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雷炎龙王心事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雷炎龙王心事

  刘君怀此时已在数亿里之外,寻得一处隐秘之地,展身进入混沌空间。

  他两脚刚刚落至地面,便引来一众大妖围将上来,个个口吐欢喜之词,愉悦之情溢于言表。

  刘君怀道:“尚未与诸位提及,断空岛已有两位魔族半圣暗地里潜行而至,却仅在极短时间,便被贵族妖皇擒获。我等此次偷袭,便是按照之前商定,刻意搅乱局势而为,你等且在此间留滞一晚,明日里等待蛇族中讯息,再行定夺去留!”

  他急于恢复体内神元,在一众大妖震天欢呼声中,遁入那处雷炎龙王所在空间不见。

  雷炎龙王含笑望着刘君怀盘膝身影,神念仅是一个流转,已是相知其中一切。

  与之意念交流,雷炎龙王不禁出声赞叹:“区区神皇后期,便于神鬼不知情形下,斩尽近万名魔道人等性命,如此浓郁杀戮,却依旧被天意所垂衍,果然不愧将末世欲倾之势,直接相与之人!”

  刘君怀笑道:“我所斩杀,均为魔性浸染之辈,与阻拦灭世大劫魔气同样举措,自然会被天意所认可!”

  “方才吾尚在修炼当中,却是不知你有今日之举,便是这百多具蛇族大妖进进出出,也不曾有所感知。日后再有此等孤身犯险之事,却是要提前告知!”

  “龙王前辈此等仿似死关进驻状态,是否您老修为又有展进?”

  “哪里有这般快捷,仅是前日里与造化神树交谈多时,偶有所得罢了。”

  刘君怀却是知晓,雷炎龙王此次收获怕是巨大,不然不会有那般心神沉浸需要。

  只是雷炎龙王不欲直言相告,自然有它相瞒隐情,他也不好贸然探个究竟。

  圣龙之境,又哪里是他这等修为可窥探得到,只盼龙王修为又有寸进,毕竟它为天地间唯一真龙之体,身上担负着太多不可推卸。

  较之任何证道者,一旦身入圣人界,雷炎龙王无疑处境最为艰难。

  若仅关乎于私,他情愿龙王不再为自己留滞在此,他体内同样留存有一缕真龙睿祖意念之力,可深刻感知自身真龙血脉守护者身份迫切感。

  刘君怀自仙界幽冥殿,偶然寻得一处龙骨栖息之地,惊见一具完整巨龙骨骸。

  骨骸内便有,那位龙诅布置一缕真龙睿祖圣念余留,而那处真龙陵冢被龙诅所祭典,一道龙门留在陵地看护,雷炎龙王即为残存于内真龙一缕看护残魂。

  真龙睿祖那一抹元魂并不会就此消失,而是散落于浩瀚宇宙虚无当中,化作永恒龙魂意志,不能再以任何凝实之体显现。

  刘君怀借用龙地神树与龙地凝魂果,将一缕真龙睿祖圣念,与真龙残魂合而唯一,才凝结出雷炎龙王神魂复生。

  更惊奇的是,雷炎龙王便是借助与那一缕真龙睿祖圣念,再行成就圣龙之体,而刘君怀体内,便从此存有一缕真龙睿祖意念之力。

  他可感知意念之力内有股能量凝结,只是不知是因他修为过于低下,还是自身体内真龙血脉并不精纯,迟迟不能将之驱动。但他也被那一缕真龙睿祖意念,视为真龙血脉守护者,但最终守护者身份,却是那一株龙地神树。

  龙地神树之所谓神,与龙息息息相存只是其一,天地意志精凝为其二,天运所归方是其本意所在。

  它被称之为龙之真灵永久守护神,乃是真龙睿祖以肉身俱灭为代价,将真龙之龙魂与族骸骨青冢那方天地自然、日月星辰融为一体,自是不再会有其他弥留方式。

  那处真龙陵冢,本已被龙诅所化龙魂天威降临,一抹元魂尚存早已消弭于无尽虚无里,却不料想龙门内雷炎龙王真龙残魂被他收取。

  就在不久后,龙地神树九枚龙地凝魂果结出,天地意志最为强盛公明之时适时来到,天道宿心善根最需之始,也在诸般巧合中为他所遇到。

  因此,无论那一缕真龙睿祖意念之力认可不认可,刘君怀所作所为,已实为真龙血脉得以最终传承下去身份。

  故而他与真龙血脉之间,有着割舍不断因缘,此乃不可争辩之事实。

  由此雷炎龙王才不惜及时切断,圣龙之体被天地气息所认可机缘,留在神界以助他一臂之力。

  感知雷炎龙王有意相瞒隐秘,刘君怀即可感觉出,恐是龙王距离圣体凝实又进一步,但念及刘君怀在神界重大责任,它实在心内牵忧过甚。

  既然龙王不肯明言,刘君怀也只能当做浑无所知,他却不知雷炎龙王闭关原因,实乃得自造化神树。

  造化神树为天地造化而生,其中蕴含天大造化,而造化之意喻意自然界创造者。

  此株造化神树,便是经过长时间自然孕育而生,为天地创始神树,所结造化果,自然也是天地自然演绎感悟精华所在。

  此类造化果,为宏大龙气所蕴养,龙气不同于真龙血脉所发生龙息,而是存生与远古天地间至精至纯云霾所幻化。

  精纯云霾,由天地初始元气精华凝结,超乎于任何气息抑或能量存在,乃自然造化后陶冶之气,灵想寂后而造化通之天地造化最终凝精之物。

  天地中造化,难晓难参,陶冶造化之气,更是传说中创世神汲取能力源,未得极深天地感知,便是嗅得其中一丝也是不得。

  造化神树独具此类精纯云霾感知能力,因而方能结出造化果,即为经由天地造化后,至纯自然蕴怡灵果。

  便因造化神树这般神奇感知,真龙一族亦为能感知其中丝缕存在,这也是真龙一族,缘何为天地间最强大种族原因。

  陶冶造化之气所蕴养过真龙血脉,要远超天地间所有生灵极高端血质。

  之所以龙地神树能结出同样九枚龙地凝魂果,便是因为真龙睿祖龙魂所化,龙魂中真龙血脉感知能力,便是出自于类似于造化神树这般神奇感知。

  源结于此,也就昭示着雷炎龙王,能深刻感知造化神树更深层天地造化感念。

  造化神树又为神木之身,生存本质犹若天神之体,自古不朽,寿元绵绵,无有穷尽时。

  雷炎龙王即在造化神树极深天地造化感念中,获取一缕不朽感知,闭关之后,凝入己身,使得它此时圣龙之体再获凝实。

  真正圣龙之体,需经由天地气息所认可,方可凝实为为圣人界所容纳圣体。

  实际上原本雷炎龙王圣体尚不具备圣体实质,却是因造化神树一缕不朽感知,未经天地认可,已是距离圣体实质更进一步。

  此等等同于进化般获及,对于雷炎龙王本身来讲,无疑为巨大惊喜,但因此也就越加容易被天地所感知。

  而之前刘君怀欲行活捉钟离元之时,便有雷炎龙王一缕龙义加持与他,今后却是不能再有此举措。

  一旦天地感知降临,即为它不得不飞升之际,这就违悖雷炎龙王所作守护承诺。

  因此它不想将此等变化告知与刘君怀,以免他就此心生即将到来灭世之威畏惧感。

  毕竟有无圣龙之体相伴左右,对于应对天地大劫完全两种概念。

  它在无一丝圣龙之体实质下,尚能对刘君怀关键时刻有所帮衬,此等变化,也是它在闭关之后才有知会。

  就因为圣体实质一缕生得,若对神界中事由再行加干涉,所引来天地感知,便不再会是单纯飞升招引祥瑞,而是天意责罚了。

  此种天意责罚,极有可能就是天地大劫提前到来,能够对尚未完全凝形圣龙之体,也只有此等大劫之势,方能产生责罚效果。

  这番意料不及,绝非雷炎龙王本来意愿,它当前心情极是低落,刘君怀也感觉出这种异常,也就闭口不再有所声言。

  雷炎龙王就势自一旁盘膝久坐,只留得刘君怀一人潜心修复神元。

  两个时辰后,刘君怀起身望向雷炎龙王,见它仍旧一副心神沉浸状态,也不好出言打扰,旋即返身回到外间。

  他需要再返程一段,以便于进入四亿里探识极限,虽然探识之力会被半圣有所查知,但如此遥远距离,足可保证他安然撤离。

  此时万里涯主殿内外人影一片,滞留在外间均是些普通魔族人士,之内二层处,那几十位半圣团团围坐。

  其中一人正讲道:“既然可明断此次万里涯覆灭,仅是那刘君怀一人及一众蛇族妖王,未有半圣与妖皇参与其中,魔族半圣自然不能亲行干涉!”

  他口中语气虽然充斥着叹谓,但人人皆知此人另有松缓之意吐露,只因半圣参与,即意味着全面战事爆发,真正面对犹如灭世般巨撼战争,便是一直主战一方,也是心怀忐忑不宁。

  但此等了悟仅可意会而不可轻言,如今魔族内部派系间争议极大,一丝懈怠之意流露,说不得便会引来群起而攻之。

  往日里血炎堡并非有这许多半圣存在,巧在当日有长老会部分成员,聚集于此商讨大势,不曾想竟是在此关头,万里涯招来灭顶之灾,不亚于在众位大能脸上狠狠抽上一耳光。

  此类打脸行举,羞与表面,痛在心间,于是乎一众半圣在此大发雷霆,冲天火气堪堪发泄出去,才具体协商事件收尾。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