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七十一章 斗法 1

第七十一章 斗法 1

  “我还以为有多大本事,不过是一个炼气期第八层的而已。”李涯喝了一口酒,满脸鄙视的道。

  坐在陆旭旁边,杨藩抱歉的解释道:“那个叫李涯的家伙虽然比较自大,不过实力很强,是赵国修仙家族李家的嫡系子弟,炼气期第九层的修士。”

  “各位,不好意思,柳莺儿来晚了。”

  就在这时,后花园外面传来清脆的声音,很快,一名身穿红衣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她年约十六七岁,轻盈的杨柳细腰,那俊脸扑娇堆俏,大大的眼睛,俏挺的鼻子,那嘴虽不是樱桃小口,却是嘴唇丰盈、性感动人。顾盼间,肤白如雪,秀颈婀娜,不光有十分的俏丽,更有十二分的性感妩媚。随着微风吹过,一阵让人如痴如醉的天然体香飘扬过来,比后花园的花香更要让人沉醉。

  “尤物。”

  陆旭瞳孔陡然一缩,这位一身红衣的年轻女子给陆旭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尤物,当然如果加上“床上”两个字会更恰当,不过他觉得太邪恶了。

  杨藩也是微微一阵失神,清醒过来后艰难的转过头,低声对陆旭道:“柳莺儿,邀月宫门下弟子,炼气期第九层的修士。”

  “邀月宫?”

  陆旭知道此宗门与紫霄宗同属八国同盟,实力比之紫霄宗更胜一筹。

  柳莺儿的出现,让花园里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年轻男修士不约而同的整理一下衣冠,身体坐直,争取把最好的一面让对方看到,而那几个年轻女修士则是冷哼一声,心里很不痛快,但她们又不得不承认,不管是气质和身材,她们都远远逊色柳莺儿,尤其是对方一身红衣性感妩媚的模样,更是让人看得心里直痒痒。

  郑杰英眼睛里涌出一阵火热,连忙迎去微笑道:“柳仙子到来,真是让这里蓬荜生辉,有失远迎,等会在下自罚一杯”

  柳莺儿嫣然一笑,“郑兄不必客气。”

  “好,柳仙子,这边坐”郑杰英右手虚引

  其实这种聚会并无特殊之处,也就是提供一个场所,大家互相交流一下修炼心得或者各自得到的一些消息,当然,作为年轻有为的修士,斗法和修为的成就无疑是主题中的主题,亘古不变

  “王兄,听说你前段时间得到了一件上好的上品法器,不知道威力如何?想来不弱!”

  “呵呵,还算可以。”

  “哦,既然如此,那咱们过几招,你的法器厉害,还是我的九真金刚环更强”

  “如你所愿!”

  聊着聊着,就有人开始忍不住,相约斗法

  对此,郑杰英早有准备,给两人清出一大片的空地,旋即微笑道:“咱们只是交流下各自的心得,两位点到为止即可,免得伤了和气”

  “放心,我不会伤他的”

  “我会好好掌握尺度的”

  两人都是炼气期第九层的修士,修为相近,自然互相都有一争高低的心思,语气中锋芒毕露,毫不相让

  郑杰英微微摇了摇头,退到柳莺儿旁边两人不时的低语起来。

  轰隆!

  空地,邀战的两人已经各自祭出了法器,只见高瘦的青年周身笼罩着一层金色护罩,护罩看去并非气流那么简单,宛如一层金色的水波一样,厚实凝重,把自身防护的滴水不漏。透过金光,却是一件金环状的法器。

  对面,披发青年长发飘扬,身前浮现出一把青色的巨斧,巨斧舞动间,凝聚出一道道旋风,旋风被压缩成半月状,中心处呈深青色,随着披发青年的出斧,一道青色旋风立刻凶猛攻向对方。

  金色和青色的光芒在半空中激烈碰撞,不时爆出璀璨的火星

  “刘兄,你的九真金刚环的确很难破开,不过看你如何挡住我这一招”披发青年身体冲天而起,双手大张,大斧一阵青光狂闪,凝聚出一道道巨型的旋风。

  青色的旋风聚集在一起,疯狂旋转,刹那间凝聚成尖锥形的青色螺旋,迅猛的刺了下去

  一系列的动作完毕后,披发男子抱臂冷笑,认为对方绝不可能挡住这一击

  铿锵!

  金环闪烁的金色护罩急剧扭曲,眼看便要破碎,突然间,高瘦男子口中急念咒语,一时间金环金光大盛。

  瞬间碾碎了攻来的旋风,随即金环急速的旋转辐射出一道道金光,忽的飞离乐乐高瘦男子,划破了空气,落在披发男子的护体光罩上。

  砰!

  披发男子一直以为绝不可能躲过自己那一击,却没想到对方还有后手,此时正是他毫无防备之时,瞬间护体光罩被金环击得粉碎,他凌空倒飞出去,嘴角泌出鲜血

  “承让!”

  高瘦男子哈哈一笑,退到人群中,而那披发男子躺在地上,半晌才爬起来,脸上满是沮丧。

  刚才的斗法只是聚会的开胃菜罢了,接下来又有多人捉对一一上场斗法。让场边的众人一个个看的眉飞色舞,不时地发出一阵阵议论声。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李涯向前走出一步,指着杨藩和陆旭道:“既然来了,在下也想活动活动手脚,你们两谁上来啊,如果不敢,一起上我也无所谓。”

  不待陆旭说话,杨藩迎了去,“两个一起,你真看得起自己,我先来和你切磋切磋。”

  李涯冷笑,“就凭你?”

  “先打了再嚣张不迟。”

  自从上一次聚会败在李涯的手中,杨藩就意识到自己的实力不足,一直在埋头苦修以图再战,否则他也不会参加这次聚会,自取其辱。

  还是刚才那块空地

  两人相距二十米对峙。

  “杨藩,现在我便让你知道什么是差距”李涯深吸一口气,信手一招,一面青色的小幡出现在身前。李涯单手一挥小幡,顿时一团青色的雾状物体闪电般的攻向杨藩。

  “杨藩,尝尝我青瘴幡的威力。”

  青色浓雾速度极快,二十米距离眨眼间便出现在杨藩身前,浓雾中一股强烈的恶臭弥漫四散。

  好阴毒的法器,杨藩心下微微震动,周身爆发出一阵金色的护罩护住全身,同时双手略一掐诀,顿时一把金色的小剑浮现在身前,小剑略一盘旋,就急攻向李涯。

  噼里啪啦!

  那浓密的青雾撞上了金色光罩,顿时弥漫开来,有如附骨之疽般的黏在了光罩表面,并肉眼可见的渗透了进去。

  “嘿嘿,可笑,你以为区区金刚罩抵御的住我的青瘴吗?”李涯冷笑一声,这件上品的青瘴幡法器可是他费了大力气才得来的,是他的得意之物。不光攻击速度极快,而且那青雾中含有剧毒,并且能够渗透进防御物的里面去,并且随着青雾的增多腐蚀力也会不断增强。

  见对方的小剑攻向自己,李涯鄙夷的一笑,一张手放出一枚骨盾。骨盾表面白光一闪,护在李涯身前,挡住了小剑的攻击。

  小剑击在骨盾上发出一阵金属相接的轰鸣,但随即马上被骨盾弹开,晃晃悠悠的在半空盘旋。

  李涯见挡住了小剑,随即扬手再一次舞动小幡,一大片的青雾轻飘飘的瞬间再一次覆盖在杨藩的光罩上,并不断的渗透腐蚀。

  柳莺儿旁边,郑杰英道:“杨藩危险了,青瘴幡的青雾含有剧毒,金刚罩根本挡不住的。”

  “的确如此,不过杨藩应该不会这么容易被打败。”柳莺儿难得开口。

  杨藩见那轻飘飘的浓雾正不断的腐蚀金刚罩,脸色变的有些难看起来,一咬牙,往腰间的储物袋中一拍,顿时在其手中出现了一张符篆。

  杨藩嘴里默念几句咒语,将符篆在身前祭出,口中大喝一声:“想赢我,没那么容易,看我土墙符。

  那符篆随着杨藩口中的大喝,表面黄光一闪,忽的化作一面土黄色的土墙,土墙高十几丈,横在杨藩面前,挡住了不断渗透增多的青雾。

  “刺啦”的一声,越来越多的青雾将金光罩彻底腐蚀掉,然后一把撞在了土墙上,却是被土墙给生生挡住了。

  “哼,想挡住我的青瘴幡,没那么容易,我看你的土墙符能坚持多久。”李涯见青雾被挡住,脸上闪过一丝阴沉,随即嘿嘿一笑,双手握住小幡猛烈的舞动。

  小幡舞动间,一大片的青雾不断浮现,一层接着一层的粘附在土墙表面,并且不断的腐蚀着土墙。

  见土墙符起到了作用,暂时挡住了青雾,杨藩终于有机会展开反击。双手一掐诀,指挥着小剑一个盘旋,就狂攻向李涯。

  小剑撞击在李涯身前的骨盾上,就如同砍在了岩石上,冒出一阵阵火星,却偏偏一时奈何不了骨盾。

  双方一时间僵持在一起,谁也都不敢分心,只得不断的催动法器狂攻。

  李涯脸色变得阴沉似铁,本以为凭借着青瘴幡对付杨藩还不是摧枯拉朽,十拿九稳。没想到对方竟然是用符篆挡住了青瘴幡的攻击。他知道如果不解决掉那横在对方身前的土墙就击败不了对方,所以更加猛烈的舞动青瘴幡。

  “哼,以为有土墙符我就奈何不了你,看你的土墙符能坚持多久,击败你只是时间问题。”

  杨藩脸上也是神色十分的难看,他的小剑法器攻击力不如青瘴幡,一时间奈何不得对方的骨盾法器。等到土墙符灵力用尽的时候,他可拿不出更好的防御法器挡住青雾的攻击了。

  一时间,杨藩心中有些焦急起来,更是不要命的催动小剑狂攻骨盾。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