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八十一章 大比 1

第八十一章 大比 1

  “他是你什么人?你又是什么身份?”陆旭双眼定定的看着傅君蝶,似乎是想要看清楚她一般。

  何冰见二人神色,早已知趣的走开,给他们留下说话的空间。

  “他……他是我的未婚夫。”傅君蝶两手紧紧的交缠在一起,半晌才支支吾吾的低声道。

  “嗯?”陆旭心中涌起一股压抑不住的怒气,眼中的冰冷就连一旁的傅舞蝶都感觉的出来。

  “陆大哥,你别误会,我姐姐并没有同意。”傅舞蝶见陆旭阴沉的神色,连忙解释道。

  “什么意思?”陆旭缓缓的吐出一口郁气。

  “他叫封玉郎,是燕国修仙家族封家的长房长孙,也是封家这一代最杰出的子弟。八年前他以两灵根的资质,拜入紫虚峰门下,我和他从小就定有婚约。”傅君蝶小声的解释道。

  “我不管这些,我只想知道你的意思。”陆旭双眼一咪,看着傅君蝶道。

  “我一直都没有同意这门婚事,只是我父亲十分看重封玉郎,我离家之时和父亲定下约定,只要我能筑基成功,他就不再干涉我的婚事。”傅君蝶赶紧解释道。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听到傅君蝶的解释,陆旭心中的怒气总算消散了大半。

  “我怕你会生气,而且封玉郎实力很强,我怕……”傅君蝶眼圈一红,泫而欲泣的道。

  陆旭见傅君蝶的样子,不禁心中一痛,正要柔声安慰一番。

  就在这时,高台之上,紫霄宗掌门上前一步,高声道:

  “宗门大比现在开始,紫霄碑上的留名弟子,按照名次排列,分别留在一百座擂台上,空余的擂台自由守擂。一般弟子将对这些留名弟子加以挑战,胜者留下,败者下台。一般弟子只有三次挑战机会,一旦超过将丧失挑战资格。并且同一留名弟子,一人只能挑战一次,并不得连续被人挑战。”

  听到这些话,平台处众弟子自然一阵骚动。

  而在这时,随着紫霄宗掌门大手一挥,那一处处平台之上突然凭空落下一杆杆小旗,纷纷化为一杆杆幡旗的插在石台一边排成整齐一列。

  这些幡旗呈紫金之色,表面上分别铭印着一个个显目的符文,分别闪烁着异样的光华,似乎布置防御法阵的阵旗。

  同时,从周边凌空飞来近百名蓝袍修士,纷纷落在了一百多处平台上,似乎是主持这一擂台的裁判人选。

  擂台边的众弟子,则“轰”的一声,立刻分成了近百道人流,分别将这些个擂台围了个水泄不通。

  当然,最后空着的十多个擂台,簇拥人群较多一些。这些空着的擂台,都是筑基成功或者年龄超过三十岁,从紫霄宗除名的弟子空下来的。

  因为按照以往大比惯例来看,挑战一旦开始,这些空着的擂台往往竞争最为激烈。

  “嗖”“嗖”之声大作!

  从擂台下方一个个身影腾空而起,一名名紫霄碑留名弟子全都站在了属于自己的擂台之上,一个个神色各异,但大都气息不凡,让人不敢小视。其中尤以一到十号擂台上的核心弟子,气势最盛。

  几乎在这些留名弟子刚一上去,这些擂台下立刻就有人纷纷跳出,直接指明要挑战之人,有个别擂台甚至一下就有四五人同时跳上擂台。

  负责主持此擂台的蓝袍修士,一一的让这些人和对手签下生死令,并激发起这些擂台上阵旗上布置好的防护法阵,以免造成擂台损坏。

  一层层白莹莹光幕浮现而出,将这些擂台全都笼罩其下,仿佛一个个小型的空间。

  一双双对手就在这些擂台上或施法,或祭出法器,当即开始交手起来了,并在片刻后,就引起光幕外众人的阵阵惊呼声。

  陆旭在紫霄宗掌门宣布开始之后,就与傅君蝶姐妹分开了,她们实力较弱,只能去挑战排名靠后的弟子。

  陆旭则是直接走到了核心弟子第十到第一的擂台前,抱着双臂细细的观摩。

  此十处擂台上并没有人当即上前挑战,但是附近同样挤满了不少人,并且有不少人一边看着擂台上的十大核心弟子,一边在台下低声议论纷纷。

  对陆旭来说,这一次参加大比,自然最次也要在前十之中夺得一席之位,这样才能图谋更多资源和好处,别的不说,单是核心弟子去藏经阁用贡献点兑换功法秘术可以优惠,这一点,就值得去争取一番。

  如此一来,在他心目中的真正对手,自然是这排名前十的核心弟子,以及同样想进入此列的其他挑战者了。

  陆旭目光只是在擂台周围略一扫,就立刻发现了何冰、萧慕白、薛钰彤、等一些熟悉的面孔,以及其他一些看起来陌生但修为颇为不凡的弟子。

  这些人一看陆旭出现在此地,有些人面无表情,有些人却微微有些讶然之色。

  至于擂台上的十大弟子,陆旭第一眼就看向了一个体型魁梧的青年

  这人披散着头发,修为只有炼气期第八层,却排在了核心弟子第三的位置。此刻盘膝坐在幡旗下方,双目闭上,似乎对外界一切都无动于衷。

  这人不简单啊,能以这样的修为在上一届大比中得到前十,想必其本领极为不凡。

  而排名第一的擂台上,自然是沐英,此人二十多岁的年纪,长的颇为英俊。

  排名第二的擂台上,却是一名笑吟吟的胖子,一张肥硕的大脸上挂满了人畜无害的笑容。

  第四处擂台下是一名面容俏丽的女子,第五处擂台上是一个面色蜡黄的青年。

  第六处擂台上是……

  陆旭一一打量着这些核心弟子,心念飞快转动不停着。

  与前面那些擂台已经有人开始比试不同,这十座擂台一直平静,似乎大家都在观望,谁也不肯做那出头鸟。

  不过负责主持此十处擂台的蓝袍修士,似是习惯了这种状况,只是闭着眼养神,对一切都漠不关心。

  终于,大概一刻钟后,一个身影按耐不住从台下一飞而上。

  “弟子赵谦,想挑战排名第十的方师兄!”跳上台之人,是一名面容普通的青年,手中拿着一把青色的小旗,神色自若的冲第十处擂台上的蓝袍修士说道。

  “哈哈哈哈,想挑战我,还真有不怕死的。”第十处擂台上,站着一名光头青年,一听这话,一声长笑的说道。

  “好,你们先签下生死文书!”蓝袍修士抬手一指,一卷血色的皮卷一飞而出,稳稳的悬浮在半空中。

  持旗青年两人见此,当即走了过去,分别在皮卷上各挤出一滴精血,然后又后退数步的远远相望着。

  皮卷上光华一闪而出,一片血色符文一涌而现,又飞快消散。

  蓝袍修士见此,才抬手的将皮卷一招而回,口中淡淡的说了一句:

  “比试现在开始!”

  话音刚落,他骤然一跺足,整座擂台上一个法阵一闪而逝,一大片白濛濛光幕涌现而出,将擂台一罩其下,同时其身形一退,也抢先一步的退出了光罩之外,并缓缓腾空飞起,停留在了光罩正上方处。

  “噗”的一声。

  持旗青年手腕一动,手中青色小旗立刻化为一片狂风的一卷而出。

  “破风旗!”光头青年见此,却一下狂笑而起,口中念念有词后,体表金色灵纹一闪而现,身躯就骤然泛起一阵金黄色的灵光,整个人化为了一个金色罗汉般的金人,并“呼”“呼”数拳接连击出,一**无形巨力狂涌而出。

  狂风中夹带着的数道风刃在对面涌来巨力一压之下,当即一凝之后,一声闷响的倒卷而回。

  持旗青年促不及防之下,只觉面前骤然呼吸一紧,整个身躯就在一股巨力撞击下倒射飞出,狠狠撞到了后面的罩壁上,神色立刻变得萎靡,张口喷出了数口鲜血。

  光头青年所化金人,却立刻气势汹汹的大步走了过来。

  “不可能,这,你这是佛门的金身傲骨诀,不可能你怎么能在炼气期就修习金身傲骨诀……我认输。”持旗青年见此情形,当即吓得魂飞魄散,立刻开口认输起来。

  “哼,哈哈哈哈!”金人脚步一停,冷哼的狂笑两声后,就将功法一收,身躯恢复了正常。

  擂台上法阵再次一闪,光幕就此消失不见,持旗青年满脸慌张的急忙跳下台去,转眼间就离开了此地。

  蓝袍修士这才从天空中一落而下,惊奇的看了光头青年一眼才宣布光头青年获胜,然后又静静等待下一个挑战者。

  不知是否先前光头青年太过强大的缘故,这一次一直等了两柱香的时间,才有人再次登上了前十座擂台。

  这人赫然是一名面容黝黑的二十五六岁青年,体态仿若一只猛兽,面色冰冷。方一上前就冲其中一个蓝袍修士躬身一礼的说道:

  “这位师叔,晚辈刘坤,想挑战排名第七的王师兄!”

  他一开口,顿时有不少人都吃惊异常的望向此人。

  要知道第七名和第十名间的实力差距,可是十分惊人的。一般来说挑战都是从第十开始,除非对自己极为自信的人,否则不会跨越名次越级挑战。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