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十四章 炼丹房

第二十四章 炼丹房

  刘封带着陆旭走进阁楼,入眼就是一个二百多个平方的大厅,里面整齐的摆放着几张桌椅,除此之外空无一物,显得颇为简单。

  “弟子刘封拜见朱师叔。”一进入大厅,刘封就对着坐在上首的一个蓝袍中年人恭敬的道。

  这位蓝袍中年人名叫朱空,可谓是紫霄宗里的一个名人,筑基期的修为,尤其炼丹术极为高超,是宗内少有的几位中级炼丹师中的一个。

  其人身材高大,面色冷峻,一身蓝袍皱巴巴的,显得有几分不修边幅。下颚处留有三撇胡须,面色红润,双目炯炯有神。

  “嗯,你们来此有何事?”这名叫朱空的修士捻了捻颚下的胡须,冷冷的道。

  “哦,回朱师叔,是这样的,陆师弟申请来您这里做看炉弟子。”刘封似乎习惯了对方的冷言冷语,微微笑着道。

  “哦?做看炉弟子”这叫朱空的修士闻言微微一愣,随即双目似电的打量了站在一旁的陆旭一眼。

  陆旭只觉对方的目光仿佛要将自己看透一般,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在身上,后背上忍不住冒出了一丝冷汗。

  “只有炼气期第一层的修为,是新来的三名弟子中的一个吗?”朱空喝了一口茶,淡淡的对刘封道。

  刘封见此当即解释道:“是的,朱师叔,陆师弟灵根资质不行,所以打算在您这里学些东西。”

  “哦,倒是有些想法。但做看炉弟子,我可不会传授任何的东西,你可明白?”朱空闻言倒是诧异的看了陆旭一眼道。

  “回朱师叔,弟子明白。”陆旭心中苦笑一声回道。

  “嗯,好,那就留下吧。”朱空点了点头,随即对刘风道:“没事的话,你就退下吧。”

  “是,朱师叔”闻言,刘封冲陆旭点了点头,就退出了大厅。

  “你叫什么名字。”朱空随意的打量了陆旭一番后,淡淡的开口道。

  “回师叔,弟子名叫陆旭。”陆旭也不敢多话,毕恭毕敬的道。

  “嗯,子文。”朱空点了点头,随即冲大厅里侧喊了一声。

  话音刚落,就见里侧的房间里走出一个身着黑袍的青年修士,国字脸,长得普普通通,身材极为敦实。

  这青年修士走到朱空身前道:“师叔,弟子在。”

  “嗯,这是新来的看炉弟子,你领他过去吧,将注意事项一一与他讲清楚。”朱空吩咐了一声后,就走进了里侧的一个房间里。

  “这位师弟,我就陈子文,不知师弟如何称呼啊。”这敦实的青年神色倒是颇为和善,满面笑容的对着陆旭道。

  “哦,陈师兄,我叫陆旭。”陆旭闻言笑着道。

  “原来是陆师弟,请随我来吧。”这叫陈子文的敦实青年和陆旭客气了一番后,就领着他来到了走进了里侧一个硕大的炼丹房。

  这炼丹房大概一个篮球场那么大,里面温度很高。左右两侧摆放着不少的木架,上面琳琅满目的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药材。正中央是一个火红色的丹炉,通体呈椭圆形,表面雕刻着花草鸟兽的图案。丹鼎腹下有三个粗壮的鼎足,将丹鼎稳稳的支撑。

  而丹鼎的四周有四座麒麟状的金属像,面目狰狞,俱都大张着兽口。而四个兽口俱都众星捧月般的对准了丹鼎,看上去显得有几分神秘。

  “陆师弟,这里就是朱师叔的炼丹房了,你以后就在这里做事。其实看炉弟子的职责很简单,就是负责照料丹房的一些杂事,整理一下各种各样的炼丹材料。”陈子文领着陆旭在丹房各处看了看,解释道。

  “哦。陈师兄,不知四个东西是做什么用的。”陆旭点了点头,随即指着环绕着丹鼎的金属兽像道。

  “这是引地火的铁兽,由于筑基期的修士炼丹使用真火的话,太过消耗法力而且不够稳定。所以就建造了这些引火兽像,将地火引上来炼丹。咱们丹阳峰有大大小小的炼丹房数十个,每一个炼丹房都是用的这种接引地火的兽像炼丹。”陈子文指着其中一尊金属兽像解释道。

  “哦,多谢陈师兄指点。”陆旭闻言心中暗自欣喜,打定主意定要熟悉好这地火的使用方法,以便自己日后炼丹之用。

  “呵呵,师弟不必客气。”陈子文摆了摆手,又道:“对了,陆师弟,你要尽快熟悉这里的灵药种类和特性。你今后最大的工作就是分拣和研磨灵药。这边的书架上有许多有关灵药的书籍,你要仔细的阅读。”

  “是,陈师兄。”

  陈子文再仔细的交代了陆旭一些平时需要注意的问题,叮嘱他好好熟悉下环境后,就离开了炼丹房。

  就这样,时间如梭!不知不觉,陆旭加入紫霄宗,已经两年多了。这段时间里,陆旭一直安安分分的呆在炼丹房里做看炉弟子,细细的观摩朱师叔和各个炼丹弟子的炼丹过程,同时如饥似渴的翻阅丹房的炼丹和灵药典籍。

  而宗内在这两年中,也发生了许多事。在陆旭做看炉弟子后不久,紫霄宗又招收了一批新弟子,与陆旭等人不同的是,这次的招收不是普招,而是从紫霄宗各大小相关的修仙家族中选拔。这一次的质量非是散修可比,足足有上百名根骨灵根皆都不错的少男少女,拜入到了紫霄宗门下。甚至在其中还出现了三名“变异灵根”和诸多两灵根的少年。由此可见,在修仙界散修和修仙家族在传承方面的差距。

  这些资质出众的新弟子的出现,彻底吸引了宗内高层的目光。甚至许多结丹期的老祖,在察看了一些人的根骨后,公开声明道:只要这些人能够筑基成功,那就会将他们收为门下,亲自来教导这些人。

  这个消息一出,自然羡煞了其他的新老弟子,一时间这批新进弟子彻底把紫霄宗上上下下的目光全都吸引住了。就是连那些入门早些的低级弟子,也天天议论着哪位天才师弟,今天基础功法又进步了多少,或者又取得了什么惊人进步!

  在这么多耀眼新秀的光芒之下,陆旭这些散修出身的弟子,彻底被紫霄宗掌门和九大峰的峰主们给忘的一干二净。

  而陆旭这个五灵根的弟子更是几乎无人知晓,再加上陆旭整日都泡在炼丹房内,除了一年之期后执行日常任务外轻易不肯外出见人,因此认识他的人就更是少的可怜了,也许就只有那位刘封师兄和比较投缘的郭槐还偶尔记得起陆旭。

  不管宗内又出了什么惊才绝艳的天才,陆旭对目前自己的状态非常满意,而那位朱师叔,对他这个看炉弟子也甚为满意!毕竟像陆旭这样,每次都能按时整理和研磨好灵药从不耽误,而且任劳任怨什么苦都肯吃的看炉弟子,他上哪里还能找的到?

  于是闲暇的时候,倒是会指点一下陆旭炼丹之术。

  至于那位和陆旭甚为投缘的郭槐,在勤修苦练和功法便利的帮助下,终于突破到了炼气期第三层,为此还特意到陆旭那里嘚瑟了一番。

  而陆旭的修为却是迟迟没有进展,加上大多数时间都耗在了学习炼丹术上,因此始终停留在炼气期第一层。

  两年时间过去了,还有一年就是峰内的小比了,如此一来,陆旭就不得不开始把炼丹提上日程了。

  幸运的是,足足一年半的时间,陆旭已经将炼丹之术掌握的七七八八,现在剩下的就是实践了。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