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三十五章 争辩

第三十五章 争辩

  “咱们还是去和大家会合吧。”郭槐擦了擦嘴角,他本想先走的,可是又不想离开陆旭身边,也不敢独自行动,这种时候他也不担心丢脸了,直接提议。

  “走吧,去会合。”陆旭侧耳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惊恐的惊叫声,想是其他人也遇到了丧尸的攻击,直接道,“咱们最好快点适应这种杀戮,不然肯定会死掉,丧尸可不会因为你们呕吐就来个暂停,停止攻击。”

  “陆兄,多谢相救。”那被陆旭拉着的少女脸色有些苍白的道。

  陆旭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当先走了出去。

  众人在楼梯口会合了之后,俱都脸色极为难看。

  尽管众人都知道幽冥鬼地肯定满是丧尸的事实,但是仍旧免不了脸色发白,尤其是在看到走廊里游荡着的无数只穿着破破烂烂衣物的丧尸后,更是感觉双腿打颤,有几个女修士几乎瘫软到地上,毕竟大家都是十多岁的少年人,没有经历过多少血腥的战斗。

  四处游荡的丧尸发现了这群闯入者,顿时纷纷嘶吼的扑了过来,与此同时庄外的大街上瘆人的丧尸嘶吼此起彼伏,中间夹杂着人类凄惨的尖叫。透过窗口,无数的飞禽鬼物密密麻麻在半空盘旋,仿佛遮天蔽日一般。

  一时间,形势危机四伏,十面埋伏。

  这时出去外面就等于撞到枪口上,想要御空遁走又有鬼物飞禽堵截。众人商量了一番后,决定找一间房间暂时躲避在里面,先看看形势再说。大家刚才经过一番接触后发现,丧尸似乎没有视力,完全是凭借着声音和气味判断敌人的位置。

  “别出声,都进门。”在大厅里选择了一个临近出口的房间,卓一寒赶紧打开房门,不用他招呼,几个女修士就争先恐后的跑进去,其他人的速度也不慢。

  因为突如其来的奔跑声,整个阁楼的丧尸似乎都被惊动了,蜂拥的朝众人扑了过来,它们一步一步用比正常人行走稍快一点的速度前行。

  陆旭不想弄出声响吸引丧尸的注意,所以没有行动,只是安静的呆在房门边观察着那些个丧尸的身体情况。

  “别挤啊。”房门口一阵大乱,大家都生怕被丧尸抓到感染,因此拼命的往房间里挤。一个被险些挤倒的女修士气急,大吼了一句,这些人真是的,居然只顾自己,也不知道照顾一下女生。

  “别嚷,想招来更多的丧尸吗!”陆旭压低了声音,对着女修士道。

  碰,房间大门终于关上了,那一刻,每个人都结结实实地长出了一口气,不过心脏还没落回胸腔里,随即就因为房门被咚咚的砸响又咯噔一下,悬到了嗓子眼。

  “得,丧尸堵门了,咱们就应该跑出去,这下瓮中捉鳖了。”一个男修士脸色难看的地吐了口吐沫。

  卓一寒脸色变的极为难看,建议躲在房间里的人就是他。“不必担心,这些丧尸实力并不强,咱们忌惮的只是它们的感染能力,再说这里满是丧尸,外面肯定更多。

  卓一寒说完,一拍储物袋,从中掏出一张黄色的符篆,双手掐诀激发,只见符篆黄光一闪,化为了一顶金色的圆罩,将整个房间防护起来。

  立时,那被丧尸拍的蹦蹦响的大门变的分外坚固,任凭如何抓挠也无济于事。

  大家见此脸色总算好看了一些,不过也没人说话,让整个房间陷入了沉闷中。其实大家要想对付丧尸还是颇为简单的,只是一来没有经验,心中恐惧;二来害怕被丧尸抓伤,不敢近身搏斗,所以才会如此的狼狈。

  那双胞胎中的一个坐在脸色有些苍白的姐妹身边,低声的安慰。其他人也是各自都神色异常,似乎也是觉得自己身为修仙者被几只丧尸追的如此狼狈而逃有些丢脸。

  “看来这些人中没有几个能成事的。”安下心来的卓一寒不住地打量众人,不断的计算应该拉拢哪些人。

  而那身材有些肥胖的男修士虽然满头大汗,但仍是一对眼睛不住的在女修士的身上游弋,最终停留在那一对双胞胎的身上。

  不得不说这厮眼光独到,在这近十位女修士中,最出色的当属这对姐妹了,尤其是两人那对丰满的胸部,这厮认为他一只手绝对抓不住,这要是搁在俗世碰到这样的极品,绝对要想法子把她们弄上床。更何况又是一对双胞胎,更是双飞的极品,床上的尤物。

  此时房间内的团体已经明显的泾渭分明,三十多人分成了三波,几个女修士凑到了卓一寒身边,毕竟众人中最有担当的就是他了。其次还有近十位男修士一直随在其身边,显是对卓一寒的能力很是信服。

  剩余的不到十人聚在一起,似乎结成了临时同盟,那不断偷瞄的胖子也在其中。

  剩下的就是陆旭和郭槐、何冰以及双胞胎姐妹结成了一个小团体。

  陆旭发现者三十多人修为都不算高,想想也是,有实力的早就单独出去猎杀丧尸了。从刚才的情形,陆旭就判断这个小集体战斗力极弱,不可托付。

  “陆兄,有什么打算。”何冰看到没人说话,不由的笑了出来,他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这些人除了那卓一寒,恐怕就只有陆旭有点担当了。那对双胞胎姐妹倒是眼光不错,一早的就随在他身边。

  “什么意思。”陆旭有些疑惑的道

  “呵呵,这些人什么状况不用我解释吧,陆兄有何打算。”看着陆旭疑惑地眼神,传音道,“一个月的时间长着,外边丧尸环绕,这些人能指望谁?那个卓一寒?还是那胖子一伙?还是那些女修士?老实说,我何冰还真是看不上他们,绝对是一碰真章就缩卵的货,咱们总不能就这么躲着等死吧。”

  陆旭不得不承认这家伙说的很对,总这么躲着符篆早晚有用完的一天。更何况陆旭心中还有更深的忧虑,这些丧尸不可能就是现在表现的这些实力。按照那白发老者话里的意思,丧尸似乎会针对进来的人的实力调整战斗力。

  陆旭沉思了一会,才微微一笑道,“先休息一下,然后出去猎杀丧尸。”

  何冰、郭槐以及那对双胞胎姐妹都被陆旭的言语惊的张大了嘴巴,几乎能塞下一颗鸡蛋,他们都觉得这个小子疯了,这才安全了不到十分钟,他居然就想着出去猎杀丧尸,要知道外边游荡的可不是普通人类,而是穷凶恶极的丧尸,被感染了就完蛋了。更何况谁知道外面还隐藏着多少丧尸,也许满地都是。

  就连另外两个团体听到陆旭的话,也不禁用一种看疯子般的眼神看着陆旭。

  “咱们还是在这里好,大家在一起更安全,何必为了几块玉石去冒险。”郭槐在为自己的退缩寻找合理的借口。

  “呵呵,我不是为了玉石。”陆旭扫视了何冰几人一周,问道,“想好了吗?谁和我去?”

  没有人回答,尴尬的沉默。

  “你们还真是天真啊。”陆旭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心底却是没有脸上那么从容,他心中始终对丧尸的实力存在疑虑。

  “还是先观察一下丧尸的情况吧,有了大概了解后再说吧,要明白鲁莽行动可是会死人的,如果你不能保证大家的安全就请闭上嘴巴,顺便说一句,别以为就你一个人不怕死。”被众人簇拥的卓一寒冷笑连连,每句话似乎都在为大家考虑,瞬间就博得众人的好感,就连另一个团体的几人都深以为然。一个团体只能有一个领袖,他自然要打压威胁自己团队地位的人,同时突出自己的大公无私。

  “嘿嘿,人在危险境地面前的第一选择永远是闪避,因为随便找个借口,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退缩,其实不过是懦弱的表现罢了。”陆旭冷眼旁观,嘴角牵扯了一抹不屑地冷笑,他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会全都赞同卓一寒,因为他们不想被认为是懦夫,也不想承认自己的胆怯,现在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自然忙不迭的附和。

  “陆兄,我相信你不会那么鲁莽,是不是有什么原因。”双胞胎姐妹中的傅君蝶道。

  “呵呵,万一过了一段时间后,出现了更厉害的丧尸了呢,诸位在进来时应该都听到几位师叔的话了吧,幽冥鬼地的丧尸会根据试炼者的实力调整战斗力。在我看来刚才咱们碰到的几只应该是最弱的了,如果不是怕被感染,基本上没有什么战斗力。如果都是这种水平,那还算什么试炼。但如果丧尸的实力调整了,你们认为咱们的符篆能坚持多久吗?”陆旭对这对姐妹倒是挺有好感,解释道。

  这下房间里众人都变的面面相觑有些动摇了,如果丧尸变强了,那可真要命了。

  “那只是你的一面之词,你怎么就能确定它们会变强?难道大家就为了你的一个没有证据的判断去冒险玩命吗?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被咬伤了可是会感染的。”卓一寒见大家有些动摇了,立刻加了一把火,同时用眼神示意身边几人支持自己。

  “你这家伙,谁知道你是不是准备把我们当诱饵吸引丧尸,自己想逃出去?”卓一寒身边一个似乎有些钦慕他的女修士恶毒的道,这句话太诛心了,一出口,众人都悚然而惊,下意识地看向了陆旭,此刻每个人的眼神都充满了不信任和警惕。

  “我干你八辈祖宗。”陆旭暗骂一句,几乎气死,自己好心提醒,谁知好心被当成驴肝肺,还被倒打一耙。但这种事情根本没办法反驳,大家都不熟,凭什么让人家信任你。

  “怎么?没话说了吧?你这个伪君子。”那女修士脸上带着笑容,俨然一副胜利将军的模样。

  “呵呵,我也没让你和我去啊?”陆旭无语的吐槽了一句,不再理会他们,而是走到房间里的床铺边,整理了一下上面的灰尘,准备开始睡觉,他要为待会的行动养足精神。

  众人被这家伙的行为弄的仿佛吃了三斤大便似的,心里却是不由自主的琢磨他刚才的推测,尽管不想承认,但是大家还是提高了对陆旭的评价,那份危险中还能睡觉的冷静和缜密的心思,可是在这幽冥鬼地活下去的保证。

  大家都有面面相觑,不过随即就庆幸自己没有莽撞行动,因为外面的黑暗中不断的响起各种人类的惨叫和呼救,很快又会被打断,显然是有修士被丧尸抓到了,接着就是丧尸撕咬血肉的咀嚼声,让人不寒而栗。众人俱都耳聪目明,所以即使离的很远还是能听到响动,不过这样反而更加的折磨人

  不管怎么样,房间内再次沉默了下来,大家一时间不知该何去何从。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