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蛇族回归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蛇族回归

  ♂

  便是明知刘君怀可能遭遇不测,这场战事推进也是不可抑制。

  仅有几名知晓雷炎龙王存在者,心内保留他能够安然无恙足够信心,大多人族半圣已均处在无尽惶恐笼罩之下。

  在刘君怀发出讯息之后,神界各神域不同区域,几乎同时有震天呐喊响彻,不论此人当时身居何处。

  同一时间,蛇族也接到讯息传至,此时蛇族大军依然推进至第三神域全境,也就是说,此时第一、二、三神域,已不见大范围魔族势力存在。

  在得知刘君怀安然无恙后,自然是富阳州、子骞半圣二人反应最为强烈,之前碧麟妖皇多方暗示,也不能令二者心神脱离慌乱状态。

  较之旁人,它碧麟才是最了解刘君怀底细之人,也只有它面对刘君怀数端猜疑毫不所动,圣龙存在,绝非神界任何势力所能抵御。

  它却是不知刘君怀真正面对的进化后魔气,若没有魔性化更充溢三大凶器存在,即使雷炎龙王出手,在铺天覆地魔性化洪潮之下,也需要相当强势盛势才可将之解救出来。

  不过也会因为巨大声势造就出来,引起魔族反应,雷炎龙王就此招来天劫不说,对于未来大势可是相当不利。

  不排除魔族做出背水一战决绝手段,那时候怕是会提早将天地大劫召唤出来。

  刘君怀今日里与蛇族汇合也正当时,蛇族在妖族之后开启征战状态,如今一、二、三神域战事相对平稳,蛇族征战步伐也追上妖族节奏。

  趁此短暂闲暇,蛇族正式回归妖族也定在今日,虽然妖族第一时间对魔族实施打击之际,世人已均知蛇族回归一事已是必然。

  然则,当年蛇族被妖族种下诅咒,驱除排斥,令蛇族数万年里饱受灾祸,即便出于有心人处心策划,妖族于情与理也需要端正态度,举办一场盛大仪式。

  待得刘君怀出现在妖族几十亿众集中之地,虚空里便有上百道妖皇身影飞驶而来,轰隆隆掠下一片盛极妖气拥簇,即有妖族族长暗冷妖皇朗笑声震颤而起:“君怀,你却是不知这十几个时辰里,妖族内有多少郁结情绪!”

  如此大庭广众,刘君怀也仅是心知肚明,并未多加解释:“不过未耽误蛇族回归大事,不然碧麟大人可是不愉!”

  他与妖族妖皇有诸多不识,碧麟妖皇也找不出机会与之调笑,只顾得一位位相介过去,寒暄之声此起彼伏。

  在他开启地藏宫爆烈之势时候,妖族内十几位身份有异大妖已被拿下,此时的妖族意志高度凝聚,正处如虹盛态之下,刘君怀也不必有所提防暗伏之辈。

  神兽血脉感知,令找出妖族中已被魔性化一类立竿见影,妖族妖气虽与魔气有些表面类似,但体内血脉传承却是要求极高,一丝魔性也不容掺入。

  随众大妖于临时帐堂内就坐,事由紧急,略作攀谈,蛇族正式回归仪式,也在暗冷妖皇主持下正式开始。

  仪式只是象征意义更多些,仅不过将那枚上古蛮妖金印展示出来,再将蛇族因何事被陷害一一表述,然后它代表妖族对蛇族承诺部分补偿。

  上古蛮妖金印背负咒文,即为蒙赦号令内容,当初自空无妖变秘境发现之时,因此物出自于上古妖族,对于蛇族因何招引来无端诅咒,却是不曾有丝毫录记。

  因为蛇族所获相关诅咒,均与此印咒文相关,每一次诅咒送达,金印均会留有录载。

  若明知此物不在身边,而强行念动咒文,金印会从此被封印,需要神兽精血才可破除。

  这就表明,蛇族所遭诅咒属于无端,发现金印时处于封印状态,足足耗费九滴神兽精血,方才将之禁制解除。

  因而蛇族实际上在封印破解后,蒙赦号令已然生效,只是上古蛮妖意志无觉不可查,几十亿蛇族毫无所知罢了。

  蛇族所遭受诅咒,即为魔族暗中联合妖族中部分妖皇所为,此处妖族齐聚之地,蛇族占据大部分,均在心中火热等待回归。

  妖族更多势力,处在各神域征战状态,蛇族全体汇集一地,便是等待这一刻到来。

  一经暗冷妖皇公然宣昭出来,几十亿蛇族所铺就数千万里地界中,立时升腾海潮般卷起城墙一样高的欢呼巨浪狂涌过。

  那阵势犹如千匹奔腾的战马,向着敌人横冲直撞,像是疯狂潮汛,充满了令人战栗的恐怖憾大,与如巨雷般呐喊、嘶鸣。

  其中不乏郁结数万年心中积怨爆发,失去了均衡节奏的欢呼与痛苦哀嚎冲霄而起,狂暴得像个恶魔,像千军万马齐驶,席地而卷般沸腾。

  那声势如同山崩地裂,好像大地都被震得颤动起来,震撼激射,吞天沃日。

  刘君怀所在大帐里,几十名蛇族大妖也均是眸中含泪,便是其他妖族也能感受到,它们心中剧烈心潮涌动,不禁也是感慨良多。

  如此盛势再是激荡得撩人心炫,也总有个结束时刻,足足两个时辰过去,一众大妖退出,此间仅余刘君怀、富阳州、子骞半圣三人,大宝小宝等一干神龙,与十几名妖族高层。

  碧麟妖皇自然也再次属于妖族行列,它几乎迫不及待的向刘君怀提起询问,而大宝小宝也借此时机偎入刘君怀怀中。

  听由刘君怀细细表述魔族祖地内存在,暗冷妖皇倒吸一口凉气:“这就是魔族真正可怕之处么?正是因为如此,务必歼而除之才为最根本危机解除之法。能够在数万年前,便早早布下此类大局,魔族用心之精竭,已算是匪夷所思了!”

  “正是这样,”刘君怀面色凝重下来,“数万年前便处心积虑,钩织出如此巨网,显然乃魔性心态使然。将整个世界魔气吞噬之念,不仅是魔族与生俱来执念,与那间魔性化魔气起源之地,干系巨大!”

  碧麟妖皇也是神情冷峻,“如此一来,地藏宫所使用手段就不能再行利用,将那一地魔气轰爆引出,岂不正合魔族心意?”

  刘君怀点头道:“相反,我方势力需要竭力阻止那等魔气泛延而出情形!我曾深入其内,那里的极具灵性魔气,绝非寻常魔族身上魔性气焰所能比拟,即使最终战事取得胜利,消弭那巨量魔气也是个极为漫长过程。

  “我方再是不可抑制威势碾压,魔族也不可能骈首就戮,引爆那一地围列禁制,召唤无尽魔气涌入神界,必为他们最后手段!如今局势,保守我方知情隐秘为首要,妖族接下来行事万万不可少有疑虑显示,依旧按部就班即可。

  “稍后我就启程前往玄羽旗,开始着手准备应对之法。将魔族祖地就此围困之势不可更改,一旦有更新消情,妖族一方方可依计而行,断然不可有情绪稍露!”

  暗冷妖皇肯定的答复道:“魔族有如此惊人依仗,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轻易施用,君怀,妖族方面你且放宽心,决然不敢对未来大势稍有懈怠!”

  这就是刘君怀身迹失去踪影,令各方势力心急如焚道理所在,未有他之存在,魔族最大阴谋就不会被揭露出来,这可是事关整个神界危安悍大之事。

  也正因此人存在,魔族一系列手段,才会不断被挖掘出来,方能保证人族、妖族始终处于大势掌控状态。

  显然刘君怀怀里的大宝小宝,也深深意识到此事非同小可,均是老老实实委作一团,不敢稍有动静发出。

  金轮妖皇犹豫半晌,才迟疑般开口说道:“蛇族今日正式回归,日后战事是随妖族一同并进,还是奔赴战场最前沿?”

  不待刘君怀回答,暗冷妖皇已是呵呵笑道:“虽然蛇族有专克魔气之法,但此等直接手段也不宜与首先出面!如今其他三域魔族势力或溃退,或剿灭,但无真正大战遭遇。

  “玄绸狮族数万年来,一直为首冲力量,即使这一次面对魔族,也不能甘于下风。金轮兄弟,你蛇族仅需时刻准备则是,一旦玄绸狮族稍有颓势,方为动用终极武器之时!”

  玄绸狮族族长暗冷妖皇,亦为妖族中最大族群领袖,本族势力虽不如蛇族那般成员动辄数以几十亿计,但其几十丈,甚至数百丈庞然身躯,使得玄绸狮在妖族中战斗力最为凶悍。

  类似于倾轧之势战场上,这种巨大存在自为最理想前锋使用,但这些并不重要,关键是暗冷妖皇用兵上的公正与明识明势,方为妖族当下最为紧要关键。

  如此团结紧密族群实力,如此冷静头脑甄别,才是重大战事之取胜根基,金轮妖皇心下犹豫的原因,便是在考虑正确战术使用上。

  如今果然见得暗冷妖皇清醒布阵方略,与它心内担忧毫无契合之处,自然暗自松了一口气。

  这种征询绝非蛇族首领碧麟妖皇开口之事,两方势力初见合并,实力暴涨身后,也有着施兵策略相异顾虑。

  一旦意见不同,极有可能有嫌隙产生,由它这名属下张口最为适宜,也好为接下来战事商议留有余地,而且趁着刘君怀未曾离开,它有如此一问也是用心良苦。

  不料想暗冷妖皇果然不愧于执掌妖族两万年存在,战术素养与公正秉执兼而具之,于是合并初期一切担忧也就不复存在。

  实际上具体战势也正如诸位大妖所认定,蛇族那等直接克制手段,魔族同样也在防萌杜渐、严密关注,对应手段早在张网以待。

  蛇族作为后手使用,才可做到知己知彼,有的放矢,不然好好的一手大牌,一个疏忽,就会大打折扣。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