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故作姿态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故作姿态

  随着刘君怀天残岛一行大放异彩,才使得立人天师逐步被广泛认同。燃文小说  g?

  紧接着星象塔内秘密通道被发现,旋即引起卫道者正式启动一系列万全准备。

  分出几人亲下仙界同时,天罡殿、玄羽旗等神界势力也被整体调动起来。

  这厢两界通道被正式修复,各方相关势力巨大谋事引擎也早已运转多时,这时候天罡殿上下已无人胆敢轻看刘君怀。

  今日里此人又是这般汇集数百人举动做出,他本人声望也于这一日间盛极。

  这时候再回想起之前立人天师一番良苦用心,众人愈加钦佩第一殿主运筹帷幄精深之处,蹈机握杼早已成熟在胸。

  而事物发展变化枢键所在,便是此日前来之刘君怀,可见自家掌权人逆知所始能力,已非常人所能悟会。

  就像此刻何泰河相当欣慰面色神情,仅仅二十几年前,他门下大弟子立人,与他一日一夜研讨当今局势,所提出全力刘君怀一事,不为大多人所接受,来劝解他出山倾力相助。

  那是他心下还在不以为然,虽然最终选择给予立人充分信任,实际上内心深处尚余诸多保留。

  没想到接下来便是那枚水晶球出现,便是如此,他也未曾意识到刘君怀其人在其间所起到巨甚作用。

  昨日里自接到两界通道果然被修复消息,便是处于内心亢奋当中,临至传说中神奇小子出现在他面前,更是一通眼花缭乱动作,闪得他几乎两眼昏花。

  直到那两滴神兽精血玉瓶接在手中,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大弟子一番作为,每一步行来均是正确无比。

  作为杖钺一方天罡殿实际掌舵人,立人天师所行所事尽皆计算于心,且遇事掌握戎机方面相当理智,不仅仅是何泰河个人,更多人深知,全面属于立人天师的天罡殿,在他自身飞升之前,再也不可动摇。

  一方势力有一位圣明睿达引领人,乃是最大幸事,尤其在攸关生死大势面前。

  而此位掌权人所在意之事,便是身边有无真正机变如神、神奇莫测大帅之才。

  刘君怀出现,便是立人天师企盼已久理想中人士,今日一见,他自身修为境界低下问题,也就此消失,又怎能不令立人天师心内极为舒爽。

  况且此人极其善于团结一切所能拉拢之人,仅是半日临至,便将近乎整个天罡殿人心聚拢起来。

  因此立人天师再次开口语气里,已是充斥着满腔喜慰:“君怀,还未料到你处理人际关系上面,竟是如此老道!以如此年龄,正如自身修为境界一般,你虑事之周详,往往出人之所料,便是我这位大殿主也堪有不如!”

  刘君怀微笑道:“这也是唯一达成目的最便捷所在!安危与共,毕力同心方为成就如此大事之举,绝非某一人所能擎力所达。大劫当头,暂时抛却一切琐碎事宜,共同承担危难,戮力齐心,芟夷逆丑方可有成!”

  立人天师乐道:“这便是我最感放心之处。眼下你不仅刚刚飞升,天罡殿也是首次临至,却是转眼间便将人心尽数获及,莫不是因为我知你心不会偏执于一隅,否则便是我这位大殿主,也要多猜测一下,你将来是否有取代我之心念!”

  此类玩笑后果可大可小,旁人或许闻听此言,心下说不得即会寒意布身。以刘君怀真正身份看待此事,自然只会当做调侃待之。

  不过通过此言,他依旧清晰感觉出,立人天师对待与他乃是完全张开心扉接纳,口中所言不存在任何忌讳,这也是他最感舒适处事接物方式。

  在场之人皆为存活数万年老妖般人物,立人天师所修之道,与此间更是驾轻就熟,怎会不明晰他这般年纪心内所想。

  他三言两语便是将刘君怀一切心理羁绊解付,由此才可换来一心一意,不辞劳苦。

  刘君怀明知其中精巧,却是对这一切恍若未知,他不在意旁人怎般搬弄机巧,正如立人天师自己所言,刘君怀内心所向不在于此,只要不与当前局势有所滞碍,他乐于按照他人所盼望状态行事。

  在他看来,所修帝王之道者,其雄心壮志与掌控欲念唯抱舍我其谁心理,常言伴君如伴虎便是讲授与此。

  此乃正常理性认知,无关其人心内公私甄别,一切阻拦其晋升之途者,均为异己他类。

  而刘君怀本人为一心做事之人,一旦大事已了,拍拍屁股走人,旁人再是巧弄心机,却是再也与他无关。

  正是因为立人天师明知如此,在刘君怀如此不加考虑的四处大发红利之举,才有这般不存任何忌讳般对以待之。

  不过在大势危临之际,立人天师所作所为已令他相当满意,无论智慧谋略,与待人接物精湛方面,无不出自于公心。

  而且其人心内道行把持相当坚定,公义与心也是显而易见,否则怎会甘愿放弃卫道者庇护,舍身取义置于己身于万端危难之中。

  相比较而言,在场其他人对刘君怀所心生感念便朴实甚多,未有一丝杂念掺杂,望向刘君怀眼神里,皆是充斥着浓厚念恩之色。

  一滴毫不起眼神兽精血,至少会将他们未来证道几率提高五成,对于前途尚处在徜徉茫然之际,突兀被赠予这般巨甚惊喜,其中恩德不言自明。

  众人心内万端感念之情,或以意会,或以言表,这里就不一一描绘。

  待得刘君怀随众人来至所安置之地,已是时近晚间,接下来会有盛大欢迎酒宴,这可是天罡殿破天荒万年少见之事。

  也仅是千年前,立人天师正式回归天罡殿那一日,才有这般排场摆列,刘君怀曾数番婉言相聚,怎奈得一旁立人天师始终微笑不语,无奈刘君怀才勉强接纳此事。

  距离酒宴安置好还有段时间,刘君怀所居身院落里,也仅剩他与何泰河、立人天师、高岑半圣四人。

  刘君怀不禁轻笑道:“小子我何德何能,竟是令三位天罡殿绝高身份大能始终相陪?”

  高岑半圣乐道:“你虽已算是加入天罡殿,但人人均知说不得几年之后,你具体身份便是晋升至哪一层面,这般相陪与你,也算是为着将来,给你多留一份善念!”

  何泰河也是呵呵直乐,“天罡殿看似身份不低,与整个神界看来也颇有威信,在外人看来好像天罡殿根基与实力均是浑实无比,但就门内中人感知,也非铁板一块,虽然此类情形乃大型势力中所常见。

  “但眼下局势堪称危及,又因你之到来,却迅速将之前门派内各个派系有效搓合。但凡能够入得天罡殿门径之人,其道义品性皆有严格筛选,因此相比旁派势力,此等齐心并力势态并非多甚难及。

  “此等内部局面焕然一新,对于接下来战事进程至关重要,想必因何事由,卫道者势力将主导地位交由天罡殿,你心内已有所知。正因天罡殿这般特殊地位与所修法术神通原因,这等同心以治天下局势生得,才更有凸显!

  “所以今日晚间酒宴,便是必须举行原因之一。再就是你所带来诸般恩泽广施之举,颇得天罡殿人心所向,今晚由你来刻意张显团结重要性而事半功倍!我三人便是亲自与你牵马坠镫也是应该!”

  立人天师也是一脸笑意,“我师尊所言便是我心內所要坦诚之语!明日起,你就将进入闭关状态,仅限一月时间,因为马上就会有玄羽旗等相关人士前来与你接洽。

  “这段时间,也会是天罡殿整体性质修为提升阶段,就因你那数百滴神兽血液之故!我在这厚面皮相求一事,可否将你那不多神兽血液再奉献些许?天罡殿打算将它用作日后打赏门人所用。

  “毕竟往后剧烈战事将要频繁发生,以战功来激励门人奋勇,于战事初期最为关键。不过你也要量力而行,若有丝毫为难之处,便当我此言从未提及!”

  刘君怀心下暗笑,正如立人天师自己所言那样,此等要求此刻提起,也确实有些脸皮过于厚实之嫌。

  他本人早就付出相当之巨,而且所奉献之物着实珍贵非常,此事若是由刘君怀个人主动提及,才最是适宜。

  此时却是由立人天师亲自张口讨要,显然已是他万般无奈下,颇为勉强行为。

  不过这也怪不得大殿主这般贪心不足,眼下也正是非常时期,若未有那般巨大付出,往后战事效果,说不得会有所折扣。

  毕竟天罡殿往年所从事之事,并非此类打打杀杀行为,平日里各方各派相承恭维已是不及,高高在上地位,早已将天罡殿弟子奉养起来。

  此际处事态势猛然转变,心理障碍便是一大问题,在未有极高奖赏保证之下,进入状态总有个舒缓过程。

  如此富足门派势力,一般宝物实在难以打动天罡殿中人,刘君怀手中神兽血液便是绝佳之物。

  因此立人天师才会有这般难以张口事由讲出,虽然刘君怀心内早有此意,但姿态上还是要摆出些难为神色。

  于是他面色颇有些为难道:“实际上晚辈我手中尚有些余存,但之前打算留与玄羽旗一部分,毕竟在天残岛玄羽旗给与我极大助力!”

  说罢,便是垂首沉吟不语,立人天师三人虽然心中急迫,但也不好轻易出言催促,却是不知刘君怀此时心下正自暗笑不已。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