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妙计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妙计

  尤子真接道,“焚月峰地处第四神域偏南长新陂山脉,虽然门派势力已被大体剿灭,但数位掌门逃离之处,仍旧属于同一山脉间。而那位居鹏天,自咐身份业已暴露,也随那几人隐迹那方山林间。

  “算上他在内,那一行九人中,有半圣中后期各一名,神帝后期两名,神帝初中期四名,神皇后期一名!你的唯一任务便是,暗中将几人具体位置探明,自有我等率部进入剿杀。

  “此人性命留不得,一旦为魔族获知他被生擒活捉,即有面临人、魔二族直接开战可能。因为这位居鹏天在魔族地位颇高,既然有血契禁制可能,即使活捉也不会有更详尽获知。

  “但此人在魔族血缘亲近者巨大,玄羽旗将他与魔道暗中联系作为藉口,一并斩杀,才可断绝魔族因为此人,生出背水一战之可能。如今局面,人族整体来讲处于劣势,未将他们更多暗布阴谋获取,一旦开战,势态相当不明!”

  面对九人中,就有八人处于神帝中期以上境界,万万非刘君怀所能参与其中。

  玄羽旗也不会仅仅两位旗主前往,队伍中定然还会有数位半圣存在。

  他在飞升神界之前,一直认为半圣存在,应该便如仙界半神那般稀少,但这短短数年间,即令他得知半圣之体至少在万人数量,这还不包括妖族与魔族。

  不过结合神界数百亿之巨神人数量,万名之数也是正常。

  立人天师说道:“君怀,你此行我阳州师叔一路伴行,便是你潜入其内探识,也不得与之分开。”

  刘君怀对于富阳州而言,可谓是恩泽如天,在他看来,早已将刘君怀视为自己一世追随。

  并不是讲富阳州身居半圣境界,不可以生得如此卑下心理,而是刘君怀此人,已然被众多半圣者视为等同存在。

  原因就在于他神乎其神进阶之路,更因他诸般身份拥有,这些人无人怀疑十数年后,即可与自己境界相当。

  能为天意所直接降瑞存在,已是天地间唯一存在,其存在意义要远远超过神界极致尊崇地位,非旗主或是殿主所能相提并论。

  此时能被刘君怀所接纳,半圣境界者一样心而徃之,只因刘君怀存在,已非单纯境界可以描述。

  富阳州郑重言道,“君怀兄弟,虽然明知你不刻意显露身形,便是半圣之体,也难以捕捉到你身在何处。但重托之下,却也不敢生出分毫大意,你却是不要为难与我!”

  刘君怀乐道,“阳州大人这是多虑了,实际上前往那地探识,也不需要潜行进入其内,相隔数百万里一样可探识分明!”

  他此言可未有半点夸张,在他接受天意符瑞入体后,自身气息已与天意有所连通,便是半生也探不出他所刻意隐藏生息。

  再加上天眼通独特探识功能,瞒过半生感知并非难事。

  “但是,”,刘君怀话音一转,“此事之后您老可不能亦步亦趋,我身上最大作用,便是借此来招引潜在敌势显出身形。若您老始终伴我左右,此等有时就不再存在了,哪一人敢与一位半圣有稍许瓜葛!”

  立人天师笑道,“这倒是不假!此事过后,阳州师叔你就此转入暗中相随即可!”

  他却是未有将富阳州撤回之念,或许这也是玄羽旗之前交代,但对于刘君怀讲来,已经是极好结果。

  莫要轻看他第十旗主身份,此等存在,身旁留有几位神帝是理所当然,便是半圣相伴左右也属正常。

  只不过如此一来,他自身诱饵作用就不再明显,对于今后战势影响甚多。

  二殿主高岑道,“还有一事!那就是监执堂传来消息。七殿主与九长老,现下正于第五神域留滞,君怀你飞升通道位置,有数股势力在四处寻探,力求将那隐藏禁制找寻出来!

  “七殿主言及,务必要你哪一日前往一行,经过连续几日强势打击,那几方势力尽皆就首,但其中禁制一角,已被他们强行摧毁。虽仍不能确认禁制果然存在,一丝气息紊乱,却也被七殿主暗自感知到!”

  刘君怀这才首次面露惊讶神色,他那处禁制可是借用部分天意加持,即使恰巧动及禁制能量流转之势,也均会被引至他处。

  若是七殿主感知正确,只能说明那里,已有空间法则极深感悟者出现。

  虽然他认为自己相关法则理会,神界无人可比,但凡事不是绝对,不排除有此等特意空间感知者存在。

  此类人等即使得不到禁制破解能力,阵势完整流转气息获得,也不是没有可能。

  于是他着意提醒:“请转告七殿主与九长老,再坚持数日,一旦这边问题解决,我定会前往再行布置一番!另外,还要特意交代下,那间位置,极有可能有高深空间法则理会者到达,请二位大人特别留意!”

  自从天意符瑞垂持他身,刘君怀空间法则理解,与天地之力借助更有明显提升。

  再行将禁制布置也是必然,只是此等意外令阵法改制提前,而且他心内徒生一计,这便需要咎宜人这位九级仙阵师参与进来。

  刘君怀眼望咎宜人言道,“师兄,那处禁制改动,你能否炼制些记录影像之类阵符?我需要将它放置于内!”

  相关阵法,神界没有人比咎宜人更精通,在现场大多数人仍处迷顿之下,他眼前已是一亮:

  “你的意思是,由阵符来刻录下前往探寻之人,依照此举即可进行抓捕?”

  刘君怀点头笑道,“还需要另一处伪装阵法!这些阵符安置在完整禁制内,留出一线缝隙来监控那座伪装之地。何人需要前往探寻?不就是我方敌对势力,到时将影录之人锁定便是了!”

  立人天师抚掌大笑,“此举最是应当!如此一来,省却了我们甚多查实时间,仅将那一众出现之人打击就是了,断然不会出现一丝冤屈!而且,说不得可由中探查出重要线索,毕竟前往之人,境界均是极高。”

  将那一处探寻,需要空间法则理解极深之人,此等存在至少在神皇后期以上,才会具有相应空间法则感知。

  便是神帝层面,已是各方势力中高层人士,仅需查实几名神帝中后期,即可将所在势力隐秘更多获及。

  哪怕所捕捉之人,并非魔族直接势力,至少可谓人族势力,多排查出暗地里潜伏之人。

  此举明显属于无本万利之为,这方为立人天师大感惊喜之地。

  尤子真也是大赞,“此等机巧若未有精湛阵势理解,断然不会想出此计。哪怕毫无所得,与我方也无半点影响。我建议那等伪装阵势,不妨多布置几处,破损之处也不需再行修复,这样才可招引更多加入者!”

  咎宜人哈哈大笑道,“六旗主,你可是相比君怀更加歹毒!不过,此计着实精巧,还不易被人所察知。待得魔族一方意会到,我们已有巨大收获获及!”

  尤子真接道,“此计胜在敌人毫无所知,针对性打击再有所隐蔽,一时半会儿,不会令那方人士察觉。”

  “这里面还有一个好处,”,刘君怀思虑半晌才言道,“此时即便那方势力,寻到真正禁制存在也是无妨,难不成还要将两界通道封印起来?或许哪一日,利用真正通道,进行一场巨大阻击行动,也是极大好处。”

  他并未明言如何利用,但在场之人却是心知肚明,这等布局前提,需要令敌方深信那处通道可利用之处。

  如今魔族相关,之所以仍旧不停向哪里查询,唯一目的,便是找出何等手段,才破解掉钟离元所布禁制方式。

  此举看似意义不大,但明显高出他们空间法则利用之人,对于他们来讲是个巨大隐患。

  虽然此人已确定为刘君怀无疑,但刘君怀借用自身实力,还是某一种圣器加持便事关重要。

  不将此事了解清晰,刘君怀存在就无可辩明,针对于他各等围剿也就处在极为尴尬局面。

  不排除刘君怀体内有圣人残魂暗里相助,这也是魔族最为担心之地。

  若真是如此,刻意针对之举,也就此自行排除在外,一抹圣力护持,除非数位甚至十几位半圣,同时向刘君怀发起攻击,不然谁人能抵挡那圣人一击?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