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嗡鸣佛音咏颂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嗡鸣佛音咏颂

  越来越多绚烂光华,已渐如光芒彩幕垂悬笼及,流转出无比圣洁光芒,与原有天地元气心意相通,进而透彻,更聚汇为天道法则一缕衍变。

  天地自然之音滚滚而来,在众人头顶结成一片云气,旋即进入识海当中漂浮。

  世间众多沧桑变换景象,接下来也在云气中忽浮忽现,一缕绿意法则气息似阳光掠过,贯穿如烟云气,股股绿色能量波动,渐渐在识海中映照四方。

  大意念圣法,一念之间,可决定宇宙演变,天地生存与毁灭;可让天降甘霖,万物欣荣;也可让山河破碎,生灵涂炭。

  一切修得本源力量,均属于此类范畴,便是声名赫赫三尊法力,亦为大意念圣法包容下各自显示。

  但圣法仅为一个概括总称,大意念即为灵魂之力最极致状态,乃舍弃一切中间环节,具有无限穿透力无极思维状态力量。

  德化情,情生意,意恒动,识中择念,意念转化为动机,能支配人体去付诸于行动。

  此时神识已为意念力延伸,最终与精神力、灵魂力殊途同归;更为开启生命、破译自然、领悟真谛神圣存在,是滋养和照耀生命之水与阳光;是极致世界才具有圣体所有。

  而生之力本身乃是五行之力进化而得成,与灵魂之力已具有相互附着反应,居于物质躯体之内并对之起主宰作用。

  刘君怀便是因为生之力早早凝结出来,虽未进入神仙壶当中,生之力初始气息,却是令得他五行之力圆满,感知天地自然愈加清晰。

  神仙壶中无边绿意,即为生之力繁衍之势铺就,刘君怀身心浸于其中,体内气息依照金水木火土金顺序,依次不间断循环。

  每一次循环,都是一种淬炼,虽然很细微,但却无时不刻,随着时间流逝而不断提升。

  不知不觉,神仙壶世界东方出现一抹鱼肚白,当第一缕晨曦如金色剑芒破空,撕裂昏暗,照亮一方。

  刘君怀对大自然感知,初时那等模糊感,也随黑暗开始退去,识海感念渐趋明晰,正如白昼渐渐降临。

  朝阳晨曦,洒落在他心神之上,驱散内心冰冷,与精神世界阴暗,让他脑海之中,灵光一闪,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茧而出。

  只是此种感知意识相当隐晦不明,但也如万物复苏,生机逐有复苏,依稀中只感自己仿佛一株幼苗成长起来,从破土而出,伸出嫩芽,再至张开。

  生之力初始状态,已具备五行平衡相生,虽仅为大意念圣法入门层次,却不属于神界仙人所应有境界。

  便是在场数位半圣存在,未得证道过程,也不会有半点生得,虽不影响境界实力,但感知自然方面,较之刘君怀此时状态,便有所不如。

  而刘君怀浑然不知,他借用生之力感知状态,已是令自身逐渐泛起朝阳金色,与神仙壶内景象渐融一体。

  朝阳晨曦照射之下,晨风徐徐吹过,令得枝叶摇摆晃动,发出沙沙声响,犹如一曲优美乐章。

  继而使他漫身生机勃发,随眼底一抹绿色闪过,五行相生相克气息,愈加自他本身气息中明显显露,便如一年四季运行升降浮沉过程。

  此等过程一如深藏于地下水中,大气逐渐生发,带动万物复苏,树木生长条达。

  五行物质,各有能力,木气疏泄,火气宣通,金气收敛,水气封藏,土气运化,令得他周身大自然清气缭绕,天地自然之音滚滚如雷而来。

  他胸中五气不由自主从胸前升腾而起之时,却不知周围诸人,却均被他满身气息所惊扰,赫然忘记自身心身所在,目瞪口呆凝望着。

  在刘君怀头顶氤氲运气凝结而成之际,识海内也漂浮出神仙壶内同样景致。

  诸般幻象如世间众多沧桑变换,在云气中忽浮忽现。

  突兀一缕绿意法则气息似阳光掠过,贯穿如烟氤氲云气忽至,绿色能量波动翻腾势起。

  天眼通紫色圆球顷刻间急速旋转,道道紫色光晕晕荡而出,与那绿色能量波动快速融为一体。

  氤氲云海笼罩下,识海天象幻境衍生,天地间万物也仿佛瞬间丛生。

  无数自然景象开始在雾气中显化,随舒缓氤氲流转,暮霭样法则自然蕴意涌荡,如梦似幻。

  刘君怀深深沉浸在此番体悟意境中,不可自拔,渐觉玄奥气息,缓至泓邃如一汪至清纯凝,如灵泉灌溉匪休,尽数流淌于他识海当中,其蕴包孕深远。

  诸般天象幻境演化出,无数天地自然深远晦涩古韵字符,在识海上空,凝结成一个阴阳黑白二色轮盘,旋转不停。

  各色璀璨神光一时间大盛,外人观来,只望见他周身多色炫彩随衣帻而舞,俯仰屈伸于奥妙生机之间。

  无限神辉光照肇显下,刘君怀其人漫体宝气渲染,如异宝奇琛,却尽显天地浑噩之真。

  自他体内所生发,甘露洒心般澈底澄清顿起,教众人一时陷入神清气爽感知中,如昼闲人寂,听数声鸟语悠扬,不觉耳根尽彻。

  更有耳目通畅感传来,仿似夜静天高,看一片云光舒卷,顿令眼界俱空。

  这仿佛瞬间所演变出来感知,包括刘君怀在内,均恍然未见顿觉,仅有神仙壶主人乐圣仙师渐有一念醒觉。

  此时众人同样在感知壶内天地,只是那一方天地自然,却是将刘君怀当做一处转承媒介,经由他自身识海再行衍化,竟然呈一种五行运转后实质化状态显示出来。

  此等显示为飘然远引借用,继而经由他某种切实感知演化为寓意腾沸,转而形成触手可及,法则纹理真实显化。

  这种可供旁人直接汲取天地感知,乐圣仙师需要身入其中,沉心感悟多日方可得,却不料由刘君怀从中施加凝精过程,由此而流转出法则玄妙纹理。

  仙师心下暗自惊骇同时,也徒生欣喜之感,自己这位爱徒实在是令他捉摸不透,漫身手段层出不穷,每每便可有恍若神圣之处显露。

  刘君怀这厢里,周身倏然勃发浩荡道蕴莹然,居然激发体内那一枚上古圣僧舍利子。

  他得到此物时,圣僧那一缕残留灵魂神念,已处在即将消弭状态,即使最终为他精血凝结入体内,圣僧意志已被抹除,但其灵魂之力一直处于缓慢复苏状态。

  不曾想,却在今日,生机倏然被激发,一股厚实法则之力自其中暴涌而出,金色佛光自其中轰然暴起。

  金意佛光犹如祥辉普照,使得刘君怀周身几十丈,形成具有光泽佛光光幕,煞是炫目。

  在这一刻他身躯仿佛须臾间虚无飘渺,身影正在慢慢淡化,自周便泛生贯穿天地威压凛至。

  而他脑后金色涟漪突兀生得,纹理蕴荡中漂浮出一缕神魂,渐自化为他般模样,正矗立于半空之上,大道法则之下衍化法相分身,旋即显现。

  佛光光幕每一次鼓动,即有涟漪晕荡而开,便是将法相分身,愈加凝实几分。

  足有半个时辰,金色光霞方才巨甚拥簇,徒然迸射出万丈神光,法相分身也在法则气息鼓胀之间骤然生长,转瞬化作百丈实质法身。

  法身面容坚定,双目间精光奕奕,周身气息流转之下,丝丝缕缕法则气机溢出,转瞬笼罩全身。

  无上威凛,冲荡起浩荡金霞在那一方天地盛极席卷,于瞬间贯穿祠堂顶层遮挡,破空冲向云端,将百里内虚空,万般驳杂风卷残云般一扫而光。

  法相分身也随之消失不见,自空际里再次显现而出,睥睨眼神冷傲而精深,宛如俯仰天地巨人一般,给人一种沉重压迫感,使得一方虚空弥漫着威慑凛厉气息。

  氤氲云海里,有通亮光闪频发,自法相气势升腾之时,应势弥漫起一股玄奥力量,伴随着空灵绝世气机潮涌开来。

  而地面之上,刘君怀已步出祠堂外,一道粗壮绿芒赫然张显,破佛光光幕穿出,犹如煌煌天光去势,在威凛中环晕泛延。

  去势光华流转出圣洁光芒,飞遁与法相分身头顶处轰然炸开,嘶嘶生发道蕴法则气势,盛势雄壮,久远绵长。

  自天而降圣洁光芒,似如水般轻柔,缓缓飘洒落下,引得无数人纷涌而至,在诠济法师缓步而出,眸光扫视下,无一人飞向半空迎纳,而是纷纷跌坐盘膝,探出心神感受。

  在他昂首仰望高空里,金光灿灿法相分身之时,清凉寺天与峰之间,空际里那座玄奇万丈佛陀虚影,却在此刻徒睁善目,两道祥和神光豁然闪亮,径直望向法相分身所在之处。

  “轰!”

  万丈佛陀周身一阵颤动,振荡出神灵布化般音波鼓胀,于轰然声里嗡鸣起浩大佛音咏颂。

  佛音充斥清除烦恼,心深清净如天籁,闻听者心有烦恼障覆,立得解脱。

  更有地宽天高心境透爽感截然而止,由此生得鹤梦之悠闲,便如那云深松老,淡看人世间。

  忽睹天际极处有彩云溢出,得乾坤清纯之气立显,遥遥垂落中,倾洒宇宙活泼之机。

  几点飞翠落红,便在万丈佛陀袖袍舞动间倏然显现,如电闪之疾,没入刘君怀眉心不见。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