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五十一章 大乱 3

第五十一章 大乱 3

  “傅君蝶呢?掉队了?何冰你照看一下她,我去找她。”陆旭心中一惊,放下了傅舞蝶,向后走,路过何冰身边时,被拉住了,“太危险了。”

  其他几个试炼弟子也是吃惊的看着陆旭,觉得这家伙是个蠢蛋,这时候还冒险去丧尸群里找别人。

  傅舞蝶脸色煞白的看着陆旭,生怕他担心有危险不肯去找姐姐,但随即就心中一暖。

  “没事,我不能抛下她?”陆旭拉开了何冰的手,向塔外飞身而去。陆旭心中暗骂自己竟然没有注意到傅君蝶的安全,他每隔一会就会向后看一次,以确保大家不会掉队,现在没看到傅君蝶,那说明她多半是在刚刚掉头的时候冲散了。

  看着陆旭离开,大家脸色有些敬佩。

  傅君蝶耗尽了法力,脚下一软,栽倒在地上,脸颊几乎贴着泥土,一股困意便立即涌上了脑袋,昏昏沉沉的,很想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

  可是一股液体突然落在了腿部上,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立刻让她打了个寒颤,惊恐的回望,就看到一只丧尸蜘蛛在自己身边,正长着大嘴咬向自己。

  “完了。”傅君蝶双腿蹬了两下,就被蛛网覆盖住,拉着她往蜘蛛巨口中送。

  傅君蝶心中升起一阵绝望,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陆旭的身影,还好,还好妹妹有他保护不会有事,想到这里一股清泪忍不住湿润了双眸。

  “嘶嘶。”丧尸蜘蛛发出一阵兴奋的嘶鸣,刚要吞下这美味的食物,就看到一把镰刀朝着脑袋劈来,还没躲闪,便已经轰在了头颅上。

  头骨被劈断,丧尸蜘蛛发出一声愤怒的嘶鸣,张牙舞爪的扑向来人。

  陆旭见傅君蝶的状况心中大怒,身躯一震,手中的镰刀射出一道长长的黑色锁链,瞬间缠缚住了丧尸蜘蛛的身躯。随即体表灵光大盛,催动着镰刀瞬间破开了丧尸蜘蛛的身躯,将它五马分尸。

  “没事吧?”,解决了周围的十多只丧尸,陆旭连忙上前将傅君蝶从蛛网中拉出,丰腴的身体沾满了泥土,狼狈不堪,一番挣扎耗尽了她的法力,此刻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

  在最绝望的时候看到陆旭的出现,一股浓浓的暖流自傅君蝶心底涌出,同时一种名为“依靠”的情绪占据了她的整个心脏,哪怕一丝一毫的委屈或者其它情绪都失去了存在的空间。

  同时,傅君蝶心底的那一丝犹豫也消失了,她原本还担心陆旭是贪图她的姿色。但此刻她明白陆旭对她是真的好,真的喜欢她,否则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冒着生命的危险去救一个不相关的人。

  没有任何其它词语能够表达傅君蝶此刻的感受,她只想到两个简单的字——“喜欢”!

  傅君蝶忽然整个扑到了陆旭怀里,放声大哭。

  有感动、有欢喜、有委屈、有恐惧、有后怕……

  所有的感情和话语都融合在泪水之中,傅君蝶此刻就只是想哭、一直哭。

  陆旭正在心疼之时,傅君蝶忽然一头扑到他的身上,冲撞的他胸口微微发闷。还未等他反应,一双手臂便紧紧抱住他的身子,然后一阵哭声响起。

  转眼之间,陆旭的胸口便已经完全湿透,傅君蝶的眼泪却依然没有终止的迹象,肩膀一下一下地轻轻耸动,昭示着她的心情异常激动。

  没有任何提示,陆旭却好似突然体会到了傅君蝶的心思,缓缓抬起手臂,轻轻抱住她的身子,然后力度逐渐加大。

  没有任何安慰的言语,就这样紧紧箍住傅君蝶的身子。

  “我妹妹怎么样了?”良久,傅君蝶松开双臂,轻声问道,陆旭胸前的衣袍已经完全湿透,甚至衣服下的皮肤都已满是水痕。

  陆旭低头看着傅君蝶已经完全花掉的小脸,双眼红肿肿的,满面泪痕。

  怪不得有人说女人是水做的。

  “她没事。”陆旭轻轻抬起傅君蝶的小脸,帮她擦着鼻端、脸上、眼角的泪痕。

  傅君蝶发出一声小猫也似的呻吟,眼睛却都没有眨一下,静静享受着难得的温存。陆旭的手很暖和,抚在脸上会有淡淡的粗糙触感,很温暖,她很喜欢,尤其陆旭看她的眼神,让她甚至舍不得眨眼。

  陆旭的双眼是傅君蝶最为喜欢的部位,非常明亮、非常有神,由内向外散发坚韧、坚定的神韵。

  泪痕还未抹净,傅君蝶便露出一个纯纯的笑容,没有任何杂念,就像之前她突然想哭一样,现在她就是想笑。

  “走吧,要不然咱们就要喂丧尸了。”陆旭轻轻吻了一下傅君蝶光洁的额头道。

  小脸一红,傅君蝶急忙从陆旭身上爬起,温顺的点了点头。随即踮起脚尖在陆旭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拉起陆旭的手,十指相扣。

  傅君蝶似乎连体力都耗光了,走了几十米,就腿一软,跪在了地上,陆旭眼疾手快,伸手抄住了她的胳膊。

  “我背你。”

  傅君蝶没有拒绝,等陆旭背起她后,就趁机亲了亲他的脸颊,她现在对陆旭是发自心底的喜欢,这可是在生死关头冒着危险救了自己的男人呀。

  两人飞身进入高塔。

  “姐姐你没事吧?”傅舞蝶盯着姐姐身上关切的问。

  “没事。”傅君蝶摇了摇头,从陆旭背上下来,轻轻的抱住了妹妹。

  陆旭服下一粒固灵丹之后,走到傅君蝶姐妹身前,一人递给她们一粒固灵丹。“服下吧,争取尽快恢复法力。”

  “这是什么?”傅君蝶问道,先前她就注意到陆旭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服下一粒丹药,而且他的法力似乎永远不会枯竭,但她聪明的没有追问。

  “九花玉露丸。”即使和傅君蝶的关系已经很亲密了,但陆旭还是下意识的杜撰了一个名字,毕竟这背后的干系实在太大了。

  “嗯。”傅君蝶朝妹妹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直接张口服下。

  丹药入口及化,傅君蝶立刻就感觉丹田处一股暖流涌出,消耗的法力瞬间被补足大半,不禁有些惊喜的看着陆旭。

  陆旭微微一笑,没有解释什么,走到何冰身边开始和他们一起抵御丧尸的攻击。

  丧尸实在是太多了,因此几人分为了两个梯队,轮班负责在防线上抵御攻击。

  “咱们好好守住这里,应该能撑到时间结束的。”那皮肤黝黑的修士大声的激励众人,可是话音刚落,他身边的的墙壁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一柄毛茸茸的黑色倒钩从中破出,斩在了他的肩膀上。

  倒钩相当锋利,直接透体而过,鲜血喷涌中,黝黑修士的整个身子滑了下去。身边几人吓了一跳,正要攻击,就见数只丧尸飞禽从墙体破出,攻向了几人。而在他们所站立的这一层高塔的楼梯上,无数尾部带着倒钩的丧尸飞禽出现,黑压压的朝着众人冲杀。

  陆旭取出锁链镰刀,和冲到身前的飞禽生生硬拼了一击随后横斩,在它的胸口上留下了一道斩痕,鲜血飞溅中,对方不管不顾地反击,倒钩斩向了陆旭的脑袋。

  这只飞禽体型巨大,不仅反应迅速,而且无畏,完全就是以命博命的打发。那边的何冰也是被几只飞禽缠上。

  “尼玛。”陆旭斩杀掉这只飞禽后,连忙跑向傅君蝶姐妹处保护二人。

  众试炼弟子在最初的慌乱和混乱过后也开始组织反击。

  郭槐吓的脸色苍白,向反方向的走廊奔跑,没想到那里居然是一群蜘蛛,而且还喷吐着黑色的粘液,他可知道这蜘蛛粘液是怎样强大的存在,直接跑了回来。

  “大家守住,别慌!”黝黑修士在伤口贴上一张符篆后喊了一句,随即拿着大刀法器冲向了黑压压的飞禽。

  “姐姐。”傅舞蝶用飞快的速度祭出飞剑,扑向了傅君蝶身边,两人背靠着背攻击不断扑上来的丧尸飞禽。

  好在服下了刚才陆旭给的丹药,两人恢复了大半的法力,指挥着法器左突右挡,终于和陆旭汇合了。

  场面险之又险的僵持了起来,陆旭拿出红色小旗,身周灵光大盛,瞬间挥舞出三道火蛇,席卷向飞禽群。

  “轰”的一声,三条火蛇炸裂开来,数十条飞禽在爆炸中被轰击的四分五裂。

  借着爆炸,何冰和郭槐也终于汇合了过来,但情势依然危急万分。

  面对着犹若火烧云一般、迅速压过来的飞禽阵线,就算是坚韧如陆旭,也一脸慎重,鼻尖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陆旭服下一枚固灵丹,手中小旗单手一挥,三条火蛇再一次砸进了飞禽中,轰出了一大片缺口,从天空俯瞰,就像是华丽的长卷画轴上多出了一块补丁。

  飞禽纷纷调整尾部,进行齐射,激射出了一根根密密麻麻的尖刺。

  “陆旭。”几人都没有了防御符篆,面对这密密麻麻的尖刺,纷纷惊恐的对着陆旭叫道。

  陆旭没让众人失望,左手一甩,祭出一张符篆,顿时几人身前幻化出了一面长达五六米的厚重土墙,仿佛从古代历史中走出中的古老城墙,挡在了众人面前。

  砰,砰,数百枚的尖刺射在了这堵足有半米厚的土墙上,崩飞了不少土屑,眨眼间,便削去了一层,轰的它摇摇欲坠。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