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有疑不决直须争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有疑不决直须争

  茂彦神皇忙摆手称道:“天师大人有所不知,仙师手内有一物存在,对于最终教义有极深牵连。对付末法末劫,并非神界间人、魔交战这般简单,如何将道义更多影响至各界,才是全面阻止魔气蔓延关键。

  “此等宝物叫做神仙壶,壶中别是一乾坤,其中道家厚德载物气息,与天地自然极其完美契合最有更实际显化。也只有仙师这般道德高尚者,方能承纳其中百川,进而完善现实中道义不甚彰显之处。

  “卫道者数位天师大人可均有交代,务必将仙师尽快引往,方能以他崇高道德博大精深学识,来承接厚重大地与天道之本源深邃,从而以此来成就与完善完整道义显化方式。”

  安邦神帝也是焦急苦笑道:“虽然诠济法师前辈,同样修得贤良广施之道,但老人家为佛教中人。此道修成之人本就寥寥,怕是此等道义完善之举,非仙师一人不可!”

  立人天师心下一动,立时察觉此件神仙壶不凡之处,却也未曾开言查看,毕竟为私人手中宝物,自不好代越庖俎。

  而且他也未真心留住乐圣仙师,虽然强行挽留,也不会因此招得卫道者心生怨念,但也知其中紧迫。

  诠济法师此时插言道:“来日方长,日后自有见面机会!既然另有要务,仙师且去忙碌,不过也不急于一时,再次多滞留数日,毕竟他师徒二人也是久别重逢!”

  他与立人天师一切尊称乐圣仙师为仙师,显是心内尊重之极,虽仙师名号入得神界已有不相适宜,但此称谓在仙界早超越其本来意义,而是仙人们发自内心一种尊崇。

  显然他们对于此等原因,已有所获知,二人可是神界身居绝高地位者,对于一名飞升者这般礼敬,令刘君怀听来。心内极为感激。

  乐圣仙师只是嘴角撇过一抹笑意,对于旁人这种尊重也仿似浑不在意,却是翻手掌心现出那件神仙壶。

  “关于此件圣物,据说神界有二言形绘:仙境尘寰咫尺分,壶中别是一乾坤!其中自然别有洞天诸境,也如茂彦大人所言,道家厚德载物气息深蕴其内,所流转道中寓意也切实相对完整。”

  立人天师眼前一亮,相望诠济法师一眼,眼神张若有所思,引来他微微一笑道:“无妨!此地虽为佛家圣地,由此昭显道家教义,无关亵渎抑或不敬之理。总是天地自然显化,佛教也最求自然如云则变态,水则兴波,千奇万怪望不可穷,貌不可似。

  “道家讲道法自然,我佛讲随缘度化。虽反对从事星相、风水、卜筮等行为,是因为这些与出离六道轮回,了脱生死无关。但这些都是这个世间因缘所致,由其前因后果与存在道理,道义亦为天地自然皆有开示,与此地演讲道法,并非冒犯之意!”

  乐圣仙师嘴角笑意更浓,眼神中掠过一道敬佩之色。

  道家风水、地理是依据天体方位,与地理形貌而决定它对于道义影响力之好坏利弊,这是属于自然,顺乎自然即可得天时之正、获山川之利;背乎自然则反之。

  以佛教观点看来,对于命相、风水之术,既不否定也不肯定,因为他们虽有一定道理,但并不是绝对真理,可信但不足以迷信,可不信,不信亦无大患。

  所以,佛教世尊禁止弟子们从事星相、风水、卜筮等行为,但也没有反对他们存在。

  与佛教重地演示道家至理,怎般讲也有不敬之嫌,主人如何看待,全凭口心是否事核言直。

  诠济法师如此淡然看待此事,显然非私人情谊原因,或者对道家所追寻有所看淡。

  他刻意关注乐圣仙师原因,便是出自三界真阳心经中,道佛两教教义精髓融汇方式。

  此等存在意旨,强调同之一面,力求万物毕同毕异,实乃事关两教求同存异,开天辟地创举,为辩证二者间思维方式之实践范例,与各自教义漠视或驳杂混搅无关。

  但即便如此,也需要注意佛教中其他人等心念,因此,刘君怀心有灵犀,起身自此空间布下简单禁制,以隔绝外界探知。

  乐圣仙师很是欣慰的望他一眼,随手划出一道虚幻光影,紧跟着口中念念不绝,即有大蓬神仙壶内气息滚滚涌荡出来。

  光影内也随即出现壶中景象,照亮整个空间虚空,使空间内都染上一抹绿色光彩,五行气息当中有明显浓郁法则韵律,汩汩鼓动出祥光流霞如天道覆遐。

  众修道之人皆眼露沉迷神色,心神处于隐隐万象纷敷之中,润物兴云沛雨滋润浸体,通体酣透舒爽。

  便是诠济法师也能感受出其中五行气息强烈,淡淡威压之势与天地一体,天地自然气息刻画显著。

  此等引来之势虽尚属模糊,但其中丝缕大道之清气,也仿若神韵天生,与法则本源之气相勾连,继而衍化无穷。

  玄奥天地道蕴,来自于天地自然神韵蔓延之态里,亦为自然至纯所在,丝丝道纹意境渐自凝实而出,使得众人隐隐有种豁然贯通之感。

  立人天师不禁骇然出声:“果然与我所感知过气息有诸多不同!大量五行元素,自其中汇聚成一条条元素河流,玄奥至深晕纹涟漪,便是一缕缕五行元素法则,更比神界天地气息浑实凝重,玄奥纹路密集,却仿佛每一缕,均带有千斤巨力般浑厚非常。”

  诠济法师也是点头,“我不曾修习道家功法,感知不出其中更多精妙,但也能自其中感知法则玄妙气息,却是与神界有诸般相异。”

  刘君怀心下感知,体内三界真阳心经即于瞬间启动,一股莫名感知迅疾游走,识海上空轰然一震,眼前视野第次开阔,渐趋澄明。

  这股玄奥法则气息里木属性法则气息,令他感知明悟明显,只觉得浓郁之极绿意流光,已生出破茧成蝶般蜕变迹象。

  此等蜕变般感知其中虚幻意味浓郁,却也有地契无相之妙理,荡涤出娟娟生机,不断冲刷出识海绿意中烦苛斑驳,使得其中绿意流光,愈加纯一不杂。

  他却不知自身气机忽有明亮闪烁频集,令一众旁人顿感惊奇。

  乐圣仙师自一旁轻言道:“这是他体内三界真阳心经自行流转,大道本无形体,圣人道体蕴显金光,体内金光寓意包罗万有,真阳气息便是此等金光最为有效凝结交引!

  “三界真阳心经,即为真阳气息行之有效运转方式,感知天地自然中道蕴更为敏锐。此等神仙壶另一妙处,则是可源源不断衍生此类气息,于此等气息内更易感知完整道义存在。

  “按理说,仅有圣人方可真正感知完整道义,但有此等圣物存在,提前感知也未尝不可,对于未来证道却具有相当明显辅助!不敢讲三界真阳心经最为契合此类感知,但其中真阳气息存在之关键,却是不容置疑!”

  立人天师点头喜道:“仙师也不必这般谦辞,三界真阳心经乃是世间绝无仅有之物,其中更借用佛教之大爱核心,其觉悟人生理念与道家道法自然相行汇融,从而凝结出众善奉行、遵守十戒秉持下之求自然、守本分、淡名利,方可与此等自然神韵愈加沁浸!”

  他此时修习三界真阳心经刚刚踏入门径,但感知却是清晰,因此有此类详尽体悟。

  但心经以道法运转为基础,却是诠济法师不能修习存在,因而他自不能有立人天师这般感知。

  不过诠济法师却是深信立人天师口中所言真实性,也不由得对那心经内真阳气息运转方式颇为赏识。

  不去刻意理会各人心中念想,乐圣仙师兀自言道:“实际上佛道二宗真正融汇并不现实,已经融汇之处也只可意会而不能言传。我所建立三界真阳心经,便是仅能以道法运转而来,基础部分,与佛教中心诀功法具有颇多相悖之处。

  “其中心经九境八、九之境始终未得,这里既有我自身修为不达原因,也有佛教至理不明之处。或许此二境便可解决佛门中人修习守禁,此为最终理想状态,尚在寻研当中!”

  诠济法师赞同道:“两者间的确有不能相融之处!但万源归一,达到某一种境界,也许此等相异,会有所兼容!正如道教所寻星相、命运,乃天体运行与所处位置关系,彼此间有其一定轨道,而产生气候季节变化、地理位置配置与人物居住环境。

  “若配合出生时日年分,予以相加、相乘与相除,便成生辰八字命理原则。可是从佛家立场说,人之祸福吉凶,是由于过去世善恶业,因而感得今生果报,这是先天而成。

  “如果加上后天努力或懈怠,就会改变或影响这生命运,这是后天因素加上先天条件,而构成所谓命运好坏。因为过去世所造不同业因,所以感受到今生不同环境。

  “所谓环境,包括父母遗传,文化与文明背景,养育与教育,乃至兄弟等亲戚、师长、同事者,都会影响一生命运。如果前生业因虽坏,感得今生环境也坏,那也未必是决定之坏;只要注意内心修养,身体健康,知识增长与智慧开发,就会改变原有命运。

  “所以,命理不能转,相理随时变、随心变,因此相无定相,命无定命。从佛教立场讲来,风水、地理虽然有其道理,但也未必是决定道理,但古来佛门祖师也需在高地峻岭,深山大泽,辟草莽,建丛林,安众养道,成为后来之名山。

  “既是名山,必占好风水、地理,历千年而不□,经万世而不败,但佛教未有风水、地理专业知识,因何往往还能够改变地理,不假以人工而有自然变化现象?

  “因而,根据环境与方位所得到自然反应,觉得非常舒畅,便是两教间所共同认知。知其原理,进而认为此理与彼理,这便是理理相通所在。在我看来,三界真阳心经关键所在,在于体内真阳之火凝结,至于何种运转方式,可根据自身所修,各有行加便是了!”

  乐圣仙师听闻至此,才有一抹笑意显现,继而笑道:“法师却是有所不知,我这徒儿便有单独凝结真阳之火手段,可进而修得真阳之体。真阳之体又为真阳气息源源不断供给存在,法师就此凝结出来,自可根据佛门法义,来运转体内真阳气息!”

  他自身具有真阳之体,自然可感知诠济法师体内,有无此等气息存在与否。

  显然诠济法师也曾经听闻咎宜人言及此类相关,他对于凝结真阳之火自然也是向往,只是不好向刘君怀张口才是。

  刘君怀取出一只玉瓶,其内有一滴神龙精血,相比普通神兽精血,更是珍贵许多。

  他之前所赠出普通神兽血脉,乃是得自仙界那只阴风星热貘,此物虽恶毒蛮戾气息遍布满身,其体内神兽精血却是精纯无比,但不如神龙一族神兽血脉品级。

  神兽血脉本就属于纯阳体质,三界真阳心经在服用者体内流转,真阳之火即可应时而生得。

  但未有心经修得,一样可有生得,但神兽血脉纯阳体质,如何转变为适宜人族真阳之体,则需要另行寻出功法来修成。

  经由咎宜人在侧低声解读,诠济法师这才抬起头,向刘君怀点头表示感激,口中却是未有言语绘述,眼神中诚挚神色,刘君怀却能真实感应出来。

  修为达到诠济法师此时境界,已触碰到远离世乐,求出世法境界,对于虚情礼仪看得淡漠,旁人也是理解。

  刘君怀道:“有疑不决直须争,相异教派固有理念不同,实际上心魂归属,是否契合佛心抑或相符道义根本,本身并不为关键,要甚体现在如何心魂尽得圣义,其过程两教相争现象,实则有益!”

  诠济法师笑道:“君怀,你能如此勘透,实为难得。神界关于此类两教教义之争已不看重,不然我佛门中人,与你道门也不会有这般紧密联系。各自本心尽相执守,相关法义各寻其究,就如同仙师手中神仙壶,其内乾坤,各有所悟,仅是道蕴理解不同罢了!

  “事实上,不管哪一门大学问,所涉及知识面极深极广,所以一般不具备相当深厚学问功底之人,很难弄清楚其中奥妙,在实在表达不明之时,于是便产生玄而又玄之说。

  “但无论其理论多么玄妙庞杂,落到实处就是要有实用价值,这个实用价值就是是否窥得圣人门径。入得圣人境界,又有何表达不明之处,却非我等眼下能够言明。

  “既然有不明之处始终不得,无妨可借助于旁系他法一探虚实,乃是再正常不过。理念不同,并非喻意老死不相往来,不然与闭门自锢又有何二异?越是境界理解有所不达,越是容易产生闭门造车,固步自封谬论理解。

  “但那等放开眼界之举,相当忌讳曾未得其仿佛,又复失其故有,墨守成规与抱残守缺同样要不得,开拓进取方为最佳解决方式。便如仙师这般,三界真阳心经具有开天辟地意义,且受益者广众,其伟大之处,已等同于仙人圣祖所著圣贤书!”

  乐圣仙师个人理解更为透彻:“正如美酒自古以来都是为人所爱,连古代圣贤也不例外,他们也不致於丧失本性。你把酒器打破,做这样地自我限制,不过是忌口,但心里还是想着它,又有何用?

  “人之诞生时无任何**,但后来**慢慢养成,皆是受到周围物的影响。如果把这些诱因铲除,心就不会蠢蠢欲动。心能静得下来就会快乐,不会受到**所干扰。所以忌口不只是忌口而已,也能忌心。

  “一如故步自封最终演变为如今固步自封,并非以讹传讹原因导致,而是越来越多人意识到自我禁锢之弊端。也如妖族所独有不断进化方式,才会有境界不断提升。这也是人族聪睿所在,亦为最终天下有人族所掌控根本原因!”

  诠济法师摆摆手,乐道:“仙师,这些教化之语,你我二人还是少提为是,个人自行理会方为最佳解决方式。我对你这件圣物具有极大兴趣,可否能更多显现?”

  乐圣仙师解释道,“这当然未有问题!能称之为圣物,自然非我眼下实力所能尽掌,不然便将诸位引入其间又有何妨!”

  说罢,他挥手间,又有更多藏宇宙之奥玄天地气息流转而出,绚烂而悍威光华闪亮之处,居然隐约有一缕无边法则伟力气势悄然生得。

  更似有一缕大道真音响起,仿佛宇宙本源圣音咏颂,自半空中飘渺而出,深蕴汩荡出深省教义,无上凛然,也瞬间在乐圣仙师周身乍放。

  汩汩生机涌动间,五彩与赤青颜色,两相辉映于仿似无边绿意里,一种濒临大道气运偶露狰狞,其间有星点神光闪烁。

  众人便觉入体虹霓滋润着遍身经脉气血,柔和五行之力几乎肉眼可见般缓缓升腾。

  刘君怀已明显感知,此等五行之力,已具有生之力玄妙奥秘。

  生之力为天地间最难感悟、接触力量,等类如混沌造化天地万物之天地伟力,又仿似五行蜕变后五蕴不空祥瑞之气。

  大意念圣法也有一念之间万物生成、山河演变的伟力,这其中皆是蕴含着生之力,方可就此演化天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