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有可为有可不为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有可为有可不为

  咎宜人眼望若有所思的刘君怀,笑道:“千万金晶巽蛇实力保障,的确能给未来战事带来奇兵效用,但也仅为一城一池得失。这对于战势终极走向影响甚微。

  “胸怀大局,不计一朝一夕之荣辱,已是人人熟谙之浅理末道,但真正秉守者又有几人?那处混沌空间,为最崭新世界雏形,你这般莽撞之举,只会因一时贪图,而导致崭新二字失去原有本意。”

  刘君怀深以为然,此时虽仅表现在念及,而并未付诸于实施,但也足以带给他巨大心理警戒。

  咎宜人接言道,“当然了,也不能以一错一败功过评俊杰,世人迷真逐妄,乃向坦途上自设一坷坎,或从空洞中自筑一藩蓠,心境一时迷顿也不可避免。或先之,或后之,因循一生,哪怕耄耋老者,也不免有失神一刻。”

  刘君怀苦笑道,“师兄,我这等错误可非偶尔迷顿所能掩饰!”

  咎宜人摆手乐道,“那又如何?你也仅是一念思及,并未切实涉及,头脑总有清明那一刻!”

  这时候泽风妖帝来到,向咎宜人遥一拱手,面向刘君怀喜道:“方才梵海九艮蛇族、毒蟾蛇族、白骨朱雾蛇族均有来报,二位少神主可是一日间游走七大蛇族,所施龙义洗化,已是令无数蛇妖受益良多!”

  刘君怀呵呵回道:“二个小家伙既然乐此不疲,任由它们去吧,顽童心性,乍遇礼极,总要有个舒缓过程!”

  上百亿蛇妖聚集之地,均视大宝小宝如神袛尊上,也仅有他一人敢口称小家伙,便是碧麟妖皇,也尊称一声少神主。

  再有那位赤练龙皇公开露面,也不再以龙皇身份号称,手下仅余三两条神龙之体,早已失了之前高高在上心理。

  便是旁者尊称它一声龙皇,也是惶恐着连声劝阻,以至于现下,所有蛇族军称呼它赤练妖皇。

  混沌空间内可是还有一具圣龙之体存在着,便是这具圣龙也仅是延续雷炎龙王称谓,赤练妖皇岂敢再有龙皇号称。

  咎宜人走上前来笑道,“二位少神主可并非顽童心性一言以蔽之,在蛇族广众看来,二者本该具有广施教化能力。血脉上等级不同,宇宙万物本原气息先导而至,众蛇族发乎本心尊崇也是自然。

  “作为神龙一脉,二位少神主也有坦然接受之责。君怀,莫要忘记你体内所具有,那一抹真龙睿祖元魂意志,不然为何一众蛇族,缘何如此甘于为你而劳作?”

  他这话可是实情,万物一体原无处,分个彼我,继而衍生脾性秉执相异,或狂躁,或舒缓,或暴虐,或平和,何况本性相当爆烈凶残蛇族。

  刘君怀所提出黑焰能量需求,一众蛇族大妖均无二言,已是连续十几日艰苦凝炼当中。

  这就是血脉等级直接压制,与他之前同样龙义广施恩及干系不大。

  泽风妖帝不住点头,“二位少神主显然极为在意蛇族崇敬之意,当然众蛇妖也尽享少神主所赐隆恩。我此厢前来,便是忽有一提议,君怀兄弟可否令二位少神主,在断空岛多滞留些时日,目前蛇族上下可是情绪高涨之极!”

  在蛇妖看来,神龙驻留,便等同天意垂衍,龙义相护,乃是提升士气最佳来源。

  目前大敌当前,蛇族久被孤立,一旦战势有溃败之相,即使蛇族再是悍不畏死,也难逃溃不成军之颓势。

  二位神龙坐镇,于心理上就是个巨大激励,便具有了定海神针之功效。

  刘君怀笑道,“不仅是它们,赤练前辈,敖五、敖贠也均会留在此间。而且,泽风族长可有意无意,将两位神龙一事稍稍外泄,以便招引来魔族更多关注。”

  见泽风妖帝神情有所惊疑,一旁咎宜人解释:“目前而言,人族不宜与魔族正式开战,因为与魔族间战事,蛇族便首当其冲。但这并不意味着人族将蛇族抛弃,而是等待着妖族反戈一击。

  “一旦妖族参与进来,人族会在另一战场发动奇袭,也宣告终极战势正式开启。在魔族未曾先行埋设他们所认为克制蛇族之法前,不会有主动战事开启。两位神龙便是在刺激魔族,尽快向断空岛遣派人员送来。

  “如今护岛大阵已成,就等待着魔族中半圣前来受死,当下魔族最为痛恨者,即为君怀本人与你蛇族。神龙现身,便等同君怀其人留守断空岛,强烈报复心理,会令魔族不惜犯险一试。

  “蛇族理应有数位妖皇驻守断空岛,妖族也在时刻监护当中,你蛇族一方并非是在孤身奋战。每拿下一名魔族半圣,即意味着我方多出千万将士存活,在魔族尚未有切实动作之前,乘乱势先来个下马威!”

  刘君怀补充道,“一旦你方有了收获,我会立时在其他神域现身,将这种乱势愈发搅乱。如今魔族与妖族正密切交涉,佛教方面也正式提出警告,只会令进程加速行进!

  “乱势愈是纷杂,魔族反映越是理顺不清,只待妖族获足好处,便是全面战事开启之时。断空岛神龙身现,可侧面将魔族有步骤计划布置略有生变,随着他们半圣之体越来越多陨落,极有利于全面开战后大势走向引导!”

  事实上,刘君怀与玄羽旗、天罡殿早有如此相关讨论,他每一句话,也均是有因有据。

  显然泽风妖帝自心理上,还不具有这般长远观望能力,闻听此言有些目瞪口呆。

  此时碧麟妖皇步入,口中哈哈大笑之音已是提前传至:“泽风,君怀之言便等同于我与几位妖皇亲口,你依照行事即可!”

  说罢,他向咎宜人递过一滴黑焰能量,转向刘君怀,收起笑意言道:“我蛇族看似凸立于战事风口浪尖,实际上却是处在多方维护当中,仅是如今崭新九级大阵,便是连续几轮攻势也足以撑担。

  “较之我蛇族百亿之众,你刘君怀可是孤身一人,身旁但凡有一名半圣守护,便是招引无数魔族半圣围猎。想必接下来,便是你神界各方游走之行,其中凶甚,可要提早做好心理应对!”

  庞然如蛇族,再是面临魔族残酷战争威胁,也总有黑焰克制之法,令对方十分忌讳。

  刘君怀却是明知处于敌情环恃之下,却不能公然招引半圣护持,只因会使得魔族籍此派遣半圣亲行参与其中。

  同样,明知刘君怀出现是为着诱惑魔族势力现身,借以围剿,魔族方一样甘于趟入那汪浑水,皆因刘君怀此人存在,即为一切大势风旋波及中心。

  任由此人留存下去,相比百亿之众蛇族还要可怕,他就像斜插神界一把巨型锋刃,每一次阵痛,均会给各族间带来剧烈撕裂感。

  而他身后卫道者势力,为他所行事凭空加冕一道护体道义光环,吸引无数势力纷沓奔及。

  也仅有魔族这般,依仗即将到来末世大劫滔天魔性气焰,才敢于与之正面相抗衡。

  刘君怀淡然道:“无论我或蛇族,在魔族眼中早已势同水火,早些晚些碰撞实无二异。心理压力自有,胆颤畏惧皆无,早已生得以道身获取魔性消弭之决绝心念,此生无悔!”

  咎宜人神情凝重,“精神固然可嘉,却徒具匹夫之勇!不顾全局成败,单凭个人勇气行事行为,可绝非你这般身份所能轻易言及。你有一缕天意指引,指向大势旅进旅退,方可传檄有应,城破才可言何以自全。

  “眼下形势依旧看好,虽有魔族数万年先手在前,却难撼神界各族各势紧抱成团。此举并非为着人族抑或玄羽旗顺利取得天下,而是危机天下苍生血脉延续存亡大事,莫要小看芸芸众生,其视为庇障生存环境,被剥夺危及下万众一心之庞然!”

  刘君怀乐道,“树欲参天,必先入土,预先具有舍身成仁义胆,方为维护正义者道行根基,师兄却是误会了我语中喻意!”

  咎宜人继而笑道,“谁教你一副凛然就首决绝神态?有甚误解也是你所造就。”

  碧麟妖皇向泽风妖帝言道,“正如我方才所言,若论及自身安危,君怀这一方所面临凶险远甚我蛇族,此等道理还是要有意自族中散播。当然这只是一种预防手段,想必蛇族中心生异念者也是寥寥。”

  泽风妖帝却是朗声回应,“当下我族已视君怀兄弟为圣祖龙身,怎会有此等大不敬之念生出!泽风不敢苟同碧麟大人所言及,您老此时尽可与断空岛范围内游走一遭,便知属下为何能有此言!”

  碧麟妖皇摆手轻笑,“何须我亲行游走观瞧,数百万里空际有甚气息波动我不感知?大敌当前,理应谨慎从事,哪怕可不为,也需恪守精密!尽性知命,可为可不为,古来成大事者,半是天缘凑泊,半是勉强迁就,你且迁就我老人家一次又该当如何?”

  泽风妖帝口中嘿嘿生笑,挠头不已,

  咎宜人帮衬道:“都说泽风族长,耿直秉性,坚贞、正直、倔强,如今也是亲眼相见,果然不仅令我一见心喜!泽风族长,你莫要在意碧麟大人焦急心理,不过大战在前,多方照应到也是应当!”

  几位谈笑间,随着赤练龙皇到来,也令得所加入者愈加扩大,不是有哄笑之音传荡入天!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