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佛门道场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佛门道场

  随着交流渐至深处,刘君怀也对三宝塔上空拈花古佛,多出几分认知。

  此座佛陀虚像,乃是清凉寺六万年佛意相参缔结佛理因果,亦为此方佛门圣地灵脉、精气聚集之地,更为佛理德行元神修炼基地。

  与道家元神修悟概念不同,佛家在同样基础上,却认为但凡高德大能,其元神多为上世化生转世。

  因而关于拈花古佛,更多佛门中人,极认可其乃往世无数元神汇聚出来。

  虽然有甚多佛教高僧对此传闻,往往淡淡一笑了知,也不曾出言论述,此类模棱两可态度,更使得此类说法流传数万年。

  这种说辞实际上也颇站得住脚,皆因元神与修德直接关联,德高无境,功能无量。

  也就是说,元神载体所做善事越多,积德也就越广,元神在自然界所获得信息支持也越加明显。

  做善事不求回报,那是一种精神境界,然而在佛门看来,这个层次关系却是能量守恒存在。

  投桃报李,力不从心,当功德到达无心时,元神分神化气才有可能做到永无止境。

  一般来讲,元神从虚无中来,若非经过修炼,而使其完整地回到虚无中去。

  那么一个普通人元神,就会在与识神所形成对应面中,逐渐地被消耗,直到消耗至尽,而导致人之整体调节崩溃,这就意味着死亡到来。

  元神是人生命活动主宰,修炼元神,当元神在高维空间分神化气越多,所获得能量与信息就越多,修炼者将会感到环境效应,所反映出来能量级别越高。

  元神是外丹精华,元神不出,外丹无根。低界面对于外丹误解,已使很多低级修真之士迷于歧途,寻草烧茅,避世修真。

  只有接触到更深修炼层次,方可得知历代修道至圣,均是身居闹市而成就大功德。

  从此断定,人体外金丹的确是能修出来,此丹非服食之丹,其冶炼之所不在体外,亦不在体内,而是在虚空炉鼎之中。

  这个虚空是指超越三维物理空间时空,因而这座垂悬于天地之间庞然佛陀虚像,便被认定为此类高维空间实质化。

  结合之前推论,高维空间分神化气越多,所获得能量与信息就越多,由此更多佛门中人,均认可无数虚空游离元神,便被其分神化气所产生德高无量气息所吸引。

  历经许多年,才渐有眼下千丈拈花古佛生得。

  此处高维空间,则被认为是佛门圣地灵脉、精气佛理因果缔结,为天地自然生命轨迹最为粹集之地。

  刘君怀不知诠济法师对此论说如何评断,他自己却是心内相当认可此等诠释。

  其实他非佛门中人,对于此间如何解读仅是旁听者,便是此处原本为一缕圣僧意念遗留,再经由无数年密法坛场上空,无穷尽佛性凝结,最终形成这般佛果圣象,与他自身关联不大。

  他只是需要汲取,这方集萃清凉寺六万余年诸尊之威仪果业气息,从而夯实凝炼自身体内佛气而已。

  清凉寺公开宣读,此乃一缕寺内圣祖意念秉持,继而借用一抹圣义力量守护,转作佛义因缘看护,在刘君怀看来,此等说法更具威慑意义,却是不如高维空间无尽元神吸附一说更契合实际。

  他此时身处曼荼罗,即为佛教高僧修法坛场,可明显感知浩荡佛义灵光贯穿各处,显然即为上空拈花古佛所生发无穷佛气导致。

  刘君怀虽未自其内感觉出丁点圣义蕴意,但内里博大精深佛义,还是可清晰察觉。

  此处坛场占地百万里,已是三宝塔所处山巅方圆全部,由居中三宝塔,而划分四处相对独立区域,诠济法师所在祠堂,便是处在佛义灵光光耀最集中之地。

  经由旁人指认,那处所在有上百座道场单独存在,为清凉寺护法、主持专用场所,较之道教斋醮法坛复杂祭台相对简单,仅有香炉、花瓶、烛台类必需品。

  只是香炉种类繁多,多以铜制不同形状香炉,供在不同位置,焚烧不同类别檀香。

  炉身均刻有清凉寺寺名,道场入口处薰身清净池,池另一端,有影壁伫立,上书专属僧人法号。

  佛门道场为开悟与明心见性所在,亦为高功法师弘法利生,圆融佛法,以解众生困惑与偏执之地。

  与道教道场祈祷消灾,超度亡灵而设坛祭祀神灵不同,此地为佛祖或菩萨显灵说法场所。

  三宝塔山巅四处独立区域道场,东台顶能看日出,西台顶能赏明月,南台顶能观山花,北台顶能望瑞雪,因而各自称谓东阳道场,夕月道场,南山道场与诠济法师所在望瑞道场。

  望瑞道场为拈花古佛庞然身躯垂直笼罩,其中一道场入口影壁上,金字篆刻诠济法师所在,便是刘君怀将要去往之地。

  每一专用场所并非仅限主人一人进出,持有这人信物者均可利用,但诠济法师一向在他祠堂内修行,少来此地原因,便是他已有闭关突破打算。

  不过因为刘君怀到来,带给他神魂精炼好处,使之提前几十上百年,踏入半圣境界极致状态。

  此等变化皆被有心人望在眼里,这也是他近日前来道场,为许多人所围绕主因。

  相比天罡殿以及玄羽旗,刘君怀对于佛教尚属异教徒,他自然不会将给与前两者诸般好处,在清凉寺有所布济。

  终归他对清凉寺一众人等陌生之极,且佛教中诸般忌讳繁多,更针对与妖、魔二族有颇深异端邪类认知传统,刘君怀手中神兽血脉,便是他有心赠与也存有诸多不相宜。

  自然交由诠济法师那一地真龙精血,则排除在外,真龙在圣人界也属于高高在上族类,乃天地间纯阳正统,佛道二教所追寻真阳、纯阳体质,均属于真龙血脉旁支。

  咎宜人虽为佛门出身,因久在玄羽旗,与道教、妖族具有极深后交往,却是心内认可神兽血脉地位。

  但如此佛门圣地之内,神兽血脉便具有不敬之嫌,即使刘君怀对正宗佛门颇感陌生,也知道其中道理。

  实际上,佛门中有极高功为存在,心内族类意识已极其淡薄,只是大庭广众之下,便是有几位刘君怀颇为赏识之人,也要有所顾忌。

  不过他体内浓郁佛气已是众所周知,那一枚圣僧舍利所带给他一缕圣气再行添加,更有妙法之树加以凝萃,即便是他自身境界低下,佛气中单纯佛义存在,也是具有相当功德无量蕴怡。

  因而,他便邀请众人跟随他一同进入主持道场,当然理由是他初来此地,尚有诸多不明之处,需要众人加以指教。

  这些高僧中不乏主持之下绝高身份者,便是半圣之体也有两名。

  前段时间此二人可是亲身经历过,由刘君怀所引动激荡佛义铺天盖地、佛音咏颂泛延布及情景。

  之后诠济法师尚未曾公开露面,其中具体缘由,二人尚未详尽知会,今日里刘君怀出现,自然他们不会放过此等绝佳交往机会。

  众人来至诠济法师专属道场,此处方圆也有数里,容得下几十人进入其内。

  清凉寺本就三面环海,风光旖旎,幽幻独特,在山石林木、寺塔崖刻围列出来道场里,树木丰茂,古樟遍野,梵音涛声交织不绝于耳。

  道场内可见,水蒸气折射而成五色光环佛光涌荡,香烟缭绕里,凸显灵秀幽静。

  寺院、僧人,在世人眼中,是一个神圣未知世界,是一种清净安然生活。

  实则,出家者在以信仰观照生命、完善自我人生同时,并以“承当、包容、欢喜、奉献”的心怀面对人间,企以“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之信愿利益所有。

  听经闻法,参禅作务,解行并重出家生活,使得佛气久浸而衍发佛法真谛浓郁。

  而这数里方圆内,林木幽深里,有溪涧清流,蝉鸣蛙叫,于晨钟醒世般梵音不绝之音里,犹如世外桃园。

  虽仅寥寥数座小型宫殿,其建筑风格却同样给人以气势宏伟,古朴典雅之感。

  其中木刻浮雕,精雕细琢,极富上古佛意遗韵,为道场增添不少人文清德气息,与此时天际里旭日喷薄景象,映照出红霞万朵一片,并衬金光迸放,云蒸霞蔚,美不胜收。

  二位半圣者也为法师身份,分别叫做玄义法师,空净法师,以刘君怀所探知,均属于半圣中期,距离诠济法师之前境界,也尚有一段距离。

  清凉寺僧人职称繁多复碎,经师,律师,论师,法师各有相异,其中法师称号为最,要通达佛法、能为人讲说之人才能称法师,半圣境界为基础,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获及。

  具体职位,由高至低又分作住持,座元,首座,西堂,后堂,堂主。

  其下才是都临,监院,知客等等应接具体事务人等,清凉寺上下足有数百万人,更有其他佛门中人游借来此,包括一些大小衍生势力总体人数可达数千万人之巨。

  因此,各式繁琐职称足有几十种,每一种又有副职若干,但是管理层面便是一个极庞大数目。

  刘君怀两耳闻听此类相关,即隐感头脑发麻,只觉枯燥、冗繁之极,自是心内有诸多不解,也无心施以问询。

  好在身旁解说也仅是点到为止,来至道场中心地界,即为行法参禅所在。

  刘君怀忙不迭盘膝坐好,及时启动识海内妙法之树,运转功德无量功法。

  随着金意佛光渐趋渐盛,书简状功德无量功法当空铺展,佛典之上,佛光隐晦,生涩妙法自然梵文印在其上,梵文浮动,恍若浮在佛典表面。

  功德无量功法一现,犹如一盏昏黄孤灯,金色佛光之间摇曳,渐自绽放光华,照亮整个道场上空,金灿灿光芒夹裹着金色佛光四溅。

  妙法之树从远古混沌时期即已存在,生长了不知多少万年,早就深蕴世间众多沧桑变幻。

  在妙法之树下参悟修炼,对于心境与修为都是有着莫大帮助,意识旋即恍若进入一种奇妙状态,仿佛化为大地上一颗平凡石子,或者天空中一朵云彩。

  更有功德无量功法,所源源不断生成诸佛慈悲智慧音声显现,无量无边不可思议功德之内拥簇,交织出佛门精义涌畅。

  玄义法师与空净法师分坐刘君怀两侧,较之旁人,更深刻感觉他体内汩汩涌动来处,更深感佛气妙处。

  堂皇佛气子刘君怀体内鼎沸而发,金意里渲染几缕琉璃光色,交构出金光璀璨之耀目颜色。

  那沛然难挡佛气,浸没穿透二人身体,使得他们仿似受到佛气洗礼一般,有恍惚菩萨降世、罗汉显身之感立生。

  在几十息息工夫内,二人四肢百骸、经脉窍穴就被佛气洗涤,并迅速丝丝透发黄金之色,佛法精义渐有模糊展现。

  此时其他人等才渐感佛气中妙法自然存在,短暂惊喜后,纷纷稳定心神,眼里闪烁着奇光。

  修得神人境界,每一丝境界提升已是极难,可见如此短暂时间内,即有丝缕修为、感知气息波动,怎不教人心生激奋。

  而刘君怀所施放二者交织佛气流转之势,乃身心最为接近佛光,贴近至善,融入功德之佛门至高功法,洗涤心灵舒畅同时,神魂更有与自然虚化融合妙用。

  一个个玄妙字符,更为心术妙音善音广施引动音律,随着众人心神渐做沉迷,声声佛音吟诵,即如阵阵花香一般沁人心脾而至,使得金色光芒当中所蕴含种种善念汇聚成片。

  佛光普度,禅光度化,佛音洗涟,渐做智慧之光,进而由生丝缕道德之力,牵发大自然发展规律趋向明晰。

  道德之力是一种巨大自然本源力量,与修炼者内在意志力量结合体,为平衡人与自然之间正常关系之最终表现。

  便是其中丝缕,也足以促就修炼者体内道德感知,与所拥有能量性质蜕变。

  此时众人乃是由着刘君怀所散发相关气息熏染,相比自身修行所得收获甚微,却也足以令他们提前感知道德之力玄奇之处。

  而众人默默感受其中,也逐渐察觉此类气息,与清凉寺不久前所派发功法极为类似,才意识到那部功德无量功法之神奇与伟大之处。

  此等意识,使得众人心下更增添一团火热,在刘君怀传音提醒下,各人均纷纷启动功法,在他源源不绝生出引导之势里,方正式进入修炼状态。

  功法一旦自体内流转而开,神智仅是一恍惚,就仿佛置身于一处鸟语花香、处处仙音缭绕之所。

  这一方世界山水秀丽俊奇,高山松柏透出一股难言禅意,感知极远处,有婆娑巨树通天,彼此交缠错落,交汇出造物主为人类创造、最终要归于尘土生命气机。

  气机里深蕴寓意佛所传下真理,乃智慧与生命之间体悟,它超越神之规则,不再受造物主约束,只有这样涅盘经过,才是真正超越轮回,永恒不灭。

  随感知愈加深刻,眼前似有一片优昙花海显现,更随佛意渐浓,优昙花开放,恍有佛号声沁人心肺,内心自然而然愈加安定下来。

  有人莫名其妙感动,眼眶中泛出泪光,这是心感五浊恶世现不可思议大智慧神通之力,正调伏刚强众生,知苦乐法,辗转吞吐正法法音

  另有人窥到大海中一只盲龟,其寿命无量劫数,历经千百亿沧海桑田,此时深藏于千丈深海,默默凝视一块浮木,木有一孔,漂流海浪,随风东西。

  盲龟百年才出水一次,想要遇到浮木,已经是机会渺茫,更何况要值遇浮木孔洞,驮负它登岸,便如凡夫漂流五趣之海,想要还复人身。

  五趣为众生投生五种去处,应随善行、恶行之业而前往故为趣,于是,地狱、畜生、鬼、人与天,五类气息冲天而起,生发五道善恶杂业蕴意悠远

  各人心境相异,悟达何种,造化各有不同。

  独有刘君怀,平静而淡漠注视着眼前所发生一切,众人感念中诸般异象显化,仿佛尽收眼底。

  他周身渐现一股佛宗高僧才有气质,慈悲,和蔼,能让人感到平静。

  伴随着祥和佛光挥洒,一种参天古树耸入云霄之感,仿佛要捅破一片天宇。

  佛光之下隐隐一道佛陀虚影显现,赫然便是拈花古佛,周身金黄之色,着一身金色袈裟,头顶十二点戒疤闪亮,一张面孔充满仁爱慈善。

  其脑后兀自生出巨大太阳般璀璨光华,光彩夺目间,无形气势爆发出来,恰如霸气横空出世。

  不能直视光耀里,佛陀虚影口中缓缓念动着,一层璀璨金芒,即在其周身浮盈而出,令得金芒一阵扭曲震颤。

  金色手掌倏地张开,道道细密掌纹清晰可见,瞬间化成一只擎天巨手。

  巨手隔空挥展,狂莽气势突发,如力拔山河般盛气盖世,光阴易逝质感颇具,若驷马之过隙,尽带虚度空嗟般苍凉气息。

  忽而转作度化神光普射,似能让众生免受轮回之苦,可使灵魂得以脱离地狱诸番苦难。

  刘君怀便自亘古苍茫度化气息,凭空生出凄凉悲壮感,一种皈依膜拜屈服之感倏然生成。

  便在此时,浩荡佛义转瞬变幻,之中智慧之光勃发,绽开金色光芒万丈,激荡得大片空间支离破碎。

  一方虚空剧烈颤动,道道细密裂纹丛生龟裂,苍白裂痕蕴藏浑厚粉碎力量,转眼间爆裂开来!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