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六十六章 沧浪江

第六十六章 沧浪江

  而在坊市的最中央,九华坊市的拥有者,云罗宗的驻地也在进行着一场对话。

  “师侄,几个月之前你派人传信回宗门,说坊市中出现了一个擅长炼制高品质炼气丹的炼丹大师。而现在这个炼丹大师又出现了”说话之人是一名留有山羊胡子的大汉。这大汉浑身气势磅礴,郝然是一个筑基期修士。

  “是的,师叔,而且这一次足足出现了一千余枚。”这位筑基期修士身前,一个黑衣男子神色恭敬的站在那里,看起修为郝然是一个炼气期第十层的后期修士。

  “看来这个炼丹大师还真是不简单啊,可有他的消息。”筑基修士道。

  “回禀师叔,这人颇为小心,两次出手都是派遣不同的人,而且出手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黑衣男子恭敬的道。

  “嗯,这位炼丹师对本宗颇为重要,一定要尽全力找到。”筑基修士沉吟了半晌道。

  “是,弟子知道了。“黑衣男子肃然道。

  离开了五龙坊市之后,陆旭驾驭着飞云毯马不停蹄的飞越过五龙山,又穿过洺江,越过泰和山脉,呈现在陆旭眼前的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江,名为沧浪江,此江是燕国和赵国之间的天然边界线。

  “据说沧浪江连飞禽妖兽都飞不过去,到了途中便会力竭落到江水中,不知道是真是假?”陆旭眉头皱起,脑海中出现打听到的关于沧浪江的信息。

  修仙之人在学会了轻身术之后,就基本上可以凌空飞行了,但速度在修士之中就显得极为缓慢了。这个时候,就需要借助飞行法器,才能做到长时间的快速飞行。

  而陆旭购买的这件飞云毯就是飞行法器中的一种,通常来说飞行法器都不会有攻击能力,最多极品的飞行法器具备一定的防御能力。而陆旭之所以看中飞云毯,不是因为他的速度够快,实际上飞云毯在速度上只能算是一般,要速度陆旭有寒铁剑就够了。陆旭看中的是飞云毯面积够大,飞行的时候可以躺在上面一边注入法力一边休息。

  看着这一望无际的大江,陆旭暗诌“以自己炼气期第八层的修为,恐怕也无法从沧浪江上平安飞过吧。”

  “先试试再说。”

  这一带罕见人烟,找不到渡船,只能靠自己。

  往怀中储物袋一拍,陆旭驾驶着飞云毯腾到江水之上,朝着远处掠去。

  “不行了,一路上消耗法力太多,再坚持下去恐怕会法力不继了,必须回去了。”两个时辰后,陆旭发现前方还是看不到边际。随即飞云毯轻飘飘的调转一个方向,横向的横飞过去。沧浪江虽长但毕竟不是大海,宽度就不会这么变态了,大约行了七八百里路程,陆旭终于看到了对面江岸。

  望着同样罕见人烟的江岸和高耸的山脉,陆旭苦笑道:“刚出了大江,又来一座大山,不过反正是来找灵药的,遇见了大山更好。”

  打开地图,陆旭比划了一下山脉的地理环境和位置,自言自语道:“看样子这山就是小环山了,沧浪江的另外一面才是大环山。正好去探探有没有灵药。”

  驾起飞云毯,陆旭往深山中进发。

  小环山,一片小山谷内。

  谷中有一个颜色混浊的沼泽,沼泽边缘处就是一片小树林。

  此时沼泽边缘的小树林里有着一群人聚拢在那里,在他们对面,是一头七八米长的巨鳄,巨鳄浑身鳞甲,散发出一阵狂暴的气息,大嘴一张一合之间,臭气熏天,四处弥漫。

  “小姐,你快走,我们来挡住它!”为首的中年人紧张的看着巨鳄妖兽,对身后的清秀少女道。

  清秀少女脸色煞白,却坚定的摇摇头,“不行,我一定要得到楠罗花。”

  闻言,旁边相貌端正的青年脸上着急道:“小姐,这楠罗花有这巨鳄看守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你留在这里一点忙也帮不上,况且夫人的病楠罗花未必有用。”

  “永正,你也别留下,带着小姐一齐回去。”

  为首中年脸上闪过一丝决绝,命令青年带走那清秀少女。

  “爹,不行!”

  青年脸上满是痛苦,一个是他亲爹,一个是家主的女儿,忠孝两难全,一时间青年竟不知该如何抉择。

  撕拉

  就在这时,巨鳄发动了攻击,血盆大口一张,一名护卫被其利齿咬住,瞬间就变成了两半。

  “孽畜!”

  中年人双手握住大刀,一刀斩出。

  铿锵!

  大刀砍在巨额的鳞甲上发出一声金属相击般的巨响,竟是不能伤害这巨鳄的鳞甲分毫。

  “呵呵,这鳞甲还真是挺结实的。”一抹黑色身影出现在树林上方,看到这一幕暗道。

  来人正是陆旭,经过数个时辰的赶路,他已经从小环山腹地边缘穿过,一路上尽是些大型的走兽,甚至连一只妖兽都没有,更何况灵药了。

  昂

  巨鳄被大刀砍中顿时更加狂暴起来,发狂似的横冲直撞,直接将一众护卫撞的七零八落,随即又张开血盆大口朝一旁的清秀少女咬去。

  “滚开!”那中年汉子见状大惊,疯了般的举着大刀冲了过去,想要解救那清秀的少女。

  可惜他的速度再快也比不上巨鳄咬合的速度,眼见巨鳄的大嘴就要咬中少女,就在这时一道无形的劲力狠狠的劈中了巨鳄,顿时将巨额掀飞在一旁,下颚处一片血肉模糊,似乎是被什么利器砍伤了。

  “小姐,你没事吧。”不远处,中年大汉飞奔过来,急切的问道。

  清秀少女摇了摇头,随即愣愣的看着一旁树林的半空中。“我没事,是他救了我。”

  清秀少女眼中闪过一抹浓重的异彩,树林半空中的少年不过十**岁,看上去还带着些许青涩,但是刚刚救自己那诡异的一击,竟轻飘飘的就掀飞了那巨鳄,给人一种风轻云淡的味道。

  “多谢少侠救了我家小姐的性命。”中年人同样惊诧陆旭的强大,又见对方好似漂浮在半空中,更是在神色中带着敬畏。

  身形一个闪烁,陆旭眨眼出现在众人身前,淡淡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那清秀少女依旧感激道:“若不是公子,小女子定会死在那巨鳄口中,啊,公子,小心!”

  话尚未说完,清秀少女突然脸色一变,视线中,那巨鳄眼睛血红,张着血盆大口狂暴的向陆旭咬去。

  陆旭灵魂力何等敏锐,巨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下,身体一侧,口中微一念咒,张手往虚空中轻飘飘的一挥。

  噗!

  一道无形的气劲划破空气,狠狠斩在巨鳄的脑袋上。

  噗噗噗……

  无形气劲好似锋利无比的利器,轻而易举的切开巨鳄坚实的鳞甲,一下子穿了过去,将硕大的巨鳄一分为二。

  “好厉害,单手一挥,这凶恶的孽畜就被劈成了两半了。”

  “是啊,太厉害了,你刚刚看到他用的是什么武功了吗。”

  “这人年纪轻轻竟有如此厉害的武功,实在匪夷所思。”

  活下来的护卫见陆旭轻描淡写的一挥掌就灭杀了巨鳄,一个个都惊愕的目瞪口呆。

  一旁的中年人回过神,眼睛里既有敬畏又有钦佩,抱拳道:“在下王宗义,不知少侠姓名。”

  陆旭摇摇头,“既是萍水相逢,又何必相知姓名,在下告辞了。”

  他救人完全是因为举手之劳,不需要耽误他多长时间,再加上不忍这花季的少女被巨鳄残杀,这才出手的。

  陆旭淡淡的道:“各位,此处甚为危险,你们自己多加小心,如果没事还是尽早离开吧。”

  说完,他正要离开。

  突然,陆旭神色一动,举起右手朝不远处的沼泽中的一朵小花虚空一抓。顿时,那小花连带着根须一同被临空摄入陆旭的掌心,细细的看了看,喃喃自语道:“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一株楠罗花,可惜只有两百年份。”

  那少女见陆旭竟然隔空取物般的摘取了楠罗花,先是眼中闪过一丝异彩,随即脸上现出一阵复杂之色,欲言又止。

  楠罗花是一种难得的灵药,是不少丹药炼制的辅助材料,可惜这一朵年份太少,没什么大用。陆旭摇了摇头,正要离开。

  清秀少女见陆旭似乎要离开,终于忍不住道:“公子且慢,小女子有个不情之请。”

  “哦,什么事。”闻言,陆旭停下脚步。

  “不瞒公子,小女子这次冒险进入小环山,正是为了这株楠罗花。家母身重剧毒必须要这楠罗花才能解毒。所以,公子能不能,能不能……”说道这里,清秀少女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孟浪了,但为了母亲还是大胆的说了出来。

  “哦,要楠罗花解毒,不知令慈中的什么毒。”闻言,陆旭摸了摸鼻子道。

  “家母中的是雨清胆之毒。”清秀少女希冀的看着陆旭道。

  “哦,原来是雨清胆的毒,既然是这样那给你吧,不过雨清胆的毒这楠罗花可解不了,只能缓解些痛苦而已。”这雨清胆的毒,陆旭以前在炼丹房翻看典籍时也曾看到过。反正,这株楠罗草也没有大用,索性就给了对方。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