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飞升神界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飞升神界

  刘君怀隐约觉察出,那一股将他硬生生拉扯出新生世界力量,便是来自于天道意念中天意所垂衍。

  一方世界生变便是有违天道原本意志,因他而再次恢复自然流转势态,即为那等天意垂衍所赠与。

  刘君怀此时想来有自心内生出无尽骇然,他那新生世界,本以为可遮掩天道气息,却是在那一瞬间被强行吸附出来,真正天道意志,果然浩荡凛然无上,令他对其认知,瞬间有无力感自心头泛起生得。

  此时整片天际重新被被血气、死气渲染为惶惶阴森一片,瑟风阴冷嚎叫贯穿,仿佛要吞噬一切黑暗,纠缠着风势布满,亘古苍凉气息浓郁,汹涌浩荡禁锢之力更是遍布四方。

  这一刻空间内禁制已对他毫无效果,他探识力扫过通道尽头,那一处连接神界入口清晰显现。

  此处称之为通道甚为勉强,实质为一方隐秘虚空空间,无形隐匿于无边空寂里,却是天道倾覆能量冲刷出来一角偏隅,乃是虚空里各式能量交杂急迫而成。

  诸般横集能量紊乱,由此形成相互间奇异遏抑势态,就此交集出此间一道巨大空间裂缝。

  他不知何人竟是能够自浩淼虚空中寻得出来,且刚好望得见天道飞升接引之力威势流经。

  依照此势精巧布置一道空间气流流势屏障,进而直接影响到仙界飞升路线,这般高绝空间法则运用方式,令他心内也不禁赞叹。

  只是此人这等处心积虑之举,却是最终惠及刘君怀个人,从此此处连接仙神两界隐秘通道,只会独属于他一人所有。

  即使那人仍能再次来至空间入口,却也在不能自由出入,刘君怀自身时空感悟,已尽数将此地时空法则完全融合。

  仅将此间经维度施以穿越时空转换,便会令之前空间气息完全遮掩,再有天道飞升接引感知一缕添加,除非圣人莅临,方可望穿此间法则走向。

  而且刘君怀此时已为神将中期境界,真实战力怕是可神皇初中期。

  依照原本计划他需要自出口瞬间逃离,但根据安邦仙帝所言,不会有神皇层面能够参与至设伏行动中。

  刘君怀便生出将敌迹一网打尽念想,只要外面设伏人数足可应付,他需要铲除一空后,就此将那处入口形态做些改变。

  毕竟那个位置属于暗中势力所打造,即便是从此不得而入,刻意制造些破坏,或就地埋设陷阱,也是个巨大麻烦。

  此时距离商议好进入神界,尚有十二个时辰,境界稳固在耗费数个时辰完成,刘君怀便细细于整个空间尽数游走一遍。

  他自身所具有繁琐法则奥义理解,与之前空间禁制法阵感悟虽有巨大幅度接近,但之间仍有一段差距。

  便是那等时空法则理解,也不能尽数将此间晦暗秘密探知,于刘君怀来讲,自然同样具有更甚不堪。

  好在有天道意志某种感知能力认可,由其来刻意引导,刘君怀却是对这处时空走廊渐渐有了更深认知。

  又因他本身为五灵根之体,行使万象之道,对于诸番天象显化尤为敏感,极深法则理会后天地之力借助,在天道意志气息默许情形下,此处空间各属性能量流势,皆被他于数个时辰里能自如挥斥。

  在他身形闪入那处入口位置,他身后空间法则运转走向,意识产生巨变,再也寻不出之前半点轨迹。

  就地打坐不过半晌,那十二个时辰时限已到,将入口封印悄然破除置换,刘君怀身影已是瞬间出现在一处山谷秘地。

  探识力扫过周边,果见数名神级仙人聚拢商及着什么,虽是几息后便是惊觉有人迹来至,说不得纷纷做出阻拦举动。

  只可惜,几名神兵中后期,实在是抵不过刘君怀实力倾轧,弑神枪刺骨冰寒锐利杀意乍现,已是贯透其中二人身体。

  在他人还在惊愕呆滞当中,弑神枪不及拔出,刘君怀反手便是掌风拂过,庞大气浪狂卷令二人身躯跌向半空。

  刘君怀瞬间来之那二人身后,金色锋芒吐露,锋锐意志领域锋芒已然再次洞穿而至。

  枪芒回拉之势,于空中飞掠起一道光芒璀璨如金辉闪耀,顺带着绞杀四具欲将逃离元婴。

  剩余一名神兵后期,挥动兵戈之气奔泻而来,浩荡锐气犹如一堵巨山压迫。

  却是刘君怀斜拉过浩瀚无匹锋芒锐意幅射展开,恐怖之极锋芒锐气,像是井喷一般蔓延在其内,掠起恐怖金虹,夹裹着呼啸凄厉风鸣,幻化出万千道锋芒,顷刻间铺天盖地而落。

  仿佛极度压缩空气瞬间激发,无匹能量荡漾出恐怖杀戮气息延绵不绝,那人骇见锐意符文凝实其间,缭绕出撕天裂地可怕力量,化作金光闪烁惊人空间波动。

  凝若实质般光芒犹如剑光锋凛,纵横交错间突兀迸射九天电芒裂开虚空临至,哧哧吞噬声响,挟崩山裂地气芒豁然穿透。

  那人眼眸堪堪因恐惧闪烁出无助骇然神色,爆裂气浪锋芒瞬间席卷,翻转起蓬蓬血气,眨眼间消弭在空旷山野。

  这一番举动仅发生在几息之中,山谷垭口处两名神将中后期才有神念探过来。

  气浪余旋上在半空中飞转着血意烟尘,二人忽觉身后已是气流骤然沸腾,涌动里迸发出来一股无与伦比凝实锐气爆射。

  骇人气息流转,锐气意念本源其中延伸,金属光泽流转出铿锵争鸣响彻,颤动出惊天贯响,金光锋芒气息更好似潮水涌动,疯狂席卷。

  二人不及惊骇便是暴退飞掠,怎奈得恐怖之极锋芒锐气像是井喷一般,几息间蔓延在方圆数百丈之内,随一阵剧烈颤动,幻绽出万千道锋芒瞬间爆裂而开,恐怖金虹之势化作无尽庞然金光锋芒,暴躁咆哮崩弹。

  立时狂风肆虐起锋芒巨浪遮天蔽日,恐怖天地死气也在被吞噬当中,吱嘎嘎切割得虚空空间,发出一阵阵怪异声音。

  实质锐意凝结高深莫测锋芒意境气息,扑簌簌连为一整片,如沉若重山威压覆盖,竟是令二人周身神元运转瞬间迟滞。

  氤氲般厚重锋芒意境气息如乌云翻滚,剧烈涌动蓬蓬金光波动倾轧而下,烁烁生发寒光森森扑闪飞掠,四面八方爆发迸射,未有一丝缝隙留存。

  血光迸现连连,密织毁灭气息之下瞬息幻灭,刺耳尖锐声响带动浩瀚能量涌动,汹涌凶芒戾气穿出数声清脆刺耳骨裂之音,那两人身体呼啸着跌落向尘埃,前胸、脖颈寸寸断裂,鲜血狂喷中,刺目艳红抛起两道凄艳弧线。

  其中一人乍一身形落地,颈部倏然断裂,头颅吐噜噜滚落十几丈开外,一条细长血线于地面身颅之间横亘,如泼墨挥散,血意气势霎时耀目惊骇。

  另一人面上目眦尽裂之色尚未完全绽开,虚空里一道虚流幻影,挟带着几线金色细碎罡芒倏地出现在身前。

  扑哧一声光影闪过,威压桎梏已是将其身形禁锢,他四肢关节方到此时才有细缕血线滑落。

  丹田处紧跟着一股巨力挥至,随着丹田如击败革般破碎声音传起,此人神情已是萎靡不堪。

  扬手将此人身体收起不见,刘君怀身形急速前窜,不待身迹虚影带起数尺长短,他身形已是出现在数里之外,

  旋即诡秘至极在几人身后出现,手中归一衍剑霎那间迸射出无数金色细碎罡芒,在虚空里朵朵绽开,借着细碎罡芒与能量碰撞爆发出剑芒四溅中游走如风,身形疾如闪电。

  剑道杀伐冰冷寒意,使得那一方空间变得极其可怕,四处游走剑意流光,却是不让一人心生逃脱之意。

  剑光流转未做丝毫停顿生疏,随体内内神元犹若浩瀚江海奔腾不息,心剑合一状态之下,恍如突破天地桎梏一般骤然凌厉剑势,突兀不着轨迹,凄厉不沾血癣。

  刘君怀凌厉眸子在这一刹那瞬息清澈,闪烁着前所未有明亮,好似要看穿万物一般洞悉四方,随心意境之中破灭万象气息从身上弥散而出。

  剑势流光回转起嚣绝杀戮流转,仿佛周身化作无边地狱,阴森修罗气息倏然显现在剑光所指各处。

  毁灭剑光所到之处,一招一式宛如融入这片天地一般,紧接着便有道道细碎贯通孔洞显现,半息后砰然炸开,所触及身躯已成一片枯黄粉末。

  那一方区域已被恐怖浩瀚气息填满,身影在虚空里消失不见,竟不见一丝血光崩现,只留得漫天飞舞枯黄粉灰,与残余恐怖飘荡空悬。

  这一情形,却尽在不远处半空里匿身安邦仙帝三人眼内显现,不待他三人眼神中惊骇之意流转,却是闻听得刘君怀传音已至:

  “三十里与百里外还有十数名藏身之人,这些设伏者呈阶梯式隐藏,相烦三位大人前往加以监控,若未有人欲行离开,却是不要轻易出手。我需要百息时间,将此间出入口封印,稍后与您老几位汇合!”

  言罢,刘君怀身形突兀出现在那处山谷狭小空间,心神沉浸,瞬间有悍然能量升腾向天,继而反转,突然化做无数光影迅疾流闪。

  矫如龙翔法则之力顷刻间铺展,掀起无匹道蕴字符如滔天之势覆压倾盖,无上法则蕴意当空席卷,瞬间令周围虚空气流都产生冻结之感。

  一股浩瀚波动随之扩散而出,延伸出道道七色光芒交织如网,仿佛是天罗地网一般,笼罩向这片空际。

  虚空里道道细碎缝隙徒显即逝,爆发出霎那间空间乱流拥簇,神光涌动中消散,旋即一片堙灭痕迹气势舒缓铺展。

  那一处曾经入口就此消弭不见,只余得半壁山崖遥立,四周围尽显千峰万壑间一处极为苍翠浓密之地,断山形态山巅于高处迥现,和着山脚下无尽低矮灌木、爬藤类植物沿山势铺延。

  刘君怀身后所击杀两处设伏神人处,均有道道禁制当空铺展,与阶梯式隐藏各处间,也均有数道阵法设置出声息禁制铺展,刘君怀丝毫不忌讳之前举措为他人所探知。

  随手将各处厮杀痕迹抹去,刘君怀在现身已在安邦神皇三人身旁,将几人引至更远隐秘之地,众人才降下身形。

  刘君怀道:“那些设伏之人便留得他们一时,如此一来,只会更加剧此间所发生一切诡异之处,愈加令敌方势力摸不着头脑。”

  安邦仙帝点头笑道:“仅是十几名神兵中后期而已,留滞他们于此地多些时日,也恰好隐藏我等之人何时临及,哪一刻离去!只是你小子仅是数日不见,却是已修至神将中期,令我等三人可是惊掉大牙!”

  刘君怀微微笑道:“于通道间,彻底修复后幸运迎来犹如五色祥云般天意垂降,也是意料之外中事!”

  承泽神皇同样神情变幻奇快,但好歹记得此刻乃非闲聊之际,他开口道:“君怀,在你修复通道之前两日,我等三人已是招引来飞升祥云普降。前一日我等便自那处飞升之地赶来,其间有两名神皇初期曾经出没。

  “通道修复十二个时辰后,黎明神皇也是自另一地成功飞升,正如我们之前预测,此间两名神皇初期也在接到传讯后赶往那一地。仅是半柱香时间,你便即显现出来,却是未想到你不曾及时离开,反而大开杀戒,此是为何?”

  刘君怀笑道:“此间通道已为我所控制,在行将其行迹显现,若被人行加破坏,可是硬生生夺走一条,可自如往来仙神两界秘密通道!通道空间已有另外禁制布置,外人一时不能再行进入其中,我斩杀那些人,只为了将此间入口另行遮掩!”

  茂彦神皇呵呵乐道:“果然是意外所得!那一处通道通达天残岛,的确不应该轻易放弃!只是此等通道建立之人,其修为造诣定然与半圣层面无限接近,你所布置入口禁制,如何能躲得过此等人士探寻?”

  刘君怀回道;“我已与通道内天道飞升接引之力建立气脉相连,此处禁制乃是借用那等天地之力而铸就,便是半圣之体,其时空法则感知,也不能动及如同天地伟力般巨撼威势。”

  安邦神皇惊异道:“想是如此收获,便是得自于天意垂降后融汇感知?你小子果然气运可通天达地,即使仅为天道一缕意念融合,与你今后更全面感悟天地,自会徒增莫大几率!”

  此时刘君怀两目中神色忽转,言道:“千万里外正有数名神皇后期以上人士赶至,我等就此别过,依照之前布置再行联系便是了!”

  四人埋头商议片刻,便自分作两个方向遁空不见。

  刘君怀所趋方向,便是第三神域之天罡殿,此等神界颇具声势势力,且一向与神界最大势力玄羽旗有紧密联系,在五个神域中名号甚响。

  天罡殿实乃天神天罡传承势力,无论是神界各大势力需要斋醮作法,或是降妖伏魔重大举动,均便是常召请他们下凡驱鬼,天罡传承能够召唤神佑,以及吉凶祸福对所行之事加以正确指引!

  势力内所奉行北斗七星神通法衍,便是无所不包存在,只是其中一部罡气神煞之术,那便是可沟通天地,研究命理,推论运气之至高术法。

  另因其对于宇宙星象所研甚深,秘传宇宙星象图,更是天地间唯一与诸般星象有所连通之法,对于入圣后的遨游星际有巨大辅助作用。

  天罡殿一方势力有多位圣祖证道成圣,因此天罡殿所修相关,为半圣境地者争相修习之必须,因而此方势力对于神界半圣境地者大多接触频繁。

  能够与入圣相关联存在,定然是仙神两界至高无上般存在,得以对北斗七星神通法衍、宇宙星象图有所修研者,对于入圣后帮助极大,诸般法术等级之高,已是不用言语便可知会。

  因而它自身实力,也颇得神界各方势力另眼相待,刘君怀此行前往,即因天罡殿大殿主立人天师早有招引之意,他此时算是半个天罡殿门人。

  即便是未有立人天师早有属意与他,刘君怀也会借由卫道者势力,与之建立起联系,想必这位大殿主升起招揽之意,与卫道者势力间也早有交流。

  此等神奇势力存在,在他想来,其实力也必不会是那般门人广众所在,其盛名浩大之因,只会是两种堪称神术般存在,以及门下众多至强者存在原因。

  实际情形也的确如此,天罡殿上下门人弟子不过数千人,却最低修为亦为神将之上,且门中有十几名半圣者存在,像是立人天师等几位殿主,也仅是摆在表面强大实力者,他们身后另有更神秘人物存在。

  单是立人天师其人身份便充斥着神秘感,他那等天师称谓,并非神界各个势力通用称呼,反而是卫道者、守望者势力中明确身份划分称谓。

  卫道者具体划分为监院,知客,先生,真人,宗师,天师。

  向笛先生之先生一号由来,仅等同于仙神两界普通势力中堂主一职,真人、宗师、天师,便等同于圣光社中长老,统领,太上长老。

  便是此等势力中处于绝高地位之太上长老,再有就是传说中历代掌管天下道教事务之总署层面,才能有天师一名获得,天罡殿大殿主立人天师有此称谓,实在是神秘非常。

  刘君怀也曾经就此问题相询过心水仙帝,也就是那具心水神皇分身,他也是遮遮掩掩不肯明言。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