀镜像世界探识力,仅可保证不足十里查知范围,但极深天地法则感知,使得他能够于如此范围内,将各式能量流转诡异,清晰展现在面前。

  此时虚空中那阵阵轰隆之声依然不绝余耳,让刘君怀心中感知依旧如履薄冰,却是更充满期待之意。

  此等局势相比他之前最失望猜测要好上许多,至少不用顾忌憾荡天威直接危及,也不见那方虚空内有看护生灵施以干涉。

  或许那名或几名半圣刻画如此空间禁制,并不认为有人可应对此间浩如烟海暴戾恣睢,何况赫斯之威下面,仅是威势波及,便具有瞬间撕裂空间之力。

  刘君怀心翼翼释放出空间领域,任之中空间之力频频试探虚空里同类力量。

  在刚刚探出一霎那,巨大威压如同天威一般,向着探出之力压将过来,片刻令刘君怀心神皆有一种窒滞感觉。

  但也在须臾之间,两种空间之力便试图在交峙融汇,那等威压当即停滞不前,虽不曾完全撤去,却也鼓荡出结交般柔顺之气。

  若想自此间空际自由穿行,他自身所具有世界之力,远远对虚空里能量造不成多大波动,借用体内空间之力,也为最下乘之法。

  上乘方法只有先行融汇掌控虚空空间之力,之后再借以自身空间之力作为真种,来尽量转移外面世界天道力量感知,从而令其流经轨迹产生细微变化。

  此等方式就如同此间空间禁制刻画,真种于自身所见,真实不虚,若以自身空间之力替代体内能量施出,再有先天真一之气,与刘君怀所感知道蕴添加其中,一身神气尽由此生。

  那等神气返于先天之根本,加持于真种种子藏有一丝道性,是修炼者一身修道之根基。

  修炼之人具有一切发展可能,而这种发展可能来源,是因为它具备这一切发展可能基础条件,而这个基础条件所蕴含道理,就被称为真种。

  照理讲,仅有无限接近于半圣之体,才可有真种种子凝结出来,皆因修炼者修行到这一步,好似从头轮转,舍死入生,肉身之用,已是走到了尽头,要再往下去,就要解开桎梏,蜕去凡身。

  然而人身乃是渡世之舟筏,若是去旧,便是杀己,故而需在去死入生,阴阳不动之际,使得精气神抱合为一,于其中提炼出先天真一之气,由此牵住生阳不灭。

  而此等蜕去凡身之根基,便是体内天地之胎塑造在先,天地之胎亦谓元胎,乃是一元伊始之意。

  所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修道人那根果,便是那一之所指,即自元胎之中得出,将之寻到,便立可自那原先界空之中超脱出来,自成一天地,随时随地破空飞去,不再受天道气息所枷锢。

  这先天真一之气乃是开脱之根本,神出之依凭,无有任何宝药珍丹可比,但其不可受得身外之气沾染,故需将之载入自身洞天之内,渡下真种,就可塑造出天地之胎。

  而刘君怀因为太素神泉,源源不断再生先天真一之气,天地之胎早早塑造成功,真种凝结也早有得成。

  今日里,他仅仅是将真种中气息,换做单纯空间之力,只为着无尽与天道气息有所感和。

  天地之胎与先天真一之气,皆为未来证道之根底,一切俱从此往,一切也俱从此出。

  如此等级真种气息,虽然自化一界,精纯程度另有极致,与天道气机并不可瞬间相融,但却属几与天道气息齐头并进之物,自然不会被天道气机所刻意排斥。

  有此等真中气息护持空间之力,自然更易被天道与此间空间之力认可。

  待体内神元之力再储圆满,空间之力探出之处,即有刘君怀空间领域随之闪入,此过程仅令虚空波动一丝涟漪泛起,对于他展形之势恍若未知。

  瞬间虚空中涟漪消散,刘君怀已是位移至另一处所在,镜像世界尽数启动,细细捕捉虚空内每一线裂纹与能量交织缝隙。

  那仿佛黑洞般黑暗天域,一个个可怕虚空乱流漩涡处处悬立,乱流漩涡未及之处,也有虚空风暴撕扯着一切。

  一望无际浩远星际,满溢着毁灭与重生一瞬间释放恐怖光河,密织空间之力交贯出数不尽蛮荒韵纹,泛延起漫天迷蒙光线,可怕能量威压或隐匿或流光,,散发着苍黄蹉跎气息。

  厚重空间法则所鼓胀出无穷压迫之力,被玄妙法则与道蕴波动其间,束缚之力中玄妙威严蕴意,与罡锋般犀利锐气两相呼应,将虚空里一切能量波及束缚至迟缓,切割为寸断。

  刘君怀所施出真中气息挟裹下之空间之力,镌刻有晦涩印记图案,渐渐与四方天地气息交汇在一起,渐趋震荡起道道强横气息,向着某一玄奥纹路急速涌动。

  此类玄奥纹路即为那处空间禁制纹理显现,丝丝纹路里凌厉劲气与淡薄威压隐现,透发着一股浑实凝重气息,闪耀着刺目无色光华。

  只是那等刺目光华,与漫天遍野纷扰繁杂各色光线较之,明显处于最低等级闪亮,且空中不断破空烁目银色光芒风暴,方为此间空际主流能量拥簇,自黑暗深处席卷反复,犹如拥有灵性一般,挟带无尽嗡鸣之音,犹如利刃一般切割贯穿一切。

  也唯有尽可能与虚空空间之力融汇其中,才可将禁制内丝丝纹路探明,由此寻找出与天道衍生之力交汇之地。

  便是纹路中刺目无色光华再是显极,也尽数湮没在各色漫天铺展迷离光线里,即使镜像世界这般可洞悉毫微存在,也不能将纹路流势探识出来。

  虚空里,山岳一般厚实威压挺坚,不时有着拇指粗细雷霆之力闪烁游走,四周虚空空间挤压得裂缝遍及伸延,蜿蜒裂缝蔓延。

  刘君怀空间领域,妹妹与虚空缝隙中射出丝丝赤金光线触及,当即有烈日样光芒四射金色在一方天际铺展。

  赤金色光线看似纤细如线,却是顷刻将四周空间一切流动物质凝滞,强大威压从裂缝中透出来,红光流转中,呲呲瘆人破裂声继续向四下蔓延。

  好在空间领域已与此间空际空间之力气息融合,那虚空撕裂开黑洞汩汩吞吐强悍吸力,却是往往被空间领域气息所欺瞒。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