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赤练龙皇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赤练龙皇

  敖五闻言,扑通一声四肢跪地,嚎啕之音大起:“果然为我神龙先祖!龙祖圣上,小的敖五,便是赤浊龙兽直系后代,共有兄弟五人,均为您下一代神龙禁地山门看护!”

  深沉声音同样传来粗重喘息声,稍作停顿才道:“赤浊龙兽曾经言及有后代衍生,却是已在弥留之际,却想不到今日里老朽一抹元魂残余,竟是替代老友,与后代终有一见!

  “敖五,你且身起,且听我一言,我这一缕残魂,未有真龙圣魂招引,怕是不久即会就此消弭!所余时间无多,暂且收拾心情,将神龙一族相关事宜,先行交代清楚。”

  十几丈外,刘君怀忽然插言道:“前辈,请容晚辈横插一言。小子我身边,有一位真龙实体,却是如前辈口中所言,为一抹真龙圣魂余留保得真身,不知与前辈元魂返生有甚关联?”

  那蓬神龙气血能量一阵巨颤涌动,元魂残余急声问道:“小兄弟此言当真?”

  将刘君怀点头应允,元魂残余声音再起,已是颇具激奋过渡后的颤音缭乱:“可否将你口中真龙圣祖请出来一见,不不不,还是请小兄弟前往征询,先行听候圣龙圣祖如何答复!”

  它话音未落,地底空间便传来雷炎龙王梦幻般神音响彻:“神龙一族怎般讲来,也是吾真龙衍脉,如今却落得同样下场。好在两族由同一人倾力相助,才使得龙息能够余存天地间!

  “今日里神龙能有另一缕残魂留存下来,说不得望在血脉同宗情分上,也需要竭力挽回一缕龙息复生。只是吾虽已铸得圣龙之体,却尚未与天地气息有所连通,即便是凝实出实体,真正圣龙意志怕是仍有所短缺。

  “因而助你神魂复生之举,怕是尚需一段凝神敛魂过程,不过也耗费不了月余。现下吾就先行令你元魂有所凝合,待此间事了,你且随吾身旁一段时日就是了!”

  只有天地所认可圣龙之体泛生,雷炎龙王才具有完全圣龙之威,不然真龙圣义笼罩下,枯骨也可重泛生机,涸谷亦能再起波澜,哪里需要这般烦琐束累。

  不经由天地自然洗练过程,雷炎龙王自身圣龙龙息蕴意,便存在巨大境界折扣,这也是无奈之举了。

  不待神龙元魂残余稍有表达,空间内便忽觉无限威严与震撼龙威降临,却是发乎于刘君怀体内。

  那方空间突兀凭空起波澜,恍若有灵圣垂旨降集,转瞬被青雾所缭绕。

  青雾振荡出浩大威慑之力,当即漫天风卷起一股,仿佛与天地相融巨大气势,有能量气流逐渐在半空中凝聚,继而汇聚成一条能量长龙,在雾气朦胧里倏隐倏显。

  能量鼓胀喷涌,圈圈肉眼可见能量波纹荡漾在虚空四处,令得一方空间都是扭曲变形。

  忽而,浩瀚犹如汪洋一般恐怖力量冲天而起,强大爆裂能量气流,如流光般四处冲荡,所过之处恍似惊天巨浪翻滚涌动。

  滚滚圣威所交织成神秘光网,于是闪烁跳跃显现,浩大龙息便是凸显出来,其内既蕴有漫长岁月积淀后古痕斑驳,亦富含逆夺天地之造化而生流转瑞霞。

  龙息凝瑞霞之炫燿,发庆云之光彩,所笼及之处,即为神龙气血能量律动下元魂所在。

  但觉非疾非徐,弥如画幕龙息舒缓垂降,即有血气初绚般新鲜酝和之气铺展,变化有奇有正,行踪无迹无沿,渐成冰既解释,还复凝合吸附之力。

  立时有龙息呈暮霭云雾升起,渐至沸腾,如炊烟雾罩下春煦秋阴,陈尽辍卷,云拥春流。

  其中神灵布化蕴意似祥光炳煜,铺就一片粲粲彩彩,有开而畅兹和气其间汩动不休。

  如此循环往复,终使得一团朦胧龙体虚相,自那流霞绚色里渐升渐起,游元气以上行,演化出无形妙道,行合天理,如一片新墨,掩而秘其大观,五色爽鲜更显。

  此时空间内一片寂静,时间像是在这寂静里,也失去本来意义。

  在这无上龙息氤氲酝和内,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动静均沉浸于阴阳天地气质里。

  然则静景动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相映成趣,视觉之静与听觉之动,巧妙结合为舒卷自然云翳,有龙息自其间,演化原始生命进程。

  其中历万劫而不磨,沾因果而不染圣义教化,无生无灭、可聚可散至深天数气运,所彰显肉眼可视演化生灵过程,已令得空间内生灵,均呈现心神呆滞痴状。

  此等过程也不过盏茶,待得暮霭从四面凝合,恍如松林开始轻啸,那团龙体虚相已显出深刻生灵气息,那漫天圣威与瑞霞,才在下一刻消失不见。

  龙体虚相便是神龙残魂修复完整状态,但只是看不见摸不着神魂回归,所有生命来源于一团能量光,此时仅为它被虚相引渡状态。

  而那雷炎龙王圣义,也随青雾消弭而不见,只听得愈加清晰声音传起:“我本为上一次天地大劫前,神龙一族三位神龙龙皇中一位,名曰赤练龙皇。前两位龙皇已在那时万前之前陨落,我这一系仅为战后余生,手下神龙不足几十。”

  它声音乍落,地面之上已是跪倒一片。

  便是那尚属年幼大宝小宝,也深刻感知龙体虚相中凛然皇威,无尽惶然也自心底由生,由不得双膝发软,一并跪倒伏拜。

  赤练龙皇声音再起:“那时我之门下,已不再有一位龙皇直系后裔存在,神龙战士尽皆覆于那一役。神、妖、魔三族之势铺天盖地,便是神龙祖地也被掀翻倾灭。

  “你等应该出自于,我神龙一族那几处,外族无从知晓隐秘藏身之地,族内称呼与神龙禁地。这一切由来怨不得三族,皆因神龙一族一向跋扈妄为,数万年里招惹下无尽恩怨因果,此事不能再提。

  “敖五父辈赤浊龙兽,亦是那时战死。在我身死之前,突如其来一场天崩地裂,令得我所在战场就此破碎,被卷入一道虚空黑洞之中。此战场本为神兽数番被征讨后,所刻意打造隐秘暂存之地。

  “不料想,神龙一族被覆灭不过万年,众神兽也在被打击范围。此间秘地被发现,便是妖族中倒戈势力暗中通连。于是神兽血脉,便如同神龙一般,就此几近灭绝,侥幸我以一缕游魂回到此间地底栖身之地。”

  赤练龙皇声音低沉,字里行间充斥着黯然神伤,哀愁、悲愤里,无不彰显其此时内心之怅惘。

  一众神龙均是眼噙热泪,深深感知到赤练龙皇胸中痛楚。

  话音一转,赤练龙皇语气中无尽希翼显露:“未曾想我一缕残破元魂,竟是还有复生那一日。更未料及,我神龙一族,居然尚有两位龙皇直系后裔存在!而圣龙圣祖真身显化,已是意味着龙息从此永驻天地间。

  “正是因为我潜意识里希望存在,方可抱一缕残魂留守至今日。在我看护下,仍有部分神龙传承遗留下来,稍后即可交由两位小家伙手中,但由谁来细细讲述如今神龙现状?我也好心内有个算念!”

  敖五连忙道:“正如圣上所言,敖五我便是于神龙禁地苟活至今。但相关禁地,也就是龙泽大陆,几万年后也被侵入,那时神龙残余族类也大部战亡,所幸龙族另有更隐秘祖地封存已久。

  “在那场战役中,族中长辈在神龙一族将要湮灭之时,冒死把九位幼小神龙,送出了所在空间界面,此位敖贠便是其中之一。但传送阵在运行当中,遭到追赶而来神、魔、妖三族强者联合攻击。

  “从而致使传送过程被强行中断,引起空间破碎,敖贠随空间乱流带到神界。只是敖贠乍一露面,便被神界人追杀,弱小的敖贠被斩杀,万幸保得一缕残魂逃离,自虚空飘离,最终流落在修真界一湖泊里,后被君怀所救起。

  “我在山门被攻破之际,即被命引领神龙一众老幼,早早逃离,几经周折五百年,才辗转来到一处神龙禁地,在那里见到其余生还者。又是几百年后,族中派遣我与十几位龙族,外出寻找龙皇后裔与血脉传承者,途中与神、魔、人三族强者遭遇后失散。

  “我因此一直在虚空里四处游走,某一日随虚空乱流流落到修真界,一道空间裂纹把我带到君怀面前,那时他已将大宝小宝二位少神主完美孵化!不错,二位少神主尚处两只龙卵内,便是君怀偶然间得来。

  “现下那处神龙禁地,尚有百余名神龙后裔,但无一名龙皇后裔血脉者。当下正在寻找前往路径,虽然龙皇直系后裔,方为真正掌控空间奥义者,但少神主尚属年幼,若等待体内空间奥义被激活,怕是还需等候几千上万年!”

  赤练龙皇久久沉默不语,虽然闻听尚有百余神龙存在,但族内无一名龙皇后裔血脉者留守,怕是其血脉进化就此不前,甚至开始驳杂。

  如今已是万年多过去,恐是那处禁地内,又有族类消亡,也只有龙皇后裔血脉者驻留,方可将普通神龙体内龙咒禁锢压制,不然神龙寿限会出现大幅度缩短。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