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灵智高能的夫人们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灵智高能的夫人们

  随一道霹雳在空中划过,瞬间亮如白昼虚空,相伴这惊雷炸响,宛如天崩地裂般气势恢宏。(  .  .  )

  惊天动地撼动,未引起天地俱颤,却引带来滔天清气蕴荡,继而演化为二曜五纬精纯,使之日月同辉之下阴阳平衡资生,日精月华聚于漫天,旋即倾落如柳絮飘散而下。

  刘君怀意念回复清明,向一众人等摇手召唤,众人也纷纷飞身掠至,各做盘膝之态,转瞬沉浸其间。

  此番清气入体,可直接在体内产生天地自然感知,等同于自然法则气息汲取,如同神力圣义灌注。

  虽不见得有完整法则悟会瞬间生成,但此种近似于能量灌输效用,却可省却无可估量修炼时日。===『进击的巨人漫画http://www.jide.tv/jd106/』===。

  刘君怀意念却是游走他处,照理讲,天残岛被天道气息所圈定,他穿越进入,也需要自身修为压制到神人之下境界,却是为何自己此次境界提升,再也感知不到天威压制之力?

  左思右想,终不得其解,不由得沉神召唤出雷炎龙王意念。

  龙王呵呵乐意,也在下一刻于他识海响起:“天意符瑞就此加持,既可直接在你体内产生天道感知,也可令你气机乍起之势充塞与天地之间,等若天地之力直接垂范。

  “因你修为境界升至圣人之下之极致,由此与此间天地道蕴无限契合,即表明你自身气息,已与此间天道融为一体,你既是天道,天道与你之间已无半点二异。

  “便是你将天残岛,从此收归于你手也是容易之极。不过吾以为,天残岛就此化作你体内空间,与此间原有存在意义并不相符合,还是将它本来意愿保留,才最契合天意!”

  即使刘君怀心内已有模糊认知,经由雷炎龙王口中确认下来,依然令他心神震荡不已。

  方到此时,他才忽有初为半圣所应有欣喜,那种道道法则气息,抬手便可触及的随心所欲感,已令他通晓法则本质,明悟造化之理。

  动念之间,可引动诸般法则之力加诸己身,操纵天地之力如使指臂。

  万象之道已得天地意志承认,借助天地之威,从此拥有改天换地能力,对一方天地间万般事物变化,也同时具有了决定权。

  雷炎龙王续言道:“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回往神界,同样具有这般通天彻地之能,仅仅寓意着此间天地元气与你心意相连!哪一日令神界天地意志完整接纳,方为你成就圣人之体时候!”

  此时祥云瑞气正是当时,他也不能长时间与之交流,收回意念之力,迅速将心神再次沉浸。

  如此深浸其中,逐渐觉察境界在进一步凝实,体内五脏六腑中同放光明,身体雪亮晶莹如白玉,有清凉感渐至贯通满身。

  他此时进入天人合一状态,不再需要任何手段辅助,存思观想已然生得,存我之神,想我之身,闭目即见自己之目,收心即见目己之心。

  继而外融百骸畅,中适一念无,旷然忘所在,心与虚俱空,念念相系,深根宁极,湛然常往。

  在这种清静无为、忘我无私、天人合一状态中,不求长功,功力自然上长;不求调息,身心自然调整;不求功能,功能自然显现;不求大小周天,百脉自然畅通。

  较之刘君怀这位始作俑者,旁人收获却是更加巨大,不需透彻神识伤之精神,气脉均匀自然相通。

  渐至同天地相通有灵,天地规律由此接入体内,融化自然功能,天地有恩为善诸意,化作调合阴阳相通诱因,进而疏通全身经脉。

  天地感应清灵畅达,对于法则气息知会,也从深不见底奥妙,渐趋浅显明确真实。

  此间可容合天地之意,真心善道就似水一样,利于万物,从不争,自吸收。

  刹那心念也会产生绵延久远的波动力量,最终影响将反归彼身,修为越是低下者,此类天地精义获取越是庞大。

  便是那九位稚气未泯小辈,一开始仅是学做大人模样,真正感念深浸后,百脉自然畅通之感,已令他们心神呈循序渐进之势,肆意索取着未尝毕露天地蕴怡。

  生机旺盛蓬勃涌现过程,如同于漫山遍野绿色铺展,无数法则气息便等同于其间,各式古木与涓流星罗棋布,各司所职,各就其位,犹似引绳棋布,纵横排列整齐。

  令众人不禁解颐而颜开之际,刘君怀也进入了,不见雕凿般恍如心随意动寻道方式。

  那一刻,仍旧有弥漫祥云瑞气不断溢出,已成五行蜕变后五蕴白雾腾起。

  雾气莹白无暇,像是圣洁光芒势趋拢集,化作圣洁光芒云雾飘落,神灵布化洗练由始贯终

  直到第二日凌晨时分,漫天清气早已稀薄,金光铺陈随风意流逝不见。

  刘君怀最先醒转,眼神望向依旧沉醉众家人,心内百感构织出无穷温馨遐想,嘴角所泛起那一抹蔚然笑意,早已不显思念之时一缕凝愁。

  他修为已至圣人之下巅峰状态,几十年间某些理解暗淡不明朗之处,此时心念所达,即有所通获,便是对待亲情也是如此。

  神界正是风雨遥坠之时,接下来时日里,此间众人也会迎来一个集中进阶时期,他适时离开也是当时。

  纵使心下颇为不舍,他也是必要迅速投身于万端血气撩泛战场,才会有相对安静纯实修炼环境留予后人。

  楷瑞半神几乎与莫思彤同时醒转,但略一思量,他还是紧阖双眼,未去打搅难得片刻相聚时刻。

  莫思彤来到刘君怀身前,任由他一把揽入怀中,口中喃喃不绝:“平日里孩子们将你视为神祗般存在,今日却是才真正令他们见识到,自己的父亲,果然身怀旁人所不具备超然出尘之处。”

  刘君怀微微笑道,“再是仙气缭绕,也离不开五谷养育而成,我心中亲情馨念不绝,始终不会成就得神祗高尊。哪怕就此放弃证道,我也不愿舍下亲人,此类事情我早已存想许久!”

  莫思彤摇摇头,“若是因为此,而导致你寻道之心有所松动,我倒是情愿从未有这个家庭出现!你证道再次飞升,并非意味着就此与家人杳渺不得相见,在你飞升神界之前,不是有同样类似不舍?

  “船到桥头直然直,任何事情都是有转机的。这并非无可奈何中强作宽慰之说,许多事情很见微妙,常让人难以真正去透彻了解,但是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的发展轨迹。

  “你也莫要忘记卫道者一方势力存在,适时加入进去,说不得会有某些特权加身。当然这仅是一种奢望,我从未自你口中闻听,现今神界曾有圣人分身之事!”

  刘君怀点点头,“圣人境界,与神人仙人之别犹若天崭,能够证道飞升之人,其思想境界早就脱乎一切心灵羁绊。像是我这种六根不净,心绪不宁异类,却不显功败垂成之相,着实令人费解!”

  莫思彤扑哧笑道,“这只能说明,你所寻万象之道,已包含仙神俗世种种,尘心不净却六根独具,因而我等家人留驻与你心,便不再是一种羁绊了!”

  刘君怀也是笑着,“何时你这修道之身,与那佛教也有所精研了?”

  “身在仙界之时,时不常有你旧交老友前往万象宗,彼此间常就此类问题引发争论!”莫思彤任由刘君怀为他捋顺发髻,口中不停,“也正如你方才所讲,所有人均对你这种现象口吐惊疑,听得多了,众姐妹均能讲述其中一二。”

  “这么说,我已成为一种现象了?”

  “那是自然!在你之前,可曾有人听闻,神人能自如游走两界,而不受半点天道禁制束缚?你所到之处,无不激起当地修炼秩序翻天覆地般变异?又有谁能在几十年间由你如今境界成就?”

  “或许这就是身份加持原因。”

  “身份加持仅为表象,齐天大运也只是征兆,甚至你天命所归源自于天生,也仅仅浮于虚表。常有人言,你行为意志应该是得自,某一种冥冥天外意念指引,或许此种情形你尚不得知,但万象楼存在,却是不可辩驳之事实!”

  “这一点我倒是认同,曾有数次我身临绝境,或进阶之时,总恍恍觉得虚空极深某处,隐有一只惊天巨眼在时时关注着我,脑海里也曾有数次接收,不知来自何处渺渺梵音唱诵,闻之可洗练心神!”

  “这就是了。老管家存在,每每问及,均含糊其辞,始终不作正面回答,神情一如他也毫无所知。若他不知,才真正具有玄奇之处,姐妹间猜疑,万象楼本身即为一件颇具灵性圣器,而且这圣器等级,属于那种圣器中极致品相。”

  “若万象楼实乃圣器存在,是不是讲,它身后真正主人,乃是来自于圣人界?”

  “岂非圣人界那般简单?这位主人至少为一方天地主宰,甚至会是某一位创世神,直接意念所化!”

  二人间这次交流,让刘君怀对莫思彤以及夫人们,又有了种另眼相看意味。

  原来她们并非自己意识里,那种简简单单女性修炼者,日间虽不曾与他有过交流,但对于极深层处玄秘探寻,她们均频有涉及。

  便是万象楼这个他自己也探不明白事物,分人人却早有猜疑,而且这种猜疑后结论,无限接近与事实。

  甚至连那种冥冥天外意念,均已寻探出来,不能不说,她们对于自己的关心之深切,已然是贯穿整个心神识海。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