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往事如青毡旧物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往事如青毡旧物

  闻听烨梁神皇最后几句话,令康宜年不禁遍体丛生寒意,若此等猜测果真存在,便意味着自己安危已如命悬一线。

  第五神域背后势力,断然不会因为他而与天罡殿、玄羽旗正面起冲突,说不得那只替罪羔羊,最终会落于他一人肩上。

  这等恍然猜念,使得他顿感一股凉气自脚底升腾,顷刻间便令他周身浸于一片颤栗之中。

  但他脸上未见丝毫显露,依旧一副狠厉冰冷模样,“你等且在此处好生回想一下,到底为哪一层面所出巨大漏隙!此时已非之前那等日常状态,局面紧迫之时,莫要再顾及往日颜面,继而令上峰责难危及己身!”

  说罢,他向烨梁神皇暗递眼色,起身转向另一厢房,快步走去。

  他此刻心内极为焦虑,烨梁神皇那段话语无疑深深刺激到他内心所急虑,他生怕此言一旦成为现实,恐怕自己再也躲不过这一劫数。

  烨梁神皇看得出自己一番话,已是极大影响到康宜年此刻心境。

  神界五位神域域主,康宜年为唯一一名神帝以下境界者,皆因他身后势力强力支持。

  这之间有何因果关系他并不尽知,但即使与那方势力有着嫡系血缘,怕是这一次真为玄羽旗惦记上,也只会被当做替死之鬼。

  进入某一处房间,回身掩上门,简单布下禁制,康宜年犀利眼神已是锁定在烨梁神皇:

  “烨梁兄弟,你我二人数千年往来,但请兄弟明言,你是否近几日听到些什么?方才之语,可不要告诉我,乃是你自行推断出来!”

  感受到康宜年几乎处在爆发状态浓郁杀气,烨梁神皇也知瞒不过他,二人之间的确有数千年交情,彼此相知颇深。

  但因二人这般漫长频繁往来,他自知一旦对方有所不测,首先遭遇牵连者便是自己。

  方才一时大意,将心中所念泄露出一丝,便迅速被其感知其中破绽,不惜就此中止会议,也要及时探出些内中隐秘,毕竟事干自家生死大事,即是蛛丝马迹也不会轻易放过。

  于是烨梁神皇苦笑道:“五域主,收起你这漫身煞气,你我可是一条线上蚂蚱,我仅是根据一点线索随口一讲,你居然对我展露杀机?”

  康宜年丝毫不以为动,两人间随同为神皇后期,但他自身境界已窥得一丝破境缝隙,自信拿得下面前这位老友。

  “烨梁兄弟,你既知如此,为何对我还有所隐瞒?以我这么多年对你了解,无风不起浪可并非你本身作风!”

  “好吧,既然五域主话已至此,也只好实情相告!我的确有些消息来源对你不利,但这些也仅是天残岛相传过来,而且接受讯息者却非本人,却是我身后雷光长门下之人私下里表露!”

  “你莫要将责任推诿给雷光长,我离火门却是要强出甚多,将我逼上死路,我临死之前不介意动用离火门凤王刹,将你那雷光长一举歼灭!”

  “桀桀桀,五域主出言恐吓,是要撕破面皮打算?还凤王刹,的确,你五域主便是出身于此,但又如何?你以为给你离火门带来这般巨甚灭顶祸灾,还指望着门派还会为你招惹是非?”

  “呵呵,既然如此,我不妨将你先行铲除,即可回往离火门,由门派出面,将一切推至于你身上,说不得便可逃过此劫,你又以为如何?”

  烨梁神皇神情颇为古怪,定定凝望着康宜年,口中叹道:“想你我交情也是久经年月沉积,我以为即使不能交心,气味相投总会产生些,却不料你康某人竟是如此狠绝!”

  康宜年嘴角撇过一抹冷笑,“你烨梁兄弟不早就将我撇开?事关生死大事,你居然相瞒与我,难道这里面还有半点交情存在?”

  “白痴!”烨梁神皇身形倏然闪动,已是心生一缕凌厉意念,在漫身气势勃发之际,突兀幻作意念攻击,咻地一声射向面前之人。

  这让康宜年眼眸一凝,一瞬就判断出,烨梁神皇自身实力,怕是早已突破至神帝境界,那汩汩攀升之气,赫然已挟带神帝威势,虽不甚凝实,却也远超于他。

  唰!

  一道身影突兀自康宜年身前显现,张手拉拽过沸腾若海炽烈之气,与凌厉意念之力相撞,砰然作响中,激起一阵虚空波动。

  “果然如此!”

  眼见得康宜年身前忽然出现神帝中期老者,烨梁神皇面色虽有些变幻,却并无多少惊惧。

  “早料及你身后另有其人,却是能相瞒我近百年,数千年交情,换不来以诚待我,我又为何可以倾情相告?”

  烨梁神皇口中不停,但自身气势还在攀升,转瞬便已神帝后期境地显现。

  对那名中期老者看也不看,便是涌荡起滔天气势,一掌拍出。

  一股焦糊味道味道泛起之际,那名老者万端惊愕表情尚处在呆滞状态,随自身体内骨肉噼啪一阵纷乱声响,转眼间即浑身摊作为一堆烂泥,眼中骇然之色,那一刻还在闪烁当中。

  此刻的康宜年,脸色苍白之极,浑身在剧烈颤抖,似在承受着极大痛苦。

  他仅知自身已被某种力量禁锢住,虽感受不到痛感与压迫力,但浑身已不能使出半点气劲。

  烨梁神皇此时神色冷峻孤傲,赫然流转神帝后期庞然气机,与康宜年遥遥相对,嘴中流转出低沉之音,语速舒缓,令后者听来却深浸彻骨冰冷:

  “这些年与你曲迂委蛇,示之以弱,便是有朝一日,将你当做我身前替死鬼。这个老家伙,我早就感觉他之存在,却是连探识也懒得施出。包括你身后离火门鬼蜮伎俩,就当做视而不见,你因为如何?

  “小小雷光长,你以为可有能力供养我这位神帝后期?此等中型势力,也仅仅是我遮掩身份之地,你自以为高人一等,处处不忘在我身前展示你那可笑位尊贱隔小心思。

  “但我如此处心积虑潜伏在你身边,却不曾料知,你与离火门能力忒低,实在是不堪大用。大敌还未真正当前,便是迫不及待显露出卑陋龌龊心思,好在念你为我千多年遮风挡雨,今日里也让你死个明白!”

  康宜年这时候浑身颤栗已有舒缓,眼神里撇过绝望后惨淡光色,却是多出些决绝意味:“你这是哪一年突破境界?还是早就有如此修为?”

  烨梁神皇哧地一声冷笑,“两千年前你我均为飞升者身份,这些年过去,却依然仅为神皇后期境地,我若要与你一般愚笨,怕是早遁入山林隐居起来,神界这潭浑水,不是你所能趟得起的!

  “五百年前我便进阶神帝初期,可笑一个月后回返,你仍旧觉察不出,却如往常一般,指令我做些营营苟苟琐碎!我踏足神皇境地,即有强甚势力接纳与我,再与你厮混下去,怕是永无出头之日!”

  康宜年神情晒然,颇为嘲讽地一笑,道:“你还不是贪念我身后强大依仗?不错,离火门在大型势力中的确处在下乘,但莫要忘记,便是那雷光长肯收留与你,也是离火门早操作。

  “想当年你不过一介散修,为得飞升神界不堪修炼资源乏累,借机攀附与我。想尽方法拉你一同飞升,却是今日里落下这般下场,也的确是我生性愚笨之因,这一点你却没有讲错!”

  对于他口中讥讽之意,烨梁神皇浑似不觉:“那又怎样?当牛做马侍候你这位康家大少这许多年,你口口声声兄弟相称,却是始终摆出高人一等尊贵状,今日里更要灭杀与我!”

  淡淡望向倒在地面上那名老者,烨梁神皇撇撇嘴:“恐怕是此人隐与你身边,便是想着哪一日将我拿下当做替罪羊吧?可惜了,本打算多利用些时日,既然今日撕破面皮,我却是再不能容你!”

  康宜年同样扭头望去,脸色仍旧苍白,但眼眸却泛起一丝明亮,唇角噙着一抹解脱般笑容,“那是我三叔!罢罢罢,三叔因我而亡,我便是寻得他老人家一同去了吧!”

  讲罢,眼帘倏然闭合,宛如一座泥塑雕像,神色古井不波,就此陷入神智迷顿当中。

  烨梁神皇嘴唇一阵蠕动,几欲张口,却始终未发一言,只见牙关一咬,一股无法形容肃杀之气,骤然涌起,弥漫全场。

  一抹厉气闪过,康宜年识海破碎,随即气绝身亡,这一切发生极快,毫无碰撞声发出,更无惊天动地威势倾轧。

  可康宜年那等平平静静中陨落气机,却显得尤为震撼烨梁神皇内心。

  他二人交往近三千年,一同飞升神界,虽有短暂分开五百余年,但康宜年最终还是将他寻至。

  烨梁神皇却不知,那时候康宜年已知他身份所涉颇杂,心理变化也大,虽不曾与某等暗隐庞大势力有密切相关,但二人再次相见,却已令康宜年找不回飞升神界之前相交之感。

  只是康宜年数千年富家公子秉性难弃,有意无意总是摆出副施舍姿态,烨梁神皇团聚初时心态也日渐淡薄,两人间客情之意也愈加张显。

  随后烨梁神皇另有势力招揽,心中魔煞之气也在那方势力熏染下日趋浓郁,就此潜伏下来甘当使命派遣,也就不再有心内不安。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