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各有手段非凡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各有手段非凡

  便是因为此点,他对于此事刻意留心,却是因为一事对心水仙帝更结疑惑良多。

  皆因他那位来自神界之六师叔承允神皇,按照心水仙帝所言,承允生性驽钝于与人交识,一心痴迷于师门法术修研,如痴如醉到丢魂失魄状态,以致到得,茶不思,饭不想着魔状态。

  承允神皇那时已将境界压制到半神层面,才可自如身入天残岛,而不为天道威压所压制。

  正是因为此点,他所带来北斗七星神通法衍之天杀阳精真土诀,眼神精光频闪状态才给刘君怀颇深印象。

  当时刘君怀心底里暗赞此人心境果然纯良,眼神中火热一片,却是无丝毫惶恐与委唯,心态重回平淡如水,两眸再也不向天杀阳精真土诀望去。

  而日后某一日刘君怀忽然警觉到,北斗七星神通法衍共有三十六星宿之别,也就是三十六道神通衍化存在,即使天罡殿大殿主,也不过身居其中三道神通衍化。

  天杀阳精真土诀,既为天罡殿非十三大核心前辈之外不能参悟之物,承允神皇此人当时反应的确尚属正常反应,但有此却是令刘君怀猜疑,那位天罡殿现任大殿主和泽神帝此举真实寓意。

  更因后来神界前往仙界之人,均讲出天罡殿大殿主实为立人天师,便是两人间境界便是有天壤之别。

  他首次听闻立人天师其人,乃是来自于向笛先生,他那时口称立人天师为卫道者中绝高身份者之一,亦为他本人师伯存在。

  而安邦与茂彦二人,皆为真身抵达仙界,却是又声言立人天师为天罡殿大殿主身份,那是刘君怀便表露过心中疑问,向笛先生只是垂笑不已。

  日后立人天师与天罡殿愈加联系在一起,旁人未曾明言,他也不好就此事纠缠不绝。

  这就是刘君怀认为,立人天师其人身份充斥着神秘感原因所在,但却因此对承允神皇心生疑虑。

  因为后来回想起此事,那时心水仙帝对于天罡殿现任大殿主和泽神帝之名谓,显然是忌讳颇深,此点却是在承允神皇身上不曾见到。

  以心水仙帝刻意提醒他六师兄生性驽钝一事,刘君怀才未将此问题向那位承允神皇提及。

  但在那处地底剑阁收取时候,向笛先生、安邦与茂彦三人,对于天罡殿现任大殿主相关谈及,皆口称立人天师称谓。

  相对于此三人,要比之前天罡殿承允神皇,亦或是神皇分身心水仙帝更要值得信任。

  仅自两方势力间不同之处,卫道者势力千挑万选之人,相比神界门派势力中人更有可信赖秉持。

  况且十几年来,刘君怀几乎与卫道者势力中人形影不离,在他心目中,心水仙帝与承允神皇便存在着颇多不确定性。

  和泽神帝与半圣层面立人天师之间,有着巨大境界差异不讲,以神帝修为层面堪为天罡殿一殿之主,显然颇有不合之处,他可是听闻天罡殿其他殿主中,不乏半圣存在。

  他一度以为,心水仙帝口中所言大殿主和泽神帝身份,仅为立人天师另一种身份刻意伪装,但明眼人一眼便可望出,神帝境界不可能胜任大殿主一职。

  如此巨大漏洞出现,对于未曾亲临神界之刘君怀相当困惑,问及此事却是旁人皆是左顾而言他,往往不欲明言。

  此等心内巨大困惑,渐渐令他由想此番明显漏洞,与那位承允神皇有何直接牵绊。

  因此,联想至此,刘君怀某一日心内不由惊骇出一身冷意,他已开始怀疑,莫非是大殿主指令承允神皇,亲携天杀阳精真土诀送至天残岛,是否有试探此人之意?

  断因心水仙帝刻意提醒,三十六道神通衍化存在,何人修习均有异常严格限定,天罡殿非十三大核心前辈之外不能参悟之物,如此大方交友他手,此间必有蹊跷。

  后来想来,那时心水仙帝言外之意,已是相当明显,他便是在暗嘱刘君怀,那部神通提早交由刘君怀之手,显然有巨甚不合常规之处。

  再联想心水仙帝那是神皇分身状态,与承允神皇以真身出现之间必有某种暗示。

  此间诸般隐晦刘君怀虽不甚明知,但显然天罡殿不顾忌刘君怀当即修习,毕竟子平仙帝曾一旁明言,未及神皇境地,现下也无法将其真正参悟透彻。

  表面看来此事,为天罡殿尽早拉拢他这位天之骄子行举,但因此而涉及到天罡殿至宝,这里面所牵扯就有些意味深长了。

  以承允神皇言称,实乃大殿主卦象掐念出刘君怀命理气运中,颇多隐微不显﹑委婉精深之处,才有此意生得。

  但刘君怀却是深知,卫道者势力早已因他之事与天罡殿、玄羽旗有过密切接触,照理讲作为大殿主门下弟子之承允神皇,若是果然受大殿主所器重,定然会有所言及。

  或许是因为承允神皇生性对人情世故不甚晓悟变通,颇有些拘泥迂腐执念,为人处世守旧固执,不知变通,颇多隐秘涉及不能相授,但如此堪称天罡殿至宝神通秘典交由他手来转交,却又因何?

  唯一给刘君怀心内猜疑结出推断,便是那位大殿主在刻意试探此位承允神皇。

  或许此人性情表象仅为掩饰,天罡殿相关早有疑虑,却始终不得证据,由此而生出此等暗中探试之举。

  若是果真如此,那一部天杀阳精真土诀,必然不会为真正秘籍善本,绝非那等经过严格校勘、无讹文脱字之真正神通衍化。

  但如此一来,却是将刘君怀展现在此人面前,虽然他未达神皇境地,尚不会就此修研此等假冒之物,不会因此而误入修行歧途。

  天罡殿此举却是具有明显利用他之嫌,刘君怀心内甚至怀疑,天残岛玄羽旗一直授意他不以真实面目露面,且只可使用万象之名,便是早得上峰刻意指令。

  这样看来,相关势力显然此计蓄谋已久,怕是在向笛先生那具分身临至仙界之前便有谋划,此等缜密算计,令刘君怀由想与此,不禁心生遍体寒意。

  不过他并不认为此等举措,那些势力有何不妥之处。

  自身所具无论是天命之格,亦或是应劫者身份,均寓意着自己便是那种冲锋陷阵之人。

  他有被人当做枪手使用觉悟,并不会因为此事而心生不愉之感。

  况且他所认为向笛先生等等略知内中详情之人,并未刻意掩饰此种可能性,未将其中玄机明言相告,更深目的便是在开掘他心神深处更底处智慧。

  而那些漏洞存在,只为暗中提醒他多加留意,毕竟此等庞大计划构建完成,不会有如此巨大纰漏遗留。

  除开卫道者势力中人,也只有他一人仅知,天罡殿大殿主之名有两种不同存在,或许和泽神帝虚构出来,仅仅是在针对他一人而已。

  像是卫道者、守望者中人,与他面前并不忌讳天罡殿大殿主天师称谓,由此令刘君怀心生天师猜测也就顺理成章了。

  如此脑海中联想无限,刘君怀空中瞬移却一刻未曾停滞。

  神界各神域间距离,足有十几亿之遥,自飞升第五神域,抵至第三神域至少会有几十亿里遥远。

  神界自然有传送阵存在,但因他身份需要遮掩问题,也不适于公然乘坐。

  刘君怀私下里也有心亲探神界中一切,此等只身前往之举,也契合他心中念想。

  不过在他身形堪堪行得数亿里之后,便是遥知前方必经之空际,已有数人隐匿,所依仗隐身阵法,赫然为八级仙阵纹理。

  此等暗中势力半途截杀之举,当然已在卫道者所制定计划涵括当中。

  依照早前约定,命令他不得擅自参与至这般战斗之内,却有计划迅速传讯出去,自有他人前来干预此事。

  刘君怀即使身入神界,更多诱饵作用还是需要他亲力亲为,于此等方式他早已习惯,使将起来自是娴熟无比。

  在隐身某一地,将传讯传递出去,刘君怀等待之余,心内也是在暗自揣测,卫道者与玄羽旗所拟定计划所堪称庞然细密,却也忽略掉他恐怖进阶幅度。

  怕是没有人想到,仅仅踏足神界伊始,刘君怀一身修为已达神将中期境界。

  这千万里之外隐匿埋伏者,居高者不过神皇初期,以他真实战斗力,于伺机缠斗不作正面直接冲突形势下,将那处七名隐身之人逐一斩杀并不困难。

  他有些后悔过早暴露自己境界实力,虽然在安邦神皇三人面前,尚不足为虑。

  但神界乃处处杀机隐藏之地,绝高实力之人遍布他一无所知,或许隐藏实力为他唯一自保手段。

  便如他手中现今所持有皇斩令,即是神界中任何人所不知存在之物,有此令在手,可自行前往天罡殿正式接受招引入殿。

  这也是他预防自己不再有诸般人等相护,自行于神界觅得一线生机底牌。

  不过在半柱香之后,黎明神皇身影已是出现在三千万里之外。

  进阶神将后,刘君怀探识力已达两亿七千万里之遥,黎明神皇突兀出现在三千万里外,显然他回到神界后行迹另有安排,应该已是处于严密隐身状态。

  他倏然于某一地徒显身形,明显是与刘君怀行程相类似,他每一次出现,均在缜密计划当中。

  此等看似意外遭遇空中拦截,实际上早在计划当中,由黎明神皇替代刘君怀引开一路追杀,便是在此次战斗后就此明晰。

  此后他二人之间路程就此分隔相反两线,黎明神皇替代他成为诱饵,自身处境相对要比刘君怀危险许多。

  在黎明神皇飞经刘君怀藏身之地不足百万里处,他向那处方位默默撇过一眼,嘴角所泛起一抹笑意,分明便是在恭贺刘君怀此时进阶修为。

  刘君怀向他投去一线挂怀之念,黎明神皇眼眸中掠过一缕坚定,转瞬便是飞驶而去。

  百息之后,黎明神皇所佯作亡命奔逃之势,便是出现在他探识之中,那处八级空中禁制也在瞬间收起,七道身影如电疾往,将那一方空域气流流转,均引起一阵剧烈紊乱。

  一追一逃,转瞬便是千万里之外,黎明神皇瞬移感知也有颇多理会,虽与刘君怀尚有巨甚不如,但他真实境界乃是神皇后期,对身后所坠身影还是具有巨大优势。

  便是在黎明神皇刻意伪装之下,几人身影且行且远,但也有足足一个时辰时间,才是消失在刘君怀探识当中。

  刘君怀继续隐身不现,他探识出虚空更深处仍旧有神人存在,虽仅仅只有一人,却是位神皇后期之人。

  那人所存身禁制,显然为一件高品阶神器笼及,却是在刘君怀修为感知大进后无从遁形。

  心下暗笑之余,刘君怀也心生警惕,他刚刚踏足神界,便经历数番设伏禁制存在。

  而且此种安排层次相当分明,显是对于仙界来人甚为看重,甚至之前黎明神皇公然现身后,那名神皇后期依旧严恪职守,所奉行策略不比自己一方计划松散。

  看来暗中势力已然推测出各种形式出现,黎明神皇这般举措,说不得早在敌方应对方案中。

  刘君怀却是已无耐心与此人在此地对恃,他有多番手段遮掩自身气息,便是神帝在此暗中窥与,他也有信心轻松瞒过。

  不过这不代表刘君怀心生轻念,索性一次瞬移便到得亿里之外,虽然此等距离穿越,对自身神元消耗极大。

  回往那处禁制所在,依旧见那人俨然一副严阵以待神情,刘君怀嘴角撇过一抹笑意,随展身进入小世界内恢复体力。

  此处新世界诞生,他打算称其为万象大陆,不仅因为他修行此道,关键在于相比之前松印小世界发展势态,此时这一方单独存在一隅,天地自然中万象寓意之相另有繁生。

  显然此方属于他个人新世界存在,与他自身气息紧密相连,万象大陆之名倒也贴切。

  松印小世界之名他也不想就此摒弃,个人感情是一方面,此等独立于万象大陆气息之外存在,有个名称也好单独表示。

  刘君怀的万象楼也置于此地,便是为了老管家能够自如进出,他与练乐人、封朋兴三人,为仅有跟随而来之人,此时见到刘君怀到来,也是迅速来到。

  上一次进入其间,刘君怀并未有时间与他们三人见面,此时他们自然有一肚子疑问着急询问。

  在闻知具体详情后,老管家叹谓道:“果然与我心內猜测类同!不过楼主此时境界已达哪一层面?”

  他不能不如此感叹,之前在刘君怀得到万象楼之前,仅仅为略强过凡人之体武者层面,他虽一身修为封印,修为感知却是存在,他见证刘君怀每一步成长历程。

  几十年过去,此时刘君怀身上气息,已具有万象楼真正主人身上那种玄奥深邃韵味,他此时和等境界,已非自己所能感知出来。

  得知神将中期实际境界,封朋兴已是惊声出口,倒是练乐人面上表情,要比老管家还要淡然:

  “君怀乃是将来最终入圣存在,他有何等进阶均不在我意料之外!只是眼下松印小世界已身属异地,反倒是令我惊异非常!”

  老管家笑道:“那一枚星核本源存在我早已知晓,星球诞生之日便即存在之物,乃是凝聚亿万年能量结晶,为所在星球本源核心,这般为他所融合,才是我惊异之处。

  “毕竟每一个纪元中都有星球破碎,破碎之后并非终点,只要本源还在,就有可能诞生一个崭新星球。但此件星核本源仅为九颗星核本源中一枚,就此诞生新生世界,会不会对未来九颗星核本源集齐之日是否有影响?”

  望到练乐人二人眼神中愈加惊骇神情,老管家接着道:“九颗星核本源集齐,即有未来掌控宇宙本源之力之时,也是掌控整个宇宙能力所在。由此便可以操控宇宙能量,并且使用为未来世代生命储备力量。

  “可以运用这一能力产生巨大破坏力,通过折叠时空能量,创造出一个类似黑洞般门径,方可任意地穿越空间或是时间。九颗星核本源可直接吸收能源,也能自敌人那里吸收能量与生命能源。

  “依此作为所有精神能量链接点,从此具备全宇宙范围心灵能力,包括心灵感应与心念传送,可随心所欲控制命理与天道间契合程度,像是应劫者抑或天命有所垂衍之人确定,甚至更高待遇,也仅在一念之间。”

  二人此时表情早已呆滞,面上神经似乎均已僵化,赫然一副惊遇鬼神般骇极模样。

  刘君怀笑道:“莫要听老人家这等骇人听闻之语,毕竟此乃传说中最为玄奇猜念,或许另八枚星核本源存在也不尽切实!”

  老管家不置可否地笑笑,“无论怎样,即有九枚之数传将出来,便意味着存在有无限可能!当然此等念想与现实无关,我等大可不必纠结与此事,且与心境颇有影甚之患。

  “不过即使不能集齐九颗,一颗星核本源炼化,有着能量结晶孕育出来,宇宙力量精华不断改造自身与力量,楼主将会变得越来越强横却是必然,已是属于属于精神异能一类威势加持!

  “等到心神、力量与所在星球等同,继而融合,才会变成一颗真正意义星球,才能完全借助这个星球力量借喻己身!”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