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圣义神通觊觎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圣义神通觊觎

  如此看来,三族间争斗早在上古时期已势同水火,其存在意义便是消魔护国,保劫终而制劫始,乃辅正除邪驱魔神咒所在。(.  .)

  而那一枚圣人烙印,也曾留言对他予以警示,不得以此等咒念相行有违天道之事,每一次施用仅需发乎于本心,若有妖魔邪祟,立斩不祥!

  由此推衍,三族鼎力当时,魔族中盛大煞杀之气,已有相当名著显化,炳蔚人文现象那时候便已渐行失却。

  或许人族能够跟随创世神及其他众神前往,已然乃授意之举,不然不会有翊圣真君这般大神存在,特意创造出黑杀神咒,用以专门针对魔性气息。

  玉楷成林,兰枝有荫,此皆阴德昭彰所致,天降之祥,由此而生得。

  反之便是魔性泛漫之势,渐至不可抑制,方可招引天道最终惩责。

  孰是孰非,冥冥中自有定数,人所无法预测而天可测;人力无法控制或不可理解之状况,而天可感知。

  这即为冥冥之来处,宿命兴亡、人世祸福皆由天命此等不可知力量所决定,改变命运者,也仅有上天可以差遣。

  虽然此等感念,刘君怀心内早有获知,但也在此刻方有更清晰纹理,自识海内升起。

  这种纹理仿佛一缕圣气存在,光芒暗淡不定,光芒投射,隐有各式各异幻象显化,其形态寓蕴怡虽不明显,却也可感其中浓郁道韵气息。

  其间有亘古通今古意流淌,渐趋铺展出一片千古不朽寓意泛延。

  诸般繁琐咒语念词,绵长绕梁而出,咒意音律所达,或如同日月之寿,或挟有凄切侧目不忍之音,或锋芒毕露,或如鼓角凌天籁般神圣气息秉持。

  却尽在犹若天籁之音律动雕琢之下,无限与风声,鸟鸣,泉涌,种种凝聚天地,日月精华之音贴近。

  此时他渐有些恍悟,一旦他心内念及与魔性相关,体内那一缕圣气存在,便当即会有所反应。

  其中锋芒显露之音里,每一段音节理会,均会紧随诸般景象在识海升腾,景象所映照出炫音缭绕,似有圣人意念有所传达。

  厚固法则气息旋即有所照会,造茧相缚或是涤瑕荡秽指向明显,但内里所蕴含丝丝能量,会随着音韵屈曲升降,与刘君怀自身流转,以便于体内汲取,其势舒缓有序。

  此种能量中,或犀利如锐利之剑,或于无形中,突兀生得絷缚一切所向之力,力道指向,直达魔性气息最薄弱之处。

  但他从未使用过此类能量,尚不知其中所指具体何形某态,却也自心头由生无限信心,与终身理念信达一般,根深而蒂固。

  眼望得刘君怀眼眸中接连闪亮起光闪无数,他身旁之人也均知其人怕是心内另有所悟,此刻也无人出言相行打扰。

  待得他神色渐复平缓,立人天师才开口问道:“君怀,你神情有如此明显转换,这是因为何事?莫要告知我等,刚刚进阶堪及,即有澄心感悟再次来到!”

  刘君怀呵呵乐道:“哪里有这般神奇?小子我曾获取一门神通,乃是专门针对于魔性气息神物,前番多次论及魔气相关,却是引起此类神通升起灵动感念!”

  “哦?还有此类神通存在?你可方便施展出来,也叫我等心内担忧稍滞?”何泰河此刻插言。

  刘君怀点点头,旋即后撤十丈,口中不间断念动,两眸里渐有一缕不朽气息流转,彷如浑俗和光,不露锋芒,与世无争,也有潜蕴隐耀其中。

  随脑光华频闪,身形渐自升腾向半空,不见其势伸抽,已作一幅盘膝模样。

  半空之相左手掐念手形竖立胸前,右手垂于腹部快速掐动,随着清净音声渐化极妙之音宣畅开来,音韵屈曲升降,清彻远播。

  闻而识海内一通敞亮,继而生出连音变化规律,词汇繁多,而无尽绵长,却令身下众人未生一丝一毫焦虑之感。

  有光华渐如日月浩荡威势升腾,其势渐至浩大,似有天地乾坤尽在掌握之感由生。

  突兀有一道恢弘盛气在指斥天地,如呼证鬼神,兴诸咒诅,挫锐解纷。

  间续有解咒诅之繁琐牵缠、邃远音律颤动而开,破魇谋之阴害圣义渐显,扑簌簌铺展出万般神通幻象一一显化。

  锋芒显露之音泛起一道巨甚涟漪晕荡开来,充斥着无上威严。

  每一段音节映照出炫音缭绕,道义澄明光色广照,道元功德与慈悲善根交相辉映,其间暗蕴犀利凛厉如厉电横空,却始终抱以蓄势待发之态。

  而洞府当空偶有一抹阴云聚集流过,那股蓄势气息倏然乍放,恐怖神威如音节念动,就震摄得一众神人颤栗不已。

  肆意释放之势给人一种起源原始之感,亦正亦邪,似道如佛,徐徐生发极致神光。

  光义里道道细密道蕴清晰可见,蕴藏浑厚粉碎力量,转眼间临至阴云笼及所在,旋即爆裂开来,立时引得空间剧烈颤动,大片空间支离破碎,道道细密裂纹丛生龟裂。

  那一霎那,无边骇极气息倾覆出极端恐怖吞噬力,遮天蔽日,浩大到无法用言语形容。

  无穷无尽碾压之势,瞬间狂涌暴烈凶态,也仅是一个流转,那一抹阴云便即消弭不见。

  骇极气息幻作光束如贯穿虚空返回,没入刘君怀体内消失,漫天幻境也毫无征兆凭空无影踪。

  在他身迹舒展落下之际,众人恍觉一股圣洁气息自虚空深处飘来,撩起浮光涟漪一阵激荡,身形乍定,其周身充斥着积岁累月烙印,无尽虚谬与叵测隐匿其间。

  除开有限数人,其他人等皆是一副骇然失色神情,刘君怀那一霎那所流转气息,深蕴比远古更加久远意味,片刻恍惚里,仿佛给人带来,圣人之体刚刚流经之感。

  同样呆滞良久,何泰河摇着头,口中深叹着言道:“这仿佛便是传说中黑杀神咒,开创者乃为翊圣真君!保劫终而制劫始,辅正气而驱魔邪;扶诸业百劫不毁,汇因缘聚合果定;匡正杀戮之力恍似贯通天地,圣界神辉广施济与万物苍生!果然了得神通!”

  立人天师同样摇头不止,“你此等身份中被万物生灵寄予厚望,便是冥冥天意也特意关注于你!此番圣义神通存在,居然也被你获而悟之,其中更似有一抹圣义直接垂范,莫非乃真实圣人烙印,已深深铭刻与你体内?”

  刘君怀点点头,“此神通来处,便是得自于天残岛昇阳圣殿遗址内!遗址乃是远古诸神时期道统遗留之一,有无数机缘留存,皆为昇阳圣殿远古诸神香火遗留,想必诸位前辈早有得知!”

  立人天师眼神中流转出一缕精芒,神界中人大多皆由天残岛借地飞升,其中昇阳圣殿遗址存在,自然是尽皆知晓。

  虽偶有传闻,某一人得道其中某一项道统传承,但像是黑杀神咒这般上古大神遗留,却是首次听闻。

  道统遗留之地以不固定方式显现,即使在时间上有一定规律,但昇阳圣殿遗址方圆数亿里,想要准确获知也是不易。

  每临至死亡、毁灭、生机、灭绝、仙气诸种气息波动,才会有一方遗迹显现,且内中残留生机,绝大部分时间会被强大死亡气息与毁灭冻气所镇压,二种气息流转轨迹,又与整个昇阳圣殿遗址死寂之气相勾连。

  只有那一缕生机显现,方是道统遗留之地现身之际,想要进入其中又有千难万险,因而真正进入其内者寥寥无几。

  便是与昇阳圣殿遗址有直接关联的玄羽旗,也不曾有切实进入之法,堪堪拥有寻得之机已是难得。

  此刻听闻刘君怀这圣义神通,乃是得自于那方地界,即便是立人天师已触摸到一丝证道机缘,依旧心内生出前往一行之念。

  像是黑杀神咒这般神通术法,已不亚于天罡殿任何神通法衍存在。

  刘君怀更是直接获得一枚圣人烙印,此等圣人烙印一旦入体融汇,便相当于神通修成。

  即便是与圣人烙印刻绘本人有巨大差距,但此等级会随着获得者自身境界提升,神通理会只会自如进阶,之间不再有半点感悟羁绊。

  旁人闻听心下更是一团火热,他们此刻却是毫无意识到,若是这般随意获得,也不会最终流落至刘君怀之手。

  何人获取,怕是早有天机锁定,但即使他们此刻明知此等缘由,也不乏亲往一试欲念,毕竟此类神通直接获得,相比神通本身更具吸引力。

  一枚圣人烙印,不仅具有其人一生道义与修行感知,其道势必已被天地所记录,而且会具有一抹圣人意念存留,这股意念力会储存部分圣人能量,深具神通催发以及威势加持。

  因而,一枚圣人烙印完整获得,不仅仅意味着数百年修行时日耗费节省,更预示着一缕圣义神通直接获得。

  这既是一种无限荣光,亦为最终证道得成几率保证。

  如此天降福禄般圣义获得之举,无外乎众人这般心内疯狂涌动贪念行举。

  但也无人生得强行劫取之念,只因圣人烙印,实乃圣人对生灵一缕恩惠垂衍,他人仅可参悟但不能够剥夺,试图剥夺者是对圣人之大不敬,会被圣人感知!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