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雷炎龙王神魂复生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雷炎龙王神魂复生

  滚滚虚无能量猛然被搅动,瞬间咆哮翻滚起来,由此凝成青芒光点,顷刻间漫天挥散而落,笼及蛇族大军本身气息上下翻飞。

  蛇族为冷血族类,在漫天蓬蓬散落光点入体后,却激起它们体内狂性突发。

  汹涌蛇群尽皆陷入疯狂,令其发自灵魂惊悚感遍生,所躁动出来骚乱,使得现场一片骇极涌动,其势于猛然间爆发至疯癫,生发不可想象恐怖狂暴。

  极端恐惧笼罩四方,众蛇妖神智翻转昏旋,耳朵里发着呼啸凄厉尖音,恍似幽灵之音,面前仿佛站着膝胧鬼影,在不断逼近那可吞噬血髓巨口。

  它们只觉得浑身冷彻骨髓,无以名之恐惧挤迫得血管像要涨裂开一般,身体每一部分都在颤抖,变得冰凉通透。

  此乃秉奉龙息蛇族,圣龙龙威凛然威压临头,山野间立时充满惶惶不安气氛.好像末日就要来临。

  但随着青芒光点接连入体,越来越多凝聚,使得它们体内气息里,不知不觉多出一丝龙息流转,旋即让它们有了一种如获重生之感。

  此等龙息虽仅比完全虚无略强些,却给普通妖兽之身,带来极其巨大能量气息冲击。

  稀薄龙息具有着洗涤神魂功效,仅是数个流转,便将一众蛇妖体内驳杂之气理顺干净。

  随之而来便是无尽舒爽与适宜之感,紧跟着体内气血渐趋精化,细小蛇身瑟瑟颤抖平息,继而转作一缕能量气息流转开去。

  旋即引动众蛇妖体内气机舒缓升腾,竟是具有了模糊进化之势。

  此等进化状态虽依旧细不可查,但足以引动众妖心神激荡。

  蛇群灵魂颤抖欲逃之态顿消,战栗布及满身之感从此不见,只余得轻松感知遍及漫身。

  此际为众蛇妖心神接收最佳时刻,意念转动,刘君怀再次挥手,鼓荡出一蓬太素神泉喷涌而落,落势中瞬间化作无尽先天真一之气倾覆。

  先天真一之气自生阴阳,乃天地之根,万物之母之水,具有独一无二心体神悟效果。

  攒簇后天五行精气归于一元,化为先天五行精气之至纯神水,更为促就神魂洗礼的魂魄能量加持。

  生物之祖气与混沌未分蕴意,再有蛇族祖气龙息相行促合,会短时间将众蛇妖神魂洗练得愈加凝实。

  股股生机渐起,又为它们体内气血中精髓催发,可直接成就寿限无限伸延。

  那一方天地间元气徒然生变,庞大先天真一之气,渐做云状能量气雾缭绕,其势虽然浩荡,却舒缓如潭水水波微荡,轻柔似清风拂来,抑或琴声琤琤。

  众蛇族只觉浑身涌起一阵轻松惬意之感,便如时光倒转,流转出斑澜光影与记忆屏障,满是醉人心灵意境流淌。

  便是矗立于一旁六位大妖,同样感知生命延续般安谧清风扑面,忧伤自单薄往生里打马而过,穿过山林与苍茫群竣,穿过时隐时现悲喜与无常。

  当然这些仅是作为旁观者的刘君怀,感知探过后自身感念,他不知妖族会不会有此等缠绵而温润感知,毕竟妖族灵智与情感,较之人族有巨大相异之处。

  “邪正之辨不可混,善恶之鉴不可淆!如此纯净清澈先天精气,其中五运六气变化,运气相合变化,更有不同气候精邃加以秉持,便是地狱间极深阴气,长时间深蕴其中,也会渐趋淡去!”

  突兀里,刘君怀识海中传来雷炎龙王恍似神音响彻,便如同茫茫无尽空寂贯穿而来,充斥着玄之又玄微妙无形奥秘。

  刘君怀赫然惊喜道:“龙王大人这是何时醒来?感知您老气息,怎地这般甚深奥义,细品之如窦中仰视日月,却是与我所曾感知圣气,具有颇多不同!”

  意念里再次传来雷炎龙王如梦如幻之音,“数十年深蕴与圣龙气息里,真龙之龙魂日夜浸染,神奇凝魂性质之龙地凝魂果沁入血脉,吾一缕残魂精魄蕴养成形,神魂复生已然凝实!”

  刘君怀更是大喜,言语中更是带起一股抖颤,“恭喜龙王大人再塑神魂!龙地凝魂果果然携有圣龙元魂意志,龙地神树龙息召唤也是玄奇之致!”

  雷炎龙王呵呵乐道;“此话不假,未有龙地神树朝夕相伴,龙息召唤也不会有这般显著。”

  刘君怀却是在须臾间,遍体由生悚然,只因他猛然间记起,雷炎龙王与龙地神树,均在混沌空间内某一法则禁制之内。

  此时它不仅能通过神念感知与自己交流,而且自己眼前所发生一切也尽收眼底。

  刘君怀可是具有着冥冥天意有所庇护之体,便是天道感知,也有部分自身气息不为其察觉。

  此等加持后意志,居然不能阻拦雷炎龙王神念探知,怕是其已晋升圣龙境地。

  想到此处,他意念中疑问也惊呼传将过去,引来雷炎龙王有一阵呵呵生笑:“你反应却是有些迟钝了,你我间交流半晌,才引起你此时醒悟!不错,吾真身溃散之前,仅为你人族中半圣境界。

  “却是在这几十年里,不知不觉随圣龙元魂意志熏染,已是身晋圣龙意境。也只有超脱与天道意志枷锢,方可将你气息中一抹天意加持勘透!只是如今吾神魂复生,龙体尚未凝实,虽然凝实过程可一蹴而就,但当下所处空间并不契合。

  “虽然如今天道威压不足以将吾压制,但圣者界另有秩序存在,不容许圣体随意降临。念在吾体以及真龙、神龙二脉,皆因你重现生机,吾之存在,对于你日后重责身担,可助一臂之力,暂时不会离去!”

  刘君怀心内惶恐旋即消失不见,他并不认为自己霎那间所产生心理变化,会瞒过圣龙感知,但方才恐惧只因突如其来,不及反应而已。

  雷炎龙王自然深晓其中过程,对于刘君怀之感激,乃是出乎于那一抹圣龙元魂意志,便是它自身不存善念,圣龙元魂意志也不容许。

  更何况作为雷炎龙王自我感知,同样对他身怀万重感念,此等暂时留滞念想,却是出自于它个体意志。

  雷炎龙王垂声道:“老朽垂死之命恩人救援,恩德如山,无可图报;且今你身居上体天地生生之大德,垂古今未有之旷恩,吾既肝脑涂地,又岂能报效万一?

  “更何况你既膺殊遇,夙驾将行!当下三界之父老士庶被泽蒙庥,灭世大劫事出非常,你能糜躯粉骨,不图所报,此等矜照恳诚行举,吾尽感赤心!今以吾身借以感恩戴义,不奢恩报之心,誓将与你一同面对将来大劫!”

  感其言语中一缕决绝意念,竟使得刘君怀有些泪眼婆娑。

  原因无他,只为雷炎龙王同样公义之心,但却是他所暂时不能理解的。

  圣龙存在,本就是超越天地自然规则存在,一呼一吸均属法则感念后天地气息,洞察天地万物轮回走势也只在一念间,此次圣龙意念如此秉持公义,即使与欲报之念迫切有关,但与圣义真理也有所相悖。

  但他此等心内疑虑,不可出言相询,不然可是深蕴冒犯之嫌。

  可是意念里又传来雷炎龙王呵呵笑音:“吾神魂感知本与你意念相连,你心中何等念想,却是瞒不过老朽刻意探知!呵呵,不过你此等疑惑,实出自然,吾还是能深刻体会到。

  “实际上原因极为简单,吾之神魂感念,并未与此间天地气息有所连通,即便是凝实出实体,怕是也有一段天意感知过程。因此与圣界气息更不会有所勾连,因而你所认为圣义真理,尚未曾笼及吾身!”

  刘君怀这才恍然大悟,雷炎龙王能够进化至圣龙之体,皆出自于那一抹圣龙元魂意志,意志里有圣龙能量存在,将它体内气血冲击进化完成,圣龙意志随即入体生根,却是在未与天地气息连通之下。

  混沌空间那处禁制里,充斥着龙地神树龙息笼罩,更有龙地凝魂果所凝实出迎阴阳、合天道气息,在先天真一之气自生阴阳天地里,足以蕴养雷炎龙王神魂维持气机运转。

  实际讲来,它此时尚算不得真实圣龙之体,也只有被圣界气息所真正融汇,才会有圣龙本体鲜活显现。

  但因此而不会受到圣界种种禁锢影响施加,那一方天地秩序自然就不会感知得到。

  虽不具有天地所认可圣龙之体泛生,雷炎龙王却是已具有圣龙之威,关键时刻,便是其一缕圣龙之威加持,刘君怀深信,即使他此时境界,想要对阵半圣者也足以胜任。

  但一旦施用圣龙之威,即有雷炎龙王为天地感知危险,他情愿远远逃离半圣者,此等借用方式,他也不能轻易借用。

  虽然他本身具有一缕圣龙之威,相比雷炎龙王所衍化,可是具有着天崭般鸿沟距离,但对于眼下尚属普通血脉妖体,还是颇具用场。

  雷炎龙王笑道:“你现在所生发龙息祖气教化,实在是萎靡不堪!这样,你将老朽意念传递中所挟带一缕龙息,加持在你自身龙息感知之上,至少会有数倍龙息蕴意提升,因为有丝毫吾本身神魂气息,而不为天地所感知!”

  刘君怀大喜,忙依言将此等方式凝结出崭新龙息,再一次向一方天地间铺就。

  无限威严与震撼之感,徒然便自空际里再起波澜,恍若有灵圣垂旨降集,转瞬呈青雾缭绕,气雾缭绕里,既有漫长岁月积淀后的古痕斑驳,亦有逆夺天地之造化而生流转瑞霞。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