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五十七章 偶遇

第五十七章 偶遇

  说到杀人手法,陆旭本来并不精通,但在幽冥鬼地里的时候不知击杀了多少丧尸,自然孰能手巧。而且似乎是丧尸杀的多了,心里有些麻木了,这会儿杀起人来竟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也不知该庆幸还是该悲哀。

  “好。”白松也笑了笑,又见一旁的白灵儿好似看傻了一般,随即轻声道:“灵儿姑娘,快进去。”

  “哦,哦。”将刚才陆旭杀人的情形看在眼里的白灵儿,此刻还夸张的捂着自己的小嘴,大概是生怕自己惊叫出来。

  待到处理好尸体一进门,就见白灵儿扑在一个白衣少女的怀里,见陆旭进来,二人才分开,陆旭这还是第一次见白飞飞,忍不住抬头看了她一眼,视线跟她秋水深潭似的明澈眸子一接触,竟似触电般的一怔,世间真有如此绝色的女子。尤其是清水般的眸子里那惊慌又极力想镇静的神色,谁看了都会忍不住生出保护欲来的。

  肤如凝脂,遍体流香,秀直的瑶鼻下烈焰似的红唇有着极美的曲线,精致的五官让人看了不无一处不美,眸光有如清澈的水波,洋溢着清媚脱俗的风情。陆旭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即使电脑上也没有看到过。

  白飞飞似乎也被陆旭痴迷的眼神看的有些害羞,脸色微红的微微低了低头。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一瞬间,这一句话出现在陆旭的脑海里,他觉得用这句话来形容此刻的白飞飞最合适不过了。

  “哼。”白灵儿见陆旭好似发呆一般痴迷的看着白飞飞,心底不知怎么生出一抹酸酸的感觉,好似一人一直喜欢自己的人却突然喜欢了别人一般,忍不住闷哼出来。

  听到白灵儿的娇哼声,陆旭才好似回过神来,有些尴尬的轻咳一声,“我去外面看看情况。”随即逃也似的离开了。

  白飞飞若有所思的微瞪了白灵儿一眼,随即问向一旁的白松道:“松伯,真是陆公子救了你。”

  “是的,小姐,我们都小看了这位陆公子,这个人不简单。”白松点了点头道。

  “哦。”白飞飞想了想,微微皱起了眉头。

  陆旭走出房门,才微微晃了晃头,暗道:“真是绝世尤物啊。”

  没等走两步,就听到外面的甲板上传来一阵喧哗,随即就听到一声大吼:“官兵来了,大家小心,准备战斗。”

  “嗯?”陆旭想了想,转身回到了房间,告诉了三人这个消息。

  “太好了,我们有救了。”白灵儿闻言,开心的笑道。

  “松伯,你怎么看。”陆旭心中冷笑一声道。

  “这?”白松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有些吃不准。

  “未必是来救咱们的,也可能是来杀咱们的。”这时,一旁的白飞飞皱着眉头开口道。

  陆旭有些惊讶的看着白飞飞,没想到看着有些柔弱的她,却是比白松还要果断。其实在岳阳县的时候,陆旭就觉得官府似乎是有些想借刀杀人的意思。

  “怎么会呢。”白灵儿有些疑惑的问道。

  “在岳阳县的时候,那些官兵就见死不救,这会儿怎么会不余遗力的追上来。”白松似乎想相通了,接口道。

  “那怎么办?”白灵儿有些慌张的问,随即就把目光对准了陆旭,似乎是想从他身上得到一点安全感。白灵儿并不傻,只是有些涉世未深,被白松稍一提点就明白了过来。

  陆旭安慰的看了白灵儿一眼,想了一下说道:“咱们换一个房间躲起来,待会看我眼色,准备随时跳水,放心,有我在呢。”

  陆旭带着三人来到了左侧的一个临河的房间,准备危机时刻跳水逃生,就听见船头有凌乱的脚步声传来,似乎是黑衣人有些不敌正在溃退。这时一个雄壮的声音从甲板传来。“弟兄们都听好了,船上所有的人都是水匪,无论男女杀无赦。”

  一听这句话,除了陆旭,白飞飞等三人俱都一股寒气从心底冒出,果然,幸好没指望官兵。

  也不知过了多久,船上散乱的打斗声停了,又传来大呼小叫的痛苦叫喊声,透过门缝,陆旭等人都可以看到甲板上一个身穿铠甲的中年人正抓着一个黑衣的大汉逼问。“说,人呢。”

  “就在那间房间里。”黑衣人全身是血,气若游丝,似乎被折磨的不轻。

  “放屁,里面什么也没有。”中年大汉闻言大怒,一刀把那个黑衣人的右手拇指给剁了下来。

  “啊,是真的。”黑衣人脸色疼痛的扭曲不堪,嘶喊道。

  “怎么办,官兵会搜船的。”这时,白飞飞突然凑到陆旭的耳边轻声问道。

  陆旭顿时感觉一道湿热的气息喷洒在耳中,有种痒痒的感觉,从耳朵一直痒到心里。好不容易才忍住心中的涟漪,定了定神道:“你们准备跳水,我留下拖住他们。”

  “那怎么行,陆公子,还是老夫留下吧。”白松立刻道。

  “陆大哥,我们怎么能留下你一个人,要走一起走。”白灵儿闻言,感动的眼睛都红了。

  白飞飞愣愣的看着陆旭,似乎是想看清对方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不行,要死,一起死。”

  “哎,你们放心,我自有……”陆旭微笑着解释自己有办法脱身,突然心中一动,随即将食指放在嘴唇上。低声道:“嘘,都别出声,有一个麻烦来了。”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跟本仙师捣乱。”中年大汉一边令士兵搜船一边继续拷问那个黑衣人,就听得一声好似巨钟般的声音传来,震得耳中一阵嗡鸣。抬头一看,就见天边一个身穿明黄色道袍的中年人朝甲板飞射而来。这人身影极为诡异,整个身躯就好似漂浮在空中,偏偏速度极快。

  “你是什么人,在这装神弄鬼。”中年大汉见对方竟然能御空飞行心中有些慌张,色厉胆薄的喝道。

  “嘿嘿,本仙师的名号岂是你这等蝼蚁能够问的。”眨眼间,道袍中年人就到了甲板上。身材高大,三角眼,高鼻孔,长相十分丑陋。

  “仙师救命啊,仙师救命啊。”那黑衣人见道袍中年人来了,顿时好似遇到了救星一般的嘶喊道。

  “废物,没用的东西,死了活该。哼,要不是你家公子出了大价钱,本仙师才懒得理会俗世间的杂事。”那黄袍中年人一脸的倨傲,似乎其余人在他眼里都如同蝼蚁一般。

  “仙师,小人是冯济棠公子的心腹,奉命来劫走白飞飞的,还望仙师救命啊。”黑衣人见道袍中年人似乎没有救自己的意思,顿时急了。

  “冯济棠。”躲在房间中的白飞飞三人闻言,顿时脸色大惊,瞬间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俱都心中暗恨。这冯济棠乃是燕国另一个武林世家海塘冯家的三公子,年前意外的见过白飞飞一次顿时惊为天人,当即前来白家提亲,被白飞飞所拒,想不到对方这么阴险,竟然直接设计掳人。

  陆旭见三人神色,顿时明白了这个冯济棠应该就是此次事件的幕后黑手。

  “哼,蝼蚁,你以为本仙师是冯济棠的手下吗,要不是他苦苦哀求着本仙师,本仙师才不会为他护送这艘船南下呢。”道袍中年人不屑的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那身穿铠甲的中年人,握了握手中的大刀喝道。

  “哼,你们这些蝼蚁没资格知道,识相的就自行了断,否则本仙师将你们一个个挫骨扬灰,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道袍中年人鼻孔向天,一脸倨傲的道。

  “哼,弟兄们,不管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是什么人,就算他有三头六臂,大家一拥而上也能剁碎了他,冲啊。”铠甲大汉见此事似乎无法善了,当即横下心思举刀厉喝一声。随即招呼着众将士一拥而上,誓要将这狂妄之人乱刀砍死。

  “哼,蝼蚁,让本仙师送你们上西天。”那道袍中年人不屑的撇了这些凡夫俗子一眼,然后不慌不忙的自怀中掏出一张黄色符纸,嘴中念念有词。不一会,道袍中年人咒语念毕,随即将黄符往身上一拍,顿时金光一闪,在其身周凭空浮现了一个金色的护罩,正是金刚符。

  铠甲大汉挥舞着大刀领着众将士对着道袍中年人一通劈砍,场面极其热闹。只听得一阵凌乱的金属相交声传来,可是令铠甲大汉惊恐的事情发生了,众人劈砍下去的刀剑竟然俱都被那金色护罩挡住,不能伤害身处其中的道袍中年人分毫。

  “哈哈哈哈,蝼蚁就是蝼蚁,凡夫俗子岂能伤害的了本仙师。”处在金色护罩包裹下的道袍中年人嚣张的哈哈大笑,状极得意。

  铠甲大汉和一众将士俱都面面相觑,劈砍向道袍中年人的刀都不禁停了下来,每个人神色中都带着一种对未知事物的恐惧。

  “蝼蚁们,现在就由本仙师来送你们上路吧。”道袍中年人仰天长笑一阵后,脸色突然变得阴毒起来,随即从怀中掏出一把金色的寸许长两刃弯刀,形状就好像一个回旋镖。道袍中年人双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就见那弯刀表面突然泛出一阵金光,金光中弯刀突然凭空的升浮在半空中,随着道袍中年人口中厉喝一声“去”,一道金光旋转着朝众人呼啸而去。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