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五十九章 神秘残片

第五十九章 神秘残片

  “你可知道这附近有什么修仙者的聚集地。”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陆旭沉声问道。

  “这个,在下法力低微,所以并不怎么敢和修仙者接触,所以不太清楚。不过在下的师傅曾今带在下去过一个修仙者的坊市,不知道算不算修仙者的聚集地。”黄真想了想道。

  ‘哦,在哪里。”闻言,陆旭激动地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一直苦苦寻找的修仙坊市踪迹竟然在这里得到了线索。

  “就在燕国通州五龙山附近,往门口扔一张传音符就可进入,不过在下奉劝道友,还是不要和修仙者过多接触,修仙界残酷无比,动不动就会发生杀人夺宝的事情。”

  “呵呵,这个倒不用你担心,你还是担心你自己的安危吧。”陆旭闻言笑了笑,随即指间一掐诀,顿时指尖浮现出一颗小火球,飞快的激射向光团,只听得黄真的元神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就变成了星光点点,彻底消失在这世间。

  在修仙界里,不论是名门正派还是邪魔外道,追求的都是逆天行事、优胜劣汰,最容不得不可心慈手软。无论正邪双方及其他各修仙宗派,口头上仁义道德,但实际上执行的都是弱肉强食的那一套。修仙者虽不是世间的俗人,但比俗世间的人更加的残忍,境界高的修士,视低阶修士为蝼蚁,一语不合,就一击灭杀,这都是常有之事。前一刻还是好友,下一刻就杀人夺宝更是稀松平常。所以陆旭一直告诉自己,不要相信任何人,这样才能在修仙界活的长久一些。

  陆旭在黄真的身上摸索了一阵,搜出了一个储物袋后,就弹出几个小火球将黄真的尸体毁尸灭迹。这才坐下来,打开储物袋,检查这次的收获。

  储物袋里东西倒是不少,但有用的东西不多,大都是一些俗世的金银财宝,珠宝翡翠。

  对陆旭有用的,就是一本五行基础功法的碧波功,以及七张符篆,至于灵石,则一颗都没有。

  略微翻阅了一下碧波功,发现和自己修习的功法相比更加的晦涩难懂,看来散修还是苦逼的命啊。

  倒是那七张符篆对陆旭来说,有些作用。从幽冥鬼地精瘦青年二人那里弄来的几张符篆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身上这张金刚符已经用过许多次,上面的金光已经很暗淡了,不知还能不能用一次

  七张符篆有两张是金刚符,两张土墙符,一张流沙符,一张传音符,令陆旭惊喜的是竟然还有一张中阶符篆土牢符。

  不过想想这黄真还真是怕死,六张符篆竟然都是用于防御和困敌的,连一张攻击的符篆都没有。

  收起符篆,陆旭才拿出那把金色的弯刀状下品法器,细细看了看。弯刀通体金色,只有三寸大小,刀刃处很是锋利。

  除此之外还有两样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一样是一枚玉简,贴在额头扫视了一边后,陆旭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之色。这玉简里面竟然记载了一种上古流传下来的丹方,而且作用极为特殊。

  另一样东西确是一块铁片,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块残片,整体呈不规则的形状,应该是什么东西的一部分。表面黯淡无光,毫不起眼,也不知在是什么年头的东西。

  这块铁片之所以能引起陆旭的注意,是因为,刚刚从它上面感受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灵力波动。

  伸手拿起铁片,陆旭稍稍观摩一番,便催动灵魂力渗透了进去。

  “咦?这是怎么回事?”陆旭疑惑的切断灵魂力的探查,脸上满是惊异的神色。刚刚其探查的时候,发现前面探查其他东西还百试百灵的灵魂力,竟然失效了,仿佛这铁片中有什么东西在阻止灵魂力的探查一般。

  “难道是自己炼气期第七层的灵魂力太弱了,有这种可能,不过这也证明了这块铁片必不是平凡之物,而且很有可能是修仙界的东西,否则自己不可能从其身上感应到灵力的波动。”

  将这两样东西收进储物袋,随即陆旭就飞身离开了。轻轻地他来了,只有两三个人知道他曾今在此地出现过;轻轻的他走了,没有任何人会注意到,曾经有一个清秀的少年安静的离开了。也许在今后,寂寞的倚窗看月时,陆旭会记起那一对月牙儿和一张楚楚可怜又倔强坚韧的小脸。但此刻,伴随着他的,只有露水与树梢的新月。

  一大早,天边刚刚泛起鱼肚白的时候,通州就已经热闹了起来,作为燕国的水陆交通的枢纽,通州城聚集了各色各样的流动人口。

  城中的人口杂了,各种各样的生活习惯就充斥着每一个角落,俗佛道儒齐聚一堂。也因此,每日的早晨就变得热闹无比,首先是城里大大小小的寺庙开始,僧侣们准时的撞响了晨钟,激昂跳动的鼓声与深沉悠远的钟声交织在一起,唤醒了通州这座古城,百万民众一齐迎接从东方天际喷薄而出的旭日朝阳。

  各个坊市里,一家家小吃店早在寺庙的鼓声敲响前就开张营业了,吆喝声不下于锣鼓。

  各个坊市里,一处处小吃摊上,灶下的柴火都在明亮而温暖地跳跃着。烧饼油条豆腐脑,面条汤饭炸油圈,各色各样,一应俱全。

  一个身着黑袍的清秀少年蹲在路口的小吃摊边,边吃一碗热乎乎的豆腐脑,边听一旁早起吃早点的各色路人闲聊。

  这少年正是陆旭,来到通州已经三天了。这三天里,陆旭活跃在通州各个最热闹的茶馆酒楼小吃摊,打听着五龙山一带的情况。终于在经过多人的确定后,发现在五龙山东面,有一个被传的非常神秘的山谷,此山谷常年都被浓浓的白雾笼罩着,伸手不见五指。

  按理说五龙山有些山雾这是很正常的事,盖因五龙山乃是这一带最大的巨山,可是像这样浓密、一年四季都有山雾笼罩的地方,就有些不多见了。

  因此一些胆子大的通州闲汉,曾冒险进入过几次。可是奇异的是,每次有人进去,都会不知不觉的迷失了方向,但没多久又会不知不觉又走出山雾,回到了刚出发的地方,令人惊讶不已。

  因为山谷如此古怪,进去后也不会出什么大事,于是更多的闲汉乐此不倦的闯了进去,似乎认为其中隐藏着什么秘密。但去的人多了就出现了问题。先前几批人没事,后面的一大批人中却是经常有人走进去就再也没能出来。这样一来,再也没有几人敢闯山谷了。

  陆旭在知道这些事后,心中大喜。他几乎可以肯定,那修仙坊市就在这山谷之中。

  吃过了早餐后,陆旭就离开了通州城,一路飞身而行,终于在三天后,到达了五龙山东面那个所谓的怪谷。

  站在谷口,陆旭从怀中掏出传音符,双手掐诀,嘴里念叨了几句话,随即将符篆朝浓雾里一扔。那传音符就化作一道火光,消失在厚重的浓雾中。

  稍稍等了片刻,就发现面前的浓雾突然从中间好似被一刀劈开一般的分出一条小路出来,陆旭也不迟疑,举步就顺着小路走了进去。

  大概走了一千多米,才到达一个路口,抬眼望去,顿时觉得眼前一亮,一个小型的城市出现在陆旭眼前。

  城门口就这么大张着,也没有人把守,一抬头就见城墙上写着四个大字——五龙坊市。

  进入城内,就是一条宽大的主干道,四周的环境让陆旭有一种深处俗世的感觉。店铺、酒楼、客栈、小摊各应俱全,这分明就是一个迷你城市。

  顺着主干道,陆旭一边闲逛一边打量着周边的行人,同时在心底告诉自己。一定要小心行事,这里不是宗门,接触的人都是来历不明的修仙者,谁都有可能一言不合的截杀自己,所以一定要低调低调再低调。

  临街摆着一个个小摊,就有如俗世中买卖小物件的小摊一般,只是在这里买卖的是各种修仙者所用的物品。丹药、符篆、法器,应有尽有。

  一个个小摊前,时不时的有两三个人驻留,或低声询问,或讨价还价。

  一路行来,不时的有各色各样的修仙者从身边走过。有十五六岁的少年,面色稚嫩,但修为却是有炼气期七八层;有一身儒衫的老者,满头白发,但修为却是只有炼气期四五层;有全身只在腰间围着一块兽皮的大汉,一脸的凶恶;也有美貌的少妇,身材凹凸有致,妩媚动人;有青春活泼的少女,娇俏可爱,但修为不低。

  不一会,陆旭走进了一家客栈,里面立即有一名五六十岁的老者迎了上来,客气的问他是否要住宿。这老者气度不凡,显是一个修为不低的修仙者。

  待陆旭应答后,老者就把客栈的几种住宿方式和价格都报了出来。

  第一种方式是短期租住一栋楼阁,租金是每月两块低阶灵石。

  第二种是长期租住的阁楼,租金每年收十块低阶灵石。

  第三种是长期租住的小院,租金是半年三块灵石。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