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异象相扣 接踵衔环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异象相扣 接踵衔环

  ♂

  转眼已在断空岛留滞近二十日,刘君怀一行也有离开打算。

  其间共有数千滴黑焰能量精髓获得,这仅是首批凝结之物,日后会有更精纯提供。

  咎宜人亲率一干仙阵师,已将断空岛整体防御全面升级,更有诸般暗设机关添持。

  这些机关设置,即是但针对于其后可能潜伏而来魔族半圣。

  看起来平实无奇机关所在位置,却暗藏着各种阵法机枢,一个起落,便会触发一个阵法机关,牵引至整个百里区域,就是一个阵法机关场,让人防不胜防。

  阵法机关设置精妙,能够预测到闯入者一举一动,自然也能够预料到为减少损失,闯入者可能用远程攻击,那么这些运用机械力量或天地力量,精巧控制事物,并达到神奇效果,深奥玄妙之极。

  法自术起,机由心生,在各种机械装置里,始终秉承微小而牵一发而动全身,乃是咎宜人这位顶级仙阵师智慧与创造力至高体现。

  之所以多被设置为机械装置,便是考虑到单纯阵符内能量,会产生波动,对于可察知毫巅半圣境界者来讲,一丝波动也不能显露。

  在那些机械装置之后,才会与天地之力建立起连通,虽然有迟滞之感,但早前机械启动,足以吸引侵入者短暂关注。

  早一日前,蛇族妖皇已与妖族公然反目,二十几位妖皇尽皆回到断空岛。

  妖族与魔族间交流如火如荼,佛教正式宣布将妖族列为敌对势力,人族一方也频频向某一妖族势力发起进攻。

  一切局势走向均在玄羽旗所划定方向,步步趋近,环环相扣。

  也就在刘君怀隐身离开数日后,某一日深夜,两道魔族半圣身影出现在断空岛偏角一隅。

  极度寂静诡异环境下,周围是一片深沉黑暗,在这片浓密黑暗世界里,即使以那两道半圣变态探识力,也只不过仅仅能看清方圆百里之物。

  更深处是一片化不开混沌,探识力再往深处探去,仅可感进入一蓬无边晦奥幻境里。

  当然这才是高阶仙阵所应具有威势,两位半圣嘴角一抹冷笑未敛及,身形仅仅踏入破解洞口几个身位,便忽觉横地里一股巨大暗流激涌过来。

  浓到化不开黑暗,突兀被分开一条十几丈长缝隙,黑暗中不安分活跃气息涌荡,旋即有明亮耀眼白光陡然亮起。

  间伴着轰隆隆巨响声不断,孤独与惶恐之感,才深深笼罩住二人心头。

  “这是九级仙阵!”

  其中一人口中大叫,脚下不停,却怎奈他身后一个个巨大身影倏然升现,纷呈异象凭空兀地铺展广开。

  滔天洪水之势与奔涌烈火席卷天地而至,肉身强横无匹巨人身影,也是倾覆直上。

  巨人两手舞动出五行元力与风雨雷电,仅是嘶嘶声吼皆有吞噬天地威能。

  “这些皆为幻象,不可力敌!”

  那人口中又是一声呼喊,施展着移山填海术法,频频游走在威势缝隙间。

  与此同时,断空岛内某一洞府,便是数位妖皇惊觉,随手划动虚空,便见仙阵内诸般景象犹在眼前。

  随着又几位妖皇飞遁而至,相互间短暂交流,六道身影倏然消失于原地。

  此时,悍如翻天蹈海之势,压迫得阵法内二人身影不断向一方趋近。

  某一时刻间,他二人突然眼前影物一空,怪物巨兽与诸般异象显化瞬间消失不见,一座座巨大石碑,挟带隆隆地动声音拔地而起,在他二人周身四处笔直向天。

  石碑之间,有恍如圣义般浩大锋芒光影闪动,阻碍二人欲将离去后途。

  光滑宽广碑面上,浮现一幅幅硕大古怪符菉,渐有简约、古拙、苍劲字符流转而出。

  流转之势夹杂猛烈势头,或似山似水,或如风如雷,随着石碑轻颤,满天字符忽然呈能量波动,漫天铺就,强烈威压扑面而来。

  巨碑赫奕,张天地之神威,当空鼓胀起巍然巨烈轰鸣,空间一阵波纹颤动,激荡起数不清古怪字符摇曳窜动不停。

  一道字符闪过,便是一道白光轨迹划得,激荡起道道流光韵起,流转出淡晦隐彩埋光四下里伸延。

  那隐彩埋光,分明彰显丝丝蛇族黑焰吞噬之力,令得二人惊呼之音不绝于耳。

  虽同样亦是幻阵造就,但足以令魔族嫉恨终生黑焰光影,已是骇迫得二人频频闪动身形躲避。

  黑焰光影也正如他二人所预料那般,每每波及,空间即扭曲出幻纹颤动,瞬间变得支离破碎,像是纸糊一般被轻轻一指戳透。

  判冤决狱死气随之泛延而出,自那支离破碎开裂之处,汩汩拥簇出如山岳威压倾覆,浑实压迫之力,几乎可将元神再也无法挣脱肉身束缚而出窍。

  巨碑上威压冲击依旧在喷吐不休,那二人却是觅得一线缝隙,瞬间移动没入。

  不待他二人眼前生亮,无数抽象古怪生僻符号爆裂而开,化为泼天赤红火焰,映照百里空间澄明如白昼,在他二人身后泛延起通天火热。

  两人气喘稍停,正暗自庆幸及时脱离,却惊惧耳畔四处,吱轧轧机关启动声音响如暗雷涌动。

  似雷音滚滚当中,忽有大团黄色腐蚀性液体,凭空显现,四爆而开,恐怖腐蚀气息向四面八方溅射开来。

  溅射过程中,“吱啦”、“吱啦”腐蚀声音不绝于耳,转瞬侵腐得空间四壁破洞密集,如鼠啮虫穿。

  如此狭小空间内,二位半圣无法启动瞬移,一旦身形与幻象接触,这般景象所衍生威势才会真正临及。

  但此时机关所引动腐蚀性液体,却是呈实质性显现,便是两位半圣所生发遍体魔气护体,与之接触,旋即有缕缕青烟直冒。

  “轰!”

  倏然有惊天响彻炸雷当空炸响,二人所在位置,寒风凛冽、血雾漫天突兀铺展遥现,扑簌簌席卷起通天血色,化作邪光肆虐直射过来。

  邪光嚣戾迅猛之极,所形成空间错乱,继而导致扭曲一片,泛连起无尽时空扭曲之力,遁作无数道光线交织贯穿迸射。

  两位半圣瞬间远离那处,但不及身形稳定,看似空旷苍茫虚空里,倏兀生出数道骇人力道,转瞬便为蛇影缠身,愈缚愈紧。

  蛇影同时喷吐出吞噬黑焰,嘶嘶撕扯开魔气护体,二人便是在神魂皆冒恐惧中,眼见得六道庞大蛇身自虚空里显出身形,倏然几道罡风掠过,已将二人身躯禁锢。

  但见其中一具蛇身当空辗转身躯,幻化为人形模样显现,那铺天盖地阵影也旋即消失不见。

  人形妖皇赫然便是那碧麟妖皇,它口中呵呵狂笑,“这机关设置果然妙极,活活生拿两名半圣之体,却不曾造成丁点天地波动!”

  它身旁光影斗漩生变,汩汩涌动里,另几道人形妖皇也现出影迹。

  金轮妖皇大赞:“极致仙阵固然精妙,君怀兄弟那招引策略也是犀利,这不,仅仅数日间,便有两位半圣大能闯入,这番算计,精密至毫厘!”

  天裂妖皇面上喜意张显,眼望手中萎靡半圣,嘿嘿冷笑道:“既来则安,你二位贵客临门,岂有不招待之举?我不会拷问你二人什么,也要你等亲尝下焚魔圆融黑焰噬体滋味,我保证定会强过你那魔气吞噬恐怖!”

  众蛇妖均知魔族体内具有血契诅咒,神念,强行搜寻,即使不招致血契反噬,也会令这两位半圣之体爆裂而亡。

  此等血契诅咒所控制爆裂,不亚于半圣本人自爆,与其强势逼问,不如酷刑相侍,或许他二人会有主动提及。

  二人全身气血流转已被禁锢,自不能自行启动自爆,而只要不涉及外力侵入他们识海内记忆深层,也不会触碰到那一层血契诅咒。

  自然二人所做主动供述,也仅限于记忆深层之外浅显记忆,不会有多少隐秘获知。

  一众蛇族大妖,将魔族两位半圣,如此轻易拿下,更多依仗九级仙阵,那源源不断异象催动,一步步将二人迫入隐藏机关区域。

  待二人侥幸心理刚刚泛起,警觉相对有所松懈之际,早已在机关阵法四处隐匿妖皇,突兀出手,还不是手到擒来。

  铺盖数百万里九级大阵,整体呈全面防御态势,仅余十几处刻意留置偏僻薄弱位置,即为那些魔族侵入者所预留陷阱所在。

  理所当然,所谓阵理能量薄弱仅是表象,每一处均由多个异象阵法叠加而成,此等阵纹叠加之态,其实际厚实程度还要远超他处。

  多个异象阵法所衍生变相轮转也是幻象,相互间困阵构连方为实质。

  幻象内诸境幻生威势并非虚妄,只是要比真实仙阵威力要低上许多,一旦被其内气息有所沾染,巧妙借用闯入者恐惧心理,引动自身心境幻象而已。

  真正阵法威力均隐藏在困阵四壁,一旦强行穿越,才可最终引发,其结果虽同样将侵入者生擒或是灭杀,但阵法破损却是不可避免。

  但那等强行穿越状况,几乎可忽略不计,每一名修得半圣之体中人,爱惜自身修为高过一切,断然不会明知阵壁危甚,还要义无反顾倾扑上去。

  但凡有一线阵型流转缝隙,进入者第一意识首先会选择于此,故而便会被异象阵法叠加之势步步引诱,从而踏入那处机械装置机关所在。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