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五十四章 江州

第五十四章 江州

  可是,整个八国同盟的修仙宗门包括修仙家族以及散修,还是有许多把基础功法练至顶峰的修仙者存在,这些人迫切需求筑基丹来尝试突破瓶颈。

  这样一来,一方面是由于灵药稀少,筑基丹极为缺少,都被大门派给把持住了,但就这样宗门内也是有许许多多的弟子激烈竞争而不可得。

  另一方面,需求“筑基丹”的散修修仙者,也越来越多,而且散修即使找到了所需的灵药,没有大宗门的炼丹师也炼制不了筑基丹。

  这就造成了宗门炼气期后期弟子之间,宗门与散修之间的激烈矛盾。

  但天下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最终这个矛盾,还是被宗门内的智者给解决了。

  他们竟然想出了一个,不管是宗门弟子或散修,只要找到了炼制筑基丹所需的灵药之中的五种,就可以到八国同盟的任何一个宗门换取一粒筑基丹。

  这样做,既能让宗门获得额外的灵药,又可消除宗门弟子之间以及宗门与散修之间的矛盾。毕竟宗门利用这种方式获得的灵药所能炼制的筑基丹远远超过一粒筑基丹的价值,正是两全其美的好事。

  而陆旭有自知之明,先不说自己能不能竞争到宗门的一粒筑基丹,就算侥幸得到了一粒。以他五灵根的资质,一粒筑基丹也绝不可能使他筑基成功,所以陆旭必须未雨绸缪。所幸他身负玲珑秘境,不许为了灵药的年份烦恼,只要找到种子就行。

  大雨连下了三天,似乎是不要钱的向大地倾泄,黄昏时才收住雨势,此刻还有些雨沫子飘下来。

  江州是燕国境内的一个大州,这一年江州连绵大雨洪涝成灾,其中江州岳阳县就是其中受灾严重的一个重灾县。

  无数民宅在暴雨中坍塌,县城街道上的积水都可以行船,连绵不停的暴雨下就连县城城墙也给暴雨冲塌一段,裸露出一丈高的大豁口。这两天,可能是怜悯人间的疾苦,老天略收住雨势,让岳阳县稍能喘息。只是各地都有积涝,积水一时半会也泄不出去,县城外的武定河也成了洪灾的帮凶,大水都快到漫过河堤了。

  岳阳县救灾营设在城外河堤内的一个光秃秃的小山坡上,山是土山,只有十多丈高,形状像一个秤砣,所以县里人一般称其为秤砣坡,也没什么树草,光秃秃的。

  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官员,头戴乌纱冠,身着大红色团领官袍,也不顾脚下道路泥泞,朝救灾营所在的秤砣坡走去。

  领导亲临岳阳县救济民营慰问顿时引起一阵喧哗,许多衣衫褴褛的灾民围上来:“洪大人来了,大家快给大人磕头啊。”“大人不会看着大家饿死的。”

  中年官员正是江州知州洪柏涛,他素有廉名,在江州威望很高。

  “定之,咸都调拨的赈灾粮食何时能到?”洪柏涛问道,江州不只岳阳一县受灾,而是整个江州大大小小二十几个城县基本都有或大或小的灾情,救灾赈济所需的粮钱要从燕国都城统一调拨。

  闻言,岳阳知县杨定之说道:“刚接到快马传信,赈灾粮昨夜在柳州河暂停,今天凌晨就应发船,明晨应能运抵此地。”

  “好。岳阳县灾亡情况如何?”

  “境内河道多年失修,暴雨倾盆,连日来都能接到溃堤文书,这几日雨势虽歇,涝洪未泄,伤亡怕是不会低于万人。”

  洪柏涛皱眉沉思片刻,恨恨的说道:“可恶的老天,这般不怜惜苍生黎民,这大雨怎么就下个不停。”说了这些烦心事,洪柏涛忍不住要在下属面前咒骂起老天来,恨恨的甩了一下衣袍,吩咐杨定之道,“一定要稳定好灾民的情绪,切不可闹出民乱,这个时候出了乱子会出大事。还有县里灾后振济的事情,你要亲自把好关,一旦发现贪墨赈灾粮款的事绝不姑息,这次本官要抓几个典型以泄心头之恨。”

  “遵命。”

  洪柏涛一行人边议救灾事宜边往山顶走去,那边有一块巨石,站在巨石顶上可远眺武定河。

  虽说天上还有雨星沫子飘下来,但天色还算是清明,站在巨石顶上,一眼望去,清秋的夕阳红艳似渗着血一般,悬挂在一碧如洗的天空上。这画面极美,如果在平时洪柏涛说不定见此美景还会诗兴大发的吟上几首小诗,但此刻面对这残破的情景却觉心里堵的慌。

  洪柏涛顺着河水望去,几叶轻舟系在堤外,中间一艘巨大帆船尤为显眼,屹立在众多渔船中有如鹤立鸡群。

  洪柏涛定睛看了片刻,眉头微皱问道:“那是谁家的船。”

  “江州白家的,听说白家大小姐就在船上。”杨定之禀道。

  “哦,他们不回江州,在这里做什么?”洪柏涛作为江州知州自然知道江州第一的武林世家白家,雄踞江州百多年,乃是江州地区的武林龙头。

  “白家自行筹备了一船粮食前来赈灾,已经在此好几天了”杨定之禀道。

  洪柏涛冷哼一声:“哼,收买人心。”作为官方的代表,洪柏涛自然不喜跳脱于江州官府管束之外的武林世家。

  “大人,听说白家大小姐美貌无双,乃是我江州第一美女,何不招其上岸,以表慰问。”一旁的杨定之似乎想到什么建议道。

  洪柏涛摇头道:“灾民遍野,本官哪有这个时间?”

  杨定之见洪柏涛虽是拒绝但神色间却是颇为意动,顿时心中暗骂“老色鬼,既要当婊子又要举着牌坊。”随即掐媚的说道:“大人既然在此,小民又岂有不来拜见之理。”

  “算了,咱们回吧。”洪柏涛想了想还是摇头道。

  “是,大人。”杨定之见了,也就不再多说什么,随着洪柏涛往下走。心中却在暗骂“老色鬼,在通县的时候怎么召见了名妓陪酒,这会就没时间了,还不是见对方是白家大小姐,知道惹不起。”

  原先的渡口早就给河水淹没,河堤外用打进河滩的立柱跟平铺的松木搭了一座简易码头,这时候也有小半浸在水里。白家大船船体高大,武定河的水位上涨之后,船舷要高过松木码头一大截。

  白家的大船上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走在甲板上巡视着周围的情形,此人身材高大,虽是满头白发,但满面红光。背上背着一对铁戟,看着颇为沉重。抬头看到船头的甲板,除了四五个船工懒散的坐在船头的搭蓬下闲聊外,就剩下一众白家侍卫立在四周。他点了点头,就准备回船舱休息。刚到门口就见旁边的一个房间出来一个娇小的身影。顿时喊道,“灵儿姑娘,你这是?”

  小门打开,露出一张白莹如玉精灵古怪的小脸来,纤细的眉毛下一对溜圆灵动的大眼睛,小巧的琼鼻,樱桃般的小嘴嘴唇薄薄的,好似一阵风都能刮破。精致的小花辫布满了一头,走动间随风摆动,说不出的轻灵。小姑娘闻言,薄薄的小嘴下有如百灵鸟般的声音传出道:“松伯,我去给陆公子送饭。”

  老者叫白松,乃是白家世代相传的家臣,这次是护送白家大小姐白飞飞前来岳阳县赈灾。“陆公子还没好吗,怎么还要灵儿姑娘送饭。”

  “已经好了,没什么啦,毕竟是咱们的船把陆公子的渡船给撞沉了。”白灵儿嘻嘻一笑,一双大眼睛顿时笑成了一对弯弯的月牙儿。

  “呵呵,这位陆公子还真是命大,在水里喝了一刻钟的河水才救起竟然没事。”想起那天的情形,白松也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

  “嘻嘻,松伯,哪有你这样说人家的。”白灵儿也似忍俊不禁,捂着小嘴,一对月牙儿更弯了。

  这二人嘴里所说的陆公子此刻正盘坐在大船船舱的床铺上打坐,船舱狭小,光线昏暗,说不上英俊但还算清秀的脸庞,大概十七八岁,正是陆旭。

  那日陆旭打定注意后就和傅君蝶简单的告了个别,留下了一批固灵丹后,就接取了一个寻找灵药的历练任务离开了宗门。一路寻访着灵药的消息,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得知江州附近有一个修仙坊市,陆旭当即买了一只小船顺着横跨燕国的洺江赶往江州,却不料江州大水,在洺江支流的武定河内被白家的大船一把撞沉了。

  说来也是丢人,修为达到炼气期后期的陆旭竟然不会游泳,虽然以自己修仙者的身份在水里不至于淹死,但却也无法游上岸。只得在水中泡了一刻多钟,才被白家的大船救起,随即也就顺理成章的搭乘了白家大船前往江州。

  “陆大哥,你在休息吗,我来给你送饭了。”

  门外,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陆旭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一个娇小的身影,眉目如画,娇小玲珑,嘴角忍不住勾出一抹弧度。“没呢,进来吧,灵儿。”

  船舱打开,首先入目的是一对精致小巧的绣花鞋,包裹着玲珑的小脚。大概十三四岁,异常娇小的身躯却有着一对极不相称的胸部,一眼望去波涛汹涌。洁白如玉的童颜,清脆可人的嗓音,再加上一对陆旭最喜欢的月牙儿眼,就犹如漫画中的美少女一般。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