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九九天劫再至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九九天劫再至

  一种令灵魂异常颤动能量,忽自刘君怀体内泛延开来,有强大威压秉持其中,泛青苍黄龙气倏兀灌体,乍放出汩汩青色玄气,令刘君怀自身气息瞬时间升腾。

  每一丝气息上扬,即使得刘君怀有一种灵魂被洗涤与净化之感,随着每一个字符逐字消失,他自身气势亦随青芒灌注而暴涨,在他体内引起阵阵轰鸣。

  各处经脉屏障也在狂暴能量灌体猛烈撞击之下,犹若玻璃一般寸寸碎裂。

  他与真龙之间,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隐晦牵绊,体内龙息生得,也从此成为他招引龙魂天威降临最直接方式。

  未消得片刻,即有龙魂天威降临,瞬间转化为一抹神圣气息蕴意,于身畔缭绕数周,倏然直冲向天际。

  那一抹直冲天际神圣气息蕴意,便是天地意志精凝存在,所衍生飞冲之势,便是在沟通天地之威轮回关注,同样为进阶天劫主动应及。

  那冲天气息只是在无尽虚空深处一个流转,便招来滚滚浓厚乌云渐至。

  十几息时间,便于虚空极高处囤积出莽厚黑云铺盖,天际也在短时间内昏暗下来,无边无碍浩荡天地威压渐聚渐浓。

  他此时体内各项进阶条件早已齐备,修为提升也仅在一念之间,原本招引晋级天劫不需要启动体内龙魂能量。

  但刘君怀目的是突破神皇境界,他此时仅为神将中期,引发神圣能量,才有可能堪破神皇境。

  神人进阶已是极难,但刘君怀天生道体、天地之胎、真龙之体、五灵根之体,以及神灵兽血脉气息集于一身,只要体内能量达到足够冲击条件,便没有强行进阶所带来根基虚浮隐患。

  天地大劫既然不可避免,早一日开启除魔行动,应对大劫之势也就更从容些。

  不同于修真界与仙界,神界邪恶势力更强大复杂,目前敌我双方属于势均力敌状态,两军对垒局面早晚要最终形成。

  尽可能在魔族与魔道势力愈加强大起来之前,提前清除人、妖二族内潜伏者,才会对将来阵线对峙更有帮助。

  此时天空中已是变得愈加漆黑起来,黑云凝聚,一道道闪电在其中交织,如同一条条雷龙般盘旋躁动不已。

  惊雷滚滚震动天际,苍穹不时划过苍白闪亮电光。

  毁灭性气息四下扩散,山脚下天罡殿围观众人,在一瞬间变得死一般寂静,刘君怀徒然出现所带来喜意,已被虚空里浩大威势,惊骇得鸦雀无声。

  雷电闪烁出狂暴凄厉无比霸道力量,犹如实质一般,衍生出一道道紫色烧灼轨迹,挟带起无尽令人窒息压迫之力,通天彻地泛延。

  这无尽威势自然骇不到,地面之上一众神帝以上境界者,但乌黑云层里,渐渐显化出来九彩劫云状态,才是他们心感惊惧所在。

  “这是九九天劫?”已有人惊恐大叫出声。

  何泰河也是面色铁青盯着虚空,“九九天劫?仅次于灭世大劫,这小子前世到底造下多大的孽,竟是招引来天意极度愤怒!”

  众人虽均知刘君怀天命与应劫者身份,命中注定要遭受更跌宕劫数,但此等九彩劫云,万年里也不见三两次自天际显现,其甚巨悍威也不是随便可以见识到。

  即使现场数名半圣之体,仍能自其中感觉到破灭万物,摧毁众生浩荡凌威,同样心底泛生动魄惊心畏惧感。

  这时候刘君怀也是脸色一变,他深知自己即使在晋升仙帝之时,也未迎来此等极致天劫,仙帝境地可是修炼之人寻道路途上最关键分界点。

  此时为何仅仅一个小层面晋级,却是招来飞升仙界时九九之数天雷劫?

  实际上神界也属于仙界范畴,神界仙人与仙界仙人同属神仙境地,刘君怀所在位面,之所以有如此明确划分,皆因为地域空间破碎原因。

  上一次天地大劫,将整个仙界一分为二,神界仅为后来称谓。

  自飞升仙界伊始,原本仅有四个境界分界点,分别为仙王境,仙帝境,神帝境,与圣人境。

  此等划分乃是根据修为、天地感知、道蕴理解等综合评定出来。

  仙王之下一切境界,均属于体内仙元凝结、神元浑实过程阶段,只有进阶仙王境,才算是寻道路上起始点。

  仙帝境乃体内意识与天地勾连开始,神帝境为道蕴凝实初始,圣人境则是真正与天道蕴意混为一体达成。

  至于之后境界,已非仙神两界所能知会层面,远古秘籍上也仅有证道圣人、合道圣人、混沌圣人之别,具体内情也是毫无记载。

  这也是刘君怀此刻面色不虞原因,所有甚多不理解,但眼望得虚空雷鸣回荡,接二连三霹雳响起,一道闪电恶狠狠劈落下来,已是容不得他心内再有分心。

  “轰!”

  闪电过于强大,仿佛圣人毁灭一击,在虚空里划出炽烈红光轨迹,散发出一圈圈惶恐波纹,呼啸着冲击而来。

  刘君怀大喝一声,周身神元鼓噪,环绕出道道环形冲击波,似能量涟漪震荡。

  身形只是一跃,已沐浴于雷光中,气息越发强盛,护身金芒骤然绽放。

  “砰!”

  简单而粗暴雷击,直接狠狠轰在他身上,两道护体应声而破碎,身体毫无悬念被击打向地面。

  撞击一瞬间,引爆大范围爆裂火焰,破碎雷芒随意飞舞,极速带来一串串紫红色轨迹。

  入地数丈深处,刘君怀一抹嘴角血迹,再次纵身落回地面,两眸眺望高空,脸上带着几分狰狞狠厉。

  他身上剧痛连连,雷芒入体,如刀割般撕裂渗透,却不曾令他眉头一丝紧蹙生出。

  待得雷电之力,化作能量自体内流转开来,大地颤抖,天威再次降临,浩荡的压抑压得刘君怀很难喘息,漆黑云层厚达百丈,条条电龙在厚重云层中不断穿梭。

  “咔嚓!”

  耀眼白光倏然亮起,紧随隆隆巨雷震骇天地晃动,巨大力量甚至带起阵阵刺耳低沉音波,迅速贯穿整个广阔虚空飞坠。

  虚空乱流如气浪一般被轻松掀起,雷电倾落之势,肆意激撕裂开沿途一切事物,就连空中浓厚乌云也被狠狠震颤。

  “轰!”

  惊天撼动之音,在刘君怀飞冲之下骇然炸响,碰撞巨响形成了难以忍受的噪音,无数虚空乱流石砾在撞击之力中被震成粉末。

  他身形再次被击飞,爆裂而至细碎青电刺芒如针如刺,入体即散,瞬间化为凄厉电芒,于他体内乱窜,一忽间便肆虐横行在身体各处。

  凶暴嚣戾锐气,肆虐不休,使得刘君怀身体阵阵剧烈抖动。

  刺目艳红鲜血自口鼻之中流淌,经脉血肉随着皮肤寸寸开裂,气血如细线喷泉迸射。

  下一道雷电霹雳,在他身形再次显现片刻又是临至。

  刘君怀依然被这股狂暴力量掀飞,雷电之力刹那间迸发出无尽璀璨光芒,化作滂沱利芒箭雨覆落,硬生生从头顶浇灌下来。

  此刻他漫身已是血红,这一幕,就算是地面上存活无尽岁月何泰河等人,都惊颤莫名。

  惊天杀伐灭绝之气,倾裹着几欲彻底湮灭一切气势,可怖神威,相隔十几里,同样令他们遍体生寒。

  再次自深深地坑中爬起的刘君怀,心下却是生出一股喜意。

  虽同为九九天劫,飞升仙界之时,他遭遇到的,可是三道雷电齐至,其中雷电淬炼过程固然缩短许多,但其威力之庞大,不容置疑。

  这一次却是被分解为单一闪落势态,虽令他受狱炼过程无限延长,所遭受威势却是相对减少。

  真正灵魂遭受磨难打击尚未开始,每一劫数间隔,身魂恢复至关要甚,这才是能否安然渡过之关键。

  他所招引雷劫无数,其中规律也早有摸索,雷电具体倾落方式,头三道中即可限定。

  这等炼狱般历练机会实在难得,虽然雷弧能量入体,一路长驱直入势如破竹,所生出疼痛如刀割般令人难以忍受,剧烈刺痛让他感觉到窒息之感,但刘君怀反而在第三道雷电时候,撤去了任何护体。

  他已修得陨体坞九玄锻体术,那上古炼体之术天地间最为恐怖残酷炼体技法残忍程度,已令他单纯肉身强度坚愈精钢,体质强横无匹。

  刘君怀此际全身骨骼,已犹如涅槃再造般重新塑就,骨骼内纤维也因无数次重叠锻击,而形成一种独特韵纹纹。

  这种纹路可以在受到重力直接击打之时,瞬间产生一股震荡力量,能够最大限度降低重力所带来伤害。

  炼体过程中,利用特异电流能量,与空间法则之力不断袭体锻打浑身骨骼方式,使得他身具万钧不可摧折肌体,已将九玄锻体术修至每一寸血肉,都蕴含无尽力道程度。

  此等利用相悖磁电现象异变后,所产生磁极倒转之势,作用在生命体上,便出现上下四方拉扯力量,而且此种力量进入体内,却又生出极大压缩巨力。

  修炼者抵御此等拉扯力量同时,也随时淬炼被拉扯开肉身骨骼缝隙,促使肌肉骨骼与细胞,在无尽极限压缩之下不断进化。

  陨体坞这种赖以炼体方式,与普通炼体术有极大相异之处,后者单纯硬生生无休止挤压与拉扯,尚不足以达到扩宽经脉与储存电流能量效果。

  所有炼体术中最神奇术法九玄锻体术,便是催发凝练体内拓展与强化秘术。

  刘君怀便是打算利用这种体内经脉拓展方式,来进一步开掘出能量更大储存空间,以给下一进阶提供更多能量供给。

  他如此毫无遮挡,抵御天劫方式,却是惊吓住旁人众人。

  他们虽大多知道刘君怀难以置信修炼体质,但他真正肉身强悍程度,便是仙界也少人深晓。

  因而这等近乎于自杀般行为,使得众人心内均惴惴不安。

  但立人天师不及出言阻拦,第二波雷劫已是降临。

  乌云暴走,雷霆闪烁,巨雷滚滚中,伴随着声声龙啸,泼洒雷电之力,在坠落过程中,化作一条赤红色巨龙,踩踏着虚空而至。

  恐怖火焰缭体升腾,在虚空里崩暴出一道赤红轨迹,遁势之迅疾,已如一道巨大恐怖光束辐射下来,令虚空乱流一阵短暂停滞。

  挥拳击向身前虚空,激荡出一条几十丈宽虚无空间,毁天灭地强大气息,将空间周处迅速铺满之际,赤红色巨龙狂吼而至,轰然撞击其上。

  “轰!”

  声势巨大到,虚空几十里生发一阵凄厉哀嚎,气流呜咽溃散中,毁灭气息乘虚而入,瞬间冲毁虚无空间,与又一道刘君怀袭来之势碰撞在一起。

  骤然爆裂音波,剧烈震荡出能量涟漪闪亮,庞大雷霆能量顿时感到涌入畅通,轰然拍打在他身上。

  刘君怀只觉赤红闪亮刺眼,照得方圆数十丈如同白昼,滔天威压毫不留情倾覆下来,威凛压迫之力与犀利撕裂力量,瞬间穿透空间而至,令得痛入骨髓之感也相伴而来。

  不及他身形跌落,无尽细碎雷电锋芒,宛如山峰溃塌,挟带着重重镇压力量,灌体而入。

  那种直逼灵魂深处之痛,令刘君怀顿觉仿佛置身炼狱一般,脸庞因剧痛极度扭曲,冷汗顺着额头滑落下来,鬓角已经被汗水打湿,双眼已经变成通红色彩,便如充血一般。

  “砰”地一声,刘君怀身体被狠狠击入地底,狂暴冲击力立时令他周身气血崩溃,骨肉破碎。

  瞬间运转起涅槃金身,随着阵阵强烈神圣金光,顺着血液流淌传遍全身,金光迅疾融入每一寸肌肉,修复着破损肉身。

  升腾气血炙烤出缕缕青烟,每一缕形成,便在他身上烙印下一道焦痕,好在金光流转快如急电,那种剧烈极痛之感也渐渐消失。

  虚空里,一道道雷蛇在那厚重云层之中穿梭着,霎时间数百里长惨白闪电在虚空又是亮起,好似将半边天空划破。

  巨大闪电于毁灭中新生,于雷暴中孕育,青色电流嗞嗞闪亮中,再一道赤红色雷霆光闪当空劈斩下来。

  赤色璀璨雷劫,犹如咆哮天际金龙一样,带起耀眼金芒,铺天盖地倾泻,竟是伴随着“桀桀桀”阴森残暴恍似尖笑之音。

  恐怖赤红映照一方天际,无数蕴藏着可怕力量电闪雷弧,飞舞轰鸣迸射。

  刘君怀再一次被轰回至地面,嗤嗤声中,恐怖赤虹于他身上瞬间涟漪而开,好似无穷无尽怨气铺延,转眼将他躯体贯穿出无数血洞。

  剧痛随之而来,其内能量霸道无比,更有丝丝缕缕锋锐之力袅升暗行,随极度危险光芒滔天铺展,锐意迸裂气劲也在瞬间崩射。

  漫身真阳之火火焰暴起,欲将此等犀利来势焚至虚无,刺啦啦乱响大作之时,磬音咒调及时念动而出,卫护心神咒语力量显化出坚固雄壮与神灵威严,千古不朽寓意泛延。

  默默承受着滚滚涌荡暴虐气浪,威压无情挤迫与护身火焰早已激荡起十丈光焰,乱象纷纭引出无数空间扭曲纹路。

  涅槃金身金光闪耀出圣洁精纯,覆映其身,与神咒音韵屈曲升降,挫锐解纷喻意光芒四射。

  神咒音韵里立时涌动处鼓角凌天锋芒显露之音,炫音缭绕里,与贯穿力量瞬间摩擦出锵锵金戈交错锐音,于顷刻狂掀枘凿冰炭般不相合纤毫必争之势,令刘君怀心神随之剧烈颤动。

  直到此刻也不见刘君怀将圣炎极光召唤出来,犹若圣器般护体实力,自然可将眼前袭来之势尽数化解,只是这样一来也就失去炼体意义,此等失之东隅之为,不见得有收之桑榆之效。

  炙热与冰冷,柔和与狂暴,各种气息徒然显现,一时间,使得刘君怀满身气息迅速变得晦暗起来。

  但转瞬令他感觉,背心处蓦然冲进一条热流,比起沸水还滚烫热流,顿时让他周身毛孔洞开,极度舒爽通彻全身。

  与此同时,识海里本源星核加速旋转起来,微微颤动声音中精光大放,浩荡星点无尽光辉被它不断吸入,整个感知轰然一振,原本生机缓慢恢复之势,此刻徒然被催生一层生机不断攀升。

  他体内灵魂之力也在此时气息飙升,灵魂是还没觉悟灵性,灵性是已经觉悟灵魂,灵魂就像河流,灵性似大海,灵魂妄尽还源好比灵河汇入汪洋灵魂之海。

  这一切均发生在短短十息之内,他身体还未完全复转,愈加浩瀚气息猛地从天际散发出来,仿佛虚空之中出现了无数只黑色巨手一般,漆黑如墨光影闪动中,整个天穹气势再次剧烈翻滚起来。

  轰鸣雷光乍然再现,带着美妙弧线漫天绽开,雷光轰鸣中,投放出绚丽光芒,兀显残酷至极之美丽,纯粹到极致青色光芒,有着纯化万物、森然冷冽、如梦如幻。

  无尽雷电,脚踏乌云,于霹雳闪耀里飞扑直下,天地大变,夜空中光芒万丈,缤纷颜色如同平铺开来彩虹横贯。

  雷霆席卷,如同浩大浪涛,内中炎日火焰照耀虚空一片炽盛,艳紫璀璨。

  夹杂着怒吼咆哮声,宛如一把锋利巨剑斩劈,带有强烈磁场高层大气分子极光,呈弧状放射开来,只是一霎那便可灼痛双目。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