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夜郎天书再解读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夜郎天书再解读

  将个人法则理会铭刻其中,会拥有旁人使用数倍功效,量身定制阵法盘不能讲绝无仅有,至少除却仙器师本人之外,半圣级别神人使用不屑如此,其他境界者却稍显档次不足。

  毕竟九级阵法盘相比九级仙阵炼制,更要复杂许多,而且大多数神帝存在,他自身天地感悟,不见得会比九阶仙阵师法则理解更深刻。

  丹、器、阵法三道若未有神界几至极致天地感知,九级层面也不会有所达成,此等境界间虽同样具有炼制水准差异,却已是圣人之下巅峰存在了。

  而刘君怀或许整体法则理会数量不如咎宜人,但其时空法则理解已有部分天道意志直接降垂,距离完整天道气息相趋极为接近。

  阵法盘主要构成法则阵符,恰好为时空法则为主要阵理。

  仙神二界所处乃是三维空间加时间所组成四维空间位面,一维是直线,二维是平面,三维是立体空间,再有时间法则作用其中,自由来去某一三维空间才可实现。

  九级阵法盘已具有部分空间传送阵性质,虽与无数完整九级仙阵,所构建传送阵仍有巨大差距,但阵法盘实际意义,主要在于隐秘性与阵法禁制小范围内空间移动。

  阵法盘依据所布阵法,并随着时间推移,就会逐渐产生并形成该阵法之独特气场,这种气场能量则会逐步影响到人体磁场,从而慢慢地改变转化人生命信息场态。

  这种气场能量则会逐步影响到人体磁场,从而慢慢改变转化人生命信息场态,将使用者自身气息与法则感知刻画其中,即为与转化后生命信息相互融汇,从而形成自己独特气场能量。

  继而达成阵法盘与人体场信息同频共振,待整个循环信息场形成磅礴之势,阵法盘气场越来越强大,且场态能量稳固之后,不仅阵法威势无限提升,持有人也会享受到场态能量回馈福报。

  不过此等个人感知加持,所获益处,断然在仙阵上有更多反应,人体实力再是强大,也供应不起动辄百丈禁制范围铺盖,但作用在仙阵穿行单纯掌控上,百里之内仙阵,还是能够达到此点。

  咎宜人所取出那具阵法盘,已然是由太极图像衍生八卦阵,继而顺延出奇门遁甲,乃运行衍化较为单一,但屏蔽功能更精妙阵法,与之前所获阵法盘阵型相当接近。

  他说道,“但凡阵法盘性质存在,九成均采用太极图所衍八卦阵型,只因此阵内多维立体动态宇宙思维,较之其他阵型更加细致精密。与同类仙阵相比,虽不具有扭转乾坤与回天之力,却胜在隐秘性与灵巧性。

  “今日晚间我需要先行将那滴神兽精血炼化,个人天地感知定然会有明显提升。明日里你再同我一起刻画符文,也好便于自身气息相行加持其内!”

  刘君怀感知到力行二人向自己投放过来热切眼神,能够亲身感受九级仙阵师炼制过程,往往一个不经意环节或手法使用,说不定就会给他二人带来澈悟感,此等机遇实在难得。

  咎宜人自然不会介意二人一旁观瞧,但刘君怀却是对具体时间提出异议。

  他认为不妨就此彻底激**内天地之胎,即能够更紧密与天地气息所勾连,更因体内大道真种衍生变迁,从而促就大道符文雏形显化,与天地无限交感后,只会愈加提升深层理解。

  三人面色短暂惊愕,旋即转化为极度惊喜,他们对于刘君怀会有何等手段加以辅助尚不得知,但也均知晓,刘君怀能有此打算,自然会将一切相生条件提供出来。

  于是晚间三人各自寻得一地,抓紧时间将神兽精血炼化,刘君怀则是自洞府深处开辟出一封闭空间,引出部分先天真一之气,不消半个时辰,百丈范围空间内,便是氤氲起唯恍唯惚般朦胧雾气。

  他有太素神泉汩汩涌动出先天真一之气,神泉所在另一空间内,不时飘荡起点滴能量波纹,在此种不断摩擦之中,数道气旋都是在不驮主吸收着各自力量来源,以便维持着这份平衡。

  部分先天真一之气抽取,仅是减少那等气旋能量而已,并不妨碍原有先天真一之气空间正常流转,相反适量抽取,却是具有维持气息平衡作用。

  待得三人进阶炼化完成,齐聚在此地之时,那处新开辟空间内,先天真一之气已是交织出更浓郁青蒙气体呈现,且有愈加凝实之势。

  先天真一之气无声无臭流转,视之不可见,听之不可闻,博之又不可得,却是真真切切存在着。

  生物之祖气与混沌未分蕴意,逐渐在空间内明晰可辨,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动静如一,阴阳不二。

  咎宜人三人却是早被眼前一切震撼得心头热潮涌动,彷如体内气血能量沸腾翻滚。

  三人中修为最高者,为无限接近与半圣境界的咎宜人,之所以其修为不及玄羽旗其他旗主,就因他同修另外三道原因。

  只有半圣之体后,方有道性激活作用,半圣体内道性凝实与否,直接关联未来证道条件获得。

  他当然知晓先天真一之气万般神奇所在,于其内可打破那种半圣之体才可将道性激活枷锢。

  自己能自富蕴先天真一之气空间里,成功激活道性感知,其意义要比他本体境界半圣还要关键。

  况且同时生得天地之胎,天地之胎方为未来道途之根底,一旦天地之胎铸就完美,便立时自那原先胎体境地之中超脱出来。

  体内胎体自成一天地之后,即可攒簇先天五行精气,凝精体内诸般游魂妄意,才会有道性凝实进展获得。

  力行、子平二人仅是模糊知晓其中各式关联,在刘君怀一旁低声讲述之后,面上神情变幻更是精彩。

  再有一个时辰后,刘君怀对三人道:“此处空间内,先天真一之气环境现已成形,其内天地能量足够汲取。三位前辈体内有世界之力为极佳,单纯神念之力探入其内略有迟滞。

  “将之迅速与其间天地能量交汇流转,努力寻找那种血肉神魂交汇、水乳相融之感。直至融汇过程完成,会有仿佛冥冥中一股神秘力量前来引导,不断在其上韵纹密布之间勾勒着一些图案。

  “那些看似杂乱无章,实则暗藏极致隐晦深邃字符流转之势,方为先天真一之气呈青蒙状态,就此开始汲取,待得体内丹田内云状能量气团斗漩升腾之际方为天地之胎激活过程由始!”

  他此等解释只是针对力行、子平二人而言,咎宜人适时接道:“君怀,他二人进程由我来加以引导即可!多余感激之语也就不再提及,待我三人出关之时,再行向你躬身致谢!”

  刘君怀笑着摆手,“你我皆修炼之人,何必纠葛与此,小子我还等着前辈能帮助与我,将阵法盘尽快炼制,那时候岂不是需要晚辈向您老三叩九拜相谢?”

  几人尽皆释然相笑,在他三人盘膝进入感知天地状态,刘君怀才返身退出。

  他需要留滞在洞府内,之前相商,会有立人天师等天罡殿数人来至,此等先天真一之气存在,亦为他们相当关注所在。

  相关人等早已将神兽精血一一炼化,何泰河体内天地之胎早处在激活状态,他此时境界状态,已为道性凝实过程当中。

  较之之前本意艰甚修为进阶,道性凝实却是更加备尝艰难,每一丝凝实道性生得均不亚于,以顽童之体攀越山高水险,绝非天地感知那般,通过不间断攀藤附葛即可以获得。

  道性感知如虚构无端幻事妄想,感触不到丝毫存在痕迹,即使皇天偶有幸意宠垂,也仅显现与毫厘间。

  且痕迹显现之态作辍无常,转瞬即逝,数百万年无一丝道性感及也是平常。

  天地之胎便是此等艰深获知上一缕加持,相比无此胎体激活者,机遇来临时机要高出许多。

  上清涤尘秘丹便是此等道性感知获取绝佳辅助,由此可见之前遇到鸿蒙韫琉果,咎宜人为何那般失态。

  众人早在刘君怀出手布置之事已早有感知,此时那处空间虽已被禁制遮掩,洞府内依旧有丝丝缕缕残余。

  刘君怀笑道:“现下三旗主三人已然进入感知状态,几位大人此时进入也可,但其内虽有百丈区域,先天真一之气状态又为初建,气息夯实状态还有待蕴养!”

  何泰河摆手笑道,“不急于一时片刻,便是多等几日也是无妨!君怀呐,我虽不尽知你与三旗主之间有何要事,但应该与阵法盘有直接关系。众人近段时间多承你相行赠与,三旗主也会心有感念。

  “你切记把握住这次机会,三旗主三道均有大成,不要有所顾及,将你自身所需尽数提及便是。譬如你手中持有之物,有必要劳烦他与你再行炼制一番,天罡殿管辖之内七处宝库,你已有自如进出权限,需甚材料尽管自行挑拣即是!”

  天罡殿此地所属第三神域,名曰沭山崖,地域方圆已达万里之势,乃是天罡殿总部所在。

  沭山崖为三十六座高峰围就,刘君怀所在洞府即为其中一处山峰一隅,属于天地灵气颇为浓郁之地。

  何泰河口中所言七处宝库,却是齐聚此座上峰隐秘地下,散落于几十里范围,可见天罡殿对他可谓诚挚之极。

  各处均有八级、九级仙阵禁制圈围,刘君怀探识力虽不能探入其中,但各处仙阵光影流转势态,已能清晰探寻出来,这是他空间法则理会提升后几近极致展现。

  未曾提升前,他这种探识能力,即便是七级仙阵探知也不过如此,能将九级仙阵轮廓明显探明,令他心下极为满意。

  不过,他虽然对七处宝库兴趣颇浓,但他还有更主要之事需要告知天罡殿。

  这就是仙界所获步罡踏斗步法,以四灵二十八宿与九宫八卦铺就方丈罡单,踏与罡单之上,奏念道曲法咒,按星辰斗宿之方位,九宫八卦之图,以步踏之秘术,显然与天罡殿这般神通法衍相当近似。

  此等堪称万术之根源,玄机之要旨之道教极要法术,深具神秘三九意义圣数,蕴涵极丰富思想义蕴,便是刘君怀仅仅勉强入门,也可感知它不亚于神通般至深法象显化。

  果然,他将所记录步罡踏斗步法兽皮取出,便惊得众人尽皆失态,骇然失色伴随着惊喜欲狂,激起惊叫声一片。

  何泰河更是失去控制一般伸手抢过,两手巨颤中,哆嗦着将之展开,面上血色全无,黄泛像一页陈年古笺。

  他额头带着汗渍油色光辉闪过,竟是瞬间将两鬓苍发浸染,太阳穴道道青筋毕露,显是几乎紧张到了极致。

  旁人也尽皆俯首拢至,无人再行口吐杂音,只余粗重喘息声不绝于耳。

  足足耗得半盏茶时间,何泰河徒然抬起头,倏地转身,向着刘君怀躬身深深施之以礼,这已是此位老人第二次向他行此举措。

  其他几人也立时齐齐整容,向着刘君怀同样恭礼相敬,使得他口中连连呼叫使不得。

  何泰河开口道:“君怀,既然你也为天罡殿弟子,再多谢意也就不必冗繁。此部法术果然便是天罡殿所遗失数万年之物,却是不知你自何处得来?”

  刘君怀将其中详尽细细道出,何泰河深叹道:“既然那地道教秉正浩然之气,显然为某一位大能大德前辈所遗留,具体何人尚不足以推演出来。不过具有如此精髓浩然正气之人,断然不会为默默无名之辈,只有留待日后再做探研。

  “正如此部法术之上所撰,步罡踏斗步法之名谓确实,也确属天罡殿曾经拥有,但仅存于秘典目录之中!它并非单纯步伐功用,此次于今地出现,却是数万年来唯一显现,由此而生得通神之法力,便为神界三尊法力中大地万息。”

  与此相关,刘君怀早于老管家口中知会,尚未有极惊异反应,对于旁人却是如惊天动地般震骇。

  天罡殿所奉行北斗七星神通法衍,乃是无所不包存在,天神天罡传承尽在三十六种神通衍化范畴之内。

  现今整个天罡殿,也不过仅有二十六种神通法衍留存,但能够生得通神之法力者存在,也仅有这一部步罡踏斗步法可以达成。

  此神通乃为三十六种神通衍化中排名首位,主要原因便是大地万息修得之功。

  何泰河为现场数人中资质最老之人,也仅是自秘典目录里探知此神通存在,相关神通施展记载却不见丁点,亦为天罡殿几代人最大遗憾。

  此时惊见传说中至高等级神通法术出现在眼前,各人心中震撼不用言表,每一人此刻眼中均满噙泪迹,身子早已抖颤为一团。

  过得良久,何泰河再次开口言道:“君怀,你是否已经修习此部神通?现下已达何等境界?”

  刘君怀点头凝声回道:“仅仅是初窥门径,体内尚无一丝气息生得,但步罡踏斗九步中,一步太极已是修至娴熟!”

  何泰河不觉喜逐颜开,仿佛一天之愁,都在一瞬间便即消失不见,他点点头,向身旁立人天师说道:“此种相关步法之道取法自然,以日月运行来阐释,一月一交,一交三旬。

  “一时三月九旬,是以一步一交,三迹象一时。君怀于万象之道颇有深研,步罡踏斗步法最基本步向,便需要天地之象交而合之显化。上天承佑,此等天象有所显化,才可令步法中法象三光九炁方显,竟是与君怀所循之道紧密相契合!

  “此般讲述,并非寓意着旁人不可修得,而是相比君怀这般天地万象召之即来,我等修习却是要颇费些时日方可有所小得。而且此等小得获取过程,怕是未有几十年,不能修至君怀此时一步太极境界!”

  言及至此,他暂缓口述,深深舒缓一下情绪,才接道:“我天罡殿此部神通获得,几乎近于天意有所垂衍,失之蹊跷,得之玄妙,此时此刻我心内有一提议,不知诸位有何见解?

  “那就是,此部步罡踏斗步法,我想将之前天罡殿修得其他神通法衍禁忌就此打破,无限扩及受惠人众,但并非仅限于十三人门派核心层面,而是真正扩及至所有长老级别以上者!

  “不知诸位可曾感知,君怀发现此部神通乃是篆刻与上古神龟龟背之上,我等所见便是君怀将之抄录留存。待得进化取出神龟,我等一观应该会有所感触,若是其上所刻录字文切实出自上古,怕是此部神通早在上古时期便已遗失!”

  说罢,他眼望刘君怀,示意他将那具龟壳取出,众人围将上去,果见其上文字似篆非篆,书法奇古,如草似篆,笔画盘旋弯曲,字形粗细不一,看似杂乱,实则各有玄机。

  刘君怀一旁解读:“此文字叫做夜郎天书,相比原始象形文字已有进化,笔法方圆其中并用玄妙,查及其间粗细富于变化,起止锐圆因势而异,与龟背纹理两相结合,才渐有更清晰显示。

  “此等篆刻之法与如今手法也颇为相异,由此而断定,通篇夜郎天书实乃出自于上古时期,但道家无上法术道精意义,已是诸般俱全!其中繁杂,乃三五禹步之枢要,河图错综之数,深浸其间,其中道义至理,犹若天意又见垂衍。”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