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二十九章 小比

第二十九章 小比

  半年时间一闪而过!

  在此期间,陆旭除了去执事堂领取灵石和辟谷丹之外,就未再外出过一步了。

  他只是一心的苦修法术,修为也是一路飞速狂涨,经过反复的淬炼提纯后稳固在炼气期第三层。

  这一日,陆旭正在修炼的时候,忽然身躯一颤,双手手指连弹,一道道无形的劲风自指尖飞射而出,狠狠的斩在了药园内一处假山上。

  只听的“噗噗”几声爆响,坚固的假山表面出现了几道深深的斩痕。

  一阵清朗的咒语声自口中传出,手指连弹间又是几道无形劲气发出,并在一声低喝后,无形劲气溃散开化作一阵狂风呼啸的席卷而出。

  院中几个石墩在狂风中,晃晃悠悠的被席卷而起,仿佛风中无根的飘零,直到狂风湮灭才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这风刃术,终于略有小成了。嘿嘿,没想到法术还能这么用。”陆旭抬起双手,看到自己指尖跃跃欲出的风刃,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来。

  忽然他一抬手,手指尖光华微微一闪后,一根手指冲不远处假山虚空一弹。

  “噗”的一声,一道无形劲风激射而出,将假山凭空洞穿出一个螺旋的小孔来。

  陆旭见此,心中大喜。

  这种变异风刃术的威力,比之普通的风刃术更盛三分。

  就在这时,药园外忽然传来了“当”“当”的连绵钟鸣声。

  陆旭一楞,急忙大步走出了屋子,并扬首往远处的丹阳主峰望去。

  只见那一声声的钟声,赫然是从丹阳主峰峰顶传出,并且一声比一声响亮,一连九下。

  “九响钟鸣?难道今天就是丹阳峰小比的日子,真是修炼的昏了头连时间都忘了!”陆旭听完钟声后,脸上浮现出一丝讶然之色来。这九声连响钟鸣代表的意思,就是召集峰内所有的弟子集合。

  而就在这时,就看到从远处接连有一个个身影破空飞来,直奔丹阳峰顶处而去。

  陆旭见此情形,心中略一犹豫后,当即也掐诀施法,运起轻身术破空而去。

  一小会儿工夫后,丹阳峰峰顶广场四周赫然聚集了数百名弟子,全都神色肃然的看着中心处的高台上的几人。

  这几人皆都身着蓝袍,为首的赫然正是那日见到的筑基期修士冯睿扬,其身后站着四名陌生的男女修士。

  陆旭知道这叫冯睿扬的修士是主管丹阳峰日常事务的人,在峰内地位仅次于峰主玉玲珑和几位炼丹师,这几人能和他站在一起,显然也是主管一方的筑基期修士。

  至于其他弟子,除了黄飞郭槐等少数几人外,陆旭皆都不认识。

  这些弟子面孔陌生,但一个个气息凝厚,明显大半修为都不简单,至少都是炼气期三四层。

  再等了一会儿工夫,又有数十名弟子落在广场四周,等到再无人出现后,冯睿扬轻咳一声的开口了。

  “很好,除了一些炼气期后期因为外出历练,而无法及时赶回的弟子外,我们丹阳峰一脉所有弟子都已经到齐了。这一次也是本峰自从十几名新弟子入门后的第一次小比。凡是在小比表现不错的弟子,都会有一定奖励,表现最佳的弟子则会另有额外重奖的。莫师弟,把测试工具都拿出来吧。”

  冯睿扬最后几句话,却是对身后的一个身材干瘦的中年修士所说。

  “师兄放心,我早已经准备好了。”这修士几步走上前后,单手一拍储物袋。

  几声砰砰之声响起后,一团团黑气一卷而开后,广场中心处一下出现了四块黑乎乎的东西。

  郝然是四块数丈高的金属块,通体黑乎乎的,似乎材质颇为坚固。

  “按照老规矩,比试会分成四组进行。新入门弟子一组,剩下的老弟子炼气期初期弟子一组,炼气期中期弟子一组,炼气期后期的弟子一组。比试内容,则分为法术,以及实战两种。莫师弟,你一会儿负责老弟子中炼气初期弟子的测试,吴师妹则负责炼气中期弟子,于师弟负责炼气后期,我来亲自负责新入门弟子。”冯睿扬略微解释了两句后,就这般说道。

  他身后那莫姓修士等人自然都不会反对。

  几人再略一商量后,就将数百名弟子按照刚才的分配分为四个方正,一一主持考核。

  冯睿扬轻咳一声后,朝着陆旭所在的方正走了过来说道:

  “你们这些人是分为两批加入本峰的,互相之间可能还都不熟悉,相互认识一下吧。峰内弟子同气连枝,以后当互相多多交流。”

  听到冯睿扬如此一说,陆旭等新加入的弟子自然各自自报姓名一番的向周围其他人躬身一礼。

  其他弟子自然也面带笑容的纷纷还礼。

  “黄飞,你是新弟子中最早入门的两灵根弟子,就由你先开始吧。让我看看,你这三年的修炼效果。”冯睿扬扫了陆旭等人一眼后,终于在黄飞的身上一顿的说道。

  黄飞闻言,自然躬身称是,并走向那个黑黝黝铁块,并最终停在了其十多步之前。

  “你就用最强法术,在十步之外攻击这块黑暝铁炼制成的铁墙,以五息内在上面留下痕迹深浅,来判断你的法术熟练程度和威能大小。”冯睿扬缓缓的说道。

  “是,师叔!”黄飞答应一声后,当即上前几步走到了离那块铁墙十步的地方,神色肃然的飞快掐诀起来,结果数息之后,其两手间蓦然多出一个巴掌大的红色火球,并且越来越亮。

  黄飞忽然口中一声大喝“火球术”,单手一扬,火球当即一闪的激射而出。

  “噗”的一声闷响,表面平滑的铁墙上顿时多出了一个清晰的炸痕,有半指深的样子。

  此铁墙表面光滑毫不受力,而且竟然出奇的坚硬。

  而黄飞口中继续念念有词,但这一次,其两手间火球术才方凝聚出一点,冯睿扬就淡淡说了一声“时间到”。

  黄飞只能将未完成法术一散而开,脸上还有几分不甘心之色。

  “嗯,能入铁墙半指深,看来你在此术上花费了不少时间,已算是真正入门了。只要继续努力的话,能在五息内发出两次攻击的话,此术就算达到小成境界。你修炼的是火属性的功法,练习火球术最为顺通。不过法术修炼越到后面,越难提高,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冯睿扬扫了铁墙一眼后,总算点点头的点醒了两句。

  黄飞连忙恭敬的口中称是。

  “这一项测试结我只能给你一个中等评价,最后结果如何,还要看你最后的实战如何了,不过你能在三年的时间修炼到炼气期第五层,也算是颇为难得了。”冯睿扬点了点头道。

  而陆旭等新弟子见此,不禁面面相觑了,炼气期第五层还只能在铁墙上留下半指深的痕迹,可想而知铁墙的坚固了。

  “下一个,刘宽。”冯睿扬随即念起下一个名字。

  只见一个浓眉大眼的少年从众人中走了出来,陆旭对这人很是陌生,不过既然这么早就出列,应该也是两灵根的资质。

  果然,这少年的修为达到了炼气期第四层,用火弹术在石碑上留下了一道比黄飞略浅的痕迹。

  他最后得到的评价,自然也是一个“中等”。

  新弟子一个个上前测试,不一会就轮到了郭槐,这厮还是徘徊在炼气期第三层。

  火弹术更是表现不佳,只能留下一个淡淡的痕迹,最后得到了一个下等的评价。

  这些新弟子大多都是修习的火属性功法,用的最多的也自然是火球术,陆旭暗暗比较了一番,自己的火球术和他们相比也就在伯仲之间。这还是他修炼法术的时间远超其他人,炼气期的弟子大多都会把时间花费的修炼功法上,像陆旭这般琢磨法术的恐怕就只有他一个了。

  “陆旭。”

  冯睿扬目光终于落到了陆旭身上。

  陆旭深吸一口气后,略一催动法力,向那铁墙走了过去。

  冯睿扬见此,目光微微一凝。

  旁边的一个青年修士见此,不禁疑惑的问道:

  “怎么,师兄为何吃惊?”

  “罗师弟你有所不知,此子只是五灵根的资质,竟然三年的时间就修炼到了炼气期第三层,这可有些出人预料了。”冯睿扬缓缓回道。

  “这有什么,他肯定是修炼了那本注重速度的功法。”青年修士听了这话,望向柳鸣的双目露出一丝不以为然之色。

  “不对,他的法力极为精纯,场上的新弟子中没有一个人比的上,绝不会是修炼了那本功法。”冯睿扬若有所思的说道。

  “哦,那倒是奇怪了?”青年修士闻言一愣,随即饶有兴趣的打量起陆旭的表现来。

  陆旭深吸一口气后,面色平静的直接走向了铁墙处。

  咒语声一起,双手掐诀,一道无形的风刃一闪的激射而出,在铁墙上留下了一道淡白色的印痕,这印痕竟是和黄飞一样的足有半指深。

  “不错,能以炼气期第三层的修为做到这种程度,你的表现当可给一个中上。”冯睿扬看到铁墙上的痕迹微微一愣,略一思量后,做出了一个中上的评价。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