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七十九章 大比前夕

第七十九章 大比前夕

  一处幽谧的山林中,一个面色黝黑的少年盘坐在一处碧绿色的泥潭边,双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

  泥潭中不停的冒起着一阵阵绿色的气泡,这些气泡随着少年的咒语纷纷破裂开来,散发出强烈的恶臭。

  忽的,泥潭中一抹绿色的虚影一冲而出,只见一只狰狞的蛇首吐着鲜红的信子冒了出来。

  “哈哈,我的碧影蛇总算祭炼成功了,虽然实力还不算是巅峰,但应付宗门大比绰绰有余了。核心弟子,嘿嘿,核心弟子,我看谁还能挡我。”黝黑少年发出一声阴测测的冷笑。

  某处云雾笼罩的山峰内,三只张牙舞爪的猛虎血盆大口中喷出一道道光华,将面前的一座硕大的假山轰击的破碎不堪。

  “嘿嘿,双全难敌四手,嘿嘿,这几只傀儡在手,核心弟子还不是我的囊中之物。”一个面色有些苍白的少年,看着身前的猛虎喃喃道。

  这几只狰狞的猛虎,郝然都是一具具傀儡。

  燕国旸山后方深山中。

  山谷旁。

  一名身材高大,上半身**的魁梧少年立在那里,他双目如电,浑身肌肉纠结,彪悍恐怖的气息比妖兽还要强悍,任何人只要被他盯上一眼,就仿佛在面对一头猛兽,心惊胆战。

  吼!

  魁梧少年张口咆哮,上半身肌肉抖动如山,筋骨也发出卡擦卡擦的崩崩声,如同数十个人在放鞭炮一般。

  地面被踩得爆裂,魁梧少年双手撑开,一下子撞在一旁的岩山上。

  轰隆隆!

  高数丈,粗六七丈的岩山四分五裂,巍峨的巨石仿佛天女散花一样,朝着四面八方洒落。

  这魁梧少年郝然是一名体修。

  脸不红气不喘,魁梧少年咧嘴自言自语道:“宗门大比快要开始了,我刘坤绝不会甘心排在别人之下,必然要竞争第一名,等成了核心第一弟子,还愁不能筑基成功。”

  落霞峰中一个神秘的山峰中,有一座是专门为潜力弟子准备的修炼地点。

  一个蓝袍老者对身侧的少年道:“秦开,如果你在这次大比中获得核心弟子的名额,峰主将破例在你未筑基前就收你做门下弟子。这几年内,我破例没有让你出去历练,让你安心潜心修炼,这次,你必须成功。”

  少年相貌冷峻,说道:“师叔,你放心,我秦开定能取下十大核心弟子的第一名。”

  蓝袍老者摇摇头,“不要小看他人,虽然你的实力足以排到九峰弟子前五,但争夺前三还有点危险,据我所知,齐云峰萧慕白和碧寒峰薛钰彤都有前三的实力,而一些老牌的炼气期后期弟子,战斗力之强悍连身为筑基期修士的我都有些吃惊,目前你恐怕有些危险。”

  冷峻少年道:“师叔,你不是告诉过我,要么不争,要争就争第一名,否则一切都没有意义。”

  “呵呵,我是这样说过,那你就尽量争第一吧!不出意外的话,你最大的对手是萧慕白,第二个对手是薛钰彤,这二人都身负变异灵根,碰到此二人,你千万要小心谨慎,不要大意。”

  “师叔放心,我绝不会输给任何人。”

  白袍老者点点头,不论其他,单论实力,紫霄宗九峰还真没几个人比得上这位弟子,毕竟经过这些年来的刻苦修炼,实力与日俱增。

  “好,闭关结束了,让我看看你现在的实力。”

  吟!

  飞剑离体,冷峻少年朝着山石挥剑。

  无声无息,山石裂开数道剑痕,每道剑痕一般长短,几乎没有任何分别,仿佛是同一道剑痕复制出来的。

  蓝袍老者眼中闪过惊异的目光,“嗯,不错。”

  冥北峰,山腹中一座巨厅内,一座黑黝黝的深潭旁,两个身着蓝袍的修士正站在附近处,全都单手掐诀,神色凝重的念念有词不已。

  幽深的黑潭中不时的发出一阵阵瘆人的鬼哭狼嚎,随着两个蓝袍修士口中的咒语,一缕缕灰色的光霞不停浮现,往深潭中纷纷没入不见。

  此深潭在灰色光霞没入后,里面轰隆隆声不断,并且黑色的潭水有如煮沸了一般翻滚不已,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里面跃跃欲出。

  不知过了多久后,灰色光霞越来越盛,隐约布满了整个潭水,但里面轰隆隆声却渐渐小了起来,并最终的无声无息。

  “时候差不多了!何冰,你小心了!”这时,一个蓝袍修士忽然一声厉喝。

  “回禀师叔,弟子已经准备好了。”一个早已在大厅中等候多时的青年,当即上前一步的说道。这人郝然是和陆旭认识的冥北峰弟子何冰,此时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炼气期第八层。

  “好,师弟,引鬼出潭!”这说话的蓝袍修士见此,冲一旁另一位蓝袍修士低喝的说道。

  随之咒语声一顿,同时抬起手指冲深潭上方虚空一指。

  “吼”的一声,一抹黑色的虚影自深潭中,腾空飞起。

  下一刻,又“嗖”的一声,朝大厅外激射而出。

  但蓝袍修士二人手指再次一指后,虚影当即一凝的停在了半空中,竟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厉鬼。

  它足足两米多高,口中两根獠牙毕露,全身**,枯瘦如柴,两手彷如天生的野兽利爪。在被两名蓝袍修士凭空施法禁锢在半空中后,当即发出呜呜的怪叫声,不停的发出凄厉的嘶吼。

  就在这时,何冰却一声低吼,手中一个褐色的葫芦一甩而出,当即冲厉鬼一落而下。

  “噗”的一声。

  惊人一幕出现了!

  褐色葫芦只是灰光一闪,就将厉鬼一吸而入,就此不见了踪影。

  蓝袍修士而人见此,大喜的同时一收法力。

  何冰见厉鬼收入褐色葫芦,却单手打出一道法诀,同时一张口,一团精血喷射而出。

  褐色葫芦一个模糊的突然光华大闪。

  几个呼吸之后,褐色葫芦体表一抹血色符文一阵闪烁,立刻消失殆尽,静静的悬浮空中一动不动起来。

  何冰却口中念念有词,随即单手一招,褐色葫芦就飞回了手中。

  这时,何冰才长出了一口气,取出一张符篆贴在了褐色葫芦上。

  “哈哈,好。何冰,你收服了这只二级厉鬼,回去可要好好祭炼一番。二级厉鬼相当于筑基期初期的实力,以你现在的修为驱使只能算是勉强。不到关键时刻,不可动用。”那蓝袍修士走了过来,面带笑容的说道。

  “多谢二位师叔赏赐,弟子这次大比定不会让本峰丢脸,一定会进入核心弟子之列。”何冰也激动万分,当即半跪地上,几近发誓的说道。

  “嗯,很好。你的修为相对来说差了些,所以我们才会助你收服一只二级厉鬼,你要好生利用好这个底牌。”另一个蓝袍修士也走了过来,缓缓说道。

  “弟子绝不会辜负二位师长的厚望!”何冰再次诚心的说道。

  “好了,你起来吧。这只厉鬼,你也才刚刚到手,还需要大量时间加以祭炼。从现在到大比,你就一直留在此地闭关。”那蓝袍修士露出满意之色的说道。

  何冰自然连连的点头称是。

  ……

  紫霄宗**峰一脉的某间小屋中,傅君蝶和傅舞蝶盘膝坐在蒲团上交谈。

  “姐姐,咱们这次参加宗门大比真的没有机会吗?”傅舞蝶不甘心的一抬螓首,一脸懊恼之色的问道。

  “嗯,咱们的修为只有炼气期第七层,没有什么机会获得核心弟子的名额。”傅君蝶点了点头的回道。

  傅君蝶心中也有些不甘,但她的修为还是多亏了陆旭的丹药才能短时间达到第七层。宗门大比之上第七层的修为,还真是属于垫底的存在。

  “姐夫回来了,他是不是也会参加。”傅君蝶眼珠一转,促狭的对姐姐道。

  “嗯。”傅君蝶顿时脸色一红,狠狠的瞪了妹妹一眼。自从知道她和陆旭的关系之后,傅舞蝶但凡没人的时候,就拿姐夫这个称呼打趣她。尤其是知道那九花玉露丸是陆旭给她们的之后,更是有事没事把陆旭的名字挂在嘴边。

  “姐姐,你上次去看姐夫的时候,他真的修为真的到了炼气期第九层啊?”傅君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脸不可思议的道。

  “嗯,真的。”傅君蝶脸上现出一抹骄傲,短短两年的时间,就从炼气期第五层修炼到炼气期第九层,确是值得骄傲。

  “哇,姐夫真的好厉害。姐姐,你说这次宗门大比,姐夫能获得核心弟子的名额吗?”傅舞蝶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兴奋的问道。

  “你再叫姐夫,小心我打你的屁股。”傅君蝶被妹妹一口一个姐夫,叫的脸红如血,羞恼瞪着妹妹,随即又微微皱着眉头道:“很难。”

  傅舞蝶吐了吐舌头,小声的嘀咕道:“哼,明明听我叫姐夫心里开心的要死,嘴上还不准人家叫,真是闷骚。”

  “呀,你嘀咕什么呢。”傅君蝶听到妹妹的碎碎念,羞恼的扬起巴掌,就要给她一个教训。

  “好了,姐姐,暂停,咱们开始修炼吧。”傅舞蝶却是突然脸色一变,好似刚才打趣的不是她一般,一本正经的道。

  “啊。”傅君蝶无语的捂着额头,她这个妹妹在外人面前羞涩的很,但在熟悉的人面前却是经常捉弄的人头疼。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