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阵法盘精义所在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阵法盘精义所在

  刘君怀相信,随着神界各神域战事铺展开来,玄羽旗等级方面再会有刻意安排误导,只会给敌方势力极为模糊察识,继而令其内部辨识出现重大分歧。

  由此达到分化敌方实力,其中关键之处在于刘君怀哪一种身份获取另两件凶器。

  计划内圈定由那假冒万象身份获取,才可对刘君怀有实际保护作用。

  但玄羽旗相关势力,却是会刻意将两种不同身份获取分而广宣,刘君怀此时此时已是明显察觉,玄羽旗与卫道者布局眼界之深远,实在是高深精妙。

  正如之前他所猜测,刘君怀与万象两者间有密切交往,这一点并不刻意遮掩,初始会有某些弊端存在,譬如通道修复即为一个巨大漏洞。

  但此个明显漏洞,却会在未来战局有关键作用,即为给敌方带入那等感知错乱误导。

  从而借由敌方两种截然不同反应之间缝隙,寻找出战机,继而各有针对性分而歼之。

  刘君怀相信此等长远算计,便是三旗主咎宜人也不见得尽知,毕竟他本身负责之事,并非参与至实际战事当中。

  所制定计划之人乃是以卫道者势力为主,怕是玄羽旗除有限几人外,仅有天罡殿会有更多获知。

  咎宜人看似鲁莽耿直,实则甚是精于阴阳五行理论,更专向将道家理义转作夺天地造化之功,犹擅长新物质阴阳配合探究。

  通过他摸索与实践,进而掌握许多崭新物质间守恒思想,这才是他丹、器两方面绝高修为由来。

  对于阴阳至理研修精深,继而可通过所衍力量顺应天地人三场,相互协同作用,场态圆融互补,能量循环相生,咎宜人调理演化为阵法也就顺理成章。

  他此三项专修具有令他家族目瞪口呆天赋,于是早在其青年时,便围绕着他组建出辅助团队,来相助与他,这些人中不乏少数道门中人、术数术士及地理师以及丹器师。

  诠济法师则是他皆有所成后,需要更高等级传承法本,来达得进阶需求,毕竟他所在家族再是底蕴深厚,也缺少此类来源。

  但凡更精深道家秘法,唯需拜入掌握此类万金不传法者门下,皆因此类存在从不轻易传人,便是师择徒传授之时,也仅只传法本,其中隐密要窍、绝密要诀均为口传心授,不传文字。

  就算得到法本,因没有传承与掌握三道内密心要,按书中内容施为也是徒劳无功,故仙神两界,高品阶三道法师极为稀少,真正懂得核心内容者少之又少,他只有投奔师门,方可再有境界提升。

  于是家族长辈辗转相托无数人,才最终投身于清凉寺山门下,那时候诠济法师才堪堪飞升神界。

  咎宜人那时个人修为也仅至仙尊层面而已,照理讲他所修诸般道行,实在是不入清凉寺法眼,即便他三道同修,也只有体内神元转换完成,方得入门真传。

  于是,即便是咎宜人得以入居清凉寺外门,也仅作为杂役受各方任意指使,只能做些散碎杂事。

  机缘巧合,被诠济法师慧眼识得,才重新接触到玄空,理气,三合等相关理论教授。

  待得数百年后,咎宜人自那天残岛飞身返回神界之际,诠济法师已为神皇后期境界,虽他个人修为品阶,尚不足以在清凉寺算得出类拔萃人物。

  但因其戒行精严,德高望重,受全体道众拥戴而选为外门主持。

  诠济法师仅在其位数十年,在他当时唯一徒弟返回神界,却是毅然辞去主持一职,只身携带咎宜人出外游走,其间不令其接触半点三道相关法理研究。

  师徒二人这一番游历便是两百年,终日里风餐露宿,一呼一吸皆来自天地自然。

  据说再行返回清凉寺之时,两人破衣烂衫,绽开破布条均能随着喘息而飘舞,帽边塔拉下来遮住半边脸,一只裤脚卷着,另一只毛了边裤脚拖到地上,走一步带起一阵灰尘。

  但就是这样,回到山门内,却引来清凉寺内外门所有监掌、护持两列排开,鼓掌相迎。

  大多门人不明就里,却惊见接下来几十年,诠济法师一路修得神帝后期,其中不见半点瓶颈。

  而咎宜人被禁足在一处洞府内,那些年下来,也是三道齐齐修至七级,相传那些年里,二人所在那处洞府,成为无数门人流连之地,仿佛时时等待着进阶时天地异象幻生。

  虽然后来有无数人相询,两人那二百年具体所作所为,却是得不到多少回应,仅有咎宜人那副大嗓门,翻来覆去嘟噜着,师父不让置换衣衫一事。

  对于其他追问,二人皆一笑了之,这也成为清凉寺两万年来不解之谜。

  刘君怀便是在众人集会散去后,听闻力行、子平二位神皇低声诉之,却丝毫不避讳身旁咎宜人存在,目的自然是想着引来他实情相告。

  他四人此时已是回到刘君怀所在洞府,刘君怀可是记得咎宜人手中,有九级阵法盘存在。

  再者,待得修为有所提升,他需要前往清凉寺一行,也是需要咎宜人自旁相助。

  而咎宜人则是惦记着刘君怀手中之物,强行驱赶开身边围列众人,面不改色,亦步亦趋相随。

  立人天师等人身后无不窃笑,暗道这位三旗主,此时哪里还有丁点半圣者威凛之气。

  待到刘君怀取出数百滴神兽血液,果然见咎宜人喜笑颜开模样,却瞬间呆滞般凝视着接下来所递过神兽精血。

  此等精血意义自不用再累牍,他与力行、子平二人一样,均展露出喜绝之意。

  身在天残岛,刘君怀也不曾给力行、子平二人神兽精血,那毕竟是他两位分身存在,真身获得也早在他计划当中。

  对于面前三人,刘君怀不会有吝啬之念,雪凝霓石、灵骨仙胎液、迭霜冰莲等等均一一呈现,却是惊得三人久久闭不合张开嘴巴。

  他甚至取出一枚鸿蒙韫琉果,递与咎宜人,此类果实他统共仅有九枚,其中一枚已被他当场吞服。

  鸿蒙韫琉果乃是天地灵珍,鸿蒙造化而生,但凡鸿蒙气息孕育之物,均与证圣密切相关,生食一枚鸿蒙韫琉果,便会有一道完整法则领悟。

  但每一株只有一种属性法则存留,九枚果实也只有第一枚服用,方能产生效果。

  生食有着极大损害鸿蒙韫琉果真实蕴意之嫌,但毕竟能够入圣者亿万无一,对于普通神级仙人来讲,多一道完整法则领悟的意义,要远超虚幻不得的圣人境界更具吸引力。

  果然在闻知刘君怀曾生食一枚,当即心痛得咎宜人高声惊呼:“你小子这是在暴殄天物,与那害虐烝民又有何二异?上清涤尘秘丹乃成圣机缘加持之物,此等机遇大小,与实际炼制成丹品阶密切相关。

  “而那鸿蒙韫琉果树,又是上古鸿蒙世界至宝,三千万年开花,三千万年结果,三千万年成熟。每一次只能借出九枚鸿蒙韫琉果,却是被你糟蹋一枚,较之那等残害灭绝天生万物之为,又有何二异?”

  力行、子平二人面呈骇然之意,他们皆知鸿蒙韫琉果存在,更知晓一枚上清涤尘秘丹,足可令成圣机遇凭空提升五成。

  刘君怀却是晒然一笑,“老人家莫要这般气煞,得到之时,小子我也仅不过刚刚进阶时仙帝,那时候可是不知上清涤尘秘丹存在!”

  咎宜人面上惜痛之色尤甚,却也知刘君怀所言可以理解,此等鸿蒙造化至宝已绝迹无数年,纵是传说也均残留不全,谅来仙界低修为之人,一无所知也是正常。

  好在仅有一枚被其躏践,这般奇珍出现,本身即有与天齐憾大气运成分,刘君怀所遇到鸿蒙韫琉果树,又是九枚极致之数结得,这些天赐之物获得,本就为他一人而生。

  对于普通仙人而言,证道入圣实乃虚妄幻念,多一道完整法则领悟所带来诱惑,远远高于虚无缥缈。

  见咎宜人似有难言之色,刘君怀笑道:“您老为神界仅有几位九级仙丹师,又是小子我颇为亲近之人,余下七枚随时听候老人家处置!”

  一改方才恼怒神情,咎宜人一副凝重模样沉声道:“上清涤尘秘丹,乃所有半圣之体尽相渴望圣物般存在,一旦闻及必会有失去理智之举,此事万万不可有半点流露!”

  力行、子平二人连忙向天请誓,咎宜人摆手道:“你二人能得君怀充分信赖,我也就一并认同。不过,君怀,鸿蒙韫琉果仅为上清涤尘秘丹所需主药,且极难炼制,这一枚或许会有失败可能,你心内可是要有所准备!”

  刘君怀点点头,“仅取出一枚,便是为着您老演炼所用,余下七枚不曾取出,即是虑及炼制失败后,心中痛及所生气息、心理紊乱原因。”

  其中道理,不必明言,如此珍极之物,哪一人炼制失败,不免生出心浮气躁心绪,若是那是手边有足够备品,说不得立生再次试炼心理。

  上清涤尘秘丹真实品阶,已与圣丹有所相近,也是九级仙丹师能力极限,炼制之时可是不容许生得半点躁气。

  咎宜人也是深以为然,“未料到你小小年纪,考虑却是有这般细致周详,若真有那种情形出现,怕是我极有可能稳不住心神!”

  刘君怀笑道,“这一枚炼制失败,便再有一枚提供,直到您老有成丹炼就,余下之物尽数供给!”

  深叹一声,咎宜人语气中各色滋味繁杂,“很是惭愧,自神界空耗无谓年月两万年有余,朝思暮想之物,却是需要后辈晚生来给供给,身为长辈高人,未曾泽及小辈,反之获取在先,实在是有愧得紧!”

  刘君怀忙一整面容,恭声道:“旗主大人莫要作此等言及,仅是借助于老一辈名号,即足以顺通无数难解事宜。且纵是有如此珍品侥幸获得,也需要前辈来炼制,旁人却是指望不上!”

  力行神皇一旁点头道:“君怀此言极是,老一辈所给予后人,皆乃无形运际与经年积淀福泽,更多时候一句话,无论修行抑或行事,均会有无限获取,这些却仅有我等后辈才可明觉!”

  此话可不仅是恭维之语,咎宜人这般身份存在,往往吐露一言,即可给后人带来极大便宜,于他来讲,却是浑然不觉之事。

  话已至此,咎宜人也就不再纠结此事,他望向刘君怀言道:“关于九级阵法盘,我手中有先现成实物,先讲讲你具体需求细节,若是需要,我可以现场给你再行炼制符合之物!”

  刘君怀摇头笑道:“您老知我今后所行之事,多乃隐潜暗通行举,阵法盘在我手中,至多起到极短时间内,自如穿行禁制作用。再有某些遮掩气息功用,也就足以!”

  咎宜人沉吟片刻后说道:“九级道家阵法,简单讲来,就是无限借助天地之力来御敌,一旦陷入此类阵法中,无异于与天地相争。阵法威力大到无法想象,即可毁天灭地,也可开天辟地。

  “而君怀你未来所从事,与世间众生紧密相关,自身安全与否,早已超越你个人意志掌控!因此,你口中所提及功用,远远不能保证遇到强大敌人,能够安然从容脱身。

  “我看这样,这具阵法盘虽囊括你口中所需,但与我心目中状态,或是与你真实存在意义尚有不足!这几日我就留在此地,再行将之加持一番,不求最终炼制之物可毁天灭地,至少要保证,在半圣面前,你能够得以成功脱身逃离!”

  原来刘君怀手中阵法盘,即为力行、子平二人所亲手炼制,他们对于咎宜人这番言语最为深刻理解。

  九级阵法盘,需要神通类空间移动能力添持,九级仙阵具体勾画,有极深符箓理念来勾勒符文刻画,才可使地形与方位蕴意相符,与地理尽相契合,发挥其中最大威力。

  普通固定地理位置,不需要阵法盘存在,只需将阵符符文就此铺展即可。

  而阵法盘符文先行篆刻,一连串玄奥印诀衍生,阵符化作道道光芒笼罩之处,方是仙阵瞬间基本构成。

  九级仙阵已是神界高深存在,将这些符文篆刻契入,还需要符文内仙阵纹路尽相融汇,从而借助于阵法盘各个方位连接,流转出各式禁制之力。

  每一道仙阵纹路,又需要繁琐方位瞬间确定,即刻衍生出四相生八卦,八卦而变六十四爻,从此周而复始,变化无穷。

  九宫八卦方位与五行生克原理,即为阵法盘演变核心,天地雷风,抑或水火山泽,均需一经生出,即与当时地貌环境相融汇。

  其中以乾坤天地二卦为万物之母,万物生于天地宇宙之间,水火为万物之源阴阳之基,风雷为之鼓动,就此形成山泽湖海之力,从而与十天干、十二地支组合而成全息符文符号。

  这些全息符文,有需要与之前那所篆刻数不尽阵法符文丝丝相连,蕴意相通,这就需要极其深刻法则理会,方可有连通保证,从而衍生为多维立体动态宇宙思维。

  此等思维再以奇门为基,遁甲为盾,就此铸造出八门四相方位自由变换,继而达成一层玄妙阵芒覆盖。

  力行二人仅为八级仙阵师,借由原有九级阵法盘基阵,才有进一步完整阵法盘炼制出来。

  那时所刻画符文,虽具九级阵法气息,却远无真正九级仙阵师所拥有,自身阵理与天地相结合明晰感悟,且法则理会,无论数量与理解均有巨大差异,自是不能与咎宜人这位真正九级仙阵师相提并论。

  即使在神界,高品阶仙阵存在,也被称为帝王之学,其中奥秘是极端守秘的,不得泄露于外人,如果一般人盗用,经发现者斩首勿论,所以它可以说是秘传中最隐讳秘传。

  而仅有九级仙阵师,方可有仙阵宗师称谓,要由神帝以上修为,才可做到与天地自然无尽融汇。

  真正宗师境界达成,进而会有以阵法入道之可能,神界数万年里已无一位仙阵宗师出现,另几位九级仙阵师,其自身修为并未达到神帝境界,目前宗师境界达成者,也仅有咎宜人一人堪得。

  由他所刻绘阵法盘,才会具有其他九级仙阵师所不达之处,才可达到如他口中所言那般,可从容自半圣者手中逃脱。

  眼望二人神情中那抹火热,刘君怀也知道咎宜人再行加持一番之高深,心下自是极为喜悦。

  咎宜人此时却依旧沉浸在如何炼制思虑当中,他口中言道:“阵法盘此类极端阵理精髓无限压缩存在,注重天场、地场、人场三大场态调理,其中阵法快速见效核心,就在于天地场能量合二为一。

  “从而使得天地场中能量相互协同作用,专一专注为人场服务。只有三场完美配合,互为作用,才会让这种场之正能量发挥到极至,这种场性能量才会具有针对性地服务于人场!

  “如果只做天场、地场调理,而不做人场应和,虽然也会产生作用,但效力甚微,这就是不同品级仙阵师之间差距。人场调理后,天地场能量才会真正地作用于人场,人场也才能更好接纳吸收这种天地场所给予能量。

  “而此等人场调理,需要掌控者本人法则理解,才会令阵法盘具有最大限度威势生得。因此我需要你全程参与到炼制过程当中,由此所炼制出阵法盘,才会具有更切合你自身阵法!”

  像是感知到刘君怀心内一丝不解之意,子平神皇一旁兴奋地提醒刘君怀:“你小子可是捡到天大便宜!世间所有阵法盘,没有一具会刻意针对于某一人所专门炼制,也就是讲,你最终所得到炼得之物,要远超乎任何九级阵法盘!”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