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虚张声势与欲盖弥彰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虚张声势与欲盖弥彰

  泛延之势见隙如插针,造茧相缚或涤瑕荡秽之音乘机侵袭,每一段音节犹如炫音缭绕,无形无势,令反击之势无以着力。

  众魔族半圣若是强行探识其中,只觉似如深陷泥潭,心神始终无法凝聚,使得众人面色齐齐生变,无端恐惧涌向心田。

  这时候已有数百道半圣身影飞掠而至,渐成围猎之势涌集。

  而就在魔族一众强人心胸羞怒之时,一道暴怒之声,则是犹如雷鸣般传来,显然是那老祖时元正,正在出声警醒众人心神。

  随着时元正飞身爆退,一众魔族这才回往心神清醒,忙不迭纷纷撤身远离。

  他们虽无正面抵御刘君怀之力,摆脱其气势压制却也不难,虽说先前被刘君怀那连番手段震撼,可如今被警醒之后,心中也是极快活络起来。

  但一旦于战事里逃生之念念起,漫身决绝战意也随之告消,呈溃败之势奔逃事态也不可抑制。

  刘君怀全身金光一闪,整个人就变得虚幻起来,残影还未消失,身影已来至一名坠后半圣身后。

  嗜血三星随他身形闪动,刘君怀杀气结界如牢笼,已将那人牢牢锁住。

  那名魔族半圣,正拼了命般抵御无尽罡气切割与凛锋绞杀,嗜血三星化作一道血线,贯穿寒气森森而至。

  上古凶器自身邪恶气息,较之魔性魔气还要悍顽,吞噬血光粗野不驯,硬生生将那人身上护体魔气,瞬间腐蚀出一个血洞。

  就在此时,刺目光芒激荡,令得血意红光暴起,突兀有噬髓尾后针无声潜出,在与魔气接触的一霎那,抖颤出巨大气浪,呼啸起席卷诸般驳杂阴森,阴曹地府幽冥之气,腐蚀得魔气嗤嗤青烟直冒。

  森然黑色雾气里,一蓬血黑锋罡倏然穿透其人身体,那人体内登时绽发凶残血光,恐极魔性吞噬气息已倾扑而上。

  这一切的发生仅在转念间,几息过后,金箔般光耀炽烈气息当空铺展,那人身体已化作蓬蓬粉灰,缭绕盘旋而起。

  刘君怀的杀气牢笼也如一经施放,转瞬收起,旁人只见得粉灰斗漩成灰雾,刘君怀已然夹裹着凶器,自原地消失不见。

  便是这一耽搁,魔族一众身影已在亿里之外,勉强追得上另一落单半圣,可吞噬天地般的煞气弥漫中,其他魔族早已消失在茫茫空际里。

  他身后一干追兵,之前已转向魔族一众神皇神帝丛中。

  悍极晴天霹雳,或是耀目金色电弧喷涌,各式能量间伴轰爆在沛然精纯魔气中,绽放出五颜六色神光大作,那些魔族余留,半盏茶时间,已是一个不剩。

  随着半圣间厮杀开启,神界终极战事大幕拉开,与此同时,各神域针对魔族大小战役四起,神界从此陷入无边烽烟料峭之中!

  此时再望向那数千万里地藏宫所处位置,虽然上方依旧灼气滚滚,连半空都是变得通红,但地面之上已然被一层勃勃生机覆盖。

  纵使地貌已呈满目疮痍,残垣断壁、巨大地纹裂隙,满地铺现,却不见被死气所碾压痕迹,无限生机已在这里疯狂的滋长。

  但半空中灼气焦噬所引起的鸦噪,与废墟之静两相衬映,更突出废墟的空旷与寂寥。

  即使生机再现,也遮掩不了曾经的凶戾腐沁、爆裂冲霄,所引起的矜纠收缭。

  天下颤恐之态势并未就此消弭,而是渐做泛延之势,向整个神界弥漫。

  神界也就此跌入一条跌宕起伏、惨烈迭生的血河,流淌着豪迈或是耻辱,倾诉着峥嵘与苦难。

  这也意味着此间一众强人,不能在次久做停滞,随着一声召集令发出,众人身影在不久后在玄羽旗内集合。

  刘君怀刚刚落座在,属于他的第十旗主位置,已由第一、二旗主闫法靖琪与雍季同,引领着众人齐齐站立,抱手躬身,向刘君怀遥施以礼。

  闫法靖琪口中诵道:“如今地藏宫被倾覆,全面战事忽起,但胜势已然在望。这一切均出乎于第十旗主超群昭卓统帅力,屡屡孤身犯险,独履危行,频立掀天揭地之事功,才使得应对大劫之势态初见曙光。

  “然则,此时战事犹如薄冰上慎防一念错!魔性更如善念中戈矛,理路上荆棘,最易夹带也最难拔除,须是涤尽渣滓,斩绝萌芽,才见道义本来真体,这时候却非我等稍有闲隙之时。

  “因而我决定:此间仅留有数名老祖驻守,所有玄羽旗以及相关势力,尽皆踏足各神域,力求一鼓作气,将魔族最终打压至龟缩不现。但所有神将以上魔族势力需尽数剿灭,魔气起源之地尽皆摧毁殆尽。

  “目前,第一二神域间盟交势力,已针对魔族衍下势力全面围剿,三、四、五神域各势力间串联业已行进正酣。除第十旗主亲率第三旗主咎宜人、富阳州、钟离元,即可前往蛇族外,其他半圣谨记之前部署,力争三日内初见成效!”

  雍季同接言道:“目前妖族已在全面迫向第三神域当中,将与蛇族最终汇为铺天盖地倾轧势头,逐一摧覆每一处魔族基地。佛教神帝以上存在,也在此刻启程奔赴各神域,加入讨伐大军。

  “情形最复杂之地,乃是第四、五神域交界魔族祖地,那里终会有一场大战生发。如今各个势力倾荡势头,也正是逼迫所有魔族向魔族祖地撤往,待得妖族战势略有松缓,还需要第十旗主前往一探。”

  刘君怀早已起身站立,闻听此言,一脸肃然道:“一切均恭奉二位旗主号令!魔族上下有将近百亿之众,虽说我方有几倍实力优势,但若想将展示尽快结束也是极难。

  “另外魔性魔气这种极易泛滥成灾雾体,足可将魔族实力翻上一番,也只有将之迫于一地方式,才可有行之有效战果获得!但是因为之前那场剧烈轰爆之势,也必然使得魔族一方,只会极力避免那种汇聚一隅形势发生。

  “因而我方力保之前策略前提下,还需要做两手准备,一是派由妖族汇同蛇族,做出试图隔断魔族溃与魔族祖地路线举措二是迅速包围魔族祖地,围而不猎,伺机而动!”

  在场众人皆是久经沙场中人,刘君怀一番话未待音落,已然全有知会。

  这两点均为虚张声势之举,看似与己方真实目的遥遥相悖,甚至颇具欲盖弥彰之嫌。

  实则,果真将各神域散落魔族势力,拦在祖地之外分而剿之更利于战局,不过相比尽相溃与魔族祖地,人族一方会更多消耗己方人员伤亡。

  极度惊骇或绝望之后便是疯狂,即使将极少部分魔族中人困于绝境,一旦逼迫得他们齐齐自爆同归,所带来危害已非仅仅巨大可以描绘。

  最佳方式,便是之前所制定,留出一线生机,令魔族势力逃生有路,最终汇于魔族祖地,方为最便宜围而奸之方式。

  但反过来讲,人族最为企盼之事,亦为魔族欲加阻止缘由,不排除他们针对于此,会做出一系列应对陷阱。

  而刘君怀所提出两种提议,却是行之有效将魔族祖地外出几率无线压制,虽然一定程度上阻碍了魔族势力逃生之路,但也会令魔族一时间举棋不定。

  既然已是神界终极一战,战事瞬息万变,置棋摇摆不定实乃战场大忌。

  说不得便是刘君怀所提出简简单单两种举措,即令魔族一时失去战机,毕竟此二种攻略有悖于人族最有利战局,胜在出乎意料,用以夺取一线战机。

  而这二者实施却具有相当灵活变化机动,一旦局势有变,将之撤去也就是了。

  唯一需要考虑周详的,仅是在包围魔族祖地大军中,保持足够半圣存在,用以提防魔族行使偷袭举动。

  再退一步讲,魔族祖地之外敌方势力围剿,即使付出惨烈付出也是值得,至少要比跌入魔族陷阱要更具先手。

  魔族事先策划了数万年,那魔族祖地周边必会有足够危机埋设,远远围猎之势,心内最为急迫的是魔族一方,只要一地埋设显露,其他各处距离全面暴露已是不远。

  如今末法大劫将至,设法拖延战事,为魔族最后依仗,只有将战势先机牢牢把握在人族一方,方为最有利获取胜果前提。

  况且惊天战事所激迫起滔天血气,只会令大劫来临之时愈加迅疾,一旦其势不可阻挡,多消灭一名魔族,就多一丝生存希望。

  刘君怀最大用场,便是利用魔族一时间狐疑未觉,而其他魔族势力未曾溃退极短空白期,来尽可能探寻出魔族的埋设秘地。

  一旦这些隐患扫清,一切手段也归于无迹,只存在着两军核心对垒的势在必行。

  经过短暂思虑,闫法靖琪不住点头道:“此二计着实妙计,对魔族起着迷惑军心作用,对于我方并无实际影响关键是战机始终掌控问题。而魔族自爆危害,实际上并非毫无对策,玄羽旗一直对待此等问题早有关注。

  “仅是霹雳雷珠,如今已有上千万枚炼制,大不了在他们聚集之地多丢上几枚,神界环境毁坏势不可免,只要本源根基不曾受损,日后再行恢复也就是了。能保得生灵气机留存已是万幸,数次末法末劫拦截,可从未曾成功过!”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