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真正的归墟秘地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真正的归墟秘地

  ♂

  撼天剑在手,刘君怀身形已掠至后两人身影半空,剑势挥舞间,轰隆隆之声终于在天际响起。

  整个虚空如同直接炸开,几乎穷尽这一方虚空无穷力量,在破碎空间里怒声嘶吼,摇缀出遮天蔽日威压倾覆。

  四周虚空空气重若水银,滚滚威势犹如天地在急速压缩,令人窒息的压迫之力通天彻地,那二人徒感抬一下手指都困难无比。

  心下大骇之余,忙不迭闪身欲离,哪里还顾得身前所追之人。

  只是随着亮如白昼极光,耀眼夺目在天际划过,一方虚空仿佛被凝固起来,碾压一切的无尽神威肆意流转,所过之处,虚无塌陷,时空凝滞!

  一团巨大青色雷电之力,从天空中飞落下来,呼啸着自天际倾泄而下,撼天剑剑柄之上的青龙,也在忽然间腾空而起,转瞬化为上百丈大小。

  血盆大口张开,就是一团一丈大小青色雷电倾吐,伴随着高亢龙吟,一道道紫色雷光,也自四面八方划破天际闪落。

  青色剑芒与紫色雷光里,如同实质般的杀戮气息,轰然席卷而出,激荡四周,充斥在每一寸空间。

  那二人身体顿时一僵,如芒在背般极度不安,呼吸都感觉困难,望向刘君怀的目光中更是充满震惊。

  紧接着满身寒意自心头由起,整个人都像浸泡在冰寒彻骨水渍里,不由自主地瑟瑟发抖起来。

  而在撼天剑所引发雷仿似电渊潭,又如狂暴龙卷,充斥着狂乱暴烈的雷电交织扭动,居然在骤然迸射耀眼无尽星辉后,转瞬自空际里结成稠密结界。

  一名半圣中期,已是历万劫而不磨,沾因果而不染征兆初显,较之初期已具有天壤之别,虽通晰万事万物距离远,却也能意念一动,引起天道丝缕变化。

  虽有圣人之下,皆为蝼蚁之说,若不能成圣,即便无限接近圣人,也终为蝼蚁,不能永恒不灭。

  但此种境界正是非圣之间由量变而引发质变临界点,所有修得之人能走到这一地步,显然已是亿中无一修炼奇才。

  即使并不意味着最终能够证道成功,也是未来神界顶尖实力者存在,

  当然也不会仅因同为人族,而让刘君怀一时善心大发,他看重二人另有他用。

  再一方面,半圣中期战而胜之不甚困难,但要将其生擒几无可能。

  于是才有了,刘君怀瞬间施发一副果决斩杀浩荡气势,却是在二人片刻骇极霎那,巧妙地将盛势于须臾间转化为空间牢笼。

  虽说其中有投机取巧之嫌,但未有高出不止一个大境界实力差距,也难以做到如此操控如使臂。

  待二人惊觉过来,空间牢笼内已被雷电交织悍势浸满整个空间,便如同他二人身体被瞬间禁锢,稍有动作,即会被无尽雷电袭入。

  那一名雷门中人,早已将身后波动感知,此刻正空悬与不远处,眼中骇然同样彰显。

  刘君怀意念转过,空间牢笼里突兀有龙吟锁链,自雷电里无声无息倏然弹射,触体缭绕出图腾龙纹如兴云作雾,漫体泛延,只是一个流转,已将二人心神困锁。

  撤去空间牢笼,将二人提在手中,向那名雷门中人眼神示意,待得脚下落定,咎宜人等人,已引领着女神帝一干人等来到。

  女神帝神情激奋,抢上前去与那人低声诉说着,钟离元却是眼盯那两名俘虏,问道:“主人,你留取这二人性命,是否打算将、他们神魂洗练?”

  刘君怀知在自己不加掩饰下,二人间可相互感应,“待得审问完结,有此类打算,你是否有甚谏言?”

  钟离元点头笑道:“主人,不如将这二人交由我来送至血池,您所拥有血宠,奴仆需要与之建立起信任基础。它洗练过程里也会有所获得,即使乐于这般事物,由奴仆送去,也好乘机讨些好处!”

  血宠任意幻化万物能力,乃钟离元眼热太久神通法术,即便是他等同于重生在与血池身心相融里,但自身不具有天生神骨,总是具有幻化万物能力,较之血宠还是相去甚远。

  若无血宠刻意吐露些血意,钟离元此类神通提升无望,也仅有血宠乐意其血意施舍,方能令钟离元神通感知再有获得。

  刘君怀乐道:“你做的一番好打算!不过,这对你而言也的确是个机会,待得二人已无用场,就由你来送达即是了!”

  实际上他对血宠施加意志要求,同样可让钟离元有所获及,但钟离元数月时间浸养在血池与血宠意念里,他已对血宠产生某种心念牵挂。

  虽仍然心存敬畏,但不影响他特意讨好意识,日后二者均为他有力辅助,刘君怀也乐于见到二者间亲密关系的建立。

  此时结束交流的二人走过来,那人向刘君怀深深施礼,口中言道:“感谢尊驾对于我雷门大恩大德,雷门第一百零三代传人子骞,向前辈恭谢盛恩!”

  刘君怀忙回道,“子骞前辈,莫要如此称呼,说起来我仅是您老子侄辈,浦和与翰林二位师伯,可不容许我这般不知礼数!”

  子骞与女神帝互望一眼,流露出果然如此眼神意味,脸上表情也陷入剧烈惊喜当中:“难道你就是飞升不到十年的刘君怀刘旗主?”

  刘君怀一边应承,一边将钟离元三人相介,一番激奋交谈,刘君怀也终于知晓其中来由去脉。

  实际上刘君怀早知,浦和为唯一雷神第一百零二代传人,但因他之前为守望者势力中人,为着相助雷门逃过劫数,这才化名伪装返回神界,不然会对守望者势力声望有所影响。

  也仅有雷门中知根知底之人,才知他真实身份,但统一对外宣称,浦和另有第一百零三代传人名号。

  刘君怀之前有此一问,也是在试探那名女神帝,若是她称呼浦和第一百零二代传人身份,势必会引起刘君怀警惕,这也是飞升前,他与浦和商议结果。

  因为仅有雷门之外势力,才会将浦和始终归于第一百零二代,这里面蹊跷,看似不招人重视,实则另有玄机。

  于是,刘君怀也就将仙界之事细细表述,引来一众雷门众人无尽叹谓。

  那名女神帝叫做滑谷秋,乃雷门附属势力中人,因雷门倾覆,随姐夫子骞一家,一同隐身神界,一边巡查袭来之势力背后主使之人,再就是暗中守护雷神遗址。

  被摧毁原雷门驻地,实则另有隐秘之地,用以存留部分雷门传承,线索就在原雷门驻地之内,仅有历代雷门执掌掌握。

  而雷门驻地之所以未被完全毁灭殆尽,原因在于以空蝉峰为首的主攻势力,一样在探查雷门秘地讯息。

  ,

  探查最终目的,自然是为了那二十四枚九劫天雷珠,也因为空蝉峰始终追查秉执,才令子骞探知,整个事件主使之人就是魔族。

  不过那时修为最高者子骞,也不过神皇中期,一干人等在寻到一处秘密存身之地后,便全身心投入到提升修为上。

  这样隐居下来就是一万余年,他也由此进阶半圣境地,这才重回雷门驻地,探查相关秘地信息。

  但时间一长,再次被空蝉峰知晓,于是两千年东躲西藏里,暗中拉起的数千人势力再次近乎灭绝。

  这一次参与到追杀行列中实力更是庞大,几乎将仅余几十人逼迫得无从落脚。

  好在一次拼命逃离过程中,无意间发现归墟秘境入口,这才是传说中真正神奇之水起源地,与之前刘君怀所进入之地,绝非同一去处。

  归墟里神奇之水汇通宇宙万界水源,刘君怀所进入之地,仅是其中一线支流而已。

  而归墟秘地里时空法则贯穿始终,根据上古神话说法,世界上、宇宙间各条河流,甚至连九天之上银河中水,最后都汇集到这原始而神秘秘地里,因而某一条支流处在另一位面也是合理。

  也只有此等神水,才可令炫金紫藤真正成长起来,而此等状态下炫金紫藤,可不仅仅是参天高耸可以形容,相传它于无形中可连接天地。

  刘君怀一直以为,此等传闻同神奇之水一般有夸张成分,但在子骞半圣口中得知,他曾经亲眼见到一株高入云霄炫金紫藤。

  之所以使用曾经一词,那是因为那株高入云霄炫金紫藤,始终处于时空法则气息笼罩之中,行迹无从探寻,无法近身左近,他也仅有那一次偶然遇见,之后再无机缘。

  那一株一尺长嫩绿青藤也是偶然间所得,却不料这一次返回神界,被空蝉峰发现,若未有刘君怀及时赶到,归墟秘地入口,势必会被外界所知。

  那位薛狂亦为奉命寻找九劫天雷珠的具体承办人之一,再找到找到十二枚回归神界后,已被某一势力招拢去。

  数千年前曾留言,会在恰当时刻返回神界,他离去的原因,便是在保护九劫天雷珠不再丢失。

  那个神秘势力,根据众人猜测,应该是卫道者势力,只是无从证实而已。

  至于其他九劫天雷珠,以及另外各界寻找雷神传承者,他们目前毫无所知,今日里闻听浦和与翰林二人消息,还是他们首次获得雷神传承者消息。

  沉吟良久后,刘君怀忽然说道:“薛狂前辈前往之地,必然为卫道者无疑,只因仅有此等势力,才有能力来往于各界之间。怕是当年雷门派往各地得以成行,也是此方势力在暗中扶持。”

  雷门被灭之时,这位子骞半圣属于不起眼人物,修为又是低下,自然不会获得任何来往与各界通道讯息。

  之前诸般推演结论,也仅是出于猜测而已,此时闻听刘君怀这样解读,才渐有恍然之感。

  子骞半圣接下来一番话,却是让刘君怀立时打消了,迅速去往断空岛的念头,他似乎恍惚中觉出,此个信息,说不得便是魔族最终倾灭契机!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