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二十四枚九劫天雷珠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二十四枚九劫天雷珠

  ♂

  漆雕庆生不住的点头,“魔族内部两派对峙由来已久,相互间争强好胜也是始终存在,钟离元就在此间,他可是对魔族内部最为熟谙!”

  钟离元眼望魔族祖地方向若有所思,但绝非那种遥相挂念之忧,而是发自肺腑的切肤之痛,乃是来自于刘君怀意志所熏染得望而生厌。

  只是他毕竟出身于同一血脉传承,即使如今体内魔性正处在日渐消弭状态,那种曾经拥有般深刻记忆还是存在着。

  情绪波及眨眼消失不见,钟离元回复道:“庆生老祖所言不差,魔族内部主战与固守两派系一直水火不相容,固守一派更是被冠以胆怯名号,若非大首领左天和为其中首要,怕是早已被排挤!”

  刘君怀却是忽然眼望虚空某一处,浑然不觉众人间交谈,身形不见晃动,已是遁于无形,富阳州与钟离元几乎同时掠动,紧随着刘君怀消失所显一丝轨迹而去。

  何承业无奈地望了漆雕庆生一眼,“现在的这些后辈实力,怕是我们这些老家伙们难以企及了,你可曾感知到有何异动迹象?”

  见漆雕庆生同样无奈的摇摇头,立人天师笑道:“二位老祖也无须过于在意,这等超然感知,也仅有刘君怀一人可以做到,我阳州师叔他们二人,也绝无提前感知能力。”

  他如此讲来,显然包括他自己也不曾有先知先觉,富阳州与钟离元二人始终视刘君怀马首是瞻,他们当然会无视其他忌讳,紧随而去乃是必然。

  刘君怀此次位移距离并不遥远,不过两亿里之外,但来人所使用遮掩气息之法,却是他再熟识不过卫道者势力中独有法术。

  来势四人里,均是处于隐身状态,其中二人就是刘君怀老相识安邦神帝与茂彦神皇。

  安邦此时已晋阶神帝中期,茂彦却是突破到神皇后期,仅仅回到神界十余年,二者均有较大幅度境界提升。

  二人相伴之人,一名同样神帝中期,一名半圣后期强者,刘君怀独对那位神帝中期恍然有些熟悉之感。

  他身形拦在四人虚空行进路径之前,令他们霍然有些惊讶,转瞬安邦与茂彦二人口中就有喜意传出:“君怀,如此小心行事,还是脱不开你探知力感知!”

  二人话音未落,刘君怀身后即有两道身影凭空显现出来,却是那富阳州与钟离元紧随着来到。

  三名半圣巅峰绝强者突兀现身,令那二人面色突转,安邦神帝已向他们介绍了刘君怀身份。

  刘君怀一步跨越而至,向四人躬身施礼,半点不见半圣巅峰该有的威仪,语气里充斥着亲切,眼神却独向另一名神帝中期撇动,令此人继而生笑:

  “不用再做猜疑,我就是当年留与你雷电本源与撼天剑的,雷神第一百零三代传人薛狂,没想到当年离开时,仓促间留下些线索,所获取之人居然已发展到如此骇人地步!”

  这薛狂便是奉命寻找九劫天雷珠的具体承办人之一,近万年来只寻找到十二枚,返回神界,依照命令在此留下一份机缘,留待身具雷电之力的有缘人来延续他所所未闻曾完成之事。

  刘君怀也正是在他留下诸般物件里,获得那那九劫天雷珠十二枚仿制品,以及雷电本源与撼天剑,才早早修炼得驭雷电之法。

  也可以说,他取得那出传承对于今后发展起到巨大作用,因而薛狂此人印象在刘君怀心里,重要性不亚于万象楼或是妙法之树。

  况且这是他重生不久后所得,存在着至深浓烈感情意味,方才面对薛狂时那种熟悉感便是出自于此。

  于是他闻言慌忙上前躬身跪拜,丝毫不在意此时身份上的不适。

  薛狂忙上前双手托起刘君怀,眼神中欣慰感显而易见:“君怀,你现在可是玄羽旗第十旗主身份,如此大礼可是令我相当难堪!既然翰林师兄被你称之为师伯,你就称呼我一声师叔就是了。”

  茂彦神皇呵呵乐道:“薛兄,君怀为人一向知义多情,仁德重义方面从不做丁点马虎!”

  刘君怀道:“薛前辈这番隐迹而来,又将境界遮掩到神帝中期,想是回来神界,是打算欲将雷门再复兴起?”

  那一名一直未曾开言的半圣后期,嘴里冒出一声惊咦:“老薛,你这隐匿修为之法,在刘小子面前果然派不上用场!”

  薛狂忙向刘君怀介绍道:“这位是卫道者势力高远天师,为立人天师继位者,也是向笛先生的嫡亲叔父!”

  向笛先生虽为守望者势力中人,其最终来处还是属于卫道者,先生为两方中职位名号,只是相当于神界势力中堂主一职,仅仅比之其下监院,知客稍高些。

  先生一职之上还有真人,宗师,天师,便等同于神界势力中的长老,统领,太上长老。

  能够被谓之天师者,就等同于天罡殿何泰河、富阳州,玄羽旗何承业、漆雕庆生那样的老祖身份。

  但也并非讲立人天师回到天罡殿担任殿主,何泰河、富阳州身份就要高于卫道者中天师层面,而是卫道者势力中人,均属于强壮派中坚力量。

  一旦境界修得半圣巅峰,即被统一集中起来,进入某一隐秘空间内,集体进入证道准备状态,已正式脱离实际事务,天使身份也就此放弃。

  那是卫道者上层主宰所圈定未来圣人界候补势力,立人天师当年离开卫道者时虽获得天师职位,境界不过半圣后期,此时的半圣巅峰为他后来神界修得。

  让过刘君怀的再次施礼,那名高远天师笑道:“我是向笛三叔,他目前已经回到卫道者,此次临来前他要我将几坛仙酒带给你!”

  接过递将过来储物戒,刘君怀心下不禁暗自咋舌,之前早知向笛先生家族在守望者、卫道者中势力极大,天师已是卫道者中崇高地位者,既然他这位二叔已为天师身份,怕是向笛先生父亲、祖父,或许早已为圣人层面存在。

  薛狂接言道,“君怀,你以后可莫要这般多礼,怕是应劫者身份,你还未曾全面知晓其中含义,实际上此等身份早已超脱卫道者存在,卫道者之上的各方主宰,才是应劫者未来所达之境地。

  “每一名应劫者一旦所行之事达成,才可真正被确定下来,这方为因何应劫者才可亲自参与到仙界神两界、甚至界面之间各种争斗之人,其他势力均不能亲身参与其中,只能算是协助者或引导者原因所在。

  “真正应劫者,实乃天道意志所衍化,天地至元气息所孕育,天威一线生机里的天意转达者与执行者。你未来早已要远超我等,因而你一切恭维之举,旁人可是承受不起!”

  高远天师接言笑道:“老薛所言属于事实,你仅以我天师职位称呼即可,前辈一词却是再也不要提得!”

  茂彦神皇在旁说道,“我们是不是先回到地面再做深谈?此地可不是畅谈之处。”

  众人齐笑,于是在介绍过富阳州与钟离元二人身份后,众人随着刘君怀返回到蛇族所在。

  与众人见过,刘君怀当空幻出一道空间领域禁制,这才向几位来人问道:“如此关键时刻,卫道者前来,当然会有重大指示!”

  高远天师回道,“重大指示可不敢当,况且卫道者也无权干预神界实际事务!这一次前来,却是在相护老薛处理雷门相关事宜,与卫道者无甚相干!”

  薛狂此时面色徒整,转作神情凝重一片,沉声道:“君怀,你那两枚九劫天雷珠可在身边?”

  得到确切肯定,他才接着言道:“这是另外二十二枚九劫天雷珠,已由其他雷门中人全部集齐。记得我曾与你讲过,九劫天雷珠搜集齐全的那一天,你就会得到雷神赠与的天雷之体。

  “当年雷神分赠给二十四位雷神传人,曾预言全部九劫天雷珠再次聚齐,便是三界最危难之时,到时这二十四枚九劫天雷珠会帮助三界度过劫难。而今既已聚齐,你修得天雷之体后,就由你来掌控九劫天雷珠,帮助三界度过这场劫难!”

  刘君怀面色也是愈加凝重,他恭敬的接过九劫天雷珠,任由薛狂将一枚如圣人烙印一般炽盛圣洁白光摄入识海。

  他身形也在瞬间进入混沌空间,那道圣洁白光显化无刻意固定形态,需要根据个人理解则映射出不同显化形式。

  其内诸般感知,并非那般简单悟会,而是需要极深法则奥义通晓,刘君怀此时自身修为境界,已处于无限接近于神级极限,这时候就要自身气息需要与天道气息无限契合。

  只有契合后再行读取其中刻录,才能使得所获得传承,愈加贴近圣洁白光中最真实体现。

  身形堪堪落定,“轰隆隆”,识海一阵剧烈轰响,便传来一股撕裂般疼痛,一股股信息宛如潮水般涌入,无数感悟,无数图像,无数太古文字,都在脑海里面迅疾组合。

  这些信息,竟然在脑海当中形成一块巨大符文光罩,上面记载着无数心法,这些文字由雷电组成,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气息。

  字符组合所衍发暴虐雷电能量,与他混沌雷系神通本源瞬息连通,也迅速与中丹田的雷电本源能量圆球紧密连接起来。

  丹田深处的一道金色雷电猛地涌上来,进入脑海当中,啪的一下,猛地劈在这混沌雷系神通本源之上。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