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人族密议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人族密议

  ♂

  此刻刘君怀越发觉出,将三大凶器留在魔族祖地是个精妙之举,通过它们吞噬无穷无尽魔性,再经由自己炼化,才可于那方天地建立起连通。

  也只有心神无限沁入那片天地,刘君怀才能借用那里的天地之力,由此另行布置天地意志加持禁制,对于无限接近于灭世大劫魔气屏蔽,才具有更大可能。

  他可不认为九级仙阵能承受魔族数百名半圣轰击,何况还有类似于霹雳雷珠那等恐怖爆裂威胁。

  成败在此一举,不由得他不如此加倍谨慎,这也是使得他今日里心境驳乱波动根源,虽然对那位子骞半圣略有不敬,但刘君怀已经有些顾不及了。

  但他却不知,自己方才一番话,却是对子骞半圣而言产生剧烈撼动。

  子骞半圣一直认为自己被孤身一人留滞在神界,是源自雷门内没有极深依靠缘故。

  毕竟神界才是雷门一切威胁来处核心区域,两万多年来,他确凿认为自己是被雷门抛弃目标,唯一作用就是用来掩护其他同门逃离。

  他却从未曾思虑过那些分散于各界同门,所遭受天道威压禁锢,要比他在神界险境愈加强大。

  就因为曾经神帝修为的雷震子,已习惯了原本修为所适应环境,再有雷门宝物气息所带来强烈欣喜,才会忽略了天威禁锢影响,导致不能应付那突如其来虚空风暴,就此身死道消。

  穿越至下界之人,一身修为虽被禁锢或是压制,但他神魂感应却不曾被完全屏蔽,往往下意识里会忽略所在空间内禁锢之力。

  因为神魂感知所反馈自身应变能力,还是处在原有境界框架之内,这也是浦和与翰林在寻找雷门宝物之外,宁愿固守一隅,也极少置身与外界原因。

  还是以雷震子为例,他所在珲泽大陆仅属于修真界面,被压制后的修为不过渡劫期,却因每万年自动开启一次的雷神圣物无字天书,感应到刘君怀所在星天大陆雷门宝物气息。

  才令他忽视渡劫期境界,远不能具有穿越星空能力,不顾天道禁锢限制,强行穿越虚空,身受不可承受之伤情,从此永留在星天大陆。

  这巨大轻忽漏洞,便是出自于他自身神魂感应仍处于神人层面,感知不到禁锢后境界危险所在缘由。

  所以,也正因子骞半圣意识出发点出现偏差,内心固执地认定自己所想象,也就忽略了只有神界修炼环境,方为他自身修为境界提升最适宜之处。

  神界千亿广及,欲寻得一处藏身之地,实在是简单之极,但因他心内固执错误认定,在雷门身属秉持信念下,也早存了与敌人誓死一战果决。

  因而每每境界提升,便自藏身处跑出来,前往雷门遗址探悉,自然会被敌方势力摸清规律,这方为他一行人,始终会被空蝉峰势力找到踪迹原因所在。

  那名女神帝滑谷秋,曾不止一次提醒过他,但在几千年前自己夫人也被阻杀身亡后,那种固执理念更不可抑制。

  但今日里刘君怀一席话,却如挟刺锋芒,深深刺破子骞半圣认知偏差核心处,也令得他恍然间醒觉。

  刘君怀却是未再理会他心潮如何涌动,空间领域挟裹着众人飞快来到天罡殿。

  此时咎宜人在接到刘君怀第一时间传讯后,就撤离战场返回等候,见到一行人到来,自然另有一番感慨。

  天罡殿如今已被当作战事前沿指挥中心,人族各方势力核心均驻留此间,但绝大多数并不知刘君怀一日消失情形,见到一行人来到,均已饱满热情拥戴。

  立人天师等一干天罡殿高层,与玄羽旗核心人物也始终留守在主殿,因涉及到极端隐秘,也不曾有所提及,面上表情仿佛同样处在众人所认为的曙光在前意识,挂满了笑意。

  一阵寒暄后,仅有十几人随同刘君怀来到他洞府之内,脸上神情才渐趋凝重,均做沉默不言状,细细听闻刘君怀讲述魔族祖地所遭遇情形。

  短暂气氛压抑后,立人天师却是首先生笑开言:“此局势虽然堪称岌岌可危,却也从此令我们心内少了那种忐忑猜念!既然明知了模组最后隐藏手段,殚精竭虑找出应对之法就是了,总比之前深感处境为难或心神慌乱要痛快太多!”

  众人闻言,短暂静寂后果然尽皆展颜而笑,如今心神落定虽仍被无边恐怖笼罩,但至少省却了早先那种,好像被束缚住的束手无策要强上太多。

  未知存在才是真正恐怖根源,如今这团谜底与心内不安感知被揭开,仅需竭尽所能,尽自己最大能力去做便是了,相对于魔族那般骇人听闻手段蓄势待发,自己一方至少占据主动一面。

  六殿主左元基不禁叹谓道:“君怀,你果然是应劫而来救世之人,也仅有你能自那魔族极端隐秘之处,将巨大阴谋窥探出来!不然任何一处所在被忽略,神界从此陷入万劫不复,不再有半点侥幸!”

  二殿主高岑摇头道,“实话实讲,初闻此等消息,我浑身遍起寒意,魔族数万年行兵布阵果然非同小可!”

  刘君怀正色道:“讲他张机设阱才更加贴切!不知诸位大人可曾觉察出来,魔族自那各个界面所布置势力腐侵与魔性泛延,既是为将来一统天下早作铺陈,也是为掩盖最隐秘阴谋而故布迷障。

  “由此可见,如此疏密有致精妙布局,结构谨严,相互间又不互有牵扯,疑阵玄虚摆列如步线行针,所涉范围之广骇人听闻,绝非仅凭神界势力就能做到,不排除有圣人意念参与其中。”

  观察良久,闫法靖琪才首次张口,他微微笑道:“这也是必然,不然来往各界不受卫道者势力感知,未有圣人意念加持,利用天道缝隙穿梭岂能有这般便利?不过,这些以与我等无关,我们只需要将神界危势稳定下来即可,魔族如此表现,圣人界自有感知!”

  原本为自己猜念有所惊骇的刘君怀,闻听闫法靖琪此番解读,眼前徒然生亮,继而明悟道:“也正是如此!各个层面均由各足鼎力对恃存在,我们仅需做好手中之事即可,明知他界事务也是无可奈何!”

  闫法靖琪乐道:“就是这样了,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虽是压迫者通用言辞,却也契合下界对上界的无能为力之感。即使具有松懈懒散、怠慢不敬之嫌,我也敢于这般认定。

  “但对于身处空间事务不敢稍有松懈,积极进取也为唯一保护自身手段,高高在上的圣人界,也只能令我等目无所见,懈怠安卧了!哈哈哈,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胫酸眩冒,能力所不达而强行寻究,只会徒添烦恼,一如庸人自扰,杞人忧天!”

  何承业、漆雕庆生二位玄羽旗老祖,在旁均是抚掌大笑,何承业挑起大指向闫法靖琪赞道:“难怪乎你能堪当玄羽旗第一旗主多年,这份拾得起,放得下浮生执念之举,方为坐拥一方天下最实际手段!”

  雍季同笑颜相向,“无论是征战厮杀,血染铠甲,还是坐拥天下,手握荣华,均需要契合自身实际境遇,闫法兄这份卓知远见境界,需要过硬心态、阅历才可达成。兄弟受教了!”

  何泰河噗嗤乐道:“我说如今这般关甚时刻,你们这些老家伙,也少在这里相互吹捧,虽然我也极为认同此理,但具体战势还是需要及时探究的!”

  闫法靖琪忙做出一副诚惶诚恐状,向刘君怀挤了挤眼睛,转瞬换做凝神关注神情:“君怀,想必你心里已有初步方案制定,不妨讲出来,大家共同深研!”

  刘君怀将心中念想一一表露,沉吟良久,漆雕庆生说道:“我这里有一个问题,君怀,你怎能判定那处魔性浩荡空间里,不会有爆炸物提前埋设?即便是我等所布置禁制,足可抵御外来盛势强力冲击,难保内部会有同样暴力冲击手段!”

  刘君怀笑道,“这一点可以肯定的排除在外!因为那处空间内魔性化,已远远超出魔族现有实力所能相行抵御。一但魔族人士身入其中,只会被更强大魔气所吞噬,试想能够将我天眼通探识力均隔蔽在外魔性能量,魔族人士岂能身入其间?”

  看似他这一番讲述充斥着狂性绽发,强烈自信心仿佛在质疑神界一切力量,在场一众人等却均值他所言非虚。

  刘君怀所具有实际能力,要远远超乎于同等境界之人,况且他天地感知里有着天意符瑞添持,更有一缕天道意念指引,此人在神界已是处于无敌状态。

  仅是瞬移能力,半圣最极致巅峰,也不过两亿里极限距离,相比刘君怀那等五亿里相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而他的天眼通探识力,就与瞬移有实际上的等同范围探识能力,连他的探识力都能屏蔽在外的魔性魔气,魔族半圣再是强大,也难以将他超越。

  刘君怀接言道:“而且若无三大凶器存在,我在里面也是寸步难行,那间所存在魔性,早已不属于神界所应有之物!即使有爆裂之物存在,也早被无所不噬魔气吞没。

  “这一切多亏了子骞半圣发现那处真正归墟秘地入口,归墟秘地乃宇宙间时空乱象交汇之地,更为汇通宇宙万界水源极端隐秘存在,未有圣人超乎天道意志加持,也无法探寻出来!”

  他言罢,立刻将子骞半圣雷神传人身份推出,后者连忙向在场中人一一见礼。

  刘君怀此举意在雷门重归神界,引起更多绝强者关注,只会有利于雷门今后再行崛起,子骞半圣心内感激已是无以复加。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