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削足适履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削足适履

  这期间咎宜人一直忙碌着修补仙阵,黑焰能量来到之际,使得他眼前一亮,忙不迭对刘君怀言道:“此等独特黑焰能量,极易融于秽气丸之中,因其不被其他气息所溶解之吞噬特效,在秽气丸内留存也属于独立存在。

  “越是灵性极高魔气,对于可将之吞噬气雾或能量辨识度越高,但黑焰能量未曾遭受丝毫威势损耗,又相异与其他各式吞噬力,只会令魔气拥有者,短时间内做不出最有效防御。”

  刘君怀也是极喜,他乐道:“未曾想到,仅仅这一滴黑焰能量,我即能感知其内恐怖之极吞噬一切残暴能量。此等无限精纯浓缩之物,极易在狭小空间内迅疾泛延,且丝缕凝实如实质,愈加难以抵挡。”

  显然咎宜人对此等能量极为期待,“日后不久,会有二十几位蛇族妖皇所凝练能量体出现,想必其威能更甚此等存在几十上百倍!那时便需将更高级秽气丸炼制,来专门对待那五百名半圣之体!”

  刘君怀点头,“我当时念想,便是想着将那种爆裂破坏力控制在最低,实际杀伤手段寄托于魔气吞噬力,方可尽量防止一方天地溃塌!因此而言,此等黑焰能量提纯越是精凝,才对那五百位半圣具有实质杀伤。

  “而且万年秽气浓烈程度,会造成巨大空间束缚禁锢效用,越是狭窄空间越是明显。无意当中,那五百名半圣所处地下秘地,自某种程度上讲来,近乎于依照秽气丸所蕴含属性刻意打造一般,若此举能够成就,不能不讲,乃是冥冥中天意所归!”

  咎宜人哈哈大笑道,“你自身存在,即为天意一缕化身,使用天意来解读,也是最为恰当不过!”

  “只是此间过程实在凶甚险极,仅是秽气丸安放便存在着极大问题。”

  “船到桥头自然直。正如你之前所盼,说不得钟离元出现便是一个巨大机缘。”

  “也是!事缓则圆,任何事情都是有转机存在,固然凡事豫则立,事情当越早有所准备越好!”

  “面对神界眼下复杂纷乱局势,我们必须有独特眼光与敏锐触觉,于困难之中发现机会,于危险之中创造神奇,随时保持冷静,客观,理智思想与态度。”

  “但愿如此一来,魔性式微,山河气转,欣逢运开时泰。”

  “想你小小年纪,怎地这般不时口吐饱谙世故之言?放心吧,时来运旋,一直眷顾与唯秉道心之人,由逆境转为顺境,恐怕也仅会发生在一瞬之间!”

  咎宜人如今愈发喜爱身前这位年轻人,并非仅出于他身上种种身份原因,在刘君怀面前,你感受其智慧与果敢的同时,会随时感应到他内心所生发真挚情感。

  往往他略略数语,语语真挚,肝肺槎牙,使得身旁之人跃然感知其中恳切,虽不至于涔然泪下,抱诚守真言辞中,品性言行思惟无所隐伏。

  修炼世界,强者为尊,寻常人等之间,剖肝沥胆诚以相告之举极为罕见。

  而他将慎身修永之道心,与日常间真挚情感完美契合,有心有意寻得一线专属他个人大道感知。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实际上道家列祖列宗,相关于此早有定断,只可惜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大自然法则根深蒂固,才渐渐让道心误入歧途。

  何为大道?道生万物,道于万事万物中,以百态存于自然。

  欲求证道者,便是渴望超脱于天地自然枷锢,悟道就是超脱,不停升华,寻找生命本源,最终成就永恒。

  永久存生于大自然法则笼罩之下,为形成自己的道心归属,超脱抑或升华终不可得,只能在天威之下了却残生。

  咎宜人前番感慨,只是为着刘君怀那种道心与品性发乎与本心,而非刻意履契追寻。

  大道之行,天下为公,选贤与举能讲信修睦,刘君怀日常行举皆与其相合,此等品性乃是天生俱有,而非后天修得,才能令得未来所修之道悟彻通明。

  话说回来,未有这般与生俱来之优势,断不会令天意有所垂衍,更不会有诸般天命职责挟驻其身。

  刘君怀便是在此等,恍似无知无觉状态中飞速成长起来,进展幅度之巨大,怕是他自己也骇然失色。

  这种应时而生,与运俱行天命指派,看似偶然,实为必然,皆是上天意志行加指引。

  咎宜人此时就在心内暗自庆幸,未错过这场可令天地生变重大际遇。

  这时候,便听刘君怀说道:“若是相比较而言,天地间三大凶器,也不如一枚精心炼制后秽气丸。但我数次施用,未曾引起一次天降责罚,当然巨大声势所引动天象异变,属于天道正常感应。

  “我个人由此而推衍出,某一位圣人所遗留那处上古战场遗址,怕是其中数万甚至十数万年郁结秽气,便是在为魔族之未来而准备。因而,我十分有理由相信,那位圣人存在,或许即为天意一缕分身刻意为之!”

  咎宜人倏然生笑,“此等论调,对于我这名无限接近于证道之人,也属于玄之又玄存在。天意分身虽然并非意味着某一种形式存在,就如你当下之身份,被称之为那一缕分身也不为过。

  “但分身切实存在与否,与你干系不大,你未来所证之道,定然会超脱于天道,而自成独一无二存在!那时候天道对你而言,只不过以同类视之!试想有如此之未来人物,天道此时何等形态,也仅仅是你职责辅助罢了。

  “与其纠结何等存在一面,不如全身心投放在欲行之事上。士人有百折不回之真心,才有万变不穷之妙用。立业建功,事事要从实地着脚,若少慕声闻,便成伪果。

  “过份感念所经历之事,闲杂念想否却,才能如讲道修德,念念从虚处立基,若稍计功效,便落尘情。拨开世上尘氛,胸中自无火焰冰竞,待得那时你大业著就,消却心中郁结才正当时!”

  刘君怀神智稍作沉吟,转而吟笑出声:“小子我这厢里受教匪浅,半圣之人果然已将心神混淆望得通明。塞得物欲之路,才堪辟道义之门,您老这是略略数语,便将我心内驳杂念想及时堵塞,恍有通悟!”

  咎宜人乐道,“哪里是我在教化与你?你心内念及再是深刻也是旁念,并不碍你寻道之途阔敞。主观上你并无深究意念,此时提及也不过偶有所感罢了!正如你自身在天地感悟上深谙程度,独属于你自己道蕴已然生得,旁人这时却是影响不到你分毫!”

  刘君怀摇摇头,却也不再究念此点,“师兄也看到了,那千万之数金晶巽蛇,乃是我手中最大依仗。却是不知师兄有何建议,可令我体内所携空间,能有一方这般类似妖气浓郁之地?”

  仅是十日刚过,刘君怀便从金晶巽蛇看到明显集体进化迹象,他对此间这等妖气浓郁之地甚为眼热,心内徒然生出此念。

  将一众金晶巽蛇留在此地未曾不可,但正如他方才所言,这些蛇妖为他最终底牌,面对魔族欲将他铲除,以绝后患之决绝,哪怕耗尽每一条金晶巽蛇,他也不能在终极一战之前,将雷炎龙王气息显露出来。

  因而也只有将它们时刻放在身边,他才敢自神界四处游走。

  思虑片刻,咎宜人才说道:“我不建议你,因为金晶巽蛇进化而试图改变小世界现有,毕竟混沌空间那等原始气息浓郁之地已绝少存在,在也容不得半点驳杂。

  “虽然妖气放置其中,可自有一片空间,但也会令你对其仪仗感大增,对将来修行不利。若是能将这千万之数实力提升,视为可遇而不可求机遇存在,是不是你心内迫切感会淡些?”

  刘君怀依言细细品味,不禁遍身由生冷意,心下建立妖气空间之念也就淡了。

  咎宜人话中另有他意,刘君怀也能理会,如今神界在竭力驱除魔性气焰,自己却主动往小世界招引此类异端气息。

  魔性气息与妖气或者冥气并不相容,魔气原为为妖冥二气混合之物,经由魔性熏染异变生得,二者外在气息与魔气也有甚多相似之处。

  像是妖族祖地内,即有同样浓郁魔气存在,未有魔性添持,仅不过幽冥界那种黑雾状死气而已。

  一旦被魔性所侵染,诸般幽魂怨气从此被激活,变异为让人作呕邪恶与煞气灵性主导魔性气体。

  而魔性只会在现实罪恶里生得,单纯灵魂邪恶已被玄冥杀戮之气所盖臧,被幽寂气息所笼罩,只会有无边怨气形成。

  未有魔性之魔气,将之收取施加有效手段,却是可直接变幻为魔性魔气克星。

  但反过来看待,魔性对此种魔气同样具有极大诱惑力与腐蚀性,魔性仅需将无边怨气激活,即可催发其内邪恶感应。

  妖气实际上与未有魔性之魔气极为类似,在其他生灵存活之地均唯恐避之不及,混沌空间这般主动招引举措,无疑是种愚蠢行为。

  虽然诸般驳杂气息,皆被天道意志所认可,但也仅限于自然生成之物。

  即使小世界为刘君怀个人拥有,但强行引入与空间自然秩序不相合气息,也是种飞蛾扑火自作自受行为。

  刘君怀类似拔苗助长,迫切希求金晶巽蛇进化心理,下意识当中,却是险些生犯削足适履短视行为。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