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乐圣仙师飞升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乐圣仙师飞升

  智慧之光为佛家最极致修得能量,与三尊法力也相差不多,且所具有普度广施、皈依度化能力更为深刻,里面教化之意要比威势更浓烈,给人以皈依膜拜屈服之感愈加犀利。

  诠济法师二人此时尚不得知,经由刘君怀进一步解读,心内感念更是深沉,眼望二人眼神中所流转铭感不忘诚挚,他已是知晓那一件噬魂枪获得,已不再有丝毫难度。

  实际上,诠济法师本就产生相赠之意,刘君怀身份原因之外,他所拥有嗜血三星也是关键。

  只是法师之所以刻意不相提及,便是在考量刘君怀其人心性与能力。

  能够被卫道者所认同之人,德行本质上自然不再需要另行验证。

  但三大至凶神器存在,持有本身便会招揽无数凶相汇聚己身,未有强悍能力,尚不能消弭就此流失危险。

  诠济法师此举也是最负责任之举,却未料想,还未曾刻意教化、引导与他,反倒首先身受刘君怀一番佛门传承获得。

  诠济法师虽然投身与佛门数万年,所接触过正宗佛典自然无计其数,但如同道家远古道统遗留类似,一样有繁多传世秘法遗失。

  末法末劫可倾覆世间一切,许多上古遗留隐秘,皆是出土而得,能够将本门传承一直延续下来门系,几乎绝无仅有。

  刘君怀身上有正宗佛们传承主要为三种,功德无量功法与妙法之树之外,还有得自松印世界,赤焰山脉内一处天然阵法内,那一部佛家真言法力传承。

  此部获得出自于欲将他佛光渡化,继而夺舍之佛教圣僧舍利子,之内一缕圣僧灵魂神念,掌控着一丝佛家五字真言法力。

  那是他不过合体中期境界,能够将圣僧神魂残余击溃,只因舍利子存在时间跨度是在是漫长,遇到刘君怀之时,已处于神念弥留之际。

  那一枚舍利子为圣僧火化后所留佛骨,圣僧本命之火真阳之火,随主人一起陨落,也寄存在那一缕灵魂神念之中。

  舍利子滴血认主,刘君怀也就得到圣僧真言法力传承,那真阳之火却只得之形而未获其意,直到遇见阳秋道人随留存真厚种子。

  但这一切获得,也不如刘君怀最早获及天眼通,同样为佛教至高传承,相比之前三类佛家秘典,依旧具有巨大优异之处。

  随着刘君怀修为愈加深湛,竟是愈加摸不着当初那位老僧底细,而老管家体内修为禁制解开后,异乎寻常修为提升能力,显然得到万象楼真正主人暗里协助。

  前几日回往万象大陆,松印世界内老管家,居然在闭关冲击神兵境界瓶颈,其修为晋升速度之快,较之刘君怀也不遑多让。

  清凉寺巨大塔状建筑,为佛寺、佛塔和秘典石窟中佛塔部分,也被称之为塔庙,与单独存在祠堂间有段十里距离。

  整个清凉寺,以塔为中心,周围建以殿堂、僧舍。塔中供奉着舍利、佛像等,是寺院中心建筑。

  寺前、寺后或另建塔院,形成了以大雄宝殿为中心佛寺结构。

  寺院坐北朝南,主要殿堂依次分布在中轴线上,自外而内,布局严谨,殿宇重叠、院落互变、高低错落、主次分明。

  三人所在祠堂,属于诠济法师专有会客之地,由纵深二、三座殿阁所组成,而是四周以较低建筑,拥簇中央高耸殿阁,成为一个整体。

  祠堂即为高耸殿阁所在地,规模庞大,与清凉寺正殿大雄宝殿也无二异。

  清凉寺为神界佛宗翘首,自然短不了各系佛家门人与麾下势力会常来常往,此处祠堂便是主要接待场地。

  三人这般巨大声势制造出来,当然会引起集中于此地客人们关注,就在三人交谈间,已有部分人等纷纷前来。

  这些人中绝多为佛门中人,对于方才妙法之树气息最为骇然,随内里详知各异,但也均觉出非同寻常意义。

  诠济法师神情坦然淡定,不理会众人对于他身上气息变化多有询及,只是将刘君怀与众人一一相介,语气中庄重之意,也瞬间被旁人所察觉。

  刘君怀仅神皇中期境界显示,能够得到诠济法师这位佛界最高领袖所看重,使得众人寒暄中,眼神里惊异也显而易见。

  他们对于咎宜人玄羽旗三旗主身份也是详知,玄羽旗又为神界人、妖二族最高统领地位,在见识到其人与刘君怀交往间那等平等关系,心底里震骇之意接连泛起。

  对于刘君怀身份介绍,也仅限于天罡殿门下,此时刘君怀大名在神界尚不彰显,这就更加引起众人关注。

  诠济法师也及时将众人关注力,引至功德无量功法之上,事关妙法之树,却是不再提及。

  作为佛界核心实力,清凉寺对于各个佛门势力间佛典交流,也是极为慷慨大度。

  此部功德无量功法,他也为打算有所保守,但会分隔开几部分,根据资质加以普及,这样也极为隐秘,遮掩住妙法之树真实存在。

  毕竟刘君怀所改动功德无量功法,蕴含部分功德、妙音气息,足以替代诠济法师此时身上气息改变来由。

  这些围聚过来客人们,均为各个佛门势力中地位尊崇之人,其修为也至少在仙帝层面。

  其中不乏三两名半圣存在,在诠济法师刻意引导下,对待刘君怀也是相当礼敬。

  刘君怀那种坦然面对神情,令众人心内啧啧称奇,也逐渐意识到,此位年轻人来历非同可。

  自然有清凉寺相关人员前来应候众人,诠济法师也就乘此将众人引入祠堂,他手中之功德无量功法,可是具有巨大诱惑力。

  而刘君怀在咎宜人引领下,也来至祠堂极深院落里暂居之处。

  他也知自己暂时不宜过多露面,身份暴露需要一个循序渐进过程,这其中有玄羽旗相关步骤安排,至少在一年后空无妖变秘境显现之际,他身份尚处隐晦当中。

  按照之前计划,在他与妖族间建立起真正交流后,才会参与到实际战事当中。

  原本打算辞别清凉寺,他就要前往第二重天妖族鬼炎暗冥祖地,但因空无妖变秘境一事,使得此行有所变化。

  他个人意愿,要参与至秘境显现一事当中,若是能够进入其中,对于鬼炎暗冥之行,更增加被信任条件。

  好在不日将会有立人天师引领乐圣仙师前来此地,他只需在此等候,再与天罡殿以及玄羽旗相商即可。

  这期间,他需要与碧麟妖皇建立起联系,事关空无妖变,与之交流也是关键。

  清凉寺寺院占地数百万里,极深处后山峭壁,以及深山内腹处,便是秘典石窟存在。

  佛家大多秘典传承,即是得自石窟中彩绘壁画之上,因而这些石窟存在,也是清凉寺最珍贵佛教文化与传承主要遗迹,亦为看护最严密之地。

  由诠济法师刻意交代,这些存在也全面向刘君怀开放,在等待时日里,除却修炼,他便是在石窟中度过。

  洞窟多开凿在险崖峭壁上,中央坛基及甬道齐全,窟作纵卷式,部稍趋平缓。

  由于年代久远,洞窟壁画大部分已剥落,残存部以立菩萨与坐佛图像为主,姿态各异,其中所蕴含同门别籍,不一而同。

  壁画中色彩以绿、白、浅赭为主,线条晕染较淡。

  人物很少用墨色,以晕染为主,壁画中人物皆已远古时期装扮,壁画基部遍布浮雕,装饰极为富丽精美。

  各处显现,均迄今十万年以上,灵迹昭然,绘像勒石皆富蕴浓烈上古气息。

  被开辟也有数万年,自然不再会令刘君怀有意外收获,但他依旧对此间存留,抱有极为浑厚兴趣。

  壁上所刻画珍藏佛经几乎到处存在,尤其蔚为壮观各式佛像雕绘,更彰显历史原貌。

  佛教石窟造像渊流具有举足轻重意义,为教中佛义发源滥觞,盛典尽其深致,亦为佛气最为浓溢所在。

  更令他惊奇之处,这些厚重佛气自容于天地间,却不曾远远飘逸弥散,始终缭绕方圆百丈内,精深佛义涨满浸溢,与刘君怀自身佛气居然有相融之势。

  向身旁咎宜人征询,他笑道:“你便与此感知便是!此类佛气来处,出自于佛像雕绘,显然有圣僧加以意念护持,虽不能自行汲取,但佛气中极深中佛义,却是可静心感受,能与自身所拥有两相融汇。”

  他知道刘君怀身上佛气相当纯正,此地平日里仅允许部分高层人士前来感知,其中也有名额限制,可见此间存在何等珍贵。

  能够再次留滞数日,身上佛气只会愈加凝精用弘,对于今后佛义深研有极高促进作用。

  佛教重视人类心灵道德进步与觉悟,便是此等佛义深悟状态,依照悉达多所悟到修行方法,继而发现生命与宇宙真相,最终超越生死和苦、断尽一切烦恼,得到究竟解脱。

  佛义最直接感知,为修习佛法最好善缘条件,但刘君怀身属、信奉道教,于此间更多为简单佛气凝精,相比旁人再次感悟般若最核心思想,他此种感知之举,只会更加精炼。

  于是,在咎宜人相伴之下,于此留驻数日,他深刻感知身上佛气便纯净许多,较之咎宜人,更是获益明显。

  不过外间已有消息传来,却是天罡殿有人员来到,前来送讯沙弥,深知咎宜人身份地位之高绝。

  刘君怀却由此等人物亲自相陪,其中道理自不需明言,面对刘君怀他心内、行举丝毫不敢怠慢。

  待得二人转会祠堂,果见立人天师前来,他身旁就坐之人,不是乐圣仙师又是何人。

  跪拜之后,师徒二人皆是喜悦非常,乐圣仙师已与诠济法师有过交流,刘君怀到来之前,二人正谈性正酣,毕竟他们之间有太多共同追求。

  乐圣仙师此时为神兵中期修为,实际上他飞升上来已有十日,却是执意不要打扰刘君怀,待得境界稳固,便马不停蹄前来。

  天罡殿这段时日,也与之有过深层交流,所为之事便是三界真阳心经相关。

  一同飞升者尚有另外两人,不过这次就留在天罡殿,他们仅为神兵初期,需要一段时日闭关凝实。

  随同他二人前来还有刘君怀老相识,安邦与茂彦二人,令刘君怀感到高兴的是,前者已然成功进阶神帝初期,后者也已神皇初期出现。

  此二人跟随在刘君怀身边,可是获得无数晋界相关资源,并且数次身入神奇秘境,心神均有甚多汲取。

  在他们回到神界,也适时进入冲击瓶颈状态,能够齐齐晋级,也是厚积薄发体质。

  安邦神帝同时带来黎明神皇最新消息,黎明神皇此时正在第四神域极东,玄羽旗属下一型势力内藏身。

  他以飞升身份,不下十次遭到几方势力围追堵截,因暗中有玄羽旗行加护卫,再有他极高深瞬移神通,却也往往有惊无险避过。

  玄羽旗势力中人均处在隐秘之处防护,才会有势力不断骚扰,而且参与人员境界越来越高,在神皇中期以上敌方人员介入后,这才寻得一地借以藏身。

  黎明神皇虽是后期强者,但他所扮演万象之人,却是飞升者身份,仅仅表现出神兵中期修为,能够数番从容逃离,瞬移手段起到关键作用。

  虽仅有刘君怀将近四亿里极限距离其中一二,也足以在神皇中期以下瞬间离去。

  但在神皇后期及两位神帝初期出现后,此等优势已不再明显,也只有暂时隐蔽起来,才符合飞升者身份。

  之前所暴露出来追杀者,仅有数名相对低阶神人被捕获,另外之人,包括那两名神帝初期,已处在严密关注当中。

  黎明神皇此时状态,为竭力赶往第二神域玄羽旗路途中。

  一路躲躲藏藏行来行来,这许多神人参与到围追横列中来,为的便是阻止他与玄羽旗真正接触。

  此时敌方势力果然也将刘君怀纳入视线之内,由此才会有隐身之人,埋伏在天罡殿之外。

  相比庞大玄羽旗,天罡殿门下众人仅有数千人,并未见门派中有人与外界暗通,果然如立人天师所言,天罡殿门下弟子里潜伏之人已基本排除。

  那些多达几十位山门外暗伏之人,也未见与天罡殿有所联系迹象。

  因而立人天师认为,刘君怀当下身迹尚不为旁人所得知,即便是天罡殿内部,尽知刘君怀早已离开之人,也不过数名。

  而乐圣仙师今次飞升,同样隐匿身份出现,才有天罡殿光明正大前往两处飞升地相候。

  之所以有如今这等相对理想局面生得,便是早前所刻意留置出刘君怀与万象之间很多漏洞原因。

  刘君怀笑道:“果然我与黎明前辈所营造出混乱之态,令得敌人各方深处诸多迷惑当中!此等情形还是向笛先生主动提及,却是不知他此时身在何处!”

  较之安邦与茂彦二人,向笛先生与他之间关系又进一步,终归与之交往要早出十几年时日。

  安邦神帝回道,“先生已正式回道卫道者势力,脱离之前守望者原因,便是下一步可能由他来负责与玄羽旗之间联系。去年他也成功进阶神皇境地,我等几人皆是借助于你,才有这般明显提升速度!”

  刘君怀摇头直乐:“两年多不见,安邦大人怎地这般客套了?你们自身修为感知不见提升,旁人却是毫无办法可言!”

  立人天师与他们均为老相识,言谈中也极为随意:“向笛先生家族势力,有多人在卫道者势力之中,能够身担如此重责,不仅只会因为他与你或家族之间关系。如今刘君怀、万象以及应劫者三个身份模糊局势,由他来首先提出,此人智慧极高。

  “或许他露面之时,即为另辟战场时候,我希望在此之前,能将敌方中潜伏者确定下来。一旦你所言妖族潜伏之举完成,你今后行踪会很不稳定,各等危险也会随之剧增。

  “因此我认为自几日后开始,你要再次进入闭关状态,利用一年时间,能有境界提升最是惊喜。只因从此后你将忙碌起来,不一定会有时间潜心修行,我想空无妖变之后,针对你的身份怀疑会被确认,妖族中定然有敌方人员存在。”

  安邦神帝讶异道:“怎么?君怀,你这是要参与至空无妖变影像当中?”

  刘君怀头,“借助于妖族进入地方内部更为隐晦,那件凶器取得尚在其次,如何勾引魔道与魔族间自相残杀才是首要。因此我需要更多妖族信赖,方可令对方心甘情愿付出。”

  安邦与茂彦二人知道碧麟妖皇存在,但也知蛇族实际尴尬局面,刘君怀这般打算,也的确为另一种保障添加。

  茂彦神皇言道:“既然仙师飞升来到,是不是近段时间,便随我等一同前往卫道者?我二人就是前来接应之人,却是未料到,被天师大人强行留住了!”

  立人天师一旁笑道:“自我这里的不到确切信息,就想着从君怀身上打开缺口?我你二人也是,仙师具体何时前往并非关键,三界真阳心经后两重境界研修才是必要!”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