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夺舍亦为元神择栖另居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夺舍亦为元神择栖另居

  裂纹仅呈十丈,深邃泛红,如长形裂口处,有蜘蛛网般密集裂痕渐自延伸出现,暗有丝丝缕缕暗红气雾隐现,却是隐匿在汹涌壮阔,如青冥浩荡无尽妖气里。??火然文  ?n??e?n?`

  迷蒙光线渐有生得,刘君怀迅速将碧麟妖皇收入万象大陆,他已从各种符号闪烁中,感知一缕禁锢之力显化而出。

  那显化之处,不断有暴悷流光突兀交织贯穿而过,带着浓郁杀掠气息,但闪亮着道道古韵悠长。

  这一切均发生在几息之间,那一霎那,刘君怀迅速撤去石盒圣器空间领域之力。

  阵法盘瞬间施出,道道印法突显,于无尽中和之气间覆落而出,秉日精月华之秀气由此顷刻间结成,旋即有道道阵韵眨眼蔓延开来,迅疾形成层层结界。

  此时天地间徒然变得溢彩斐然,有蓝色电流之间滋啦啦穿梭不停,点点繁星所化氤氲紫气,也是倏兀间呈潮起势态,几个流转,便将漫空熏染得妖冶诡异无边。

  印法结界充斥着密织繁琐纹路,纹路之上隐隐有阵法图形闪烁,纹路密密麻麻交织出光彩流转,却是不耽搁刘君怀闪身其中。

  阵法盘也在光华四溅里,迸射出阵韵神辉,顷刻间临近空间粉碎所产生裂缝出,随流势化作丈许大小赤色阵法光印,徒然覆满整个隙口。

  刘君怀身形也被一股巨力吸附,只隐隐觉出裂缝中绽透缕缕金光,便被柔和中和之气送至裂缝之内。

  待他神智清明,即觉自身已在无尽符文奥义缭绕之中,其外漫天金光尽皆笼罩,淬砺红芒穿梭来去,气势迅疾如电,似有纯阳气息如朝雨浥清尘,迭见层出,却丝毫不被淬砺贯穿之势所惊扰。

  此等纯阳气息,也立时激起他体内纯阳之体感应,真阳之火同样感知那类气息中炙火之气,更是犹如一轮烈火真阳,于霎那间流转出焚化世间万物之炽烈。

  真阳之体,可沟通天地气息中真阳属性之物强化己身,真阳之火能焚尽袭来之气中所有驳杂,所汇集而出势态,却是呈蓝焰光华倾漫,不见其势动辄如飞快,光华烈炽但可须臾贯透百里。

  便是此类倾漫势头,几息后即可听闻淬砺红芒嘶嘶尖鸣之音,转眼化作丝缕青烟消弭。

  刘君怀尚属首次见识,真阳之体与真阳之火这般急促同时溢出,眼前所衍生蓝焰光华,未及半晌便触不到边际,心头惊骇之余,却不知他身后裂缝外,已是怪异诡甚嗡鸣布满空际。

  虚空里异象迭幅闪烁,流转着四象变化,衍化出无穷之妙,也有恍若身临其境嘶嚎漫吼,倾卷起嗜杀成性凶气到处飞溅。

  盈野杀戮贯穿异象显化,覆军屠戮激荡起遮天蔽日骇威滚滚,空气中布满血腥味道,整个世界仿佛在颤抖,山崩地裂在更远处不时显现。

  一个个鲜活生命化为乌有,好像被千刀万剐一样,头颅,肢体崩裂着,躯干支离破碎。

  在这被血光吞噬时刻,已分不清空中流转武器踪影,但见血红手爪透体而过,锋利牙齿迫不及待地,将一张张妖兽脸孔撕碎。

  幻象内所生发模糊人迹兽影,仿佛皆失去理性,失控般去满足自己杀戮**。

  画面忽转,凄厉牛角号声震山谷,两翼骑兵呼啸迎击,重甲步兵亦是无可阻挡地傲慢阔步,恍如黑色海潮平地席卷而来。

  两军排山倒海般相撞,若隆隆沉雷响彻山谷,又如万顷怒涛扑击群山。

  长剑与弯刀铿锵飞舞,长矛与投枪呼啸飞掠,密集箭雨如蝗虫过境铺天盖地,沉闷喊杀与短促嘶吼直使山河颤抖!

  死不旋踵,狰狞面孔,带血刀剑,低沉嚎叫,弥漫烟尘,便是远在幻象百千万里之外,仍旧可闻浓浓血腥味,与汗气味相互夹杂着,充斥在空气中,刺鼻难闻。

  土壤早已成红褐色,鲜血无法凝固,上空阴霾无法散开,偶尔可见断枝上,挂着早已辨认不出肢体部位。

  异象再次迭幅转过,却是只见地面断壁残垣一片,硝烟弥漫空际也换做滔天气势漫天风卷,无数道身影飞遁闪掠,各色能量气流四下里喷涌迸射。

  天塌地陷般地震动声中,诡异黑色死气,竟是将一方天际遮掩,更呈倒转乾坤之势斗漩,乾天地坤各位相转,已做颠倒阴阳流势乱悖不堪。

  怪力乱神,化作道道虚影充斥与天地间,已是搅得天地无序,什伍无章。

  不时惊见空际破碎景象,如如烟花般漫空显现,道道虚无空隙撕裂开来,吞吐噬空一切亘古莽荒死气。

  道道掠彻影迹里,既有惨忍吸取生机鬼魅,也有阴暗贪恋血腥暗魔,更多古远洪荒蛮兽身影,奔离于肆虐深邃血光之中。

  反倒是人族身形极少显露,却每一个存在,均有一抹圣辉如电如影相随,每一势挥出,即形成道道繁色神光,逼迫出虚空空间裂纹丛生。

  诸般异象显化,早惊得无尽海域上方,数不清仓惶身影踉跄飞遁四散,惶恐气息横贯向天地之间。

  便是今日里空无妖变显化,已是第六次出现,高达千万之众妖族大妖,也绝未有云端看厮杀般置身事外,袖手旁观心态。

  异象迭幅所衍生异常波动,近乎凝实再现,便是一丝一缕被波及,怕是也无可逃脱。

  此时,刘君怀已步入感知,匆匆轮回沧桑气息渐趋浓郁,滚滚虚无能量,凝成金意散碎光点,布及其间。

  这金光便是真阳气息衍生来源,阴阳二气合成宇宙万物,火为纯阳,水为纯阴,此间真阳中更多彰显神兽纯阳血脉气息。

  镜像世界透过暗红气雾,可望见数千万里浑浑无涯,无尽妖气如冥昭瞢暗,昼夜未分时混沌状态,似通幽达晦,吞咽涓涓生机。

  那番真阳气息一旦汇入其中,便如堕烟海,从此迷失,再也寻不得丁点痕迹。

  便是这烟波浩淼生机皆无,无限广阔里,尤可见破瓦颓垣、墙垣坍塌破败景象之下,仍可见道道通贯连横,地底洞穴无数。

  这些深达地面下千丈之遥隐秘所在,即是刘君怀镜像世界几可洞悉趋微,也仅是一抹沟壑痕迹查知。

  身前十里暗红气雾铺展,相隔生机皆无浩大空间,还有一道厚达数里迷雾禁制,无一丝人工斧凿迹向,显然为另番天然禁制所在。

  而暗红气雾中金色真阳气息,赫然为远古神兽某一种元魂能量所绽发,实乃他从未遇到过情形。

  于是将碧麟妖皇引将出来,此位妖族大能,却是立时感知其真正何等存在:“真阳来源乃上古蛮荒神兽所遗留一抹元魂残余,只是这一团神兽意志相当浑实,怕是外间天地幻象,便是其意念生发。

  “此等意志中神智仍有遗存,却是为另一线更深刻神兽意识所把持,元魂残余能有眼下这般汇聚始终,即为那一线神兽意识在做守护。也只有将那暗中守护能量融汇,方可有元魂残余意识获知!”

  眼望得,炙火之气所笼及内噼啪焚尽声响来源处,它接着道:“君怀,你体内真阳较之此间真阳强甚少许,待得将之完全汲取熔炼,即可得此间真阳认可。”

  刘君怀点点头,“我之真阳吞噬,已感知那方一丝迫切心念,相互间暂无相斥,融汇后应该会有所得!”

  碧麟妖皇面显喜意,“即使我能够独自前来,尚不具这般浓厚真阳修得,体内那一缕乍现真阳气息,反倒会此间真阳所吞尽。说不得,我自身会为此间意识所挟持,沦为这方天地奴仆也是可能!”

  刘君怀丝毫不认为它口中之语有半点虚夸,元魂或意志能量,强者当为最终主导,而此间一抹残余,或许会藉此而得以夺舍重生。

  元神存在,已为可离肉身外出游走天地之间出窍状态,舍肉身而去,呈单守独存在,或飞升,或转世。

  其乃不生不灭,无朽无坏之真灵,非思虑妄想之心,修炼者能握元神栖于本宫,则真气自升,真息自定,所谓一窍开则百窍开,大关通而百关尽通,便是此理。

  因此夺舍亦为元神择栖行为,再行禀受先天精气而化形凝结,成为再生生命之根本。

  刘君怀乐道:“如此凶甚险及情形,怎不见大人面显恐慌之色?神情却是始终这般稳实沉着?”

  碧麟妖皇也是乐道:“有你在此,我何以会有紧张心神!或许你自身尚未察觉,你身上弥漫有深邃未知气息,萦绕溢出便是带给旁者无尽信念把持,且不论你另有层出步穷手段深藏!

  “再有,你我间也莫要再大人这般称谓,说不得某一日你便在我之前证道入圣,日后再有相逢,口舌称道已成习惯,却是不好自如改变过来!”

  不待刘君怀出言相阻,它接着道:“人族修炼者,视修为而轻辈分,若未有血脉连通,实无必要这般讲究!而且你口称我一声师伯,会较之大人更易令我接受!”

  刘君怀不由赫然生笑,“怎地所有我视如前辈者,均喜欢师伯此类称谓?我现下可是有师伯无数,便是诠济法师那般人物,也是如此教诲与我!”

  碧麟妖皇笑道,“师伯在各界为统一尊称,乃是相比前辈、大人一类称谓,相互间情分更密切些,也极便与深层次交流!”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