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天罡殿不堪往事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天罡殿不堪往事

  相对而言,立人天师较之恩师更有果决心念,此时他说道:“大恶多从柔处伏,哲士须防绵里之针;深仇常自爱中来,达人宜远刀头之蜜。君怀,你将行之事,最忌盲动冒举,今后做事要勇于脱俗,不可存一矫俗之心;应世要随时,不可起一趋时之念。

  “心性乃端正行事唯一把持,便如道法自然与无为合道之根本至理。我等今后所面对战事,乃是围绕天人之际展开,但是天人之际核心非天为人。而人之问题实质上就是心性问题。

  “须是大火流金而清风穆然,严霜杀物而和气蔼然,阴霾翳空而慧日朗然,洪涛倒海而坻柱屹然,方是新型始终把持之关键所在。宁有求全之毁,不可有过情之誉;宁有无妄之灾,不可有非分之福。

  “天欲祸人,必先以微福骄之;天欲福人,必先以微祸儆之。因此荣与辱共蒂,厌辱何须求荣;生与死同根,贪生不必畏死。我谨以此之数言,即是勉之与你,亦为自省我身,均需牢牢秉记!”

  此等心性之说,刘君怀并不陌生,在心性与天地契合方面,他甚至还要超过任何人。

  但立人天师将此予以这番细致描绘,无论深刻程度,还是单纯道义结合上,却是依旧给刘君怀带来极大感悟。

  他相信立人天师,在旁人面前定然为一副恩礼有加帝王神态,他这般说教隐含话意里,便是凸显出其显耀威凛一丝流露。

  刘君怀自然恭声回应,能得半圣之人淳淳教导已是不易,更何况在卫道者势力中依旧能一力擎天之辈。

  二殿主高岑半圣呵呵笑道:“大殿主之意,即为提醒与你,当以庙堂之量为今后行事把持,气量大度,遇事沉着冷静,镇定自若,临危不乱,处变不惊!”

  相比于前两者,此人性宽和,寡言语,喜怒不形于色,却极善于调节现场气氛,三言两语便将旁人口中庞然信息,转作精湛简语一目了然。

  他知刘君怀首次与众人打交道,如此精巧解读,即为理顺刘君怀心内念想之良言践语。

  尤其立人天师这般天生威仪,虽不至于日角龙庭般帝王贵相张显,语气中自有其不容置疑之凿凿,他生怕刘君怀心生不堪威凛之他念生得。

  他却未料知,刘君怀生性不畏强权,但对于旁人口中善意严词,却是往往能深晓其中精髓,个中深浅自是辨识得清清楚楚。

  刘君怀笑道:“能得三位大人深言以谏,足以表明我刘君怀,在三位前辈眼中已引起足够重视。小子我时刻谨记在心,切切不敢稍有轻忽。”

  三人对于刘君怀这种谨礼回应虽是满意,但对于他此时仍然能够淡定自若更感欣慰。

  但凡成大事者必须经过磨难考验,在磨难中使自己得到不断升华,但在此基础上心性遇事不慌忙,心境开豁,举止悠游自若,方为上佳人中人中骐骥。

  尤其是立人天师,久在卫道者势力中结识到其他位面仙神,所接触到应劫者身份也曾有之,相比旁人,刘君怀心内泰然坚守更是明显,不卑不亢中看淡一切平稳心态。

  此等泊然之感,无关清高,无关谦逊,实乃坚守一份淡然自若,不浮华于世,便如捻一笔舞墨书香,抒一世倾城之情,与日月同辉,与山水相依。

  这种人不会计较一城一池得失;但在于原则性问题上决不让步,且根据刘君怀之前行事可看出,其人做事敢于决断,善于交往与抓住机遇,越是重大事宜面前越能从中取得先机。

  那时候却是再无半点淡然,过硬自制能力与杀伐果断决绝之心表露无余。

  对于天罡殿这种极善于捕捉一线玄机之术专修者,且是数万年修行高绝之人,对于寻常万事万物精髓早已堪破。

  他们均识辨得出来,一个人成功最大障碍不是来自于外界是,而是自身。

  只有控制住自己,才能控制住压力,让压力在你面前屈服。

  一个人除非先控制了自己,否则将无法控制别人。

  成就大业之人,知道自己想要何在,然后采取行动,告诉自己绝对不要放弃,成功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欲成大事者,因目标高远,压力可能会更大。但若欲成大事,就必须能承受这种压力,把压力当成推进此生目标动力。

  修炼之人最出色举措获得,往往是在外于逆境情况下所做出,以变应变,才有出路顺应时势,善于变化,及时调整自己行动方案,这是成大事者适应现实之法。

  他们明显感知刘君怀便是身居上述一切,才可有如此年龄,即拥有如今绝高之修为,且虽一手血腥却不会令心性有分毫沾染。

  即使但凡成大事者,尚有另一番解读,那便是:杀人如麻、挥金如土、爱才如命。

  总结刘君怀以往诸般作为,于这三点更是体现得淋淋尽致。

  至少有几十万人性命毁于他手,却是在他身边聚拢越来越多正义人士,而且对于这些追随之人,他几乎耗尽全部所得,用以扶持他们修为尽速提升。

  联想与此,何泰河两眸里闪过一种琉璃般光芒,继而笑道:“你如此年轻心性,却是拥有着常人中万年道理详知,仅在你沾满血腥双手,不曾给心境带来半点魔性,便是说明你心内秉持早已不输于我等三人。

  “更令我等始料不及之处,却是你现如今神将中期境界显示。修行神速如斯,便是我所知数位圣人存在,也不具备你这等神奇资质。好在你属于我方人士,不然便是我个人,也会生出将你就此扼杀念想。

  “正因为此,与我方敌对势力,却是早有扼杀之念锁定你身,你既身临神界,便会遭受前所未有凶甚险急!况且你目前所行事由,对于他们而言乃针锋相对之举,处心积虑密谋与你乃是必然。

  “接下来你所急需,修为进阶上面依靠你个人努力,其他一切包括神通秘术、修炼资源、人际聚集、传承获取,天罡殿、卫道者、玄羽旗等诸多势力,均会倾尽一切加以扶持。

  “待你修为进阶神皇后期,便是正式面对外界之时,期间会有零星事物需求你亲力亲为,但也尽在我等势力全面衡量计算在先。你个人方面有何提请,也尽管讲出,不要有丝毫忌讳!”

  立人天师接言道:“天罡殿方面,一切神通法衍,皆对你全面开放。天罡殿管辖之内七处宝库你有自如进出唯一权限,这两点特权,便是我等三人也未拥有其一。再者,玄羽旗方面你此时不便于自行接触,日后自有相关人员前来此地与你接洽!”

  刘君怀这时候却是取出那一枚皇斩令,立时惊得何泰河身形随口中惊呼倏然站立,急声问道:“君怀,你是由哪一地获得此等物件?”

  刘君怀将仙界陨体坞所遇之事细细讲起,更是将那部四时观日秘法一同递过。

  三人神情均是大变,其中哀伤之意甚为明显,尤其何泰河更是一脸悲怆,足足沉默良久,他才说道:“君怀,此部四时观日秘法正是天罡殿北斗七星神通法衍三十六星宿神通之一。

  “而你口中所言所遗婴儿便在天罡殿当中,此人名谓丹溪圣人,早在千年前便已证道入圣,实乃我师承一脉师姐!但她从未将此事谈起,其身份仅有我师尊一人尽知,却是在万年前与魔道一战中陨落。

  “而那位婆律半圣准夫人,便是我师尊亲妹妹,她与婆律半圣之间婚约未得,却是他父亲刻意为之!只因婆律半圣之名,其中寓意与自身命理,早就被推演出日后遭遇,但那时婚约已定,婆律半圣准夫人又是一往情深。

  “婆律半圣被告知此种详情,经历数年痛楚折磨,便与师门商议,制造出种种判离天罡殿之举,藉此逃亡仙界!却是不料想,女方不得其解,一心认为因情生隙,就此陷入心魔。

  “那时天罡殿仅知其人出外寻找,从此再无消息,或许当年我师祖深谙此事,却也从未向旁人提及!这部四时观日秘法,也就此遗落,不见其踪影。而且因何所遗婴儿返回天罡殿,却是如此隐秘,想是怕引起婆律半圣一方心生不满之意吧。

  “就因后来师祖推演出,此类孽缘为一种罪恶缘分,这种缘分是要遭受报应,其中因道德感念为偏执所屏蔽,其种子一开始就不该发芽,发芽必受打击,所带来恶果,给自己亦或他人带来巨大痛苦,有缘便即无份,与天意不可违并无实际差异。”

  就此,一番话语讲完,何泰河便是就此深陷无尽沉寂当中,其心内之万端纠结分明,旁人不敢出声相行打扰。

  刘君怀心下也是暗自揣测,他未曾料想,此次他所带来消息,不仅未令天罡殿惊喜,相反好像带来某种不好明言隐秘。

  此等情形实在是出乎他所意料,但也知此乃天罡殿内部历史遗留,却是与他自己未有半点相干。

  只是他心下依旧有些许惶惶不安,若是因此给天罡殿带来极大不安定隐患,实非出自他个人本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