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五十五章 夜袭

第五十五章 夜袭

  “陆大哥,今天是乌骨鸡汤,你吃了补补身子。”白灵儿走进来,将手中的一个小砂锅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真香,灵儿,又是你做的啊。”陆旭走过去打开砂锅,顿时一股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让人口齿生津。

  “嗯,陆大哥,你尝尝。”白灵儿从袖管中掏出一对筷子,递了过去,随即期待的坐在一旁看着陆旭。

  “嗯,好吃,灵儿,你的厨艺还真是没得说,我的舌头都要吞下去了。”陆旭拿过筷子夹起一块嫩肉,略微品尝一下赞道。

  “嘻嘻,陆大哥,你再给灵儿讲一个故事吧。”闻言,灵儿一对大眼睛又笑成了月牙儿,薄薄的嘴唇微微张开道。

  “行,灵儿的要求,陆大哥当然要答应。”陆旭边吃边道。说来也颇为奇妙,自从陆旭被救上了船后,灵儿来送了几次饭菜,渐渐熟悉了之后。陆旭就给小姑娘讲起了地球上的几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每次都把小丫头感动的眼泪汪汪的,一来二回的小丫头变得特别喜欢往陆旭房里跑。听他说说话,讲讲故事,觉得特别有意思。

  “真的啊,陆大哥最好了。”小丫头闻言两对月牙儿更加的精致了,弯弯的睫毛覆盖下有如精雕细琢的翡翠。

  “嗯,听好了啊,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一个老和尚叫法海,他不懂爱……”一个改良版本的白蛇传从陆旭的嘴里娓娓道来,白蛇出世,游湖借伞,峨眉盗草,水漫金山……直把小丫头感动的两对月牙儿都哭得红肿了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大船正中央,华丽的房间内,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女静静地站在窗口,愣愣的望着窗外浑浊的河水。一对秀美的柳眉微微皱起,好似有什么烦心事一般,显得楚楚可怜。柔美的瓜子脸上雕刻着如画的五官,晶莹剔透的双眸,有如一对黑珍珠般纯净。纤弱的身躯倚靠在窗边,微风吹过,勾勒出一幅玲珑有致的立体仕女图。

  “小姐,我回来了。”门口的挂帘掀开,白灵儿娇小的身躯,蹦蹦跳跳的出现在少女身前,沿途激起一阵汹涌的波涛。

  “又听故事啦,眼睛都哭肿了。”少女转过身微皱的柳眉轻轻舒开,嘴角勾勒着一抹轻笑,秀美的红唇微微张开。似乎是在窗边站得久了,声音带着一丝沙哑,却显的更多了几分性感和魅惑。

  “嗯,今天陆大哥又讲了一个新故事,好感人。”白灵儿似乎又想起了那个凄美的故事,晶莹的琼鼻微微抽泣了一下。

  “哦,说来听听。”少女晶莹的双眸好似多了一分神采,略带点小兴奋的道。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白飞飞开始期待起灵儿这个小丫头每次带来的凄美爱情故事,也有些好奇那个清秀的书生怎么知道这么多的爱情故事,怎么自己以前从未听说过。

  “嗯,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一个老和尚叫法海,他不懂爱……”萌萌的小灵儿忠实的尊重原著,一句不改的将白蛇传娓娓道来。

  幽暗的船舱内,陆旭拿出一颗丹药苦恼的摇了摇头,这段时间总算将炼气期第七层的修为彻底稳固,但固灵丹没有了效果。修炼速度始终保持着龟速,陆旭也就索性不再把时间浪费在缓慢的修炼上,转而练习其他的几种小法术,日复一日的练习下,倒也略有小成。

  至于灵儿这个小丫头,喜欢吗?陆旭也不知道,或许是喜欢吧。这几天在陆旭的脑子里除了傅君蝶之外还不时的会浮现出对方那巴掌般大小的精致小脸,以及那一对波涛汹涌……额,好吧,童颜巨峰,谁不喜欢。

  貌似这个世界十三四岁的姑娘都已经可以嫁人了。

  额,好吧,陆旭承认自己花心了、禽兽了,不过在这里十二三岁就嫁人的都稀松平常。不过又好似想到了什么,陆旭脸色微微一暗:“灵儿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以后我筑基成功的话,难道……”想到一半,就好似有什么噎在喉咙中一般,堵得慌。

  “咦,怎么回事?”突然,陆旭好似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响,蹭的一下跳到门边戒备起来。

  陆旭隔着门缝看到船舱的过道上五六个暗影拿着明晃晃的长刀,架着一个穿着船工状衣服的汉子低声在询问着什么。

  船舱的房间里门户紧闭,外面月光明亮,舱里却漆黑一片,陆旭暗暗思虑“这些是什么人,难道是水匪,虽然从门缝里只看到五六个黑影,但谁知道外面还有多少水匪劫船,还是先看看情况再说。”陆旭耐着性子贴身站在门后,同时心中也微微有些担心白灵儿的安危,随即又想到以白松为首的护卫武功都颇为不凡,料想应该不会有事,才稍稍放下心来。

  陆旭本来还想看看情况再说,过道中的那几个黑影却不想给他这个时间,拿刀逼着那船工的汉子脸上有道贯穿整张马脸的疤痕,他问船工问道:“这个房间里是什么人?”

  “是个落水救起来的书生。”那船工哆哆嗦嗦的道。

  “哦,那就好办,都小心着点,岸边可是有不少的赈灾军队,咱们截了白飞飞就走,别招惹他们。”另一个汉子脸形精瘦,眯眼看向河岸的一队队正在扎营的军队。

  躲在门后的陆旭听他们说的这些话,心头一惊,心道:“他们不是普通的劫匪,目标是白飞飞,难道又是江湖恩怨?”在船上待了这么些天,陆旭自然知道了白飞飞是江州武林世家白家的大小姐,而白灵儿正是她的侍女。

  一个络腮胡子会意的低笑了一声,手掌捂着船工的嘴巴,将刀锋在其脖颈上一抹,那船工连一声闷哼都没有发出,身子就软软的倒了下去。随即那络腮胡子将刀伸进陆旭所在房间的门缝处想将门闩挑开,陆旭稍退半步,待门闩被给挑开时,一把抓住刀尖顺势一拉就把那汉子拉进了房间。

  那汉子陡然进入黑暗的环境里,两眼一抹黑,随即就感觉到一只有力的大手扣住了自己的脖子。耳边听到“卡擦”一声,喉骨应声而断,软软的倒了下去。

  “胡子,胡子,你他娘的快点”外面那个精瘦汉子见络腮胡子进去半晌没出声,于是沉声喝道。

  解决了络腮胡子后,陆旭一把将木门打开,脚下一点,施展出轻身术同时祭出飞剑,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只见寒光一闪,门外的四人俱都脖颈间一痛,随即同时捂着脖子不敢置信的倒了下去。

  就在这时,过道通往甲板的木门被拉开,十多个拿着明晃晃长刀的黑衣人走了进来,正好看到陆旭连杀四人的情景。顿时大惊之下,一大把暗器铺天盖地的朝陆旭飞掷而来。

  “我操。”陆旭见状暗骂一声,不想暴露自己修仙者的身份,没有丝毫的犹豫,脚下一点撞进了隔壁临河的房间,一个翻身破窗就跳了出去,身子扎到水里。

  待到跳进河里,陆旭才想到自己不会游泳,顿时无奈的在水里胡乱狗刨起来。又见船上一群黑衣人拿着弓箭不断地射向落水的白家护卫。陆旭暗骂一声,也不想浪费金刚符,索性使出千斤坠沉入河底躲避箭只。

  这时白家大船上的动静终于引起了岸边军队的注意,一队队士兵呼喝着在岸边叫嚷,却并不乘船前来救援,显是得到了什么不准救援的命令。

  而在大船内部,白松手持双戟领着一干白家护卫守在白飞飞的房间前正和黑衣人大战的热火朝天。

  陆旭在河底呆久了,倒是想到一个解决不会游泳的好办法,反正自己不会淹死,索性就顺着河底朝着大船的底部一步步往前走。不到一会,就走到了船底,沿着大船的方位渐渐的浮出水面换气。过了一会又觉得这么浮着有些累,便拿飞剑刺入船板缝里好有个支撑点给他歇口气。心里念着白灵儿的安危,所以也不离去,就这么潜伏着,看有没有救人的机会。

  这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从船上落下,正好落在陆旭旁边,溅起了一大片带血的水花。

  陆旭正纳闷着是哪个王八蛋,好死不死的落到老子旁边来,就听见有人在船头顶上大呼:“白松死了,大家再加把劲!”

  落水的是白松?陆旭吃了一惊,脑子里顿时浮现一个天天背着双戟的高大身影,暗道“还以为这老头是个高手,没想到会这么不抵用?”一手扶着插在船底的飞剑,一手伸手一拉就扯着白松来到自己身边。

  正想看看这老家伙是不是死了,只觉手里的身子动了动,就见白松正诧异的看着自己,大概是无法置信自己一个文弱书生竟然没死,还顺手救了他。

  陆旭微微一笑道:“松伯,没想到咱们再次见面还是在水里。”上次陆旭落水却是白松跳了下来救起了他,没想到风水轮流转,这次是陆旭救起了白松。

  白松也没心思和陆旭开玩笑,略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口,就凝神仔细注意船上的动静。半晌后,只听着船上动静渐小,想来水匪已经控制住局面。过了片刻,就不断有尸体给人从上面抛下来,数着水声,白松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却是除了白飞飞跟她的侍女白灵儿之外,竟是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