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五十八章 夺舍

第五十八章 夺舍

  众将士见此情形俱都惊恐的睁大了眼睛,随即下意识的后腿几步,但此刻已为时已晚。只听得“噗嗤”“噗嗤”几声,就见没来得及后退的几个士兵,脖颈间被一刀金光划过,鲜血四溅,一颗颗头颅就带着惊恐的神色滑落在甲板上。

  见此情形,也不知是谁,厉声嘶喊一句“是神仙,我们惹怒了神仙,快跑啊”,随即众人中以铠甲大汉为首,争先恐后的四散逃开。

  “神仙?”躲在房间里目睹了全过程的白飞飞三人俱都被甲板上的情形,惊愕的睁大了眼睛和嘴巴,满脸复杂之色,有惊恐,有迷茫,但更多的是对众人安危的担心。如果说刚才几人还有机会逃生的话,那此刻面对着这超脱凡人的存在则没有任何机会了,脸色瞬间都变得无比沉重。

  陆旭刚刚在察觉到有修士在附近时就运起敛气术掩盖了自己的修为,随即使用天眼术探查了一下那道袍中年人,发现对方的修为竟然还不如他,只有炼气期第四层。

  另一边的战斗却已经要结束了。甚至不能说是战斗,因为双方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战斗一开始就是一边倒。

  “哈哈,蝼蚁就是蝼蚁。”见最后的铠甲大汉被金光砍下头颅,道袍中年人得意的撤去了金刚符,随即指挥的弯刀在那黑衣人的身前游走,戏虐的看着对方惊恐的大小便都失禁了,顿时又是一阵狂笑。

  躲在房间中的白飞飞三人眼看着甲板上的官兵都被解决,接着恐怕马上就要轮到自己等人,顿时心急如焚。下意识的都看向了陆旭,期望他能想出脱困的办法,这一看之下,三人不禁为之一愣,脸上俱都露出古怪的神色。

  陆旭心中颇为复杂的沉思了半晌,随即双眼一咪从怀中掏出飞剑,口中默念着咒语,随着一声“去”的低喝,飞剑划破空气,呼啸着射向那道袍中年人。随即又从怀中掏出一张黄符,默念咒语之后往身上一拍,顿时一个金色的护罩笼罩住陆旭全身,被金罩笼罩的身影同时窜了出去。

  白飞飞等三人愣愣的看着陆旭的一系列动作,满脸的不敢置信,就好似一个熟悉的人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神秘的存在。

  道袍中年正洋洋得意的戏耍着黑衣人,突然冷不丁听到身后一阵呼啸的破风声。转身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只见寒光四射的飞剑,闪电般的正扑向他,一时间手脚冰凉的竟不知该如何是好。这一刻他无比的懊悔,为什么要这么快的撤去金刚符,此刻再拿出金刚符祭出已然来不及了,只得奋力的扑开闪躲。

  “噗”

  只见甲板上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道袍中年人捂着胸口狼狈的摔在甲板上,张口忍不住又吐出一口鲜血,胸口处郝然有一个鲜血淋淋的大洞。双眼模糊间,隐约看见一个身着黑袍的清秀少年,全身罩着金色护罩,正向自己飞扑而来。

  “有修仙者在船上,吾命休矣。”

  对死亡的恐惧在这一刻激发了道袍中年人的潜力,一咬牙,奋力的爬起来飞快的默念一句“轻身术”的口诀,连掉落在地的金色弯刀都来不及捡就连滚带爬的朝远处激射逃去。

  陆旭飞召回飞剑暗叫一声可惜,没有一击灭杀掉对方,一把捡起甲板上那金色弯刀,也不及细看就揣进怀里。转身对着还愣愣的躲在房间里的白飞飞三人道:“三位,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就先告辞了,这里应该已经没有危险了,你们好好保重,后会有期。”说完默念轻身术的口诀朝着道袍中年人逃跑的方向飞射而去。

  半晌,白飞飞三人才愣愣的从房间里走出来,脸上的神色说不出的古怪。

  “传说竟然是真的,竟然真的有修仙之人,这位神秘的陆公子当真是个不简单的人啊。”白松突然有些唏嘘的道。

  “那,陆大哥他?他是个仙人。”白灵儿的一对月牙儿瞪得溜圆,脸上还是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这个一直给自己讲故事的陆大哥,难道真的是个仙人。

  白飞飞愣愣的看着陆旭离开的方向,微微皱着秀气的柳眉,不知在想些什么。

  “小姐,咱们还是先想办法离开这里回江州吧,这位陆公子和咱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白松见二人的神情,忍不住道。

  陆旭遁着道袍中年人逃跑的方向直追了百余里,才在一处树林中发现了滴落在草丛边的鲜血。顺着鲜血的痕迹,一路走走停停才最终在一个小洞中找到了对方。

  此刻的道袍中年人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但陆旭还是不敢大意,拿出金刚符往身上一拍,这才拿着飞剑挑开了对方的尸体。

  陆旭的飞剑刚一挑动尸体,一个绿幽幽的光团,忽的一下,从对方的身下飞出,然后快似流星的飞扑向陆旭面部。

  陆旭下意识的口中惊叫一声,身体往后一退,却见绿色光团嘣的一声撞到金刚罩上,随即就听得光团一声惨叫,反弹的在山洞中乱窜。

  见此情形,陆旭心中有些发毛,不知这诡异的光团是什么东西,口中一掐诀就要使出火弹术,这种诡异的东西还是用火灭杀的好。

  “道友饶命啊,道友饶命啊。”那光团见陆旭就要使出法术,顿时惊恐的大叫道。

  “哦,你倒是说说,我凭什么要饶你。”陆旭听的这光团发出的声音,似乎就是那道袍的中年人,微微一愣的问道。同时手中保持着掐诀的动作,以备应付可能发生的突发状况。

  “道友饶命啊,我二人无冤无仇,还请道友饶命啊。”那光团见陆旭此刻还保持者掐诀的动作,金刚罩也没有撤去,暗骂对方还真是小心。

  “那倒是,不过,你先告诉我,你变成的这绿色光团是怎么回事。”陆旭不置可否的道。

  “这是在下的元神,在下的肉身已经被道友毁了。”绿色光团哭丧着声音道。

  “哦,元神,那你刚刚扑向我的面门是什么意思,想杀我。”陆旭好奇的看了看那绿色的光团,随即又想到对方对自己的偷袭,厉喝道。

  “这个,嘿嘿,这个。”光团有些讪讪的接不了话。

  突然陆旭心中一动,顿时一股恶寒从心底冒出,同时庆幸自己的小心谨慎,先一步使用了金刚符。忍不住,厉声喝道。“你刚才是想对我夺舍吧。”

  “这个,在下也是没办法,道友饶命啊。”绿色光团都要哭出来了。

  “哼,不知死活,就你那点修为还想对我进行夺舍。”陆旭冷哼一声。

  修仙界有三大夺舍铁则,首先,修仙者不可对凡人进行夺舍,否则被夺舍躯体,会因为承受不住夺舍行为而自行崩溃掉;其次,只有法力高的人向法力低的人进行夺舍,才有可能成功,不会遭受对方反噬,并且法力差距越是大,越是最安全。最后,一名修仙者一生中,不论法力的高低,都只可进行一次夺舍,在进行第二次时,元神会无缘无故的消亡掉。

  这三条铁则乃是历经无数尝试都未曾打破的铁血法则,不知限制了多少试图借助夺舍来兴风作浪的歹人和试图用此术来逃避灾劫的取巧之徒。上天对这种逆天的行为,还是有所警示的,不会让修仙者借此术让天下变得大乱,一发不可收拾。所以这家伙以炼气期第四层的修为对他这个炼气期第七层修为的人进行夺舍,不是找死是什么。

  “你先说说你是什么人吧。”陆旭冷哼一声,心中却是有些疑惑,不知自己的灵魂穿越是不是也是这所谓的夺舍。

  “在下名叫黄真,乃是一名散修,是海塘冯家的一个供奉长老,这次是那冯家三公子冯济棠许以重谢,在下才帮他护送一个女子前往海塘,哪知冲撞了道友。道友,在下实在不知道道友也在船上啊,求道友饶命啊。”黄真幽幽的道。

  这黄真原本是一个小道观的道士,本来一心在道观里厮混,哪知有一天被一个路过的散修看出竟然拥有修仙的灵根。虽然黄真是四灵根的杂灵根,但那散修还是收了其为徒弟,从此踏上了修仙之路。

  谁知也不知怎么的,那名散修在一次外出之后竟然再也没有回来,就只剩下黄真一个人缓慢的修行。这厮也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见无人管束也就不再每日枯燥的苦修,仗着懂得一点法术和那散修赐予的一件下品法器几张符篆到处招摇撞骗,倒也过得逍遥。这一来一回,享受到了俗世间的荣华富贵,也就渐渐的绝了修仙的想法,整日只图享乐。

  几个月前,冯家的三公子供奉了一批黄金和美女给他,哀求其为他护送一个女子回海塘,黄真见礼物够分量也就勉勉强强的答应了。可他受不得乘船辛苦,所以只是在周边玩乐,这才等到黑衣人都被杀光了才出现。谁知又碰到陆旭这个煞星,落得肉身坏死的下场。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