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绝情客栈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绝情客栈

  这样等待足足半月有余,铁翼蛇族与玄霜蛇族才间续来至。

  事关宝衣一事,天蛛大妖联系起来并未遇到多少曲折,除开蛇族本身并不需要其遮掩气息之法外,刘君怀大名在蛇族间传颂,也是极关键原因。

  此方面之所以刘君怀并不忌讳,只因蛇族本就被妖族整体打压,除了森王蛇族,其他各族间关系相当团结。

  且知情者皆为各族大妖,范围相对狭小,况且刘君怀此时也不惧自己信息有所外泄。

  至于森王蛇一族恶疾早被治愈缘故,也逐渐被蛇族整体所认可,而具体原因,自然更令他之名谓声名鹤起。

  刘君怀并非觊觎七件宝衣聚齐后之圣器组成,而是宝衣存在另有玄机,可随心念所达,幻化为所心仪紫袍玉带及霓衣靓裳。

  此等神奇之物,人族仙子最为适用,他却不知因何那位人族炼制者,会将宝衣赠与蛇族。

  两蛇族均各有数位大妖来至,毕竟刘君怀龙息存在令它们不敢轻忽,而且所接触族群,均会得到龙气洗礼,血脉进化也会有整体性提升。

  其中具体手段实施,蛇族间并未有详尽描述,但所带来神灵布化般恩泽布施,却是它们所能明确感知变化。

  这厢里,众妖与刘君怀仅半日接触下来,也尽知他诸般神奇所在,铁翼、玄霜二族大妖,也由生身受恩泽庇护之感。

  众大妖或感恩怀德,投命无悔,或利害有机,奋发以应会,对于刘君怀恩惠深重感念,已是一发而不可收。

  它们同样获赠神兽精血,蒙承龙气神魂洗礼,感激用命之心同样尽皆沦浃。

  刘君怀这才飞身再行赶路,他此行目的,却是来自玄霜蛇族大妖所言及,第三神域与第二神域交界处,一方魔道聚集之地。

  与之同行赫然便是各蛇族近十位妖帝,这是他灵机一动后,心内豪情徒生,欲行借势大干一场。

  较之纯粹魔族所在地,魔道中人族身份者占据多数,多以山贼、落寇表面行加伪装。

  此次刘君怀前往之地,即为此等魔性尚未完全侵蚀小型势力,早先多为躲避仇杀追剿之辈。

  在络绎不绝神界众生之中,难免泥沙俱下、清浊杂陈,有各种各样渣滓混迹其中,各种不法之徒在移入地下,为非做歹。

  其中不乏作奸犯科,极度桀纣嚣绝之人,由此而生得如今依靠抢掠生存小势力。

  玄羽旗与天罡殿虽已有,暂且停息与魔道、魔族直接互生干戈计划,但这个叫做绝情客栈之小山寨,却暗地里拥有一件宝物。

  明面上有蛇族出现,便彻底将人族痕迹抹除干净,莫讲如此一方小型势力,便是整个魔道重视起来,也不会将此事玄羽旗、天罡殿联系起来。

  再者蛇族意识沉寂良久,此时整体实力暴涨,也是需要偶尔做出些举动,表明一下存在。

  况且失踪三万年碧麟妖皇突然回归,也令蛇族在妖族中重复巨势依仗,此一战,对于提升整个蛇族士气,具有着关键作用。

  那方小势力所在山谷名气不显,其绝情客栈大名却在第三神域偏隅之地颇具威名。

  此方势力大头领,乃是一位叫做朱睿达之人,本身境界为神皇后期,原为第四神域域府中人,因为某种原因叛逃出离。

  其人鸷狠狼戾,心辣手狠,却独具家族易容隐身秘术,每每奸掳烧杀之后,往往能够安身逃离。

  那件宝物,便是他某一次率众夜袭某显赫家族所得。

  此物被称作阴阳鱼太极图,传说为上古星图碎片一部分,蕴含一丝天地大道至理感悟,其上有玄奥星象轨迹始终转动。

  原来完整上古星图,乃上古圣器存在,名曰“明镜图”,内为阴阳鱼互纠图案、外为八卦以及六十四卦环形图案,根据先天图、浑天象太极宇宙论推演而成,尽显太极函阴阳,阴阳函八卦自然之妙。

  至于圣器具体何等形式展现,却是无从得知,但自其中阴阳鱼互纠图案,所剥落出来阴阳鱼太极图,却是具有明显星象运转规律刻录。

  更为惊奇的是,此类玄奥星象轨迹,竟是呈自主流转势态运转不休,恍若天然浑成星象投影。

  相关圣器效用,因为大部分缺失原因,已然不能启动,这便是最终流落至家族势力,而不被各大势力抢夺因果。

  对于天象所衍极深者,仅有天罡殿一方势力而已,而天罡殿内又远古星象图这般神通法衍,此等仅是指明星象轨迹运动图签,显然并不为他们所看重。

  但此物对于刘君怀来讲,却是具有关键用场,皆因他将神龙一族相关送回神龙祖地,便需要横跨大范围虚空星际,此类灵动星象图签,要比天罡殿概念性质、且专供星象卜相推衍所用远古星象图,显然更家适合。

  这便是刘君怀突生掠取心念之原因所在,能够自偶然间知会此等物件存在,况且对方又为魔道势力,使得他心内仅存一丝不忍也消失不见。

  虽然绝情客栈除开那位神皇后期朱睿达,另有两名神帝初期隐身其后,但有这九位蛇族妖帝后期,其碾压之势也是显而易见。

  唯一需要费点心思之处在于,绝情客栈所在,以及附近山间谷壑,均被依照阴阳鱼太极图,布置下一张巨型先天星象阵。

  此阵属于八级仙阵,足以阻挡前往征讨势力侵入。

  但刘君怀虽然仙阵理解不深,但有天罡殿远古星象图修得,更因九级阵法盘存在,欲要进入其中也是简单。

  闻听此消息之时,他心下便不由得一阵惊喜,那阴阳鱼太极图,赫然像是与他所量身打造那般,极是适宜他日后使用。

  将自己心意做过解读,现场一众蛇族大妖未作丝毫迟疑,如今刘君怀在蛇族中地位,并不亚于那位蛇族老祖碧麟妖皇。

  便是令蛇族就此开拔,前往魔族讨伐一番,它们也不会生出多大抵御之心。

  此等信任程度,不低于神龙一族两位少神主真身显现,足可见刘君怀带给蛇族一场神魂巨变,令整个蛇族具有了怎般蜕变形态进化。

  来至那处山谷间,果见如同高山一般压力临体,即是诸位大妖也深感隐形阵势之威。

  一众身形将落,山谷上空空间一阵波纹颤动,激荡起数百万里山间树木枝叶摇曳不停。

  但见一道白光闪过,便是有一声叱喝传过:“何方鼠辈,胆敢轻易踏足绝情客栈地界,有要事需往山门处递请愿简,在此处伸头缩脑是为哪般!”

  诸位大妖皆是怒极,蛇族性本就暴嚣,如何容忍这般讽嘲呵斥,纷纷一震身,流露出妖帝境地气息,令一方空间气息,泛起巨势波动。

  显然如此强大实力者到来,明显惊骇住暗中探视之人。

  此人口中声音截然而止,仿佛凭空被遏制住喉咙,只余得倒吸冷气声音乍现即逝。

  刘君怀却是不理会这些,镜像世界探识力收回,挥手散落一阵光影蠕动,阵法盘也适时显现。

  道道流光韵起之处,无数远古字符晕荡其中,于几息间便是飞遁入阵法盘神辉笼及之处。

  金清水秀与土气丰厚气息接连喷涌翻腾,流转出淡晦隐彩埋光四下里伸延。

  光华四溅里如金箔般光芒泛起,如金泊遥挂,扭曲出幻纹颤动,瞬间变得支离破碎,像是纸糊被轻轻一指戳透。

  便见半空中阵法盘神辉映照之下,一旦半丈许缝隙显露。

  刘君怀疾步进入其中,诸位大妖忙收敛起心内震骇,接踵踏入阵法之内。

  乍一现身,便觉山间生机鲜活,入眼浑厚雾气氤氲出叠翠堆青,群峦拥簇里深渊绝壑四处可见,盘山奇险、峭壁如削之地环延出巨大山谷如斧劈开,地处峰石隐抱地势,另有星罗屋脊散落其间。

  众位纷纷探出探识力,赫然惊觉那星罗屋脊散于山谷间排列,居然俨然为一处巨大客栈商铺样式。

  数层高低、迭次纷呈里,牌匾、装饰俱全,明显乃是按照坊间闹市客栈形状布置。

  刘君怀声声发笑言道:“这方势力间建筑也是一副客栈布置,难怪其势力名号取为绝情客栈!却是不知此间首领乃是何等心态,居然有这般闲情逸致,生生将之内外打造为客栈式样!”

  有蛇妖应声笑道:“既名客栈,又有绝情之意铺陈,显是此间中人行为意识异于寻常,如此嚣张任性称谓,足可见其人心性已有了些变态迹象!”

  一众大笑升起,仅是片刻之后,刘君怀一行便察觉数百道身影联袂倾扑而来,纷乱空际里有数声号令传将,半空中飞驶之势,已自动转为层次鲜明阵型顺延开来。

  铁翼蛇族族长雷火大妖哧地一声冷笑:“现下盲流草寇也知道布阵了?显然已非普通落草走卒,有高人暗中演排镇守!”

  森王蛇族族长青光大妖呵呵笑道:“管它何等大神在此,我蛇族数万年来忍辱负重,这对外第一场重要战事,却是要拿他们来祭一下摄魂御虚!”

  说罢,张口便是一道凄厉呼号生出,乍一自虚空里流转,即凭空激荡起漫天炫音鼓胀,应该便是它嘴中所称谓,摄魂御虚音波攻击之术。

  炫音鼓胀出巨大透明光波震荡而出,生发几十里光影闪烁,“呼”地一声涟漪开去。

  音波夹裹着凄寒怨戾未瘳,随乱风肆意,所经之处,整个空间被一层森寒邪气所笼罩。

  寒风凛冽、血雾漫天旋即当空铺展,扑簌簌席卷其通天血色,化作邪光肆虐直射过去。

  其间森寒至邪气息从中掺杂,浑绕在斑驳陆离之内,色彩杂乱不堪,溷浊而不分。

  邪光嚣戾迅猛之极,所形成空间错乱导致扭曲,泛连起无尽时空扭曲之力,遁作无数道光线交织贯穿迸射。

  “噗噗噗”

  光线贯穿出无数血光迸溅,连带着无数声惨烈嘶吼,随邪光无规则肆虐流转之态,幻作数不清血滴成雨。

  无尽嘶嚎里,又一道声音传至:“原来是蛇族诸位大人驾临!却是不知因何故侵我绝情客栈,我方人士与你蛇族间并无嫌隙生得!”

  雷火大妖冷笑声又起:“哪里这般复杂!就是看你方势力不过眼,前来抢掠便是!”

  虚空里声音传来一声怒哼:“想必此位是铁翼蛇族族长雷火大人,你这番理由来得也忒是突兀,何必绕这许些弯折,照实讲来便是!”

  “我呸!”,雷火大妖不屑般回道:“单任你方四处强行俘掠,不容我欺负欺负你!”

  言罢,口中再也不言语,身形晃动,已是掠向虚空,挥手间便是可怕气息涌荡,自天空中幻化狰狞出骇人威压当空倾覆。

  道道黑色雾气升腾而起,仿似在天边凝聚,像是一头张牙舞爪恶魔,延势铺展而去。

  黑色雾气里高温凛炙,土壤水分大量蒸发,地气渐如蒸笼般雾腾而起,近乎极致高温,使得天地间空气,迸裂出噼里啪啦声响。

  威压已是挤迫出悍大撕裂大地力量,竟令得颤抖山间谷壑峰岩,因干燥而坼裂,与颤动里焚灰。

  便是空际里也晕荡起极致高温,使得虚空空气迸裂出噼里啪啦声响,。

  宛如岩浆一般洪流自天地俱颤里喷射而出,洪流席卷,一切繁杂像被狂浪吞没小舟,转眼被吞噬至虚无。

  洪流中含蕴大量挥发热气,粘稠炽热由此勃发惊天骇浪威凛冲天,猛烈爆炸声响此起彼伏,每一次憾及,即导致那方天际直接崩塌。

  而此时虚空更远音波所达之处,邪光似有无尽死气缠身,更有无数参差束缚之力漫天铺展,吞吐着死气缭绕,在无数空间裂痕层叠间沉浮撺纵。

  虽然山谷空中另有数千人飞奔而至,但先行数百人,早已被乱暴不堪无尽吞噬所淹没。

  便是那名曾经口吐厉言神帝初期,虽然躲开音波邪光迸裂暴涌之势,却是瞬间陷入洪流炽热席卷当中。

  另几位大妖分出几名,也迅疾遁往高空,刘君怀身边还余得三位守护,令他心内着实郁闷不已。

  只是蛇族大妖乃是好意,它们意识里,也容不得由刘君怀亲自参与到拼杀之中,此等贴身保护势态,也完全出自自然反应,眼前这方小小势力,尚不值得它们先行制定行动攻略。

  刘君怀心内随感不甚适应,但也亲眼得见妖帝后期凶悍实力。

  他眼前虚空里,暴虐能量如磅礴煞杀之气,挟裹着极端炽烈气浪蜂拥,闪亮出道道骇人死亡光照流转。

  无尽戾嚣之气横贯当空,仅是其中威压逼迫之势,便是令得一方虚空颤动不已,相伴着狂风四起,漫天恐怖凶戾视同通天彻地。

  他尚属首次见识妖族大能亲自出手,以他个人感知,早已觉察出,任何一种威势涌荡,也绝非他当前自身实力所能抵御。

  能量潮汐波动势起,便是令那片天地笼罩悍威如天降,惶惶然好似天塌,可不是他单纯境界能量力挡。

  另有毁灭气息泛延,空际动荡中,不时自某处迸射出骇人死亡光照频闪,仿佛地狱深处青冥火焰,便是神界同实力神帝存在,怕是也要避之十里。

  就在他心神念动之时,这片天地间,天地万象不时显现,狂莽力道卷动成狂风声势浩大席卷,自虚空内激荡起天旋地转。

  因此被激荡喷薄浩大元气气旋,于周围空间响彻起一阵巨大音爆声音,荡起阵阵肉眼可见涟漪四溢。

  涟漪中心处,天地剧烈震荡,天地元气涌荡非常,盛大天地般威压降临,喷吐无尽耀眼各色神芒。

  血色天际已渐做一片通澄,或璀璨夺目如同炎日,或厉风呼啸出赤红轨迹,或青冥浩荡苍黄蹉跎气息,散发着迷蒙光线喷涌。

  那一方虚空惊起漫天气流翻涌,搅动、飞溅、迸射光线如狂涛般疯涌,肉眼可见血意威压呈气雾状在升腾,光影摇曳中,爆射出一股膨胀挤压束缚笼及数百万里高空。

  锋锐刺耳尖鸣似无遮挡般贯穿每一具血肉,旋即有无比狂暴气息席卷而至,转瞬令那一角天隅化为虚无。

  尤其那股奇特音**动,已是蕴含上古妖兽最为古老气血玄机,尖利音波迸发之势迅如极光,回音都激荡得空气中爆发出阵阵轰鸣。

  尖锐鸣啸中,极度暴虐狠戾气息,令得刘君怀,虽远隔百里,仍觉神魂摆不脱那如蚁附膻般蚀骨贯穿凶顽。

  就这样,强大到令人窒息气息处处倾覆,暴戾嗜血煞气如潮水般喷涌,密密层层黑色雾气密布,阴郁而且浓厚凶气滔天。

  可穿透神志玄音律动迸发,毁灭法则气息里,异常暴虐无道吞噬气息冰冷凌厉凶残,交织出铺天漫地气流狂涛般疯涌。

  那数千身影,也在短短盏茶时间消弭殆尽,只余得零星几人被蛇族大妖拎在手中,迅即返回而来。

  惊见六道大妖身影来回穿梭之势疾如瞬移,刘君怀心内也自感神界果然为一处恐惧存在。

  这仅是数道神帝层面强者战斗,若是满天飞就此类强人身影,未来神界浩大战事,会生发出怎样恢弘局面,此刻他竟是连想也不敢去想。

  便是这般极小范围内战事,竟是令数百万里空际风起云涌,此番骇然威势,已令他瞬间意识到神界最可怕之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